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燃復仇?美女得知繼父偷藏她私密照怒殺之,被判無期引聲援:殺垃圾沒錯!

1983年10月14日出生的Jade Janks婕德·詹克斯,是加州聖地亞哥地區的一位室內設計師。

她女承父業,二十歲出頭時開始為父親的建築公司工作,之後又獨立出來創立工作室,非常能幹。

在好友眼裡,婕德美麗大方、為人親和,是各種聚會里的焦點人物。

而在家人面前,儘管原生家庭並不幸福,但婕德對待父母和兄弟姐妹,都是數十年如一日的貼心和盡責。

但這樣一位人見人愛的女性,卻在2020年年底的跨年夜,將自己的繼父置於死地。

從那時到現在,無論是法庭還是網路,圍繞著她殺人的動機展開了數場辯論。

因為婕德在庭上多次說過:「我在他的電腦裡發現了從我16歲開始的私密照片,那一刻,我的世界崩塌了。」

這樣的殺人動機,也讓婕德背上了「反英雄anti-hero」的外號,指那些道德和行為有瑕疵,但又具有一定正義性的人物。她究竟經歷了些什麼,讓我們把時間拉回案發前。

婕德的原生家庭並不幸福。她出生三個月時,父母離婚,爸爸帶著她從德州搬到加州聖地亞哥,獨自撫養她長大。

(婕德和生父)

(婕德和生父)

父女倆關係緊密,婕德長大後還為父親的建築公司工作,讓營業額翻了幾倍,非常有能力。

(婕德和生父)

(婕德和生父)

婕德的母親情緒失常、濫用藥酒,沒有盡過多少當母親的責任。她在婕德12歲時再婚,嫁給了一位名叫Tom Merriman湯姆·馬利曼的男人,又生了個兒子。

(婕德和母親)

(婕德和母親)

母親再婚後情緒穩定了下來,有時會將婕德接回家裡小住。婕德非常喜歡同母異父的弟弟,跟繼父的關係也挺好。

(婕德和同母異父的弟弟)

(婕德和同母異父的弟弟)

外人看來,湯姆是老好人,包容婕德母親的壞脾氣和濫酒的習慣,對親生兒子和繼女一視同仁,重組家庭非常幸福。

但從2002年開始,婕德的母親和繼父頻繁爭吵,因為家庭暴力好幾次鬧進了警察局。2008年,母親和繼父也離了婚。

(繼父湯姆)

(繼父湯姆)

母親再次離婚後,那時已經25歲的婕德非常失望,決定斷聯,只和繼父湯姆保持聯絡。

她在庭上說,從12歲開始,就像對待親生父親一樣對待湯姆,信任他,尊敬他,像愛自己的親爸爸一樣愛他。而湯姆也是這麼對待婕德的,節假日和生日等特別的日子,都會給婕德準備禮物。

(繼父湯姆)

(繼父湯姆)

但這樣穩定相處的日子,也沒有持續太久。十年前,湯姆和婕德的母親一樣,開始酗酒並染上了藥癮。婕德試圖干預過,但無濟於事,最終也和湯姆疏遠了關係。

時間來到2020年初,隨著全美疫情的鋪開,原本和朋友經營著蝴蝶保育園的湯姆被迫關園,開始了居家隔離的獨居生活。這年湯姆64歲,有肝臟肥大、心血管阻塞等疾病,但他依然沒有戒酒戒藥,身體每況愈下。

(繼父湯姆)

(繼父湯姆)

隔離的生活非常不便,湯姆指望不上前妻和剛開始工作的兒子,他只能給37歲的繼女婕德打電話求助。

看到繼父過得如此艱難,婕德心軟了,不僅搬家去了他隔壁,還承擔起了幫他開藥拿藥接送治療的責任。

(婕德和繼父家僅一步之遙)

(婕德和繼父家僅一步之遙)

湯姆在婕德照顧他期間還發簡訊說:「沒人比我更愛你了。」當人們後來再看這句話時才明白,他隱藏怎樣邪惡的意思。

2020年底,湯姆因為酗酒,身體再度一塌糊塗。那時正在墨西哥度假的婕德接到電話後非常擔心,12月15號回到了加州。她剛一回家,湯姆就因為酗酒嗑藥摔斷了肋骨住進了醫院。

湯姆的親兒子、家屬要不不管,要不就是因為防護規定沒法照顧。只有婕德將他送到醫院,每天在住院部進進出出,有求必應。過了幾天,醫生通知湯姆很快可以出院後,婕德決定先去他家收拾一下,希望繼父回家時能住得舒服一些。

婕德在收拾繼父的電腦桌時,碰到了滑鼠,電腦螢幕一下開啟,桌面是一張只有女人胸脯的照片。她再一看,照片胸口上有一顆痣。那一刻,婕德天旋地轉,立馬認出是自己的照片。

她強打精神翻開了繼父電腦裡的檔案夾,發現了數十個整理標註了各個時間段,甚至身體部位的檔案夾。

(庭上展示的湯姆偷藏的捷達的照片檔案夾)

最早的一個檔案夾,可以追溯到她16歲的時候,而最近的,是十年前她和當時男友的照片。巧的是,十年前和繼父疏遠關係時,她剛好丟了相機儲存卡。如今再看,她懷疑就是繼父作的怪。

婕德在庭上描述看到照片那一刻的感受時說:「那是我這輩子經歷的最令人痛苦、肝腸寸斷的感覺,我感到噁心至極,都沒有辦法觸碰自己的皮膚。」

欺辱、背叛、噁心、恨意等等複雜的情緒,擊碎了一向正面開朗的婕德。有網友看完她的發言後如此評價:

