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兒子「嫖妓逃稅洗錢」「裡通外國」是事實!左派媒體被打臉,白宮發言人回應

本文要點

  • 《紐約時報》在本週發佈的一份報道中承認,亨特被遺棄的膝上型電腦中的內容確實是真實的;
  • 拜登的兒子亨特於 2019 年 4 月將一臺蘋果電腦留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一家維修店後,這臺Macbook Pro 電腦於 2020 年 10 月被送去維修,並且再也沒有人來取;
  • 在2020年大選前,紐約時報對亨特膝上型電腦的真實性表示懷疑,並將其指證是俄國干擾美國大選的散佈的虛假資訊 ……
拜登兒子「嫖妓逃稅洗錢」

1

拜登兒子「嫖妓、洗錢、裡通外國」實錘

還記得2020年大選的時候,拜登兒子亨特·拜登丟失的膝上型電腦裡存有不堪視訊與照片等內容被曝光的新聞嗎?當時鬧得全世界無不知無人不曉,但是一些左派媒體在證據獲得驗證的情況下,依然給拜登兒子「擦屁股」,死不承認。這其中就有鴨子嘴硬的《紐約時報》。

不過,在事發一年多後,《紐約時報》終於羞答答地承認了亨特·拜登的膝上型電腦是真實的。每日郵報發表文章稱,與郵報頂級專家驗證該內容一年多之後,和拜登反應一樣慢的紐約時報終於也承認了這一事實。

當亨特的膝上型電腦中的檔案在 2020 年總統大選之前被曝光時,紐約時報對此表示懷疑,在沒有公開驗證這些檔案的情況下,卻認為這是俄國散佈的虛假資訊。

但本週紐約時報發佈的一篇關於FBI調查亨特的訊息裡,終於承認了當年膝上型電腦裡的檔案是真實的。

紐約時報報道中說,聯邦調查局的檔案中獲得的電子郵件內容,是來自拜登先生在特拉華州一家維修店遺棄的膝上型電腦,並補充說,這些發送或接受電子郵件的相關人士接受了身份驗證。

而每日郵報在一年前第一家,並且是唯一一家通過專家公開對該膝上型電腦內容真實性進行了驗證的新聞機構。

每日郵報表示,「去年 3 月,我們聘請了 Maryman & Associates 的頂級網路取證專家來檢查硬碟以確定其真實性」。

該公司的創始人Brad Maryman曾在 FBI 工作了 29 年,曾擔任首席資訊安全官,並創立了FBI的網路取證部門。他的合作伙伴 Joseph Greenfield 博士是南加州大學的副教授,曾幫助FBI編寫了在情報和網路作戰方面的學位課程。

在對硬碟進行廣泛分析後,Greenfield 和 Maryman 為每日郵報製作了一份報告,詳細說明了他們對該硬碟內容的驗證。

報告稱,作業系統的時間戳是真實的,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時間戳或資料被更改或製造。 時間戳,通常是一個字符序列,唯一地標識某一刻的時間。數字時間戳技術是數字簽名技術一種變種的應用。

「沒有發現任何跡象表明(硬碟裡的)資料是製造出來的。」

從那以後,每日郵報根據膝上型電腦中的醜聞材料披露了有關亨特的一系列令人不安的故事,這些故事成為聯邦調查局調查亨特涉嫌逃稅、替外國遊說(裡通外國)和涉嫌洗錢。

在過去的一年裡,每日郵報發佈有關亨特膝上型電腦裡的醜聞內容包括:

  1. 2014 年,喬·拜登在副總統辦公室招待了亨特的墨西哥億萬富翁商業夥伴,甚至和他的兒子一起乘坐空軍 2 號飛往墨西哥城,這樣亨特就可以參加有關「巨大的交易」的會議;
  2. 與白宮否認相矛盾的電子郵件顯示,在喬·拜登擔任副總統期間,參加了兒子亨特組織的一次晚宴時,兒子將潛在的客戶介紹給了有權勢的父親喬·拜登;
  3. 亨特受僱於羅馬尼亞房地產大亨,利用副總統拜登的政府關係和前聯邦調查局局長Louis Freeh 的幫助下,通過大規模宣傳活動推翻了他的賄賂定罪;
  4. Louis Freeh 向拜登的孫子們的私人信託基金捐贈了 100,000 美元,並在 2016 年與當時的拜登副總統進行了交談,以「探索有利可圖的未來工作選擇」,當時亨特作為中間人;
  5. 亨特與藍星諮詢公司的密切關係因涉及有爭議的烏克蘭天然氣公司 Burisma 而受到FBI調查
  6. 亨特與一家公司深度參與了一項騙取美洲原住民數百萬美元的計劃;
  7. 亨特和他父親如何互相支付賬單,甚至共享銀行賬戶,這增加了拜登總統捲入聯邦調查局調查的可能性
  8. 儘管不斷與毒販和妓女打交道並多次與執法部門發生衝突,但是亨特屢次躲過了警方對他的逮捕行動
  9. 拜登家族的五名成員因吸毒或酗酒而接受康復治療

