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少女一張自拍照,牽出離奇身世之謎!「媽媽」竟是綁架犯,閨蜜是親妹妹

1997年,開普敦醫院,一名身穿護士制服的女性從產科病房,偷走了一個剛剛出生三天的嬰兒

17年後,這個被偷走的嬰兒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她對自己的身世懵然不知,是她和閨蜜的一張自拍照解開了這個深埋17年的罪惡秘密。

她的世界因此被顛覆,她以為的母親成了面目可憎的綁架犯,她最好的閨蜜竟然是她的親妹妹!

左為妹妹,右為被偷走的姐姐

左為妹妹,右為被偷走的姐姐

而她的親生父母,在她失蹤後的每一天都深受折磨,每年都給她過生日,一直沒有放棄尋找她。

17年後,命運以某種奇特的巧合讓他們重逢,可還沒等他們高興完,噩夢又開始了。這個他們心心念念尋找的孩子,已經認定了綁架犯母親,不能接受他們,堅持要留在那個偷走她的人家裡…

這一起嬰兒綁架案中,巨大的巧合、離奇的案情和悲痛欲絕的父母…都舉世震驚。

對於17歲的米歇爾來說,生活平淡且幸福,學校裡有很多好朋友,家裡父母很愛她。

媽媽拉沃娜會說,女兒就是她的「公主」,會帶她去商場、看電影。

(拉沃娜和嬰兒米歇爾)

(拉沃娜和嬰兒米歇爾)

父親麥可也是個不錯的爸爸。

父親麥可也是個不錯的爸爸

有一天,她如常去上學,剛到學校就被同學們團團圍住,大家都很興奮地跟她說一個新來的、叫卡西迪的女孩。

這個女孩比米歇爾小三歲,但長得簡直跟她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一開始,米歇爾沒有多想,但她倆真的在學校走廊裡面對面遇到的時候,米歇爾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她和這個從未見過的女孩之間,有著無法解釋的某種聯繫。

「我幾乎覺得,我應該認識她。太可怕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米歇爾

米歇爾

因著這樣的緣分,儘管兩人年齡不同,但還是日漸熟悉了起來,成了彼此的好閨蜜。

在學校見了面會很熱情地互相打招呼,「嘿,寶貝兒!」

「嗨!姐妹!」

或者一起去洗手間,「我給你梳梳頭,我給你塗點口紅」…

同學們看了,都問兩個人是不是親姐妹,她們會開玩笑地接話,「不知道,也許在另一個時空裡是吧!」

有一天,兩個女孩一起拍了一張自拍,給周圍的朋友們看。

某位朋友打趣說,「米歇爾,你真不是被收養的嗎?」

米歇爾:瘋了吧你!

女孩們各自回到家,給她們的家人看了這張照片,聊到新交的好朋友。

米歇爾的母親也說了兩個女孩很像,她的父親甚至認出了卡西迪,說卡西迪的爸爸開了家電器店,他有時候還會去那兒買東西。

對米歇爾一家來說,這只是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

長大後的米歇爾

長大後的米歇爾

但對卡西迪一家卻掀起了滔天巨浪,女孩把這張自拍在家裡展示了之後,她的父母神色逐漸變得凝重,死死地盯著這張照片。

他們心裡有一個大膽的猜想,卻又有一點不敢相信,激動、忐忑、喜悅、恐懼在兩個大人心中鼓譟著,他們急需一個答案。

卡西迪與母親

卡西迪與母親

父母告訴卡西迪,他們有個問題想問米歇爾,你們倆下次見面的時候,問問她是不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的。

卡西迪原話問了米歇爾,米歇爾卻有點摸不著頭腦,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問。

「怎麼?你是在社交平臺上跟蹤我了嗎?」

卡西迪再三保證,自己只是想知道她的出生日期,不是為別的。

米歇爾這才回答,是的,她就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的。

米歇爾的回答,證實了卡西迪父母——媽媽西莉斯特和爸爸莫爾納的猜想,她果然就是他們失蹤了17年的女兒!

