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一場親子聚會,竟揭開可怕真相!60多個孩子都長得一樣,生父是同一個人……

最近,澳大利亞出了一件奇事,由於太過迷惑,把全世界網友都看愣住了…

事情發生在雪梨的一個LGBTQ+社區,前段時間,社區為新手家長們舉辦了聚會燒烤,讓大夥兒帶著孩子出來玩,交流交流育兒經驗,聯絡聯絡鄰里感情。

結果這一聯絡出事兒了,家長們到地方一看,驚訝地發現:

怎麼大家的孩子都長得這麼像呢??!!

怎麼大家的孩子都長得這麼像呢??!!

他們的孩子都是通過陌生人捐獻精子後得來的,一般來說不會共享同一張臉。

但這些孩子實在是太像了,不但都是混血,還都帶有印度人的特徵…在這樣一個小圈子裡,發生這種巧合的概率也太小了吧。

家長們大為震撼的同時,開始打電話給當地的各個生育診療所進行調查,看他們接受的是不是同一個人捐獻的精子。

結果診所的調查發現,還真是同一個人!

結果診所的調查發現,還真是同一個人!

因為這個捐精男子有印度血統,所以追查起來沒有那麼困難。

據報道,這個身份尚未透露的男人,為了捐獻精子,使用了四個不同的假名。

如果是在正規的生育診療所,一個人捐精的次數是有限制的,他為了多掙點錢,還通過一些非正式渠道提供了「服務」,比如網上一些相關的社交媒體群組。

網上對捐精沒有管制,他可以想捐幾次捐幾次。

而且他可以和對方在網上談妥之後「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即他給對方精子樣本,對方為他提供禮物。

最先發現問題的這個雪梨社區裡,其中一些家庭就是這樣通過非正式渠道和這名捐精男子見面的。

由於缺乏正規的監管,無法對捐精者的背景進行篩查,這些家庭在絲毫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收到了同一個人的精子,並完成了受精的過程。

等到孩子呱呱墜地、帶著孩子來參加燒烤聚會的時候,大家才發現孩子們的「爹」居然是同一個人,已經太晚了。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在經過一番調查後,人們發現這個男人在澳大利亞竟然已經有了60多個孩子,全都用他捐贈的精子生出來的!

網友們看完都傻了。

「什麼玩意兒??」

「萬萬沒想到啊」

「萬萬沒想到啊。」

「萬萬沒想到啊」

「‘意識到他們的孩子都長得一樣’!!!!!」

「這不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做了」

「這不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做了。」

「這不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做了」

正如網友所言,這名男子並不是唯一一個利用捐精謀求私利的人。

近年來,網際網路上的「捐精」社群開始蓬勃發展,這些社群能讓人們找到「免費」精子用於受精。

接受捐精的群體包括無法生育的夫婦、LGBTQ+群體的伴侶以及想要成為媽媽的單身女性。

為什麼他們不選擇正規途徑呢?

為什麼他們不選擇正規途徑呢?

很大程度是因為正規途徑太貴了,一般人負擔不起生育診所的治療費用,也買不起精子庫裡的精子。

在英國,每瓶精子的價格約為1000英鎊,在生育診所,一輪治療的費用在350英鎊到1600英鎊之間,這還不包括預約、檢查或健康篩查的費用。

要麼花高價買精子,找正規診所做治療,要麼在網上找到願意免費或低價提供精子的男性,然後花25英鎊買一套「家庭受精套裝」,很多人肯定都會選擇後者。

但…有時候後者付出的代價可能更大,尤其是對女性來說。

有一位叫梅根Megan Wallace的記者,在今年年初潛伏進了英國三大精子捐贈群裡。

她發現,這些捐精群其實和其他社群網路差不多,都是個人按自己的需求發帖。

想要捐精的人會分享自己的照片,並配文說他們單身、希望能夠幫助別人,或者吹噓自己的生育能力。

而那些想要精子的人,則會發布自己的資訊,包括他們目前處在怎樣一段關係,和他們所在的地點。

很多帖子裡都包含著AI和NI兩個縮寫,AI指的是「人工授精」(即用預先準備好的精子樣本進行受精),NI則是「自然受精」(指無保護的性行為)。

臉書上的捐精群

臉書上的捐精群

通常情況下,想要精子的女性要求的是前者,捐精者要求的是後者。

顯然,很多男性捐贈者並不是真的「想幫助別人」,根據梅根對群裡很多女性的採訪,這些想要孩子的女性在捐精群組裡,就像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很多捐贈者會偽造自己的資料,給她們發送騷擾簡訊、生殖器照片,要求女性和自己發生關係…