但直到現在,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美國一些左派媒體對這些事件僅僅做了輕描淡寫的報道。

紐約時報此前曾多次將來自膝上型電腦的資訊稱為「據稱」、「有問題」,甚至在 2021 年 9 月的新聞報道中稱其「未經證實」,後來又悄悄刪除了這個詞。

紐約時報還重點報道了白宮否認喬·拜登總統在華盛頓一家咖啡館與亨特的商業夥伴會面,膝上型電腦的電子郵件證明了這一點,直到本週紐約時報的報道推翻了他們此前的說法

一項新的訴訟顯示,儘管紐約時報一年多以來未能發表基於膝上型電腦硬碟內容的報道,但《紐約時報》記者似乎一直在密切關注每日郵報的一些報道。

去年 6 月 7 日,我們披露了 Hunter 和 Freeh 如何被羅馬尼亞大亨 Gabriel Popoviciu(後來被判受賄罪)聘用,並代表Gabriel Popoviciu與美國高級官員會面。

亨特為腐敗的外國大亨所做的工作接近危險地「非法遊說」犯罪,現在很可能成為FBI調查拜登總統兒子涉嫌違反《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的調查途徑之一。

報道發表當天,紐約時報記者肯尼斯·沃格爾(Kenneth Vogel)向美國國務院發出了《資訊自由法》(FOIA)的請求,要求工作人員提供與亨特、羅馬尼亞大亨Gabriel Popoviciu和每日郵報文章中提到的其他人有關的通訊。

這一請求於本月公開,當時紐約時報起訴美國國務院未能及時交出相關檔案。

當紐約時報與國務院展開激烈鬥爭時,每日郵報在幾個月前就報道:一位非常高級的國家工作人員——當時的美國駐羅馬尼亞大使漢斯·克萊姆——與亨特的團隊進行了溝通,並在 2016 年與亨特會面討論羅馬尼亞大亨 Gabriel Popoviciu 的案件。

每日郵報還透露,美國另一家媒體華盛頓郵報已經擁有膝上型電腦硬碟檔案的副本超過六個月,但沒有承認這一點,也沒有發佈任何硬碟內容的訊息,甚至設法意外刪除了他們的這個硬碟檔案的第一個副本。

政治活動家、川普總統的前安全顧問Steve Bannon的播客聯合主持人Jack Maxey給每日郵報提供了膝上型電腦內容,他說他去年夏天還向華盛頓郵報提供了一份硬碟檔案的副本。

「我不會透露我們談話的細節,但我在六月份給了他們一份檔案的副本。我親自把它送到他們的辦公室,並會見了他們高級編輯,」他說。

「他們什麼都沒做。他們有的人不僅在參加會見時遲到了,有的人甚至沒有出現。」

「我不得不在 10 月份第二次去給他們送第二份副本,因為他們刪除了第一個副本。」

Maxey 提供的照片顯示他當時在華盛頓郵報的報社辦公室,還有一份膝上型電腦硬碟的副本放在華盛頓郵報會議室的桌子上。

每日郵報於 2021 年春季從 Maxey 那兒獲得了亨特膝上型電腦硬碟的副本。

提供亨特膝上型電腦的電腦商店老闆約翰·保羅·麥克·艾薩克於 2020 年 9 月向時任總統唐納德·川普的律師魯迪·朱利安尼 (Rudy Giuliani) 提供了一份硬碟副本。

據報道,朱利安尼駕車途中將檔案和照片提供給了紐約郵報,並將完整副本提供了川普的前顧問Steve Bannon和他的播客聯合主持人Jack Maxey。

華盛頓郵報在 2020 年大選前發佈了來自膝上型電腦的部分電子郵件和照片,但未經驗證,所有這些都被認為是虛假的或「來自俄國的虛假資訊」。

2021 年 4 月,每日郵報發佈了 Maryman & Associates 的一份報告內容,顯示這檯膝上型電腦的硬碟內容是真實的,並在接下來的一年中繼續揭露其骯髒且可能有罪的內容。

Maryman & Associates 在刑事調查中使用與FBI和州執法部門相同的取證工具,在硬碟裡總共發現了 103,000 條簡訊、154,000 封電子郵件和 2,000 多張照片。

資料的龐大數量、相互關聯性和一致性是網路取證專家得出其真實性結論的主要因素。

他們在膝上型電腦上發現了可追溯到 2009 年的多個電子郵件帳戶,以及 2016 年至 2019 年間「似乎與拜登先生有關」的其他資料。

亨特的 iCloud 電子郵件地址於 2018 年 10 月 21 日被添加到膝上型電腦的系統中,他的工作電子郵件於 2019 年 2 月 2 日被添加到他的公司 Rosemont Seneca。