突如其來的驚喜幾乎不像是真的,他們17年奔走尋女、一顆心被折磨得早已疲憊不堪。

一切都要從米歇爾出生時說起

一切都要從米歇爾出生時說起。

1997年4月28日,西莉斯特在開普敦的一家醫院裡,剖腹產生下了女兒澤芬妮。

西莉斯特的結婚照

西莉斯特的結婚照

這是她和丈夫的第一個孩子,在這個小生命剛剛降生時,她就從心底湧出一陣愛意,她已經等不及想要帶著這個小女孩回到家去,為她裝飾美麗的小房間,讓她快樂無憂地長大。

不管過了多久,西莉斯特仍然能清晰地記起把女兒抱在懷裡的那一刻,「她看起來像是《獅子王》裡的小辛巴,那是我一生中最不平凡、最美妙的一天。」

「我迫不及待想要把這個小可愛帶回家,迫不及待把這份幸福和我的家人分享。我們已經計劃好了一切,她有自己的房間,我們都特別興奮。」

可一個陌生人卻讓這一切美好變成了無盡的噩夢

可一個陌生人卻讓這一切美好變成了無盡的噩夢。

孩子出生的第三天,媽媽西莉斯特和她待在產房裡,媽媽剛生完孩子,因疼痛被服用了嗎啡,整個人昏昏欲睡。

朦朧中她記得孩子在哭,一個穿著護士制服的女人進來照顧孩子,還和產房裡的其他媽媽們說話、幫忙,西莉斯特沒有多想,放心地睡著了。

可等她醒來時,卻看到另一個護士在驚慌地問她,孩子在哪兒?

在哪裡都找不到孩子之後,他們才意識到,女兒被綁架了!

西莉斯特當時腦子幾乎像被重擊了一下,什麼都無法思考,什麼都聽不進去。

「起初我覺得‘這不可能是真的’,我們跑下樓梯,搜尋每一層樓,可都沒有找到她。

我的寶貝不見了。

我悲痛欲絕,歇斯底里,沒有人能讓我冷靜下來。」

醫院馬上聯繫警方展開搜查,卻只發現了一些無法追蹤的物品,包括澤芬妮的襁褓、一件嬰兒服和一個手提包,沒有任何可以識別的物品。

在一條隧道里,還發現了一個枕頭。這條隧道本來是為了方便孕婦分娩時能直接從街上通往病房,這時卻方便了偷孩子的犯人。

到了第二天早晨,警方已經開始公開請求綁匪交還嬰兒,呼籲公眾提供線索。

西莉斯特當時還沒完全從生產中恢復過來,不得不在產科病房多待了兩天。

「每天晚上,我都被哭鬧的嬰兒包圍著。我實在無法承受這一切,我需要回家,我需要找到我的孩子。」

西莉斯特和丈夫從女兒失蹤的那一刻,就活在了地獄裡。

他們從沒有放棄過尋找女兒,崩潰的年輕父母用盡了一切辦法,和警方合作,和媒體合作。

在鏡頭前哭著懇求這個不知名的綁匪,求ta能夠把女兒還回來。

兩個人都像是被抽乾了力氣一樣頹靡,尤其是媽媽西莉斯特,幾乎搖搖欲墜,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默默流淚。

看到夫妻倆抱頭痛哭,所有人都為他們難過。

看到夫妻倆抱頭痛哭,所有人都為他們難過

只是他們的痛苦卻一直沒有結束,失去了女兒就像失去了魂魄,日子一天天過去,媒體漸漸不再關注,警方也找不到更多線索。

只有西莉斯特和丈夫,還在尋找女兒的路上苦苦堅持。

西莉斯特說,「晚上我會聽到鄰居的貓發出的聲音,覺得那是我的孩子被留在了我們家門外。」

「我會問推著嬰兒車散步的媽媽們,能不能看看他們的寶寶。

每一次看到和澤芬妮差不多年紀的孩子時,我都會去和他們的媽媽說話。

有些父母並不喜歡我搭話,但一旦我解釋原因,大多數人都很友善,表示理解。」

但他們的女兒始終都沒有回來。

但他們的女兒始終都沒有回來

他們一開始不願意再生孩子,也害怕再在醫院生孩子,不過幾年後,還是陸續生下了三個孩子,卡西迪就是其中年紀最大的一個。

爸爸莫爾納和女兒卡西迪

爸爸莫爾納和女兒卡西迪

失去澤芬妮的恐懼被投射到每一個孩子身上,西莉斯特說,她的孩子永遠不可能有一個「正常的童年」,因為她和丈夫都害怕他們離開自己的視線。

每年都為「姐姐」過生日的一家人

每年都為「姐姐」過生日的一家人

這個家庭被以一種長久而深刻的方式毀掉了,不僅是對孩子的態度改變了,西莉斯特夫妻倆對彼此的態度也改變了。

最初他們能夠在悲痛中團結起來,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想到澤芬妮還流落在外,悲痛的夫妻倆開始互相指責,兩個人之間的嫌隙越來越大,最終在2015年分道揚鑣。

離婚不久後,西莉斯特就被診斷出患有宮頸癌,並開始了艱苦的治療過程。

「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時期之一。每天我都祈禱著,在找到女兒之前,希望我不會死。」

也是在那一年,命運也許是感受到了他們的痛苦,安排了一個巨大的巧合,將女兒送到了他們身邊。

原來卡西迪自拍照裡的那個閨蜜米歇爾,就是他們失蹤17年的女兒澤芬妮!

15歲時的澤芬妮

15歲時的澤芬妮

兩人欣喜若狂,在知道她的出生日期後更加確信了這一點,因為那就是澤芬妮被偷走的那天!

