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源,何處可尋?新工具來相助

次海王星,可能宜居?

我們如何證明

水的世界在哪裡?用新工具找尋

水的世界在哪裡?用新工具找尋

液態水星球:海水在被太陽染紅的天空下沸騰,太陽近在咫尺 (圖片來自Amanda Smith/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藝術家們設想了一種次海王星(含液態水)的概念,這種情況下他被稱為Hycean行星。這個星球被水包裹,擁有氫氣大氣層。

水世界?還是厚大氣?

水在太陽系中隨處可見,它們以固液氣體的形態存在於地球和其他行星上。眾所周知,水是生命之源,那麼在更遙遠的恆星系中呢?有多少系外行星中有水呢?水在系外行星是否常見,亦或是稀有?我們無從得知,部分原因是我們很難區分表面被水的行星和有厚氫氣層的行星。在有潛力突破的研究中,有一個研究團隊已經找到了測量次海王星(包括一些更大的「超地球」行星)上是否有水的方法。

這項研究的報告已經被髮布在天體物理學快報並被公認,現在可以以預印形式在arXiv上閱覽。此研究來自麻省理工加州理工及相關研究所,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的行星科學家Renyu Hu是領頭作者。他在郵件中這樣說道:

我們的發表的論文主要研究了1。7—3。5倍地球半徑的行星。從Kepler的系外行星調查和許多我們進行的後續觀察中可以得知,1。7—3。5倍地球半徑的行星與小於1。7倍地球半徑的行星相比數量分佈不同。

胡及團隊創造的旨在揭示次海王星上水的世界的虛擬模型被精選在2021年 9月1日的 Inverse 中。

圖文中的術語可能比較難懂。其實超地球、次海王星、迷你海王星的定義之間有部分重疊。超地球與迷你海王星相比有較小的體型上限,但他們的體型和質量都在地球和海王星之間。當你聽到超地球,聯想一下,可能是一個與地球相似的岩石固態行星,它的表面可能有海洋;

而當你聽到次海王星或迷你海王星,這可能是一個有或厚或薄大氣層(大概率氫氣)的星球,它的表面也肯有海洋,甚至可能佈滿整個行星表面。

兩種系外行星的地層及大氣層截面圖 /迷你海王星上的厚薄大氣層對比圖(圖片來自Renyu Hu 等人)

化學物質及氣體的差異會成為影響一個行星能否承載海洋的關鍵條件。

次海王星上的海洋

次海王星在質量和體積上都大於地球,可能在半徑上小於海王星但在質量上大於海王星,也可能在質量上小於海王星但在體積上大於海王星(超級疏鬆)。你可以看出系外行星的分類並不簡單。太陽系中沒有次海王星(除非有人找到第九行星並證明它是)。但次海王星和迷你海王星屬於我們在宇宙中能找到的最常見的行星種類之一。我們怎樣才能知道它們的表面是否存在水或海洋,而非厚大氣層呢?這將是我們在探究這些在宇宙中佔比極大的行星是否宜居時將面臨的重大問題。

運用他們的新電腦模型,胡和他的團隊發現10%到20%的次海王星系外行星可能有海洋,可能宜居。數以百萬計的次海王星存在於宇宙中,我們可以推測,有很多類地球的世界。

模擬海洋世界

所以研究員們如何創造工具去判斷哪一個次海王星可能有海洋甚至宜居呢?他們創造了一個電腦模型——一個表面被水的行星繞紅矮星(宇宙中最常見的恆星)公轉。他們調整模型,使此行星繞紅矮星的公轉軌道與地球繞太陽的公轉軌道相同,並在行星上覆蓋一層大氣。

研究院想了解厚薄大氣中的具體物質。他們發現更厚更稠密的大氣傾向於由氫氣和氦氣構成。薄大氣更可能由二氧化碳或氮氣構成。

大氣層和海洋互相聯繫

大氣層和海洋互相聯繫

在地球上,大氣層和海洋是互相聯繫的,大氣和海洋共同構成了天氣和氣候。不出意料,次海王星上的大氣和海洋也是互相聯繫的。根據胡和團隊的研究,質量和體積在地球和海王星之間,有著由二氧化碳或氮氣構成的大氣層的系外行星上最優可能存在海洋。有著由氫氣或氦氣構成的大氣層的系外行星則不太可能,因為大氣底部溫度過高,海洋無法存在。但研究海王星,它有稠厚的大氣層,雲層下卻也沒有海洋存在。胡和他的團隊希望會有其他科學家以他們的研究為起點。論文中這樣概括:

收到的恆星輻射大約等於地球的次海王星大小的系外行星的發現和表徵增加了我們在未來十年找到宜居行星的希望,因為這些溫度適宜的行星中可能有一些無大量氫氣或氦氣被封於包層內(使包層底部氣溫不至過高)的行星能支持液態海洋存在。