「無法想象她知道繼父多年來悄悄收集那麼多張自己的裸照時,遭遇了怎樣的創傷。」

婕德從12歲起視為親生父親一樣的繼父,從疫情開始獨自照顧,甚至搬家到隔壁幫忙的繼父,竟然在過去25年對自己隱藏著如此下作的惡意,換誰都會痛苦不堪。

人在極度憤怒和恨時所作出的反應是無法預估的,大多數人會努力的剋制,儘量用理智的方法應對。但此時的婕德顯然失控了,她起了殺意。

從12月下旬到跨年夜的一週時間裡,趁著湯姆還在住院,婕德開始計劃如何幹掉對方。她先問了朋友圈一位關係網發達的熟人,請他幫自己「處理點問題」。對方答應下來後,給她引薦了一位所謂的「道上的人」。

12月31日,湯姆出院,婕德去接。湯姆的出院記錄顯示他身體狀況穩定,無大礙。湯姆上車後,婕德沒有立刻開回家,而是去了附近的商店買酒。

她深知繼父是個嗜酒如命的玩意兒,一出院就要喝。逮著這個弱點,她買完酒就遞給了繼父,還遞了他「最愛的」違禁藥物,讓他混合著用酒吞下去。湯姆這湯藥一下肚,立刻就昏睡過去。

(湯姆的家)

(湯姆的家)

檢察官在庭上出示了婕德發給那個「道上的人」的資訊:「我剛剛給他狠狠下了藥…」

婕德載著繼父開回了家,但到家後,她使出渾身力氣都沒法把昏過去的湯姆拽下車,這一下讓她慌了神。大中午的,家附近有路人經過,甚至對面的鄰居還過來問她需不需要幫忙。

鄰居後來出庭時說,婕德表示不用幫忙,解釋繼父在醫院用了藥所以人有點昏,不礙事,所以他就離開了。

鄰居不知道,此時的婕德已經徹底失控。她把湯姆扔在車裡,用塑膠袋套住他的頭後回了家。這時的湯姆,還活著。根據檢察官提供的證據,婕德在同一時間段和至少三人發資訊求助,希望他們來家裡幫忙抬一下湯姆。

第二天,收到簡訊的其中一人來了,卻看到婕德眼神空洞坐在湯姆家,神神叨叨唸著「掐死了湯姆」,希望他幫忙把湯姆搬回房間,假裝他嗑藥死掉。這人自知大事不妙,立刻逃跑不想惹事,並在新年第二天報了警。

2021年1月2日,警察去了湯姆家搜查,在一堆垃圾堆下發現了已經死去的湯姆,婕德隨即被捕。

從這時起到現在,案件成了公眾熱議的話題。因為蓄意謀殺的證據確鑿,婕德在今年3月被判無期徒刑,坐滿25年才能保釋。

庭上,繼父的家人朋友控訴婕德冷血,他的兄弟大致這麼說的:湯姆的確存了婕德的裸照,他不對,但婕德精心策劃謀殺,讓湯姆在極端痛苦裡去世,希望她把牢底坐穿。

而婕德在庭上是這麼說的

而婕德在庭上是這麼說的:

「湯姆在我還是小女孩時出現在了我的生命裡,對我人生初期起了很大的影響。

很遺憾,他的影響漸漸成了不恰當的觸摸、脅迫、不負責任的行為和完全的侵犯,我現在才意識到是心理控制。

這些行為在我發現他的電腦裡存了我的照片時,真相大白了。湯姆的家人們,我知道你們恨我,但你們只看到了事實的冰山一角。」

案子宣判後,許多人對湯姆家人「雲淡風輕」描述他偷取照片的言論感到憤怒:

「‘好人’是不會有繼女的私密照片的。他的家人否認湯姆是什麼樣的人真是太噁心了!」

「他兄弟說都是婕德自己不刪照片的錯,真的證明了為什麼一些人會支持犯罪者/性捕獵者!」

也有的網友說,婕德應該去做精神科的全面評測:

「(看到照片)她肯定一下就瘋了,進入了‘唯一能讓我生活繼續的辦法就是他去死’。我完全理解她,是我我也瘋,難以想象!」

「我肯定她發現照片那一刻就想殺人了,但她應該報警把他送進大牢。

至於那些為這個變態說話,覺得他多麼多麼好的那些親朋,噁心得要死!」

「我覺得婕德發現照片後就瘋了,我真的覺得她失去了理智,陷入了嚴重創傷,所以覺得唯一能找回理智的方式就是殺掉他,殺掉讓她瘋掉的始作俑者。」

「我真真真覺得她應該做個全面的精神評測,這案子看著就是發瘋殺人。」

一些網友也換位思考了一下婕德的處境

一些網友也換位思考了一下婕德的處境:

「我媽和繼父在一起36年了,從我10歲開始。如果我發現他電腦或者相簿裡有我的照片,我不知道自己會怎麼做。

但如果他有我女兒的照片,那我完全知道‘該怎麼做’!」

「這哪是謀殺,這是打掃垃圾,好遺憾她被捉了!」

「她被判無期徒刑也太瘋了吧!兒童性侵犯都沒判這麼多。」

人性的善惡和複雜性,看得人實在揪心。如今,婕德和自己的律師團隊準備再上訴,想必又會引發新一輪的討論。

大家怎麼看?

大家怎麼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