咖啡因:是藥品也是毒品,沒有人比中國山西癮君子更懂咖啡因

現代都市中,咖啡無疑是被消費最多的飲料之一。從晨會到午後、深夜到凌晨還亮著燈的辦公樓,無數外賣小哥將一杯杯咖啡送到辦公室白領手中,成為越來越多人工作時的續航神器

咖啡因的提神作用讓它風靡全球,但也有少數人顧慮其可能存在的成癮性,對咖啡的使用一直滿懷戒備。或許有不少年輕人聽過來自長輩的類似警告:「少喝點咖啡,還是茶比較健康。」卻鮮有人真的去探究這種說法的真假。

相比於我們的父輩,在辦公樓裡靠咖啡提神的年輕人們,可能還真的不知道半個世紀前中國山西一帶老農民對咖啡因的使用路子有多野——他們直接將咖啡因當作食物,抑制人和動物的食慾來節約糧食,同時大幅度提高工作能力。

前段時間流傳的一個梗——「大人,時代沒變」

說到這段歷史,我們首先要了解「咖啡」和「咖啡因」這兩個概念的區別

咖啡通常指的是經過烘焙的咖啡豆所製作的沖泡飲料,而咖啡因則是其中對人體有刺激作用的重要成分。但咖啡因不只存在於咖啡豆中,咖啡樹、茶樹、冬青樹、瓜拿納(巴西香可可)等60多種植物中都存在大量的咖啡因。

對於植物來說,它們產生的咖啡因是一種自然殺蟲劑。如果昆蟲不加節制地食用含有咖啡因的果實、葉片或者植物種子,它們就會陷入憨憨狀態而被天敵輕易捕殺。咖啡因本是植物們進行自我保護的一種防禦性武器。

攝入咖啡因之後的蜘蛛連網都結不好

攝入咖啡因之後的蜘蛛連網都結不好

後來,包括人類在內的各種動物發現咀嚼這些特定植物的種子或樹葉有減輕疲勞和提神的作用。這是由於微量的咖啡因能使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興奮,從而保持警醒的狀態,幫助人類維持快速清晰的思維狀態。

但同時咖啡因也可能帶來過度興奮、心悸、腸胃紊亂、睡眠失調等負面影響。決定它對人體的損益效果,關鍵就在劑量的把握上。

一杯咖啡中通常只有80-175毫克左右的咖啡因,含量是極低的。所以一般人很難通過天然的咖啡豆攝取過量的咖啡因(需要大約50–100杯普通咖啡才能達到有毒劑量)。但是作為高純度的咖啡因添加劑,就發生了質變。

事實上,在中國純咖啡因已被列為第二類精神藥品管制。根據中國《刑法》規定,非法走私、販賣、運輸、製造咖啡因屬刑事罪行,涉及200千克咖啡因以上者便可被判處死刑。

少數咖啡成癮者會嘗試直接吸食咖啡豆粉末獲得精神刺激

而這些嚴格規定的起因,都要追溯到文初所提及的,這半個世紀以來中國山西等地對咖啡因的濫用問題。

民間對咖啡因的濫用始於1960年代初,由於三年自然災害造成的糧食歉收,農村人畜口糧一度十分緊張。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一些農民想出了一個「妙招」:他們將咖啡因藥物作為獸藥餵給牲畜,從而使得耕牛幹起活來不知疲倦,甚至由於食慾不振的副作用,需要的飼料也減少了。

後來在一些更為困難的地區,咖啡因的使用漸漸由動物發展到人。部分農民借食用咖啡因來抑制食慾,同時消除疲倦,讓自己能夠不斷地勞作。這種在艱難時期的權宜之計,實在令人感嘆心酸。

*但切記不能讓貓狗鸚鵡之類的家養動物接觸咖啡,因為它們肝臟分解咖啡因的能力比人類弱很多,我們口中美味的咖啡對於貓狗來說可能是致命的毒品。

到了80年代後期,中國山西等地咖啡因的濫用情況已經十分嚴重,並且出現了更進一步的失控發展。在利益的驅動下,咖啡因毒品地下產業鏈越來越成熟,在山西甚至出現一種叫做「面面兒」的「特產美食」。