這位正裝戴眼鏡的男人就是胡(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他帶領了關於迷你海王星的研究

圖片來自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

Hycean 行星上的水世界

順便一提,近期一項研究發現可能存在另一類被稱為Hycean行星的系外行星。它們是有厚氫氣層且溫度高達200攝氏度(約400華氏度)的迷你海王星或2。6倍地球直徑的超地球。根據研究,一些情況下,這些行星也可能承載全球的海洋。

這項研究可能聽起來與胡提出的相反,因為我們剛剛說到有稠大氣層(如海王星)的行星可能不會有液態水存在於包層之下。而這顯示了大自然的微妙。一個好的科學家會知道,大自然異於任何計算機模型,也自然還存在沒被考慮到的行星存在水的情況。

他們知道任何一點質量、溫度等的小變化都能引起一個行星水氣循環的巨大變化。另外,這是一個全新領域,所以天文學家們都在繼續了解和辯論。總而言之,想要探知這類恆星的真面目,還有很多我們要做的努力。

目前已經有4000多顆已經發現的系外行星。什麼時候我們才能知道它們中有多少是有海洋的呢?天文學家們正把目光放在新天文望遠鏡上,例如哈勃望遠鏡的繼任者——詹姆斯韋伯望遠鏡(2021年12月25日發射)上。他們希望韋伯望遠鏡能夠分析這些遙遠世界的大氣層並判斷其中哪些有能夠支撐海洋存在的大氣。

哪裡會有水的世界呢?一個藍色星球上散佈著白色雲帶,太陽在遠處。

藝術家們設想了一個迷你海王星。研究提出這種星球上可能表面被水。圖片來自ESA/ Hubble, M。Kornmesser/ Astronomy

最後:次海王星上可能有海洋嗎?一項由眾研究所共同進行的研究提出它們中有多達20%的行星可能有液態海洋,甚至可能宜居。

BY: Paul Scott Anderson

如有相關內容侵權,請在作品發佈後聯繫作者刪除

選文:天文志願文章組-

翻譯:天文志願文章組-

審核:天文志願文章組-

終審:天文志願文章組-零度星系

排版:天文志願文章組-零度星系

美觀:天文志願文章組-

參考資料

1.維基百科全書

2.天文學名詞

3.原文來自:

https://earthsky.org/space/where-are-the-water-worlds-new-tool-might-reveal-them/

本文由天文志願文章組-翻譯自文章作者Paul Scott Anderson的作品,如有相關內容侵權,請在作品發佈後聯繫作者刪除.

注意:所有資訊資料龐大,難免出現錯誤,還請各位讀者海涵以及歡迎斧正.

結束,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

全文排版:天文線上(零度星系)

轉載請取得授權,並注意保持完整性和註明出處

相關文章

作為宇宙信使的X射線

作為宇宙信使的X射線

|作者:袁為民1,2 (1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 (2 中國科學院大學 天文和空間科學學院) 本文選自《物理》2021年第8期 摘要 60...

她是誰?

她是誰?

不尋常的埋葬 2012年,英國劍橋大學的一個考古團隊在劍橋南部的特朗平頓(Trumpington)發現了一個神秘女子的墓葬。 2012年,劍...

每週星聞 | 銀河系後面有什麼?

每週星聞 | 銀河系後面有什麼?

/ 新行星探測儀的「第一道光」 凱克天文臺(W. M. Keck Observatory)一種新的行星搜尋儀器已經從天空捕捉到了它的第一批資...

一種被忽略的巨大熱源

一種被忽略的巨大熱源

格陵蘭冰原是僅次於南極冰原的全世界第二大冰體。雖然冰原看上去厚重而靜謐,但它實際上是一種非常複雜的系統,其中還包含著許多隱秘的動態過程。 尤...

揭開2500年的最大語法謎團

揭開2500年的最大語法謎團

梵文是南亞一種古老而經典的印歐語言。它是印度教的神語,也是幾個世紀以來印度最偉大的科學、哲學、詩歌和其他世俗文學交流的媒介。 雖然今天在印度...

Lorenz規範簡史

Lorenz規範簡史

|作者:盧昌海 本文選自《物理》2021年第6期 不知有沒有讀者看到本文標題會閃出一個念頭:「Lorenz」 (姑以「洛倫茨」為中譯)拼錯了...

進化,反向了?

進化,反向了?

我們都知道,鳥類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活恐龍」,它們是恐龍的後代。 一個多世紀以來,人們一直認為,構成99%的現代鳥類的關鍵頭骨特徵之一,也...

迄今為止最複雜的腦圖!

迄今為止最複雜的腦圖!

想象一下,你正在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裡轉悠,但你的智慧手機丟失了,手裡也沒有任何地圖。街道上的標誌都是用一種你不認識的外語寫的。事實上,這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