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政治正確,JK羅琳被哈利波特粉絲「除名」了,主演也紛紛與其劃清界限…

本文授權轉載自:為你寫一個故事

本文授權轉載自:為你寫一個故事

ID:raistlin2017

這幾天,很多人應該都看到了這樣一條訊息。

這幾天,很多人應該都看到了這樣一條訊息

訊息一出引起了軒然大波。

很多人覺得可笑,粉絲反過來開除作者籍這事,怎麼聽都覺得離譜。

我特意去網站上求證。

他們確實發佈過類似的公告,但公告時間是一年前

聲明稱,網站裡關於jk羅琳的所有圖文資訊將全部消失,網站不再提及她對哈利波特魔法世界創造的成就;同時她的名字將以「#JKR」取代,方便粉絲遮蔽。

這意味著,網站使用者要將羅琳當做從來沒有存在過。

看似行動陣勢很大,但似乎並沒有成功落實。

至少現在在麻瓜網進行搜尋,羅琳的很多資訊還在,也許他們內部也有分歧吧。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鬧劇,源於近年來JK羅琳關於「跨性別人士」的發言。

去年,有一則國外媒體的新聞,表示「新冠疫情之下,我們為有月經的人創造一個更平等的世界」。

JK羅琳轉發質疑:有月經的人?我記得以前有個詞專門形容這類人吧?叫什麼來著,Wumben?Wimpund?還是Woomud?

雖然稍微有點陰陽怪氣,但言下之意就是反諷該文為何不直接使用「女人」(women)一詞

結果,這句話引起了軒然大波,部分網友們覺得JK羅琳把跨性別者排除在外,否認了這些人的存在。

這並不是JK羅琳第一次就類似的問題發聲。

早在2019年,英國計劃調整一套針對「跨性別特別政策」。其中最具爭議的一條是「就算沒有做變性手術的人,只要認定自己是異性,依然可以被認定為跨性別異性」。

當時一位叫做瑪雅福斯特的英國女性公開反對,還因為在網上寫了「男人不能變成女人」而丟掉了工作。

當時JK羅琳表示力挺她,並給自己的推特帶上了#我支持瑪雅 的標籤。

她還有很多類似頗具爭議的發言,比如

她還有很多類似頗具爭議的發言,比如:

「我認為現在有很多年輕人被唆使使用荷爾蒙和接受手術,而這些可能並不是他們想要的。很多年輕的同性戀被誘導去打荷爾蒙、做手術,並且因此失去生殖能力,我覺得這是新時代的性別扭轉治療。」

一位推特使用者寫道:「我決定不自殺,因為我想知道哈利的故事是怎麼結束的。很長一段時間,這就是讓我活下去的意義。直到我遇到了丈夫,他幫助我學會了愛自己,學會了生活。而你剛才當著我的面侮辱了他。」

隨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的主演們紛紛表示和JK羅琳劃清界限

哈利波特的扮演者丹尼爾·拉德克里夫,在為防止LGBT青少年自殺組織特雷弗項目撰寫的部落格中寫道:

「雖然JK羅琳女士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但跨性別女性就是女性。很明顯,我們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來支持跨性別者和非二元性別人群,而不是否定他們的身份,也不是造成進一步的傷害。」

赫敏的扮演者艾瑪沃特森緊隨其後,表示

赫敏的扮演者艾瑪沃特森緊隨其後,表示:

「跨性別者由自己定義,值得過屬於自己的生活,而不該被其他人質疑和指責。」

羅恩的扮演者魯伯特·格林特在接受採訪時說

羅恩的扮演者魯伯特·格林特在接受採訪時說:

「我可以尊重一個人,但仍然不同意她的話。對於這樣的爭議,保持沉默其實已經說話了。跨性別者是一個有價值的群體,我們需要維護。」

面對眾人的「割席」,羅琳做出解釋:

「如果性別不是真的,那同性戀愛也不是真的,如果性別不是真的,那全世界女性真實生活就被抹去。我認識跨性別者,也愛他們,但是消除性的概念使許多人無法有意義地討論他們的生活。說真話並不討厭。」

