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慘公主?天皇獨生女疑因沒錢放棄留學,公主表姐成功脫逃住上紐約2億豪宅!

最近,逃到美國的真子公主再次引發了各大日媒的熱切討論。

據說,她和駙馬小室圭正準備搬進一棟價值2億日元(約1000萬)的大豪宅,不再蝸居紐約小公寓了。

的大豪宅,不再蝸居紐約小公寓了

而這棟豪宅還是一對中國夫妻租給他們的,並且剛買下就租給了真子和小室圭。

除了定居豪宅,日媒還有更炸裂的猜想:真子公主的藝術館工作,估計是沒有下文了,她現在可能要專心備孕。

也許不久之後,他倆的第一個孩子就將誕生在美國?

與此同時,日本王室內部也是波瀾不斷,日本人正緊張地關注著真子和佳子姐妹倆可能的重逢…

通過了萬眾矚目的第三次法考之後,小室圭在紐約的律師工作進展得不錯。

今年6月,他在律師事務所被調到其他部門後,接連接到了新的業務。

據一位金融記者透露:

「小室圭負責的是貿易和投資方面的法務建議。有時也會站在政府和大企業之間,與美國政府、地方政府的合作是必要的。」

不僅接到了新業務,小室圭的年收入也從擔任助理時的大約600萬日元(約30萬),增加到了2500萬日元(約122萬)至3000萬日元(約150萬)。

另一邊,真子自從2022年2月在大都會美術館(MET)出現了一下之後,就再也沒有公開活動。

她原定的策展工作應該是無限擱置了,之前就有報道稱,真子去年想出來工作,只是因為當時小室圭法考兩次不過,光是做法務助理的工資無法支持家用,真子才想上班的。

現在小室圭的工作和收入都穩定了,她也不再提工作,而是把重心放在了其他地方。

首先就是他們的居住環境。從2021年11月中旬,兩人搬到紐約生活開始,就一直住在地獄廚房地區的一間公寓裡。

這個公寓雖然地理位置不錯,就在曼哈頓中央公園附近,但面積有點小,只有一間臥室。對於原本住在宮殿裡的真子來說,可能是挺憋屈的。

再加上那段時間小室圭還在準備司法考試和遠端辦公,真子更是費心勞神了。

擺在新婚燕爾面前的問題還不止這些,地獄廚房地區治安不太好。各種搶劫、針對亞洲人仇恨犯罪的事件層出不窮,在他們居住的公寓前還發生過槍擊事件。

現在他們倆條件允許了,自然忙不迭地準備物色新的住所。

而且要趕在下一次公寓租賃合同的更新日期——11月份之前。

據在美日本記者透露,早在今年2月,他們就已經在物色新的公寓了,但有些不符合他們的要求,就沒能簽約。

然後,他們就遇到了這次要搬的大豪宅。

房子位於紐約郊外一處綠意盎然、環境優美的高級住宅區。最近正值萬聖節,很多人家都在外面裝飾上了絢麗的彩燈。其中一座格外引人注目的白色大豪宅,就是真子和小室圭不久後要搬進的新家。

(示意圖)

(示意圖)

土地面積約500平方米,相當於2個網球場,廣闊的庭院深處,是一個兩層樓的獨棟。

一層主要是客廳、餐廳等公共空間,二層是臥室、工作室、兒童房等私人空間,整體約200平方米。

內部裝修也很精緻,起居室裡設有壁爐,這似乎是小室圭一直渴望的家裝,他曾經說過「想住在能放鋼琴和壁爐的房子裡」。

房子內部無可挑剔,外部環境也和紛亂的地獄廚房不同,非常安靜,據說住宅區裡的住戶都是富裕階層,治安很好。對於真子和小室圭來說,這簡直就是夢想中的豪宅。

這麼完美的房子,實際上的主人是一對來自中國的夫妻。

他們剛剛以約2億日元的價格買下這棟房子,還不到三個月時間。屋主裡的妻子A在法律界很活躍,應該認識小室圭,四捨五入就是把剛買的豪宅租借給真子和小室圭。

不出意外的話,真子和小室圭最近就在籌備搬家事宜了。

據另一位在美記者猜測,房子這麼大,只有真子和小室圭兩個人的話應該會有點空,想必會從日本把佳代(小室圭的老賴母親)和小室圭的外公叫來一起住。應該也會有生孩子的考慮。

這似乎也是真子擱置工作、選擇在家的原因之一。

真子之前就因在紐約多次秘密進出醫院而引發過懷孕猜想,雖然之後證明她那時候沒有懷孕,但真子早就說過希望生2個孩子、可能的話3個孩子,現在一切安定下來,她想要組建自己的家庭、迎接新生命也不是沒有可能。

