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脅!小行星撞擊,NASA拯救了我們?

NASA拯救我們免受另一次小行星撞擊的威脅了嗎?

小行星,它們形狀各異,大小不一。然而,值得慶幸的是,那些較大的、可能對世界造成毀滅性影響的小行星較為罕見,也不太可能靠近地球。然而,我們當然知道,在地球的古代歷史上,巨大的岩石曾經撞擊過我們的星球。因此,長期以來的問題一直是,當另一顆小行星朝我們飛來時,人類是否能夠自衛?

如今,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已經解決了這個爭議。今天我們將回答一個非同尋常的問題:NASA剛剛拯救我們免受另一次小行星撞擊的威脅了嗎?您有需要回答的重大問題嗎?您是否時刻保持好奇心?那為什麼不訂閱《揭秘》以獲取更多類似的視訊呢?別忘了開啟通知,獲取更多引發思考的內容!來自外太空的自然災害有可能引發真正的末日。從天空降下的足夠大的岩石確實會威脅到地球上的大部分甚至所有生命。這已經在過去發生過幾次。

這些事件中最著名的是導致恐龍滅絕的K-Pg事件,很可能是由一次小行星撞擊及其後果引起的。小行星本身的撞擊已經足夠可怕,但更重要的是隨後出現的長期和難以估量的問題。據推測,K-Pg事件很可能引發了火災、大地震和海嘯。它席捲了整個地球,使曾經寧靜的土地陷入數月的黑暗和極寒之中。簡而言之,地球在撞擊後成為了一片噩夢,而這場噩夢根據某些衡量標準,持續了數千年之久。

然而,也許最令人擔憂的是恐龍滅絕故事中經常被講述的部分,或者說任何大型小行星撞擊的可能性,即如果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似乎我們將束手無策。但現在情況可能已經發生改變。多年來,關於「如何阻止小行星撞擊」的許多不同理論和建議被提出。然而,往往它們在現實生活中並不那麼實際或有效。例如,好萊塢常用的方法是用核彈炸燬它,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有效,但也可能將一些較小的放射性碎片散射到我們身邊。

這是不好的訊息,換句話說,即便是核彈的威力也不足以去改變一顆向地球飛來的小行星使其偏離軌道。而更好的方法傾向是通過圍繞一顆小行星來使其偏離原軌道,一般來說,我們認為讓潛在的撞擊物偏離其軌道或許是一種更清潔和安全的方法。之前關於應對潛在小行星威脅的理論就如同把小行星塗成白色一樣奇怪,誘導太陽光為我們掃清障礙。雖然這個想法從未流行起來,但美國宇航局和歐洲航天局最終還是徹底解決了這件事。

在2015年,這兩個組織開始著手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合作項目:雙小行星重定向測試,即一種名為DART的小行星防禦系統。於是,世界各國共同致力於對外來小行星的防禦,該項目由美國宇航局領導。2021年11月,該任務啟動。直到2022年9月,該項目進入到了最終階段。

此項目背後的團隊宣告成功,這是有史以來人類第一次改變來自外太空的小行星方向。DART任務是專門設計來測試通過動能撞擊進行重定向的理論,它在概念上是非常簡單的。該理論認為,如果一顆小行星沿著固定的軌道向我們飛來——基於它的一些像質量、速度和位置等資訊——我們只需用足夠大的能量撞擊它就可以改變其軌道。所以這就是美國宇航局計劃做的,選擇兩顆對地球沒有實際威脅的小行星。

任務的組織者始終在強調這一點,他們測試用的目標小行星根本不會飛向地球,只是為了測試這項計劃和技術的可行性。此外,他們選擇的小行星位置保證了即使發生了一些問題,也能使地球不受到影響。具體的目標是一顆名為Dimorphos的小行星,它本身圍繞著一顆更大的名為Didvmos的小行星運行。研究小組知道,如果他們能改變小行星Dimorphos的軌道,那他們也有能力在未來對另一顆真正致命的小行星做相同時的事情。同樣的,他們只用足夠的能量撞擊小行星Dimorphos。

進入DART飛船。在飛船上,只搭載了為達目標的導航工具,如照相機、推進器、天線和太陽能電池組。儘管如此,它的總重量達1340磅(610公斤)。這一個龐然大物,在虛空中從這兒到那兒航行了將近一年。不過,DART與另一個更小的航天器相伴(或者更準確地說,攜帶),被稱為LICIACube(Light Italian CubeSat for Imaging of Asteroids)。LICIACube的目的是在任務接近尾聲時與DART分離,以監測該事件並讓NASA知道測試是否成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確實是世界第一。。。。。。或者應該是太陽系第一。

DART航天器成功撞擊了小行星Dimorphos,在其表面留下了一個相當大的坑。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對這一事件進行了直播,世界各地的觀眾觀看了DART接近雙小行星–Dimorphos,在其表面留下了一個相當大的隕石坑。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對這一事件進行了直播,觀眾們從世界各地觀看了DART接近雙小行星系統,並最終移向Dimorphos–它從黑暗中出現,越來越近。然後,畫面被一個紅色的螢幕切斷了;飛船失去了聯繫,撞上了岩石。

它曾一直以每小時14,000英里的速度飛行。。。。。。研究人員仍在進行計算和觀察,以了解飛船在撞擊中轉移的確切能量。但是,總的來說,這些結果表明DART是一個重大的成功。在此之前,唯一與DART提供的相類似的資料,是由美國宇航局的Deep Impact飛船在2005年獲得的。該飛船墜入一顆彗星,以研究其組成。那次任務的撞擊力相當於4。7噸TNT炸藥。但是對於DART任務來說,美國宇航局衡量成功的標準是不同的。

它主要目標是將Dimorphos圍繞其伴生小行星的11小時55分鐘的軌道至少改變73秒。這最終有可能表明,如果我們需要的話,這項技術有足夠希望在未來的小行星撞擊中拯救地球。10月11日,在撞擊後的兩個多星期,在計算了該小行星的最新軌道後,美國宇航局宣佈,它已經超額完成目標25倍。DART任務實際上將Dimporphos的軌道改變了32分鐘,令人震驚。因此,這標誌著美國宇航局的一項巨大成就,也標誌著空間研究總體上的、人類的和地球的巨大成就。

Fy: 於福 Alfred,UFO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