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酒、猥褻、賣身:日本國粹還有哪些可怕內幕?

抵禦不了金錢的誘惑,一切看似高貴的東西,都會墮落。

在日本,藝伎一直被當作國粹。

雅而不俗,她們言行舉止都受過嚴格訓練,精通文化、禮儀、裝飾,又要熟習詩書、琴瑟、歌舞,從國際訊息到花邊新聞,都瞭如指掌。

藝伎也就成了日本旅遊行業的活招牌,不少人不遠萬里只為一睹藝伎們的風采。

但,前段時間,一名叫桐貴清羽的前從業者,在社交媒體上,曝光了行業背後的虛偽和黑暗,將其徹底公佈於世,引爆全網。

未成年被迫陪酒,被販賣初夜,遭遇性猥褻,無償勞動,被變相囚禁……每一件都令人髮指。

誰能想到,看似高雅的藝伎行業,背後卻藏著性交易、侵犯幼童、精神控制等令人髮指的犯罪行為。

一直以來,藝伎都被看作是日本的傳統文化,讓他們引以為傲。

然而,這卻可能讓很多女孩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1999年出生的桐貴清羽,初中畢業後,就一直在京都花街跟著舞伎們學藝。

光鮮亮麗的日本藝伎實際活得並不自由

光鮮亮麗的日本藝伎實際活得並不自由

和大多數工種一樣,學徒期間,桐貴清羽得不到任何薪水,只能拿少量零用錢維持溫飽。

但,除此之外,桐貴清羽還要遭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摺磨。

花街每年夏天都會舉辦飲酒大賽,通常邀請30位重要客人與20位舞伎參加,其中就包括未成年舞伎。

雖然日本明確規定過未成年人不能飲酒,但花街和參與的企業都彼此心照不宣,默認參與者年齡沒有問題。

在桐貴清羽只有16歲時,她就被強迫陪客戶喝酒,喝醉也是經常的事。

甚至,有時候還會被強制和客戶一起男女「混浴」。

桐貴清羽的Twitter主頁,她在推文中記錄藝伎不為人知的內幕

當她們和客戶喝酒時,這些客戶手腳非常不老實,經常會伸手摸胸部,也可能會猥褻其他隱私部位。

對於那些體質不適合飲酒的藝伎來說,除了被「佔便宜」外,還可能會威脅生命安全。

曾經就有一位舞伎,本身是不能喝酒的體質,卻被迫參加飲酒大會。

她醉倒之後,就被隨意送上了計程車不知去向,最後她被發現昏迷在路邊。

幸好有好心路人相救才沒大事,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即便舞伎們感覺委屈,非但沒有人會替她們出頭,反而可能會被PUA:

「像你們這些沒有技能的人,倘若辭去了舞伎的工作,那麼可能就只剩下當妓女一條路了。那該怎麼活下去呢?難道要一輩子都賣身?」

藝伎被PUA是常事,就是防止她們逃離

雖然話說得好聽,但花街其實就是一個風月場所。

來這裡尋歡作樂的人可以和花街藝伎建立「花街婚姻」,只要足夠有錢,就能輕鬆獲得這些藝伎學員們的初夜。

桐貴清羽的初夜就差點被以5000萬日元(約合253萬元人民幣)賣掉,幸好她奮力反抗才沒有成功。

而賣掉初夜得到的錢,基本上都進了花街領頭們的口袋裡。

為了防止藝伎們了解外面的世界後想要逃走,她們的手機全部都會被沒收。

只能靠書信或者公共電話這種過時的方式與外部取得聯繫。

長時間的剝削令桐貴清羽苦不堪言,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她最終忍無可忍,赤腳披著一件浴衣就逃離了花街這個牢獄。

桐貴清羽這些拍攝的照片都是辭職後,從客人手機裡面匯出來的

雖然離開了花街,可是噩夢並沒有停止,桐貴清羽經常會夢見自己被迫下跪,還出現了口吃現象。

不過,經過長時間的療愈,桐貴清羽已經漸漸走了出來。

相比之下,桐貴清羽還是幸運的。

在藝伎行業中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一個合格的藝伎絕對不能與任何異性產生過多的情感聯繫。

