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韓國loser,靠比特幣成了人上人

前些日子,Luna幣,崩盤了。

僅僅一個月,Luna幣從一枚119美元,跌到一枚不到0.0002美元,狂砸99.99%,讓無數人在一夜之間血本無歸。

這其中,就包括至少20萬名韓國人

這其中,就包括至少20萬名韓國人。

根據《北韓日報》的報道,伴隨著Luna幣的跳水,在谷歌上用韓文搜「麻浦大橋」的人數直線上升。

而麻浦大橋,正是韓國最有名的自殺聖地之一。

·麻浦大橋

·麻浦大橋

並且,似乎有人已經付諸行動了。

6月29日,韓國警方在莞島郡的水港裡撈出三具屍體——一對夫妻和他們10歲的女兒。

據調查,這對夫妻很可能因投資失敗而選擇攜女自殺,而他們的投資標的,正是當時正處於高位的Luna幣。

·從自殺現場撈出的汽車

·從自殺現場撈出的汽車

為什麼有如此多的韓國人投資加密貨幣?而他們又為何如此瘋狂呢?

我決定去韓國的加密貨幣論壇上轉轉,找一找答案。

01

只為「畢業」

Bitman、DC Inside、Coinpan……如果要用一句話概括這些韓國的炒幣BBS,那便是:

韓國loser們的逐夢生活記錄版

韓國loser們的逐夢生活記錄版

在這些論壇上發言的韓國人,大多都是年紀不大,收入不高,和爸媽生活在一起的小夥子。

除了炒幣,它們平時最喜歡的東西,就是幻想漂亮女人。

偶爾,甚至還會把自己的人渣實錄傳上來

偶爾,甚至還會把自己的人渣實錄傳上來。

·因誘拐小學生而被抓,什麼爛人

·因誘拐小學生而被抓,什麼爛人

而這樣一群人,他們自然不會探討什麼比特幣的去中心化價值,什麼區塊鏈對WEB3.0的未來影響之類的大概念,他們所關注的只有一件事:

如何靠炒幣賺錢翻身,或者,用他們的話來說,如何「畢業」。

所謂「畢業」,大致可以理解為「賺夠了」,理解為炒幣賺到一個具體的數目後,就選擇收手了。

在那些「畢業的告別帖」中,貼主會分享出自己的交易心得,有些還會做現金抽獎回饋網友,以此來換取大家的祝福與嫉妒。

那該如何「畢業」?

那該如何「畢業」?

在這些韓國炒幣論壇裡,技術面的分析是絕對的主流。

你可以在那些韓國孤獨死的獨居者的房間裡,看到貼滿牆的加密貨幣走勢圖。

也可以在論壇裡,看到一些炒幣客對著起起伏伏的圖表走火入魔,聲稱在這其中看到了人臉和可愛的小動物,並將之看作是大漲的吉兆。

技術分析的效果似乎並不算好

技術分析的效果似乎並不算好。

因為賺錢而「畢業」的帖子鳳毛麟角,而與之相對,因為賠錢而「破大防」的帖子,則到處都是。

大致來說,這些髒話連篇,充滿絕望的虧損實錄,大致可以分為3類。

首先是暴怒。

當一大波虧損來臨時,韓國的炒幣客們便會開始砸東西。

要麼就是把手邊的平板和顯示器砸碎屏,

要麼就是把手邊的平板和顯示器砸碎屏,

要麼就是把冰箱門拆掉,把電風扇扔到牆上

要麼就是把冰箱門拆掉,把電風扇扔到牆上。

·機翻

·機翻

有些人甚至會砸自家的窗戶玻璃,砸到拳頭出血。

有些人甚至會砸自家的窗戶玻璃,砸到拳頭出血
有些人甚至會砸自家的窗戶玻璃,砸到拳頭出血

而當最初的憤怒消退,韓國的炒幣客們便會開始訴苦,開始在論壇上寫小作文,其內容相當符合「賭狗模板」:

有人虧掉了25億韓元,不知道怎麼跟有高血壓的父母說;

有人雖然賠了個底朝天,但還是厚著臉皮向父母借錢;

有人把用來創業開便利店的錢拿去投資比特幣,然後賠了個精光,現在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

·機翻

·機翻

還有人,則在一波熊市後,直接覺得「不如死了算了」。

在DC Inside的比特幣討論版,平均每翻幾頁,「自殺」這個詞就會出現一次。

·機翻

·機翻

比如有個31歲的哥們兒,在炒幣賠了1.5億韓元后,用他的最後一點兒錢,買了三瓶燒酒和一些香菸,打算享用完就去「重開」。

由於天氣太冷,這哥們只喝完了兩瓶燒酒,就失去了自殺的勇氣。

他回到家,開始看動畫,自稱靠二次元獲得了治癒。

接下來,他準備重頭開始,而第一步,就是向他的老媽借錢。

「贏了榮華富貴,輸了街頭受罪「,在網際網路上,韓國青年一代的炒幣客,或許是這兩句話最堅定的踐行者。

然而放眼整個南韓社會,你會發現對於加密貨幣的狂熱,絕不僅限於二三十歲的青年人。

往年輕了講,韓國的一些高中曾不得不出臺政策,禁止本校學生購買或用本校的電腦挖比特幣。

往年老了講,在去年6月,韓國爆出一起涉案金額高達3.85萬億韓元的虛擬貨幣詐騙案,其中大多數受騙者都是老人。

在2017年前後,全世界有五分之一的比特幣交易在韓國進行,最瘋狂的時候,比特幣在韓國的銷售價格,甚至要比國際市場貴20%~40%,溢價極其嚴重。

而到了現如今,在這個國家,有10萬人持有1億韓元以上的虛擬資產,2成的網咖正在晝夜不停地挖礦。

從首爾足球俱樂部內,傳出了隊員因炒幣上頭而不再專心踢球的傳言;講炒幣暴富的韓文小說《我們想去的地方》,一經上市就火爆全國。

這種全民炒幣的瘋狂到底從何而來,而這種瘋狂,又為何會如此持久呢?

