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女孩殘忍弒母狂砍30刀!庭上辯稱被退學患上精神病?父親求情:孩子真不記得殺了!

19歲女兒在家中用平底鍋殺害母親,發現敲擊沒有致死後,又跑到廚房拿來菜刀,砍了母親30多刀致其死亡…

而這一切僅僅是因為,女兒被大學開除一事,讓媽媽無意間知道了。

三年前這起轟動俄亥俄州乃至全美的案件,如今迎來了審判新進展。

殺害母親的女兒Sydney Powell被判終身監禁,而案件細節和帶來的餘波,卻一次次衝擊著人們的心。

Sydney在高中時代曾有著出色的成績,身邊朋友成績也不錯,家人都有富足的工作(媽媽是兒科醫務人員,很受愛戴),她上大學也拿到了獎學金。

事情在2019年出現了變化, 2019年12 月,Sydney秋季學期的4門課程中的有3門不及格,她被勒令停學,老師親自通知她需要搬出宿舍,並且停用了她的校園卡。

(Sydney曾就讀的蒙特聯合大學)

(Sydney曾就讀的蒙特聯合大學)

但Sydney一直沒有離開,她繼續住在學校,並像往常一樣參加聯誼會,也沒有讓家長到學校與老師們商量退學事宜。

她告訴老師自己已經通知家長,同時又在父母那邊瞞下了已經被退學的訊息。

學校在第三次通知後,將Sydney趕出了宿舍。

被趕出宿舍的Sydney走投無路,只能在酒店住了幾天,為了避免回家露餡,她堅持住在酒店不回家,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

被開除導致曾經作為優等生的「自尊」被完全打破,說謊的壓力、學校的反覆催促、手頭積蓄的慢慢消失…每一項都讓她感覺自己被逼上了絕路。

每一項都讓她感覺自己被逼上了絕路

她感覺和周圍人相比,自己成了最失敗的一個。

在聽到學校打電話給家裡解釋情況後,知道再也瞞不住家人後,她惱羞成怒,犯下了大罪。

2020年3月3日下午一點左右,俄亥俄州阿克倫市警方接到電話。

報警人是女兒所在大學的老師。

老師稱在和這家的母親Brenda通話時聽到背景中的爭吵和呼喊,還伴有這家母親被襲擊的聲音,疑似發生了什麼事情。

(右 報警的老師)

(右 報警的老師)

警方隨後趕到現場,發現50歲的母親Brenda和19歲的女兒Sydney都受了傷。

母親渾身是血,女兒只是輕傷。

母親在送到醫院後不治身亡

母親在送到醫院後不治身亡。

她的死亡被裁定為他殺,死因是多處銳器和鈍器造成的損傷。

警方本以為一家人遭到了襲擊,但隨後調查出的結果卻顯示,造成一切的元兇,竟然是女兒Sydney。

原來,兩人最初發生了言語爭執,隨即演變為肢體衝突。

在對峙中,暴怒的Sydney拿起鐵鍋擊打母親的頭部,在母親失去行動能力後又轉身拿來菜刀在她的脖子上刺了近30刀。

凶殘的手法讓人毛骨悚然,而在調查動機後更讓人吃驚的是,最初母女二人發生爭執,是因為Sydney的秘密,終於暴露在媽媽面前:就在前不久,她剛剛被大學開除。

她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而來自學校老師的電話,已經扯下了這塊謊言的遮羞布。

案件在當地引起轟動

案件在當地引起轟動。

受害者Brenda在阿克倫兒童醫院的血液腫瘤科擔任兒童生活專家28年,當地還有以她的名字來命名的獎學金,來表彰她過硬的專業能力,以及對病人的無私奉獻。人們都說她的離去是當地人的損失,很傷心看到一位偉大的醫生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而殺害她的女兒,被送上了審判席