頗具戲劇性的是,當主演們都上演一出「眾叛親離」的戲碼之時,唯一站出來為JK羅琳聲援的,竟然是劇中的大反派伏地魔的扮演者拉爾夫·費因斯

在接受《每日電訊報》採訪的時候,他表示無法理解那些針對羅琳的刻薄言辭。

同時他表示:

「我能理解爭論的激烈程度,但我發現這個充滿指責和譴責的時代是不理性的。我發現人們表達與自己不同觀點時候的仇恨程度,以及語言暴力,令人非常不安。」

在大部分演員對她的言論表示不滿的同事,網友們的憤怒更加直觀。

長期遭受著網路暴力的傷害

就在前兩天,她發現自己的地址被公開在網路上,並且附上了家門口的照片。

這當然可以被解讀為一種威脅。

這當然可以被解讀為一種威脅

從她的言論中不難看出,這不是她第一次受到類似的死亡威脅。

不僅如此

不僅如此。

搜尋她的名字,直接關聯的詞條是#jkrowling die#

點進去看到的全是辱罵、詛咒與人身攻擊。

他們認為,騷擾她是正確的選擇。

「她是個騙子,她的靈魂很醜陋」,還有更不堪的用詞就不翻譯了。

ugly和bitch是對她的形容和前綴。

還有更直白的言論,「希望她去死」。

然而,這僅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看看這些與她的名字關聯在一起的字句,辱罵、威脅、恐嚇比比皆是

#RIPjkrowling#的話題也時常衝上熱搜。

不僅如此,與她保持聯繫的人也受到網暴波及

不僅如此,與她保持聯繫的人也受到網暴波及。

在《哈利波特》系列中飾演馬爾福的演員Tom Felton,因為點讚了羅琳而被追著罵。

甚至因為辱罵他的評論太多而直接哭到中斷直播。

就連一開始對羅琳言論表示過反對的小雀斑Eddie也在被波及的範圍內。

因為他在某次採訪中提出,網友們對羅琳進行的攻擊太過了

儘管他同時指出,網路上對跨性別者的歧視同樣「讓人作嘔」。

但這無濟於事。

網友們立刻將矛頭指向他,指責他沒有骨氣,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攻擊他利用、背叛了自己飾演過的角色。因為他曾經出演過電影《丹麥女孩》,扮演在妻子的鼓勵下接受變性手術的畫家埃爾比,這是最早由記錄的變性人之一。

還有人把他的態度轉變和《神奇動物3》的新聞聯繫起來,認為他為了利益出賣了自己。

相似的是,網友們又刷起了#rip eddie redmayne#的詞條。

這件事造成的影響還涉及到羅琳的現實活動

這件事造成的影響還涉及到羅琳的現實活動。

不久前,HBO Max宣佈將按照《老友記》重聚特輯的模式,製作《哈利波特》上映20週年特輯《回到霍格沃茨》

情懷濃濃。

而且,要知道這次20週年獻禮將會是主演們的首次正式重聚,可以說對於全世界哈利波特粉來說都意義非凡。

所以「格蘭芬多三巨頭」被請來了。

相關的重要主創人員也被邀請了。

當然也有註定不被邀請的重要人物,一個是已經離世的「斯內普教授」艾倫·裡克曼,另一個是原著作者JK羅琳女士

節目組沒有給出具體理由,但大部分報道都公認是她過去的言論所致。

不過,節目組倒是做了緩和的舉動。那就是在活動的花絮視訊上簡要介紹羅琳

這種所謂的花絮視訊,包括多年前的幕後花絮、存檔但未公開的舊鏡頭等。

到時候,羅琳女士會在裡面會象徵性地出現

節目組這樣的處理或許是為了平衡一些羅琳支持者的情緒吧。

但與粉絲網站直接開除作者籍的事情相比,似乎也沒有那麼離譜。

而當這樣的線上線下反羅琳行動多起來的時候,那個經典老梗卻越來越具有黑色幽默的意味——「JK羅琳就是個寫小說的,她懂什麼哈利波特?

