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德媒批評製造「氣候焦慮」的行為,西德電視台開發氣候變化APP,用誇張的形式讓孩子更加焦慮

一項國際調查顯示,關於氣候變化的辯論已經對年輕人產生了可怕的影響。

在兩年前對來自世界各地的 10,000但多名年輕人進行的一項調查中,大多數人表示因為各種氣候問題感到恐懼、悲傷和無助。

心理學家警告,越來越多的兒童和年輕人正在遭受這種「氣候焦慮」,他們建議父母在孩子「年齡合適」的時候再與他們談論氣候變化。

然而,西德意志電視台WDR最近開發了一款APP,供學生在德國學校使用,目的是「在課堂上近距離體驗氣候變化」。

雖然WDR的員工們解釋說:該App為的是在課堂上生動解釋氣候變化。但德國心理專家和媒體希望家長和老師確保他們的孩子免受該App的侵害。

由心理學家和研究人員組成的氣候心理學聯盟(CPA)表示:「成年人需要了解年輕人的恐懼,併為他們提供支持。」 2017年,澳洲心理學會出版了一份指南,幫助他們「處理」氣候恐懼。

今年3月的一項研究顯示,最好的方法似乎是了解事實:對氣候變化的了解越多,恐懼就越少。

但是,世界末日的論調不僅在學校中占主導地位,在德國的新聞和社交媒體中也引領潮流。德媒《世界報》的科技記者博雅諾斯基撰文表示,「不切實際的氣候恐怖話題與聯合國的氣候報告相反,各種媒體上經常出現有關’轉折點‘和’溫度閾值‘的言論。」

氣候研究員澤克·豪斯法瑟(Zeke Hausfather)是《聯合國世界氣候報告》的合著者,他最近抱怨人們過度誇大其詞:「公平地說,最近我們氣候科學家花在與末日預言者爭論上的時間比氣候變化否認者還要多。」

博雅諾斯基文章中寫到,「學生們很少知道重要的事實研究:例如,儘管世界人口成倍增加,但死於天氣災難的可能性卻下降了 95% 以上。或者,儘管氣候在變化,但考慮到通貨膨脹和資產增長,天氣災害造成的經濟損失其實並沒有增加。」

「例如,儘管媒體報道的情況恰恰相反,WDR出品的App多次抱怨的森林火災,發生的概率多年來實際上一直在下降。洪水、暴風雨和其他風暴也遠沒有以前那麼嚴重——人們已經做了更好的準備。

儘管由於乾旱加劇等氣候變化確實增加了森林火災的風險,但決定未來是否會發生更多火災的關鍵因素實際上是土地管理和其他技術問題。」

聯合國氣候變化理事會預計,與未來幾十年的經濟增長相比,氣候變化造成的經濟損失很小。隨著科技和經濟繁榮,天氣風險可以得到遏制。因此,犧牲經濟來減少氣候變化將是一種威脅,這不應該是傳達給年輕人的正確觀念。

「當然,問氣候題還沒有全部解決,氣候逐漸在變暖,這種變暖會帶來越來越大的、有時甚至是無法估量的風險,所以需要控制二氧化碳的排放。

事實證明,全球能源轉型對人類來說確實是一個困境,因為對更多、更便宜能源的持續需求與廢止化石燃料的目標相沖突。為此,工程師、經濟學家和其他專家需要指明一條最有成本效益的路徑。

更因如此,在學校裡才需要學習和討論很多東西,才能將對氣候變化的負面情緒轉化為建設性想法。」

相反,WDR 通過其「Klima 應用程序」給學校帶來了災難。WDR 在談到其應用程序時表示:「藉助擴增實境技術,教室裡的學生將突然發現自己身處在Gummersbach燃燒的森林之中,或者看到周圍是阿爾河谷 (Ahr Valley) 的洪水帶來的災難。」 該應用程序將教室變成了大型災難場景——火焰在學生身邊閃爍。

WDR “Klima”應用程序發言人表示,你可能會經歷一場森林火災,就像身處其中一樣。一位接受採訪的學生驚歎道: “真像是身臨其境。」

發言人聲稱,該應用程序可以「整合到一個整體概念中」,這就是現代教學的運作方式。

WDR老闆湯姆·布羅 (Tom Buhrow) 對自家的App也很興奮:「氣候變化就在我們家門口意味著什麼?App提供了答案, 學生可以以身臨其境和親身互動的方式, 處理這個對我們所有人都非常重要的主題。」

「這是一種新的教學方式,對地理教師來說也很有吸引力。」 在應用程序的推廣影片中,一位老師用該App向學生們展示了一個從上到下燃燒的地球儀。

「這款App太棒了,它以可見可感的形式呈現自然的力量。在短短一個小時內,水位就上升了一米半,」 影片中的老師用歡快的聲音說道,動畫洪水僅僅用了幾秒鐘的時間,就達到了頭頂的高度。

今年 9 月,WDR員工將和去年一樣,再次到學校現身說法。WDR表示: 「去年,首次使用氣候應用程序進行的學校授課被證明成功!」 WDR 強調,「Klima 應用程序」榮獲「數字獎」銀獎。

但德國媒體認為,「現在是發佈有關氣候變化的樂觀且有建設性的新資訊的時候了。我們需要的是不應讓年輕人感到恐懼和無助的教育,而是賦予他們採取行動的能力。停止向年輕人暗示他們將死於氣候變化,這是殘酷且具有誤導性的!」

相關文章

新時代,四個因「貧窮」而死的農村人

新時代,四個因「貧窮」而死的農村人

他們是「窮死」的。 這是一次旅行,沒有返程的單向旅行。 所以,他們都鄭重其事特地與家人作了一次告別。 01 他叫劉志永,今年34歲,家在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