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亞洲鯉魚,快把澳洲和美國搞崩了…

話說,澳大利亞一直以來都被中外網友戲謔為「野生動物的天堂」,他們的理由是:無論哪種外來生物,無論人家來的時候有多孤單寂寥,只需要等待幾十年,見證它們發展到比澳洲人口更多完全很正常…

比如土澳的野兔危機至今都還沒找到一個很好的治理辦法,如今,澳洲政府的頭又快被鯉魚危機撐爆了。

這兩天,澳洲科學家們測算出南部地區一些河道里亞洲鯉魚的數量已經衝到97%,多達3.6億條,成為這本地河流絕對的一方霸主了!

過去數年來,科學家們已經花費巨大精力金錢檢測水域中亞洲鯉魚數量,並給出「此入侵物種已經佔據河道90%魚類總數」的駭人結論,不過看起來,這經年投毒肉搏到天馬行空的各項努力,都沒有打倒日益囂張的鯉魚們…

亞洲鯉魚是我國常見鰱魚、鯽魚、草魚、鯉魚等鯉魚科類魚類的統稱,因為在亞洲其他國家也有本土品種,就被歐美統稱為亞洲鯉魚。

20世紀初,澳大利亞將鯉魚們引進本國作為食用魚和觀賞魚,相安無事幾十年,這些鯉魚們在澳洲適應良好,每天吃吃睡睡,本來沒有什麼「遠大志向」,

但誰知道,70年底的一場大洪水沖垮了當時圈養著大量鯉魚的養殖場,鯉魚隨著巨量的水流到達四面八方的天然水域。

而這個平日裡吃吃水草淨化水質的功臣魚像是終於找到了魚生天堂,開始變成河底「掏糞機」。

鯉魚們進食喜愛鑽到河床底部,攪動沉積物讓河流變得無比渾濁,藉此渾水摸小魚,且胃口無比好,一點不挑食,水裡的水草、昆蟲、野果和小蝦一概來之不拒,而到達了環境優美的野外大自然之後,亞洲鯉魚是更加魚得水了,這裡生態良好,本地魚淳樸友好,每天陽光食物海景都很充足,狂吃狂吃的節奏下,這些魚,已經長得快趕上豬,

(澳洲漁民捕獲15.5千克重的鯉魚)

(澳洲漁民捕獲15.5千克重的鯉魚)

畢竟,人家每天都要吃自己體重一半重量的食物,每天沒有煩惱,食物充足,沒有競爭對手,日積月累之下,成「海豬」,好像也不是什麼怪事…

據估計,僅僅需要10年時間,一隻鯉魚卵在這樣的環境中就可以長成近百斤長1.5米的巨怪,

這真的是我們認識的鯉魚不是水怪…

這真的是我們認識的鯉魚不是水怪…

雖然一時成了釣魚愛好者們的獎章,但這些看似光榮的曝光背後,是鯉魚們簡直要命的殺魚操作…

自己能吃也就算了,關鍵是還要一年超生上萬新家庭成員來一起吃!

一條雌鯉魚一年可產卵100萬,野外鯉魚的壽命也可達20年,在這些進食機器的瘋狂繁殖和進食之後,本地魚就慘了,食物被搶走也就算了,畢竟河流容量有限,這每年都在指數級別增長的鯉魚,快把本地魚窒息了!

據科學家估計,亞洲鯉魚在澳洲一些流域裡的密度可以達到每立方米一條,加上每條鯉魚吃得是自由發育,本地魚還有多少自由活動空間可想而知…

這些成群結隊密集出現在每條河面的亞洲鯉魚,也最終導致河道堵塞,嚴重影響當地河流和本地魚生態,形成越來越糟糕的惡性循環。

見到此情景,在新南威爾士州,法律規定民眾堅決禁止放生鯉魚類入侵物種魚,否則將面臨高達1萬澳元的高額罰款,

澳洲人甚至將水中的鯉魚害比作「河道兔害」,以表自己和鯉魚的深仇大恨…

所以,到底怎麼趕盡殺絕這些殺千刀的惡霸鯉魚呢?

多年以來,澳洲政府為這事掏空了腰包,操碎了心…

呼籲漁民們多捕魚解決鯉魚當然是第一首選了,「人多力量大」,不過,澳洲漁民普遍反映,他們為抓捕其它本地魚所準備的漁網貌似對這些魚不起作用,「亞洲鯉魚非常聰明,居然知道如何躲避漁網,並且輕易不會上鉤。」

但這難度阻止不了垂釣愛好者,

但這難度阻止不了垂釣愛好者,政府也是靠上了澳洲的釣魚民,在北部地區,當地政府腦洞大開想出了一個「賞金漁人」的點子——

當釣魚變成一項任務呢,何不將其轉變為一次趣味和金錢雙收的挑戰呢?!