02

唯一機會

一言以蔽之,韓國人並不是只對加密貨幣上頭,只要跟投機(注意,不是投資)沾點兒邊的東西,都能在這個國家引發狂熱追逐。

在二級市場,韓國的散戶在今年3月剛剛梭哈原油,向一支俄羅斯的ETF裡砸入了史無前例的180億韓元。

在許多孤獨死的韓國人家裡,警方都找到成百上千的彩票券,而在韓國的上班族之間則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話:

「上班常備兩張紙,一張是彩票,一張是辭呈。」

·油管上的彩票視訊

·油管上的彩票視訊

最神奇的是,根據SEIBro4今年5月的報道,三星電子現在有超過35萬名年齡小於20歲的股民,在該公司今年的股東大會上,人們甚至看見了小學生的身影。

2017年,當比特幣在韓國掀起一股旋風時,多家韓國媒體都將「가즈아」選為年度詞彙。

翻譯成中文的話,這個詞相當於「衝呀」——它經常出現在和投機有關的語境當中。

——它經常出現在和投機有關的語境當中

當股票和比特幣暴漲時,社交媒體上的投機者們,便會大批量發送帶有「가즈아」字樣的表情包,如同唸誦咒語一樣,祈求漲勢永續。

而當暴跌來臨時,投機者們同樣會發「가즈아」,只不過他們會在這個詞前面再加上「漢江(한강)」兩個字,以此來表明自己現在想死的心境。

這一切瘋狂投機行為背後所掩蓋的,則是一個相當令人無奈的事實:

投機,可能是韓國人,尤其是現在這代韓國年輕人唯一能夠用來翻身的方式了。

正如《從奇蹟到海市蜃樓》這本書中所寫的那樣,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起,經歷了勞動改革和大規模裁員合法化後,那套「只要勤勞就能致富」的敘事,就再也無法在韓國社會繼續適用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收入增長緩慢,工作非常不穩定的「新常態」。

伴隨而來的,還有快速加劇的貧富分化

伴隨而來的,還有快速加劇的貧富分化:

前10%的韓國富人佔了所有人總收入的59%;「金勺」階級富裕家庭能在首爾買的房子,「土勺」階級凡人家庭,這輩子都買不起。

這樣的現狀,直接將韓國年輕人的心態推向了兩個極端:

一端,是追求極致穩定。

在今年韓國僱主聯合會所公佈的求職意向調查報告裡,想要成為公務員的年輕人數量,佔到了總數的36.8%。

公務員,在韓國則被稱為「神的職場」,是絕對的「鐵飯碗」。

而另一端,則是梭哈全部人生。

從2003年到2008年,韓國的個人基金賬戶數量翻了6倍不止,而到了現如今,該國個人投資者的數量已經超過了全國人口的五分之一。

年初,Cookie News做了一項調查,有6成的韓國受訪者都對從股票、彩票和比特幣中獲利持積極態度。

「大眾投資文化」「投資沒商量(묻지마 투자)」「比特幣的核爆點」,諸如此類的詞語描述著韓國人對於投資的狂熱,也承載著他們對於改變自身命運的渴望。

所以,當一個「土勺」發現,他拼死拼活,加班幹了一年的總收入,僅是一個「金勺」月薪的三分之一時,他會選擇安於現狀,還是選擇賭上自己的一切搏一把呢?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就是因為這樣,在2017年末,當韓國的官員們準備出臺政策,限制比特幣交易時,他們收到了一份足足有28萬網民簽名的,反對該政策的請願書。

在當時的加密貨幣論壇Bitman上,有一個與該請願有關的帖子,被人們頂到了最高層,該貼主在裡面這樣寫道:

多虧了比特幣,我們現在可以做一個從未有過的幸福夢了。

我或許可以在這個房子貴得離譜的國家裡擁有自己的房子。

我也許可以一邊謀生,一邊做我想做的事情……

韓國政府說這些規定是必要的,保護人們遠離高風險的賭博,但我們認為它們剝奪了我們的夢想。

請不要帶走我們的希望和夢想。

於是,越來越多的韓國人,就這樣站到了名為投機的懸崖邊上,縱深一躍,義無反顧,要麼衝上雲霄,要麼粉身碎骨。

相關文章

和創業犟上了:12年,熬過九死一生

和創業犟上了:12年,熬過九死一生

創業,需要「犟」人精神! 正解局(ID:zhengjieclub)出品 過去三年,曾被很多人認為是最不適合創業的幾年。 波動之下,大部分人選...

鄭州如何被富士康改變?

鄭州如何被富士康改變?

鄭州富士康是一段互惠互利的佳話。最近鄭州引全網關注,重發去年此時正解局的文章,希望鄭州越來越好。 正解局(ID:zhengjieclub)出...

在英國還有誰沒被搶過手機啊?

在英國還有誰沒被搶過手機啊?

最近,圈哥刷到了這樣一條朋友圈—— (圖:英倫圈) 讀著朋友的心酸史,圈哥不經想到了自己被偷手機的那個下午……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