01

JK羅琳的經歷讓我想起一樁舊事。

加拿大魁北克省省長之前在FB上發了一封長信,當然原文是法語的:

如果你看不懂法語,可以看看下面這個由機器翻譯,我會法語的朋友校對出來的稿子:

這些天,我們聽到很多關於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事情。我特別想到的是渥太華大學曾經發生的事,那震驚了很多人,也包括我

我們看到,少數激進分子正在試圖審查我們的文字。這其實是來自美國的運動,但說實話,我不認為它適合我們。

真正令人擔憂的是,越來越多的人感到恐懼. 他們被迫自我審查, 因為害怕在公共場合被侮辱和譴責.

最近甚至有大學講師在報紙上控訴,她因為使用了「男性」和「女性」這兩個詞,遭到譴責和騷擾。

這是不是有點過分了?這是不是有點失控了?我覺得應該開誠佈公地討論一下這件事了。

我承認,用某些單詞會傷害到一部分人的感情,我們必須正視這種傷害。但另一方面,我也不希望他們的正當訴求,被被想要審查、恐嚇、消滅我們言論自由的激進分子利用。

在避免傷害和言論審查之間,我們必須劃清界限。

……(中間太長懶得翻譯了)

我們的大學應該是尊重人的辯論, 未經審查的辯論和尋求真相的地方, 即使真相可能會令人震驚,我們也會盡一切努力幫助我們的大學保護我們的言論自由。

我們所有人,都有責任在欺凌和恐嚇面前,堅持我們的基本原則。

如果你出於害怕被侮辱而開始自我審查, 或者如果你不為受害者辯護, 那那些激進分子就得逞了。我明白這很難,但我們必須聯合起來,堅定立場。

我們越是臣服於激進分子的恐嚇,我們就越會感到恐懼。

大家週六快樂.

你的總理。

可能有些人不了解他公開信裡提到的「渥太華大學曾經發生的事」是什麼,我大概講一下。

就是一個叫Lieutenant-Duval教師,在教「藝術與性別」這門課時,講到了同性戀群體,重新定義了「queer」這個詞。為了方便同學理解,她在後續的討論中,用了另外兩個詞舉例,其中之一就是”nigger”。(現在他們都不敢說這個詞了,統稱為N-WORD)

當時無人提出異議,大家都在記筆記。

結果當天晚上,一個學生給她發郵件說她一個白人用「N-Word」,讓人很不舒服。Duval立即向這名學生道歉,第二天又向全班同學道歉。

然而為時已晚,這名同學還是把她和Duval的郵件溝通記錄發到了網上,並且配文@了渥太華大學的官方推特,要求大學管好他們的教授,不要再說N-Words了。同時還公佈了老師的姓名、電子郵件和地址。

從此,這位老師不但在網上被人一致抗議:

從此,這位老師不但在網上被人一致抗議

同時還經常收到恐嚇性的電子郵件。她甚至覺得現在大家上街都要戴口罩,對她來說是一種「莫大的解脫」。

一位講藝術的老師,因為在課堂上解釋了一個詞的用法改變,而被人網暴,這本身已經夠離譜了。

更離譜的,是渥太華大學迫於壓力,讓Duval老師停職一個月

這讓該大學的其他老師瑟瑟發抖。

有一位文學課老師,說他接下來要講的作品,來自法蘭西院士、海地裔魁北克作家拉菲裡耶爾,名字叫《Comment faire l’amour avec un nègre sans se fatiguer》,翻譯過來的意思是《如何不知疲憊地和一位黑鬼做愛》

然後因為這本書的作者就是黑人,書裡大量出現nigger這個詞

……

……

02

我們當然得承認,政治正確的初心是好的,去除一切複雜混淆的概念,它的核心很簡單,就是從方方面面反對歧視

比如黑人是弱勢群體不允許白人罵黑人「黑鬼」

比如女性相對於男性是弱勢群體,為了幫助女性,在種種政策上對女性多一些傾斜。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人加入這場運動,它漸漸就變味了。

之前有一個德國人做的諷刺德國無條件傾向少數群體的短片,真的是常看常新。

(下面的圖是知乎@風城搬磚狗 截的)

三個難民走在路上:

為首的人說,讓我們用石頭砸那兩個傢伙吧

為首的人說,讓我們用石頭砸那兩個傢伙吧:

為首的人說,讓我們用石頭砸那兩個傢伙吧

結果一個長得很像默克爾的女人跳出來說:「我可憐的難民!」

「因為這群白皮豬,你們不知道受了多少罪!」

「因為這群白皮豬,你們不知道受了多少罪!」

「因為這群白皮豬,你們不知道受了多少罪!」

然後又對被丟石頭的兩人叫道:「Hey,豬們!」

「你們別欺負難民,他們已經很苦了!」

見這兩個人不理她,這女人怒吼道:「在我教訓你們的時候,回頭看我!」

結果兩人一回頭...

