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5萬人上街反疫苗證!多地議員市長因支持疫苗遭襲擊和死亡威脅

法國1月15日疫情資料

法國新增324580例,累計確診13894225例,新增死亡148例,累計死亡126876例;

更多歐洲疫情資料,請瀏覽文末疫情圖。

15日,法國56萬尚未接種加強針者的健康通行證失效。當天,全法多地舉行反健康證遊行。但據社會學者估計,尚未接種疫苗者中,約有20%-40%為孤獨老人、流浪漢和無證移民。

法媒報道,自法國政府在去年夏天推出健康通行證以來,社會矛盾日益激烈,不少國會議員和地方民選代表因支持強制接種疫苗遭到死亡威脅。

01法國多地舉行反健康證遊行

與上週六一樣,15日法國多地再暴發反健康證、反疫苗證遊行示威。內政部的資料顯示,當天約有54000人參加遊行,其中7000人在巴黎示威。

▲15日巴黎街頭反健康證示威人群。(RT報道截圖)

▲15日,里昂反健康證遊行隊伍。(Le Progrès報道截圖)

▲圖盧茲遊行隊伍(上圖)。一些垃圾桶被焚燒(下圖)。(LADEPECHE網站截圖)

▲米盧斯(Mulhouse)遊行隊伍。(DNA網站截圖)

0256萬人健康證失效

15日,56萬法國人的健康通行證(pass sanitaire)失效。按照法國政府規定,自1月15日起,18歲以上成年人必須接種加強針才能保證健康通行證繼續有效。具體情況如下:

▲56萬人健康通行證15日失效。(法新社圖)

如果您已接種兩劑疫苗:

您最晚需要在接種第二劑疫苗後的7個月接種加強針。

如果您接種了一劑疫苗,15天后感染了新冠:

您最晚需要在感染後的6個月接種加強針。

如果您在接種兩劑疫苗後感染新冠:

您的痊癒證明可讓健康通行證有效期延長6個月(從新冠檢測陽性日期算起)。

如果您先感染新冠,之後接種了一劑強生疫苗(Janssen):

您最晚需要在接種後的2個月打加強針。

03孤獨老人、無家可歸者和無證移民,被遺忘的未接種者

截至目前,法國仍有500萬人未接種疫苗。法媒指出,事實上,除了反疫苗者和對新冠疫苗不信任者以外,一部分孤獨老人、流浪漢和移民「被動」成為被醫保遺忘的未接種者。

全科醫生工會主席Jean-Christophe Calmes 指出,法國7%-10%的老年人沒有家庭醫生,很多老人也不會在網上預約接種疫苗,因此,即使他們不是反疫苗者也「接種無門」。

此外,一些流浪漢、不會說法語的無證移民也很難獲得疫苗預約。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院(Inserm)的一項研究指出,買藥很容易的人群中95%已經接種或有意願接種新冠疫苗,而平時買藥就有困難的人群中只有82%接種或有意接種疫苗。

另一項社會經濟和地域研究顯示,貧困街區成為疫苗覆蓋率低區域的風險,比富裕街區高10倍,疫苗通行證也並不會影響到這些社會邊緣化的未接種者的生活,因為這些人本身就沒有什麼社交活動。

Inserm社會學者、疫苗問題專家Jeremy Ward估計,約有20%-40%的未接種者(約100-200萬人)是有接種困難的老年人、流浪漢、生活不穩定者和無證移民,這充分反映了法國人在疫苗接種上的不平等。

04支持健康證議員市長遭死亡威脅

自法國政府於今夏推行健康通行證以來,社會矛盾日益激化。「你們都會死掉。刀捅、砍頭、火箭炮、槍、炸彈,無論何種死法,你們很快就會明白,不應該侵犯我們的自由。」這是上索恩省(Haute-Saône)國會議員貝索-巴洛(Barbara Bessot-Ballot)於去年12月底收到的威脅郵件。

像貝索-巴洛這樣遭到死亡威脅的民選代表還有很多。「我家裡有軍火庫,無論你在哪裡,我都不會放過你……」「等你不再是國會議員的時候,你就享受不了特殊保護待遇了,那時候我們就會對你、你的家人、你的孩子下手……」「我會先敲碎你的膝蓋,再給你腦袋上來一槍,讓你知道不幹好事的下場……」收到類似威脅信的共和國前進黨(LREM)國會議員Bertrand Sorre認為,這些威脅毫無疑問來自於反對政府防疫措施的人。