他們報了警,警方發現那天的出生登記冊上並沒有「米歇爾」的名字,也沒有任何當地醫院的出生記錄。

一切如同撥雲見日,真相終於大白,只是對於澤芬妮的親生父母來說,短暫的驚喜過後是更長的噩夢。

因為澤芬妮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因為澤芬妮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17歲的她被叫到校長辦公室,聽社工說,卡西迪的父母才是她的親生父母,她的「媽媽」拉沃娜其實是綁架了她的人。

她說,「我毫不懷疑這些都是假的,是謊言,因為我無條件相信媽媽。」

但DNA測試的結果推翻了她的想法,她就是澤芬妮。

她的「媽媽」拉沃娜馬上被逮捕,「爸爸」麥可堅稱自己對一切並不知情。

右為拉沃娜

右為拉沃娜

即便如此,她和親生父母之間的關係仍然很尷尬,在見到激動得淚流滿面的父母時,她的無措顯得有點冷漠。

母親西莉斯特回憶起那一天時說,「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我第一次見到了我的女兒。

我完全窒息了。我眼裡看到的不是那個17歲的孩子,而是當年我只有3天大的寶寶。我哭得停不住,每個人都在哭,包括社工。

她(澤芬妮)盯著我,就好像在想,‘這個女人怎麼了?’

我抱著她時,她卻沒有真正擁抱我。

我想,‘這就是痛苦的開始,我們內心的一切都將被撕裂’。」

西莉斯特和女兒澤芬妮

西莉斯特和女兒澤芬妮

生活不是電視劇,在找到女兒後一切會自動皆大歡喜,西莉斯特一家的生活仍然在掙扎。

她自己在抗癌,她和丈夫離了婚,各自有了伴侶,兩個尋女多年、內心早已破碎的人,生活都是一團糟,更不用說他們和澤芬妮之間還隔了17年的鴻溝。

2016年3月,綁架犯拉沃娜因綁架和違反兒童法被判入獄10年。

在她入獄時,澤芬妮和自己的親生父母斷絕了聯繫,但西莉斯特表示理解。

「當時我們處於最糟糕的狀態,澤芬妮看到我們一直在吵架,離了婚各自有不同的伴侶,她看到親生父母過得一塌糊塗,(會離開也很正常)。」

(傷心的父親)

(傷心的父親)

直到澤芬妮生下自己的第一個孩子,她和親生父母的關係才開始解凍。

澤芬妮和男友

澤芬妮和男友

因為她終於了解到那種對孩子發自肺腑的愛,她無法想象如果有人帶走了自己的孩子,會怎麼辦。

她終於明白了親生父母一直以來的痛苦。

這個家庭開始慢慢治癒,西莉斯特和前夫莫爾納也重歸於好,並在2020年再次喜結連理。

西莉斯特也抗癌成功了,在本月早些時候,綁架犯拉沃娜的假釋聽證會上,她又解開了另一個心結。

本來她很擔心和綁架犯面對面,但澤芬妮陪在她身邊,對著綁架犯說,「我來這裡是為了支持我的親生父母。」

這一句話,讓西莉斯特當場淚流不止。

這一句話,讓西莉斯特當場淚流不止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拉沃娜卻很冷漠,她一點都不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聽證會結束後,澤芬妮對西莉斯特說,「對不起,媽媽,我愛你,我特別特別愛你。」

她們就這樣緊緊抱在一起,澤芬妮久久都不願意放開媽媽。

這宗曲折離奇的綁架案,就這樣落下帷幕,實在讓人心情無比複雜…

澤芬妮和卡西迪姐妹合照

澤芬妮和卡西迪姐妹合照

看似圓滿的結局,其實是西莉斯特一家早已千瘡百孔、飽受摧殘的生活,如果沒有那個綁架犯,他們本該過著平淡幸福的生活,就像澤芬妮剛出生時媽媽暢想的那樣。

綁架犯把一家人都毀了,卻只判了10年,也令人很難接受,只希望這一家人從此都能夠擺脫陰霾,團圓幸福,把以後的日子過好~

相關文章

伊朗腎臟交易市場,窮人的光?

伊朗腎臟交易市場,窮人的光?

文章授權轉載至看天下實驗室,作者:劉瀚琳 在伊朗的首都德黑蘭,有條名叫Farhang Hosseiny的長街,當地人把它稱作「腎臟街」。街巷...

雞蛋,都快吃不起了

雞蛋,都快吃不起了

禽流感全球肆虐,各地遭遇吃雞危機 最近有讀者朋友在評論區說雞蛋漲價很快,這就不得不提這兩年,深受疫情困擾的不只是人類,還有雞。 自去年10月...

當他們老了,原來長這樣…

當他們老了,原來長這樣…

Alper Yesiltas是一位來自土耳其的攝影師。 最近,他創作了一個名叫「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As If Nothing Hap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