結果兩人一回頭…

結果兩人一回頭...
原來是變性人大爺!

原來是變性人大爺!

剛剛還在教訓他們的女人,態度來了一個360度大轉彎:

「啊!我的小變變。」

「你們太可愛了,我可以和你們共情!」

「你們太可愛了,我可以和你們共情!」

於是她轉而回頭指責難民:「這些像豬一樣蠢的移民們竟然向你們扔石頭!真是一群心胸狹隘的豬!」

聽了這話,三位難民開始互相撫摸,假裝自己是gay。

黃髮女人態度再一次大變,給了三位boy一個博愛的擁抱。

「啊我可憐的同性戀難民!你們受了太多的苦,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

兩個被扔石頭的人,則脫了衣服,露出六芒星。(猶太人的標誌)。

竟然是猶太人,二戰期間大屠殺(Holocaust)的受害者!黃髮女人磕頭乞求原諒。

接下來進入鬥法階段

接下來進入鬥法階段:

三基佬使用了【素食主義者】!

三基佬使用了【素食主義者】!
兩兄貴使用了【糖尿病】!

兩兄貴使用了【糖尿病】!

三基佬使用了【黑人女權支持者】!

三基佬使用了【黑人女權支持者】!

三基佬使用了【黑人女權支持者】!

下面的畫風就變得奇怪了,各種博人同情的手段都上來了。(現實生活既視感)

……

漫畫當然有誇張的元素,但很難說這不是一種風氣。

一個無條件傾向所謂「弱勢群體」的社會,會導致每個人都爭相搶奪那個「弱勢群體」的位置,比比誰更慘。

你是黑人啊?我是女人!
你是女人啊?我是黑人女同性戀!
你是黑人女同性戀啊?我父母從我生下來就不要我了!
你無父無母還殘疾?我受到一個國家的迫害了!
你也受到迫害了?我潛意識裡覺得自己就是一條狗,在人類社會太慘了。不信我叫兩聲給你聽聽「汪!汪!汪!」

於是現在女富二代會和你強調她的性別,或者強調說她原生家庭不好,好像她也是弱勢群體。

一個一個犯罪者都說自己是抑鬱症,要麼就是說從小窮苦不得已。

歌唱比賽的參賽者,會在唱歌前先給你講10分鐘的故事,告訴你他到底有多慘。

一些人在申請美國大學時,想方設法都要讓自己沾上少數族裔的血統(當然不能是亞裔或者印度人),想方設法都要把自己說得可憐一點,勵志一點,彷彿這樣就能提升錄取率一樣。

諷刺的是,確實可以。

……

……

……

不但會讓社會生產力倒退,甚至會讓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被淹沒在各種繁雜無關的資訊中。

最後,CK終於簽下了這名肥胖超重的變性人黑人模特,同時她也有一名變性人配偶且共同撫養一名變性人孩子。

「政治正確」被利用了

「政治正確」被利用了。

當希拉里都能義正言辭地表示自己是女權主義者的時候,我不知道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

03

而且,政治正確就是西方的言論審查,現在正逐漸上升為西方的文字獄。

不給說「nigger」,要把「hero」改成「shero」,把「history」改成「herstory」(因為這些涉嫌歧視)這些還算是有點意義的話。那在大學課堂裡也不給討論「nigger」的來源,不讓白人講黑人作家寫的書,就有點太過分了。

至於什麼,因為看到一個長得像男人實則心理定位是女性的人,稱呼他為”man”,就被認為是不夠敏感,不尊重少數群體,就有點太誇張了。

1939年拍攝的好萊塢經典電影《亂世佳人》,被《為奴十二載》編劇萊德利痛批「涉嫌種族歧視」,最後HBO不得不將這部電影暫時下架,以迴應洶湧的網路民意。

與此同時,《老友記》製片人為自己的作品主演都是白人,沒能充分體現「種族多樣性」,流著淚向公眾道歉。

迪士尼乾脆選了一位黑人演員,用來扮演最新版的小美人魚。

這讓人疑惑,因為如果是要體現人種多樣性,為什麼不創造一個新的黑人角色,而是要把已有角色改成黑人?