因此,為了遵循這一傳統,日本藝伎在從業期間不會被允許結婚。

假如結婚,就不能再繼續從事這個行業,因此絕大部分人會選擇終身不嫁。

時至今日,這一可怕的陋習仍然存在。

以為早已消失的旦那先生制度,居然還一直延續著

日本的藝伎培訓班,幾乎都直接明文禁止學員們談戀愛,倘若被發現就會給予嚴厲的懲罰,甚至要交高昂的罰金。

雖然不能結婚或者有男友,但藝伎們卻可以找個男人當「贊助者」,也就是所謂的旦那先生制度:

一位男士出錢給藝伎店家,贊助包養特定的藝伎,包養的金額則由店家、包養人和本人共同決定,之後他就相當於這位藝伎的「丈夫」,不用顧忌賣藝不賣身的決定。

雖然有些旦那先生可能只是因為欣賞藝伎文化,純粹想要贊助藝伎,但更多的人明顯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望才願意捨得花大價錢給藝伎,藉此來包養她們。

1931年左右,和藝伎同行的「丈夫」

1931年左右,和藝伎同行的「丈夫」

在藝伎的行規中,一旦認定了「丈夫」,那麼她就要全部奉獻自己,根本無法反抗店家和旦那先生的要求,只能乖乖聽人擺佈,成為對方的長期情婦,與一個不愛的男人長期捆綁著。

倘若「丈夫」感覺厭倦了,就可以隨時解除合約,不再包養藝伎。

藝伎風光的背後藏著不為人知的辛酸

藝伎風光的背後藏著不為人知的辛酸

在京都,藝伎和「丈夫」的關係是公開的,即使去旅館也不用顧忌,甚至兩人一起走在街上,可能還會有人打招呼道賀。

但倘若她們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去旅館,是不被允許的。

當藝伎與客人離開「座敷」去餐館吃飯,到的那個餐館店家就會給「座敷」那家店打電話,告訴他們藝伎現在在哪兒吃飯,情況如何,將藝伎的行蹤完全掌握其中。

換言之,藝伎毫無隱私可言。

藝伎一旦入行,就成了人偶,毫無隱私可言

藝伎一旦入行,就成了人偶,毫無隱私可言

在以前,只有貧困家庭才會將女兒送去當藝伎,現如今,有不少女孩子則是因為想要傳承文化或者因為對藝伎職業充滿嚮往,轉而投身於這個行業中。

即便這些為追夢進入藝伎行業的女孩子,家境比較富裕,無須「丈夫」包養自己,但藝伎店老闆還是會勸對方接受,美名其曰可以增加面子。

很多女孩因為不懂得保護自己,小小年紀就有了孩子,但這些孩子並不會被「丈夫」認領,反而需要藝伎作為未婚媽媽來撫養。

藝伎是一個吃青春飯的工作,大多數人30歲之後就會被迫退休。

名氣大的藝伎可以開藝伎店維繫生活,也有人幸運找個好人嫁了,但更多藝伎因為沒有技能,當沒有「丈夫」願意包養自己時,只能徹底淪落到花柳巷,靠出賣身體為生。

在日本古代,女性是不被允許拋頭露面的,因此藝伎最早都是男人,表演唱大鼓、說相聲等節目。

直到日本江戶時代初期才出現女藝伎,之後逐漸替代男藝伎成為行業主流。

女藝伎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德川幕府早期表演歌舞的流浪女藝人。

當時,德川幕府為了增加稅收,不再允許私娼,迫使民間妓女轉而採用歌舞來掩飾賣身,藉此鑽官府規定的空子。

後來,她們便成了賣藝又賣身的藝伎。

藝伎最初是賣藝又賣身的妓女

藝伎最初是賣藝又賣身的妓女

到了18世紀中葉,藝伎作為一種職業被合法化,隨之確立了職業規範和習俗,藝伎的工作徹底變成侍奉茶客,陪客人聊天,給客人表演三味線、扇子等歌舞,但原則上賣藝不賣身,也不再以色事人。

