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市政廳請難民入住!為防手機被偷,難民自發組織巡邏隊

8月31日晚,就在大家都在為新學期開學做最後的準備之時,巴黎市政廳廣場上突然冒出一百多頂帳篷,當晚,219名難民在此過夜。

219名難民31晚在巴黎市政廳門口「安營紮寨」(Utopia56協會推特圖片)

▲ 219名難民31晚在巴黎市政廳門口「安營紮寨」。(Utopia56協會推特圖片)

原來這是難民救助協會Utopia56發起的一次行動。

據法新社和Francetvinfo網站報道,昨晚在市政廳「紮營」的難民主要來自索馬利亞、阿富汗或象牙海岸,包括59名兒童(其中17名是不滿3歲的幼兒)和15名孕婦,大多是一家人,有不少單身媽媽。

他們都有著相似的經歷:歷盡艱辛來到法國尋求庇護,又碰上新冠疫情,幾個月來一直在街頭流浪。

透過這次的紮營行動,他們期待得到政府的援助,能夠獲得一個棲身之所和「能有尊嚴的生活所需」。

民營駐紮現場(赫芬頓郵報視訊新聞截圖)

▲ 民營駐紮現場。(《赫芬頓郵報》視訊新聞截圖)

他們選擇在市政廳門前駐紮是要「發出求救的聲音」,來自象牙海岸的羅蘭德(Rolande)表示:「我已經厭倦了露宿街頭,這對女性來說太危險了,我們很容易成為被攻擊的目標,」她說,「如果政府不管,不允許我們工作,那我們只能一直這樣下去。」

第二條一早,警方出動要求難民離開(赫芬頓郵報視訊新聞截圖)

▲ 第二條一早,警方出動要求難民離開。(《赫芬頓郵報》視訊新聞截圖)

在羅蘭德周圍,一群幼童在帳篷之間穿梭玩耍,他們的兒童推車堆放在市政府的大門前。不遠處,是來自索馬利亞、36歲的阿布杜拉依(Maryam Abdullahi)。她帶著6個從4到15歲的孩子,上週剛逃離「自己國家的恐怖威脅」來到法國,現在「亟需援助、不能再露宿了」。

另外一名象牙海岸33歲女難民烏伽(Ouga)懷有身孕,但因尚未遞交難民申請材料而沒有任何政府補助。她抽泣著說,「無論你在哪裡紮營,很快就會被趕走……只好繼續在街頭受罪,在垃圾堆中生活、生病……」

這次行動由民間團體Utopia56發起,組織人表示,在首都中心安營紮寨有其象徵意義——巴黎市府沒有理

▲ 這次行動由民間團體Utopia56發起,組織人表示,在首都中心安營紮寨有其象徵意義——巴黎市府沒有理由視而不見了。「睡大街成了這些人來到法國的必經之路,這是不正常的。」(《赫芬頓郵報》視訊新聞截圖)

警方疏散,巴黎市府「不領情」

據《巴黎人報》報道,今天(9月1日)上午10點,四十多名警察和便衣來到廣場上疏散人群。

不過,對於警方的疏散行動,巴黎市府並不「領情」。巴黎市第一副市長格雷戈瓦Emmanuel Grégoire表示:「警察總局的做法令人費解。我們不贊成這場疏散行動。」

格雷戈瓦稱,「我們和協會忙了一整夜,就快找到解決辦法了這些人裡有很多都是有合法居留的,有權受到國家庇

▲ 格雷戈瓦稱,「我們和協會忙了一整夜,就快找到解決辦法了。這些人裡有很多都是有合法居留的,有權受到國家庇護。希望警察總長能迴歸理性,與人道團體一起為這些人找到容身之地。」(Francetvinfo 新聞截圖)

巴黎市府敞開大門收留難民

不滿警方的疏散,巴黎市府立即行動起來,開門請難民到市政廳坐坐。

根據主管巴黎住房事務的副市長伊安·布羅薩(Ian Brossat)的官方推特,巴黎市政廳已暫時收留部分難民,今後打算將他們安置在「巴黎5區的體育館裡」。

布羅薩在推特上表示:巴黎市府站在難民家庭一邊在解決住宿問題前,市府會熱情接待他們。(推特截圖)

▲ 布羅薩在推特上表示:巴黎市府站在難民家庭一邊。在解決住宿問題前,市府會熱情接待他們。(推特截圖)

布羅薩在推特上還發布了一系列請難民進市政廳安置的照片(推特截圖)