同樣的問題,出現在好萊塢現在方方面面的作品中,乃至於有從業者痛心疾首,認為愈演愈烈的政治正確運動,已經完全成了藝術表達中的「審查官」,不但沒能讓藝術作品變得多元化,反而讓現在的作品變得越來越近似,越來越無趣。

我沒具體對比這兩年的作品和過去的作品,但我個人感覺也是一樣的。

然而我國的部分觀眾,一邊說反對審查,一邊在用政治正確概念,把已經被總局刪改過一遍的作品,再審查一遍。

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地看電影、一句話一句話地看小說是否符合普世價值,如果不符合,就要求加強審核,要求閹割,其上綱上執行緒度令人髮指。

我很討厭的一位八卦博主,每天就愛找到一部新片子,然後鑑定這片子的三觀正不正,主角尊不尊重女性,裡面的女性是否獨立。

乃至於一些古裝劇不符合這些,都要帶著粉絲去衝劇組…

然而同樣是這位博主,在碰到別人說她喜歡的片子「屁股歪」、「不愛國」時,又暴跳如雷,呼籲創作自由。

我覺得這有點快進地過頭了。

到底什麼人,每天在用三觀評價電視電影動漫呢?

反正就是覺得自己的三觀比別人的三觀更三觀唄,別人的三觀是被洗腦了,自己的三觀是普世價值,這樣的人實在是數不勝數。

可惜的是,世界很大,每個人的三觀都不盡相同,如果沖掉所有「三觀不正」的東西,那又能剩下多少東西呢?

說回JK羅琳。

無論她發表了怎樣的言論,都無法改變一個事實,她就是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是這個魔法世界的創造者。這並不是粉絲單方面除名就能改變的事實。

如果打著政治正確的名義,就可以對一個作者指手畫腳,甚至試圖剝奪她對作品的所有權,那作者的創作權又該由誰來維護呢?

說了這麼多嚴肅的,最後發一個段子吧:

說了這麼多嚴肅的,最後發一個段子吧
不然以後JK羅琳加入JK界得了

不然以後JK羅琳加入JK界得了。

相關文章

「 一 個 摳 門 留 學 生 的 自 白 」

「 一 個 摳 門 留 學 生 的 自 白 」

本文授權轉載自@豆瓣摳門小組 作者:山奈 你以為的留學生都是家境殷實的「富二代」,日常揮金如土,豪華超跑無數…然而,現實並不完全...

能把ChatGPT逼瘋的,只有留學生

能把ChatGPT逼瘋的,只有留學生

本文授權轉載自:TD北美留學進化論 自問世一個月以來,聊天機器人ChatGPT就以能寫論文,能造簡歷,能敲程式碼,還能解決各種日常生活瑣事的...

留學燒錢實錄:看完的我,心在滴血

留學燒錢實錄:看完的我,心在滴血

本文授權轉載自:TD北美留學進化論 自從決定留學,消費水平就開始直線上升,出國後學費有多貴暫且不論,光是留學前的一系列準備就足夠燒錢的了。 ...

出國留學=狂吃中餐?國外奇葩中餐大賞

出國留學=狂吃中餐?國外奇葩中餐大賞

本文授權轉載自:雅思哥 做留學生難,做吃貨留學生更難。 留學是一場磨練和成長的旅途,不少同學戲稱,「我出國上的新東方廚藝大學」,「主修餐飲☕...

這屆留學生,已經不會說中文了

這屆留學生,已經不會說中文了

本文授權轉載自:TD北美留學進化論 自從上次說過留學生們成為 「0國語言擁有者」 之後,北留君發現不少同學也在反映,除了英文水平之外,中文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