於是,他們隨機在75條入侵鯉魚體內注入晶片,告訴垂釣者們如果釣上來一條,就獎勵1萬澳元,而垂釣者們當然是十分樂意,全身心投入加入這場有趣的釣魚比賽。

同時,大家也是順便在釣魚時發現,外來入侵物種金魚、大肚魚,在澳洲的這些生態水域裡,也是統統發生「變異」,可見鯉魚之災不是偶然…

後來悉尼也照搬這一絕佳辦法,在一條鯉魚身上注入了晶片,但這次,他們將獎金提高了100倍——

「誰能釣上來這條獨一無二的鯉魚,誰就能拿走100萬澳元!」

這買彩票中獎一樣的誘惑,當然吸引了大波釣魚愛好者前往,甚至吸引到了一波觀光旅遊業。

不過呢,雖然這陣勢這麼大了,這麼多熱心又擁有一夜暴富夢想的民眾參與了,但這有限的人力,對比起佔滿整個河道90%的鯉魚來說,根本就少得可憐啊…

這項重在參與的治理辦法失敗後,澳洲政府開始想出了一個比較損魚的辦法——

強攻不行,我們投毒!

澳洲政府試圖利用國際上一個被稱為鯉魚皰疹病毒(KHV)的病毒感染鯉魚的腎臟皮膚與魚鰓,讓鯉魚無法呼吸而亡,且這個病毒可以在鯉魚之間發生關係時快速轉移,相當於效果加倍。

這病毒好就好在只感染鯉魚,且感染後死掉的鯉魚肉對人體也無害,澳洲政府已經將這個損計劃準備許久,等待實施了,但出於未知原因,他們還遲遲沒有下手,

而很多科學家也是覺得這辦法估計也只會像野兔病毒一樣,最終誕生出一批抗病毒的變種鯉魚…

同時,澳洲政府在多個水域設置「路障」,試圖攔截體型巨大的鯉魚,但他們忘記了,鯉魚過不去,但魚卵和小鯉魚可以啊…

澳洲政府如今已經在鯉魚問題上,越來越愁。

但美國這邊,情況可能更慘烈點。

沒有想到,為了治理水質而被美國積極引進的亞洲鯉魚「功臣」,如今正讓美國國庫大量燒錢,五大湖岌岌可危…

1963年,美國南部的很多魚塘出現了藻類水草旺盛寄生蟲氾濫的困境,養殖戶們最終將希望寄託在進口魚才身上,從我國引進了四種鯉魚。

而如今,像澳大利亞一樣,美國鯉魚們也超出控制…

氾濫於密西西比河、伊利諾斯河也就算了,美國4千萬人的水源地,具有巨大漁業經濟價值的五大湖,如今是被這些當年的叛逃魚盯上了…

「保衛」五大湖免遭亞洲鯉魚「荼毒」,已經成為美國過去多年來的重要經濟議題。

為了驅趕鯉魚,美國政府也是什麼么蛾子都使出來了,投毒!

投毒!

但這個損招的結局不怎麼樣,鯉魚沒死幾條,本地魚倒是慘遭毒手,當地官方吸取教訓,下一次投毒前就先把水域內有經濟價值的魚類點選暈倒,送至其它安全地帶,再投毒!

不過這笨拙的姿勢,也不難讓人猜到結局…

隨後,官方想出水下電網攔截——想越獄,電死你!

但他們似乎忘記了,鯉魚在美國是如何進化出了飛翔的技能…

後來,官方甚至想出用鱷雀鱔,這種凶狠到曾傷人的鐵甲巨獸,來生物治理鯉魚,

但在鯉魚的數量面前,這些再凶狠的動物都是,擺設…

2014年,美國陸軍甚至向國會提交了一份攔截鯉魚計劃,試圖在密西西比河和密西根湖之間修建巨大水壩,阻止鯉魚流入五大湖,這個計劃預計耗資180億美元,耗時25年…

最後,密歇根州州長開始以70萬美金的懸賞金在全世界尋求「鯉魚對手」一計治根本。

但這些天馬行空的浩大計劃,最終因為種種原因被擱淺了…

而同時,各國政府都花費了大量金錢人力物力,捕殺殺不完的鯉魚,將鯉魚屍體棄之垃圾桶…

雖然,物種入侵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話題,

雖然,物種入侵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話題,但我們還是要說一句——真的不給土澳和美國民眾發一下歐鯉魚的菜譜嗎?

剁椒鯉魚、紅燒鯉魚、糖醋鯉魚、糖醋鯉魚塊、燒鯉魚、紅燒鯉魚、清蒸鯉魚、紅燒大鯉魚….

ref: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3-23/carp-pest-occupies-australian-east-coast-rivers/100019866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48244

https://m.k.sohu.com/d/492569177?channelId=3&page=1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