▲ 布羅薩在推特上還發布了一系列請難民進市政廳安置的照片。(推特截圖)

布羅薩認為「讓這些家庭在街頭流浪是不正常的」,這位巴黎副市長還順帶批評了國家的不作為。

主管團結、社會事務的副市長菲洛什(Filoche)也在推特上發佈了一系列接待難民的照片,並指責巴黎警

▲ 主管團結、社會事務的副市長菲洛什(Filoche)也在推特上發佈了一系列接待難民的照片,並指責巴黎警方驅趕行動令人不能容忍。(推特截圖)

面對市政府的熱情接待,Utopia56協會卻一語道出天機:

巴黎市府這會兒表現得那麼積極,但其實我們已經找他們一個月了。

3年取締36次

3年取締36次

巴黎難民營為何屢禁不止?

其實,巴黎的非法難民營亂象屢禁不止,3年清理36次,每次都是「春風吹又生」。

最近一次清理還是7月29日,巴黎北郊歐拜赫維利埃市(Aubervilliers)聖德尼運河沿岸難民營被取締,一千餘名難民被疏散安置。

7月底被疏散的難民營位於歐洲最大華人商圈附近,大約有1500至2000難民在這裡安營紮寨據歐市副市長

▲ 7月底被疏散的難民營位於歐洲最大華人商圈附近,大約有1500至2000難民在這裡安營紮寨。據歐市副市長田玲介紹,疫情之下,為了防止這些難民遭到病毒侵襲,也為了改善當地的營商環境,歐市市長卡麗娜·芙蘭克萊(Karine Franclet)向法國內政部提出申請,要求把這些難民安置到更加安全的地方。申請迅速得到了迴應。7月29日凌晨,警方採取了行動。在這次行動中,當地華人發揚人道主義精神擔任志願者,協助警方工作,幫助難民順利疏散安置。(周遊 攝)

然而,剛剛過去一個月,就又有三、四百名難民重新回到了北郊聖德尼(Saint-Denis)A1高速公路橋下「安營紮寨」。

新的聖德尼「野生」難民營目前已有200頂帳篷,每天還有新人來紮營這些帳篷被高速公路和國道環繞,整片區

▲ 新的聖德尼「野生」難民營目前已有200頂帳篷,每天還有新人來紮營。這些帳篷被高速公路和國道環繞,整片區域沒有廁所,只有一處水源,難民大部分是來自阿富汗的獨身男性。(InfoMigrants報道截圖)

法國 「避難土地」(France Terre d’Asile)協會會長亨利(Pierre Henry)解釋稱,這三、四百人裡有一些錯過了上次的疏散安置,另一些人疏散當天因為要去辦行政手續不在現場而被落下。

回到聖德尼紮營後的日子並不好過。每天早上6點,警察會準時來驅趕他們,但據一位駐紮在此的難民吐槽,警察每次就說說而已,其實也沒什麼實際行動。

防外人偷手機

難民組織保安隊巡邏

23歲的Khan來自阿富汗,已經在法國街頭流浪了一年。他的庇護申請被拒,目前正在申訴。

Khan向記者表示:「最難的是警察每天早上都來趕我們。有時候外人還會跑進來攻擊我們,偷我們的手機。

據悉,為了自我保護,棚戶區裡的難民們組織起保安隊巡邏營地。

治標不治本

增加床位數真有用?

據《巴黎人報》報道,法國住房事務部長瓦貢(Emmanuelle Wargon)上週四(8月27日)剛剛表態,預計全法長期安置床位將可增加到16.6萬張。巴黎市府方面則表示,最近6年已新增了7000個安置床位。

不過,床位的增加顯然跟不上難民的新增數,「缺床」的情況短期內可能很難得到改善,因為法國政府2020年財政預算的目標是妥善安置62%難民申請人……

(歐洲時報 原野、蔡家怡 編譯報道)

編輯:小米粥

相關文章

日本龍貓案:真實而殘忍的狹山事件

日本龍貓案:真實而殘忍的狹山事件

2007年5月1日,吉卜力動畫工作室正式發佈聲明:1988年公映的《龍貓》,並沒有影射1963年發生在日本埼玉縣鄉下的十六歲少女綁架案件,即...

彭州山洪事件,野營究竟有多亂

彭州山洪事件,野營究竟有多亂

「小眾」變「頂流」 說起時下最流行的短途休閒旅行方式,火出圈的露營必須佔有一席之地。 露營的英文為camping,語根來自拉丁文,源於古羅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