▲國會議員Agnès Firmin-Le Bodo在推特上貼出威脅郵件。(推特截圖)

除了發威脅信,還有些人採取了實際行動。1月9日,法國海外領地Saint-Pierre-et-Miquelon共和國前進黨國會議員Stéphane Claireaux因為贊成強制打加強針而在家門口遭到襲擊。憤怒的反健康通行證示威者向他狂扔海藻和海帶。「感覺很像石刑。」 Stéphane Claireaux回憶說。

▲Stéphane Claireaux在家門口被扔海藻。(推特截圖)

瓦滋省國會議員Pascal Bois的汽車被反健康證分子焚燬,住所外牆上也被寫上「投反對票,否則要你好看!」

▲France3報道截圖。

01

針對民選代表的暴力行為增加47%

法國內政部的資料顯示,2021年前11個月,針對民選代表的暴力行為增加了47%,162名議員和605名市長/副市長遭到故意人身攻擊。近6個月,民選代表報案300餘起,警方逮捕十餘人。

「針對民選代表的威脅一直都有,但從未像現在這樣多。自2021年7月起,威脅行為顯著增加,正好與健康通行證的實施日期相對應。」法國國家警察發言人Sonia Fibleuil指出,這顯然與反健康通行證的「極端活動分子」密切相關。

1月5日,勒阿弗爾輕罪法院判處一名19歲大學生4個月實刑。在國會討論疫苗通行證前一夜,這名混跡於暗網論壇的大學生在網上寫道:「我想殺一個議員,我想見見血……」得益於網路犯罪舉報平臺Pharos,以及社交網路平臺的配合下,司法警察最終揭開了這個藏在VPN後面的真面目。勒阿弗爾副檢察官向Franceinfo表示,鑑於此類威脅案件大量湧現,法院必須重判以儆效尤。

02

社會分裂的象徵

國家警察發言人Sonia Fibleuil表示,很難描繪出極端反健康證人群的群像:他們其中的一些人是拉烏爾教授(提倡用羥氯喹配合阿奇黴素治療新冠肺炎)的支持者,一些是極右翼陰謀論者,還有一些是「黃馬甲」和極左分子,這些人因不滿政府防疫措施聚到一起。

▲馬賽地中海大學附屬醫院傳染病研究所(IHU)前主任、傳染病學專家拉烏爾(Didier Raoult)在新冠疫情中發表了一些爭議言論,被「死忠粉」看作是不屈服傳統權威的鬥士。(法新社圖)

資訊傳媒學博士、斯特拉斯堡大學退休榮譽教授布勒東(Philippe Breton)指出,反疫苗運動的支持者本身就成分混雜,而反健康通行證者則與反疫苗者有著共同的「極端暴力」:他們都自認為被社會刻意排斥,並將襲擊目標瞄準向「精英」群體——醫生、議員等。

去年9月,一名與馬賽公立醫院集團新上任的總經理克雷米厄(François Crémieux)同名同姓人的住所被人錯噴威脅性資訊。克雷米厄日常在電視節目上宣傳接種新冠疫苗的重要性,因此惹怒反疫苗、反健康證人群。事件發生後,他依「公開辱罵公共服務代理人員」「對公共服務代理人員人身財產進行威脅恐嚇」等罪名向警方提告。

共和國前進黨國會議員Bertrand Sorre也在12月底依「死亡威脅」罪對未知嫌疑人(Contre X)提告。他警告說,威脅民選代表的行為嚴重威脅到了國家民主。

他們想通過恐嚇向我們施加壓力,以此影響(國會)投票結果。反健康證分子想讓我們覺得,如果投票支持某項防疫措施,我們就會遭到報復。

事實上,自去年11月底以來,法國國民議會就開始鼓勵並協助議員報案。國民議會議長費朗在《世界報》上表示,為應對越來越多的針對議員的暴力和威脅,國會將作為原告力挺議員。

同時,法國內政部也推出一系列措施,加強對議員人身財產安全的保護。議員可要求將其辦公地址和住所納入安全保護行動(SIP)檔案。去年年底,內政部長達爾馬寧曾要求各省加強對上述區域的監控。

不過,資訊傳媒學博士布勒東指出,最關鍵的還是要保持民主辯論的暢通,因為「社會分裂首先是對話的中斷」 。

(歐洲時報/ 原野 編譯報道)

編輯:豆

每日疫情圖

面對疫情

做好防護

做好防護

點在看分享好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