這是一種以苯甲酸鈉和咖啡因以近似1:1的比例配製成的興奮劑型精神藥品,學名叫安鈉咖。一開始,這種新型毒品只在河津煤礦的一些工人間流傳。但漸漸地,通過運煤的貨車司機,咖啡因毒品開始向周邊地區蔓延。

有買賣就有競爭,咖啡因不過癮,就產生了安鈉咖「面面兒」。為了爭奪客源,臨汾市一帶的毒品販子又在原有基礎上加入罌粟殼之類的成分,製成了比河津面面兒更具上頭香氣的「黑麵面兒」。

公安機關查獲的山西咖啡因毒品 圖源:央視網

公安機關查獲的山西咖啡因毒品 圖源:央視網

從60年代的農民,到80年代的礦工,再到90年代的貨車司機,靠吸食過量咖啡因來提神的「傳統」在山西一帶悄然紮根。甚至到2009-2010年間《焦點訪談》節目組記者深入山西暗訪,還發現這種廉價的興奮劑在嚴打之下竟從未消失。

更可怕的是某些地區的「面面兒」已經被檢測出有土製海洛因的成分,其成癮性和毒性大幅提升,產生的危害驚人。

而隨著社會的發展,當地對於咖啡因毒品的使用也漸漸從工作提神轉變到了日常享受,在熱鬧的婚慶上,主人家甚至都要「依照傳統」備好一碗碗「面面兒」毒品招待來客。

咖啡因毒品的吸食方式日漸多樣化 圖源:央視網

咖啡因毒品的吸食方式日漸多樣化 圖源:央視網

幾十年的咖啡因濫用使得這片區域人們健康狀況堪憂。適量的咖啡因攝入可以刺激人體的新陳代謝循環,過量的咖啡因濫用卻會導致胃酸持續分泌引發一系列胃病問題。山西的河津、鄉寧等村落患腸胃道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的人數極多,這都是咖啡因濫用的惡果。

縱觀山西等地濫用咖啡因的「土製毒品史」,是從動物獸藥到人類食用,從工作需要的提神醒腦到日常娛樂時沉迷快感,毒品藥劑量逐漸增加的逐步失控墮落史。

在利益的驅動下,毒販毫無底線;在毒癮的催眠下,人們也會漸漸喪失理智,直至墮入深淵

2002年哈鐵公安局摧毀特大販賣咖啡因犯罪集團網 涉案咖啡因毒品多達93.85噸

抓獲的涉案人員由鐵路撥專車押解

咖啡因毒品的逐步發展是十分值得我們反思並引以為戒的一段歷史。關於「是否應該禁大麻」一直有各種不同聲音的討論,有人說大麻的危害甚至比不上菸草,有人說大麻的成癮性並不強。

但其實大麻與咖啡因都算是精神類藥物,這種物質的一個重要特徵在於它們能夠直接作用於人類的中樞神經系統,使人不由自主地產生興奮或抑制情緒,而且如果連續使用就會產生依賴性。

類似的引導性毒品乍一看似乎問題不大,但它就像是讓你跨進那個通往無盡深淵的一扇門。所有能夠改變人類意識、情緒狀態的藥物,都應該被極其謹慎地對待。

Sanford Bolton, Ph.D. and Gary Null, M.S. Caffeine: Psychological Effects, Use and Abuse Orthomolecular Psychiatry, Volume 10, Number 3, 1981, Pp. 202-211

Destiny Kaus. The coffee addiction phenomenon. the carillon. January 22, 2015

[焦點訪談]「面面兒」之惑 cctv.com. 2010年04月01日

範斌. 山西省精神藥品咖啡因濫用問題. 山西警官高等專科科學校學報. 2008.1

Wikipidia:Coffee,Caffeine,Psychoactive drug.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