他們有的像開頭的那個捐精者一樣圖錢,有的將群裡的女性視為性資源,而這個充滿黑暗的「生育黑市」還只是個開頭。

當你熬過了前期尋找精子的各種壓力、真正拿到了精子,之後還會有更多的問題出現。

由於網際網路對捐精缺乏監管,這一瓶精子可能會導致各種無法挽回的後果。

如果一名想要生孩子的人,和一位捐精者約好了在某個停車場遞交精子,捐精者甚至無法證明這精子確實是自己的。

就算精子是他的,也不代表他在網上的資料是真的。

更嚴峻的問題是,如果沒有官方確認精子的質量、檢查捐獻者的遺傳病史、進行基因檢測,那精子很可能將遺傳疾病傳給下一代。

所以要完成一次正常的捐精,需要很多繁瑣的步驟,包括對捐精人的性病檢測、基因檢測、公證協議、背景調查等等。

當這一系列步驟都完成了,孩子也平平安安生下了,這還不算完。

因為你不知道孩子的捐精者還有多少孩子。

就像那個捐精後生出60多個孩子的男人一樣,很多捐精者出於各種目的,會在網上儘可能多地捐獻精子。

這也就意味著,通過使用他們的精子生下的孩子數量無法估算,據英國科學家特朗菲爾德女士所說,她曾遇到過一些非常活躍的捐精者,他們甚至有自己的excel電子表格,上面記錄著他們捐過多少次精子,其中又有多少人成功懷孕。

特朗菲爾德女士說,「他們實際上將這種行為稱為‘殺’,每次他們成功幫助別人懷孕,就將之稱為‘一殺’。

我聽說有些人有120個孩子,這些數字可能相當高,高到令人擔憂的程度。」

在這種精子捐贈情況下生出來的孩子,他們對自己的兄弟姐妹一無所知,成年後很可能和不認識的兄弟姐妹交往,在不知不覺中亂倫。

而且由於遺傳性性吸引(一種長期分離後重逢的家庭成員之間產生強烈吸引力的現象),他們可能會把親人之間的吸引,誤認為是愛情。

這次澳大利亞的新聞下,就出現了很多擔心那60多個孩子會亂倫的評論。

「這60個孩子以後可能會相遇,相戀,孕育他們自己的孩子!

發生這種風險的可能性很高,他們的未來怎麼辦?這已經遠遠超過了不道德的範疇,真心為所有的家長難過。」

官方也越來越意識到網上私人捐精帶來的各種問題,比如在澳大利亞,通過支付酬勞或贈送禮物來獲取人體組織是違法的,最高可判15年監禁。

但還是會有很多人選擇網上捐精,因為他們真的無法承擔正規途徑的費用。

如果沒有法律、醫療等各方面的政策並行,恐怕很難徹底改變全球範圍內的捐精亂象,而這一亂象不解決,也就意味著所有的問題和創傷都要由孩子們來承擔了…

相關文章

「人肉開盒」,有多恐怖?

「人肉開盒」,有多恐怖?

這段時間,出現一個新名詞:人肉開盒。 真是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所謂「人肉開盒」又稱「開盒掛人」,是指有人利用非法手段去公開曝光他人隱私和資料...

越窮越要彩禮,越要彩禮越窮

越窮越要彩禮,越要彩禮越窮

天價彩禮在不同程度上普遍存在。如今的彩禮問題不僅是婚姻關係裡愛情與物質的平衡,也反映了我國城鎮化背景下城鄉人口和經濟發展不平衡問題。如今,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