500平的2億大豪宅,應該很適合撫養孩子快樂地長大。

但這對日本人來說也許不是好事,因為再怎麼說這也是在郊區,不管周圍多安全,領事館也要配備安全人員。

考慮到佔地面積巨大的獨棟住宅所需的安保強度,領事館甚至想要增派工作人員的數量確保前皇室公主真子和駙馬小室圭的安全。

這樣一來,在他們身上花費的稅金也許又將掀起一場日本國內的輿論大戰。

不過日本國內再怎麼罵,對真子來說都是過眼雲煙了。

她正一點點過上自由不受約束的夢想生活,還可能即將跟妹妹佳子團聚。

11月1日,佳子公主將開始對南美秘魯進行為期10天的正式訪問。因為日本和秘魯之間沒有直達航班,需要轉機,據說這次去程和回程都會經由美國休士頓換乘。

據皇室記者猜測:

「去程的轉機時間有9個小時,佳子公主可以出機場在附近的酒店度過。如果真子和佳子見面的話,地點大概就是那家酒店吧。

讓佳子公主去見真子的話,日程和立場上都很難,所以真子會不會(從紐約)來休士頓呢?」

日本方面對這次可能的會面猜測不斷,不過秋筱宮家的親信在記者招待會上正面否認了兩姐妹團聚的說法。

雖然被否定了,但自從姐姐出走後,愈發叛逆大膽的佳子是否會遵循指示,不跟姐姐見面也是一個問題。

佳子公主跟父母(太子文仁親王和太子妃紀子)鬧翻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她堅持跟父母分開住引發軒然大波,但她並沒有迴避自己作為公主的職責,相反,最近她幾乎是獻身式地投入到了公務中。

9月底,她剛新冠痊癒,就去參加了日本東北大學的女大學生招收110週年紀念儀式。

很快她又訪問了鹿兒島,連續兩天出席田徑運動會的閉幕式、

視察特殊教育學校
視察特殊教育學校

視察特殊教育學校。

視察特殊教育學校
視察特殊教育學校

第三天,她作為日本網球協會名譽會長去觀看了一場比賽。

第四天,她又出現在東京八王子市另一場活動上。

連續四天連軸轉,日程排得滿滿當當,馬上11月1日還要出國訪問秘魯,日媒都在驚歎她這種密集行程。

不過據日媒猜測,佳子這種為公務獻身的「覺悟」似乎也是有背景的,因為她的表妹愛子公主就快大學畢業了。

等表妹畢業,佳子的一部分公務就能由愛子來承擔,到時候佳子就能鬆快一點,繼續執行自己的逃離王室計劃了。

與真子、佳子拼命想逃離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愛子公主的「堅守」了。

作為天皇獨女,她在皇室的地位至關重要,但她的待遇卻似乎遠遠比不上太子一家。

2021年時她辦成年禮,原本按照慣例應該是大辦的,但由於日本疫情後經濟低迷,為了節省開支,她謝絕了費用近3000萬日元的專屬王冠,只是借用了姑姑黑田清子的王冠,用完就要還回去。

這讓她成為150年來日本王室唯一一個沒有自己王冠的公主。

最近又有報道說,愛子不忍心在留學上花費鉅額費用,可能要放棄留學。

本來愛子上大學就遇到疫情,沒能好好享受大學時光,到大四了才終於能重返校園。

現在她都快畢業了,畢業後的去向當然也備受關注。

日本很多女性皇族會在大學就讀期間或畢業後,到海外大學或研究生院留學,加深專業領域的學習,然後再回日本正式展開公務。

比如真子和佳子都曾在英國留學,愛子在高中時期也參加過英國伊頓公學的暑期學校。

有關注宮內廳的記者稱

有關注宮內廳的記者稱:

「愛子公主研究日本古典文學,她從學習院大學畢業後的留學目的地,很可能是天皇和雅子皇后曾留學過的牛津大學。」

但眼看到了畢業擇校的節骨眼,愛子卻無法決定留學,因為她體恤民情,在國民生活因通貨膨脹和日元貶值而陷入貧困的情況下,她不想花大價錢去留學。

日本人大為感動,並喊話愛子:你放心大膽地去吧!

日本人和愛子可以說是雙向奔赴了,從許多日本人的角度,肯定更支持愛子當天皇。

一邊是體恤國民、不捨得花稅金去留學的天皇之女;

一邊是花鉅額稅金翻修宮殿、醜聞頻出的太子一家。

日本人想選誰已經一目瞭然了,只是對愛子本人來說,作為王室中的女性為之奉獻真的是件好事嗎?

在規矩森嚴的王室,她從小到大都受到巨大的關注和壓力,一直保持低調、處處小心退讓,贏得了很多讚譽。

但相比起無法忍受束縛、公然叛逆的兩個表姐真子和佳子,愛子這個天皇獨女會有更多選擇嗎?答案也許要在她們接下來的經歷裡揭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