而殺害她的女兒,被送上了審判席。

案件從一開始,Sydney就被定為殺人嫌疑人。

長達三年的調查程序裡,她的律師和檢方一直圍繞著「她殺人的時候是不是真瘋了」來辯論,從而決定到底給她判幾年。

今年9月開始的庭審中,Sydney起初拒不認罪

她聲稱自己只記得當天一些迷糊的場景,比如大喊大叫和哭泣聲,感覺自己需要馬上離開屋子。

她說自己記不清細節,記不清自己的具體行為,因此也不知道自己做出瞭如此嚴重的事情。

她在每次開庭時都忍不住落淚

她在每次開庭時都忍不住落淚。

媒體多次記錄下她哭泣的景象,好像在為自己的罪行深深反省。

只是,在用極度殘忍的方法殺害母親後,每次在法庭上的哭泣,看起來都像是鱷魚的眼淚。

除了不認罪之外,Sydney還妄想用「精神問題」來掩蓋自己的罪行。

她的辯護律師表示,Sydney殺害母親時正經歷精神崩潰。

他們還找來三名專家對Sydney進行了評估,診斷出她患有精神分裂症。

最終結論是,由於精神分裂Psychotic break,Sydney不理解自己的行為是錯誤的。

他們主張對Sydney進行輕判。

他們主張對Sydney進行輕判

同樣主張輕判的還有她的父親,在9月份寫給法院的一封信中,Sydney的父親表示,他覺得妻子肯定也不希望女兒判處無期徒刑,他懇求俄亥俄州法官對女兒從輕處罰,表示判刑不是正義,關注心理健康問題才是首要任務。

但檢方並不同意這套說辭

但檢方並不同意這套說辭。

在法庭上,檢察官允許當地知名臨床心理學家作證,回應辯方關於Sydney患有精神疾病的說法。

心理學家表示,評估精神分裂的最佳證據,是事件發生當下的言論和感受,而從Sydney的反應來看,她並不像是有精神分裂。

首先,她選擇用平底鍋攻擊自己的母親,在發現母親沒有死亡時,又主動把凶器更換成了菜刀。

能看出整個過程中,她知道自己在襲擊時在做什麼,並且在切換使用的凶器並策劃殺害母親時,她的頭腦很明顯是清醒的。在母親身上多達30次下刀,更是蓄意殺害的最重要的證據。

當時正在和遇害母親通話的學校老師也證明了這一點:現在想來,自己最初聽到的疑似襲擊的聲音,就是Sydney用鐵鍋敲擊母親的聲音。

在那之後,這位老師又反覆給受害者打了多次電話,Sydney甚至還接起來謊稱自己是母親,而那時她的母親已經倒在血泊之中。

此外,警方在現場找到的一些證據,同樣能證明Sydney在案發前後經過了頭腦清晰、有理有據的謀劃:在警方到達現場時,Sydney似乎試圖讓這起事件看起來像是一次闖入事件。

她打破了一扇窗戶,營造出有人破窗而入的假象,並告訴警方殺害母親的是外來的襲擊者。

在父親回家後,她重複了同樣的謊言,信誓旦旦地表示,是闖入者殺害了母親。

鐵證如山,在經歷長達三年的審判後,Sydney因謀殺和篡改證據罪被判終身監禁,服刑15年後才有獲得假釋的資格。

可是,她的父親依然不接受結果。

他說,自妻子被殺後的三年裡,女兒已經接受了足夠多的治療,她的心理健康狀況得到了顯著改善。

他敦促法官考慮將女兒送往精神衛生機構,而不是送去服刑。

直到最後,她的家人們還相信,讓殺人犯服刑不是正義,關注她的心理健康才是。

判決下達後,網友們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判決下達後,網友們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我覺得,她沒有完全失去理智的最大跡象是,她在犯罪後依然試圖假裝自己是媽媽,來回應那通來自學校的電話。

如果她的精神狀態真的已自顧不暇,不可能如此平靜地裝模作樣,說出謊言。」

「我相信她完全清醒,只是無法承受自己編造的謊言帶來的壓力。

想象一下,你出生在一個腳踏實、事業有成的家庭,朋友/同學的成績都很好,而你是唯一一個不及格並被停學的人。

她無法面對失敗的現實,也無法讓任何人知道,認為這會破壞自己的形象。

因此,她會不遺餘力地向父母隱瞞自己的低分和真相。

當學校打電話聯繫母親時,謊言和壓力破裂,她唯一的反應就是殺人。

這絕對是一時衝動,沒有計劃,但這肯定不是精神病,是她自己的魯莽和愚蠢。」

「一個真正的瘋子沒有必要的情境和意識去關心別人的想法。

然而,她不止一次證明了自己的認知能力:她隱瞞了自己大學不及格的事實,還打碎了窗戶,讓母親的謀殺案看起來像是一起搶劫。

我希望她繼續呆在監獄裡,她的所作所為真的是喪心病狂…」

審判已經下達,不知道Sydney在漫長的牢獄生涯裡,能不能好好反省自己的罪行。

可憐她早逝的醫生母親,本可以用自己的醫術救助很多人,如今也只能成為病人的遺憾,願她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