2019 年 1 月和一個月後,一臺名為「Hunter’s iPad」的 iPad 和三個與拜登家族相關的電子郵件地址被備份到膝上型電腦和 iCloud 上。

Greenfield 在這個 iPad 備份中發現了 818 個通話記錄,時間戳從 2016 年 6 月到 2019 年 2 月。

2

白宮發言人這樣回應

其實,不僅僅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這些左派媒體對於拜登兒子這些齷齪事兒想方設法掩蓋,白宮新聞發言人、拜登競選團隊的普薩基(Jen Psaki)在2020年也稱「膝上型電腦事件」是來自「俄國的虛假資訊」。

但在昨天(3月17日,週四)的新聞發佈會上,政治媒體 RealClearPolitics 記者菲利普·韋格曼 (Philip Wegmann) 重提此事,並問普薩基是否還堅持「膝上型電腦裡的電子郵件」是來自「俄國的虛假資訊」。

普薩基沒有正面回答記者的提問,而是說:「亨特不在政府工作。」

每日郵報的記者 Rob Crilly 沒有放過普薩基,繼續跟進提問,要求普薩基回答她自己曾經對每日郵報報道的錯誤看法:

「你被問及亨特拜登的膝上型電腦。您還在 2020 年 10 月將其斥為‘俄羅斯虛假資訊’。你支持這個評價嗎?」

普薩基仍然沒有會自己過去說的話辯解,而是轉過身來對每日郵報的 Rob Crilly 說:「再次,我要向你指出,司法部和亨特·拜登的代表。我是美國政府的發言人。他(亨特)不為美國政府工作。」

3

驗證拜登兒子膝上型電腦的時間戳

每日郵報委託 Maryman & Associates 的網路取證專家檢查硬碟以確定其真實性。

該公司的創始人Brad Maryman曾在 FBI 工作了 29 年,曾擔任FBI的首席資訊安全官,並創立了該局的網路取證部門。他的合作伙伴 Joseph Greenfield 博士是南加州大學的副教授,曾幫助FBI編寫了他們在情報和網路作戰方面的學位課程。

在對硬碟進行廣泛分析後,Greenfield 和 Maryman 為每日郵報製作了一份報告,詳細說明了他們的驗證。

他們在刑事調查中使用與FBI和州執法部門相同的取證工具,共發現了 103,000 條簡訊、154,000 封電子郵件和 2,000 多張照片。

-他們在膝上型電腦上發現了可追溯到 2009 年的多個帳戶的電子郵件,以及 2016 年至 2019 年間「似乎與拜登先生有關」的其他資料。

-該報告的調查結果與硬碟驅動器的已知時間表一致。特拉華州威爾明頓市電腦商店的一份帶有亨特簽名的工作訂單顯示,他於 2019 年 4 月 12 日將他的 2017 款 MacBook Pro 膝上型電腦留在了那裡。

– Maryman & Associates 報告稱,最初的「Macintosh HD」驅動器創建於 2018 年 3 月 28 日

– Hunter 的 iCloud 電子郵件地址於 2018 年 10 月 21 日被添加到膝上型電腦的系統中,他的工作電子郵件於 2019 年 2 月 2 日被添加到他的公司 Rosemont Seneca。

-同一天,還添加了一個他用來登入色情網站的谷歌電子郵箱地址,以及另一個屬於 亨特的個人谷歌電子郵箱地址。

– 拜登總統大兒子Beau Biden 的舊谷歌電子郵箱帳戶已於 2019 年 2 月 7 日添加。

– 在系統上發現了從 2009 年 12 月到 2020 年 12 月發送至亨特各種電子郵件地址的電子郵箱。

– 2019 年 1 月和一個月後,一臺名為「Hunter’s iPad」的 iPad 和三個與拜登家族相關的電子郵件地址被備份到膝上型電腦和 iCloud 上。

– Greenfield 在這個 iPad 備份中發現了 818 個通話記錄,時間戳從 2016 年 6 月到 2019 年 2 月。

– iPad 通訊錄中有 8,942 個條目,創建於 2016 年 4 月至 2019 年 1 月之間。

– 2019 年 2 月,iPhone XS 也與膝上型電腦同步。它的序列號與手機上資料的時間戳一致。

總之,「作業系統時間戳似乎是真實的,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時間戳或資料被更改或製造,」報告稱。「沒有發現任何跡象表明資料是製造出來的。」

相關文章

自負的精英:《紐約時報》一瞥

自負的精英:《紐約時報》一瞥

巴里·韋斯(Bari Weiss),美國專欄作家、編輯。2013-2017年,曾擔任《華爾街日報》的書評編輯。2017-2020年,擔任《紐...

美國欲禁止中共黨員入境?

美國欲禁止中共黨員入境?

美國當地時間15日,美國媒體曝出一條極具聳動性的訊息。 據《紐約時報》援引知情人士的訊息稱,川普政府正在考慮全面禁止中國共產黨員及其家屬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