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中國人在旅遊,另一半在等著看他們笑話

文|西坡

文|西坡

這是一個標題黨。靈感來自於最近經常看到的一類旅遊宣傳文章《全國一半的人都在XX》。

這幾天,旅遊熱門城市三亞發生疫情,實行臨時性全域靜態管理,數萬遊客滯留。

想想他們的處境,一邊要繼續花錢住酒店,卻不能出去玩耍,一邊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回去之後還要面臨隔離管控。就連此前的快樂,也要被眼前的無奈覆蓋掉了。

花這麼多錢,最後買到了什麼呢——

鋪天蓋地的嘲笑與挖苦。

「明知道有疫情還到處跑,現在也沒啥資格在這抱怨」

「為啥還有人瞎跑,現在好了吧,多花幾倍錢。以後回來,還的繼續隔離,影響多大,自己估摸。」

「既然敢賭旅遊,那就應該承擔風險」

「酒店都給你市價5折了,你還想怎樣?」

「不用同情他們,去三亞的哪有窮人,我窮,所以我哪都不去」

「這麼熱的天,去三亞旅遊?為了更熱?」

「支持疫情防控!不要理會那些想做死的耗材」

「這些整天往三亞到處跑的,很煩,很添亂」

「特殊時期,搞不懂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出去旅遊」

「我朋友就在那邊,笑死我了」

旅遊的人沒得到快樂,看笑話的人倒是得到了充分的快樂。

眾所周知,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快樂,才是最持久的快樂。關鍵是低碳環保不花錢。

只需要一點電費、一點網費,就可以從全世界的倒楣蛋那裡獲取源源不絕的快樂。假如這份快樂可以折算成GDP,那絕對是高端綠色有機GDP。

他國的山火,他國的洪災,他國的物價上漲、熱浪升騰,都能給我們快樂。但這些漂洋過海而來的快樂,終究不是很過癮,或許是運輸過程中跑了味。

只有同胞的不幸與痛苦,能給人們最切實最深沉的快樂。

爛尾樓可以創造快樂,「房價都是這些人抬高的,活該」。

性騷擾可以創造快樂,「誰讓你穿著這麼暴露,活該」。

網暴可以創造快樂,「你在網上這麼高調,活該」。

因為生活在同一片藍天下,使用著同一種語言,所以同胞的痛苦看起來具體而鮮活。正如美食需要好食材,高品質的快樂也離不開高品質的痛苦。

舶來的快樂就像打碼的片子,本土的快樂才是高畫質無碼,就連對白都那麼撩人。

郭德綱有詩云:

數九隆冬盼春光,三更半夜盼朝陽。

花容月貌盼大款,閒散二奶盼流氓。

夜讀才子盼女鬼,單身老頭盼大娘。

演戲盼著能得獎,說相聲盼死同行。

要我說,說相聲的眼光還是窄,光知道盼著死同行,一年能死幾個同行?同行不死的時候,就不樂了?

只要把格局打開,到處都是快樂的源泉。

比我過得好的人倒楣了,那是活該,誰讓他不回報社會?

比我過得差的人倒楣了,也是活該,誰讓他不努力奮鬥?

很多人不能掌握快樂的秘訣,看到別人痛苦自己也跟著痛苦,美其名曰共情。這有意義嗎?本來只有一份痛苦,複製一份,不就變成兩份的痛苦了嗎?

把別人的痛苦變成自己的快樂,一份快樂一份痛苦,正好抵消。如果從一份痛苦裡挖掘出兩份快樂,還能淨賺一份快樂。

快樂永動機,你值得擁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