在江戶(現在東京)新橋、柳橋和京都祗園等地,相繼出現了專門進行這種表演的藝伎館。

裡面的藝伎從小便要接受嚴苛的訓練,不但琴棋書畫要樣樣精通,而且模樣得精緻,談吐優雅得體,善於察言觀色,能極大展現女性獨特的魅力。

藝伎從小就要接受各種嚴格的訓練

藝伎從小就要接受各種嚴格的訓練

二戰前,藝伎通常10歲就要開始培訓,但如今日本已經出臺了《兒童福祉法》和《勞動基本法》,因此只有初中畢業後才可以開始學藝,所以現在的舞伎基本都是15-20歲的女孩子。

不過,並不是進行藝伎訓練就能很快成為藝伎,進入藝伎館後,年輕女孩要經過半年左右的培訓,熬過學徒階段,通過考試後成為舞伎,等到把全部表演技能都練嫻熟,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藝伎。

明治維新時期,在日本政府的宣傳下,藝伎的地位不斷提高,與政界人士的關係也是越來越密切。

當時,不少藝伎除了要賣藝外,還充當間諜的角色,從幕府勢力中套取機密情報,成功讓維新派志士逃過追殺,最終推翻幕府統治。

藝伎陪客人喝酒、聊天

藝伎陪客人喝酒、聊天

隨著名望提升,不少藝伎成功嫁給政治家,有了一個不錯的歸宿。

曾宣稱「醉臥美人膝,醒握天下權」的日本第一任首相伊藤博文,就迎娶了藝伎梅子,甚至為此與未婚妻澄子解除了婚約。

伊藤博文掌權後,還特意在橫濱開設了一個名為「富貴樓」的茶室,專門和藝伎們幽會。

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

同時,藝伎也漸漸被當作日本外交文化的手段之一,去接待外國政要。

一張雕飾華美如石膏般的粉白麵孔,點綴上豔紅的櫻桃小嘴,穿上莊重精美的和服,踩著一雙木屐,踏著碎步,舉止間透露著東方女人的溫婉雅緻。

她們既要想方設法去討客人歡心,也得表現出很強的自尊心,儼然就是日本文化的符號。

藝伎在舞臺上表演

藝伎在舞臺上表演

但日本二戰戰敗後,藝伎又成了犧牲品。

日本為了討好美國,將大量藝伎貢獻給美國士兵,對於美國士兵的任何要求,藝伎們只有順從這一條路。

日本則用一貫的宣傳手法蠱惑民眾,聲稱為美國士兵服務的女性是「新日本女性」,從事的職業是「參加慰安駐軍的偉大事業」。

這一系列操作讓藝伎這一行業日漸式微,從高峰時的幾萬人迅速驟減,到21世紀初,只有一兩千名從業者,之後的經濟泡沫破滅,又進一步衝擊了這個行業。

雖然日本努力將藝伎行業變成一種文化來發展,但還是難以挽救這個被時代淘汰的行業,加上強大辛苦的訓練,更難吸引新人進入這個圈子,因此藝伎的從業人數少得可憐。

現如今,藝伎主要集中在東京和京都。

但誰能想到,本就已經鳳毛麟角的從業者,還要遭受精神和身體上的摧殘,說是把藝伎當成國粹來發展,實際上還是在變相出賣這些從業者,以此來斂財。

不過,在外人眼裡,藝伎仍然是一個高雅神秘的職業,是日本傳統文化的象徵。

作為文化的象徵,大多數國外遊客去京都都會觀看藝伎表演,還有不少人會換上藝伎裝扮拍照留念,藉此體驗日本的傳統文化。

而桐貴清羽的爆料無疑揭開了藝伎行業的最後一塊遮羞布,令日本全國上下頗為震驚憤怒。

雖然有人質疑桐貴清羽爆料內容的真實性,不過也有前藝伎和去過花街的人站出來力挺桐貴清羽。

有網友表示,自己的公司曾經邀請過舞伎表演,他當時就詢問過關於未成年舞伎飲酒的問題,當地老闆告訴他,政府和警察默許這些違法行為。

對此,日本網友評論稱,「難以想象在21世紀的日本京都花街居然存在著古代青樓」,「還以為現代舞伎就是表演舞蹈、陪著喝喝酒啊,這不是漫畫裡或者江戶時代才會發生的事情麼?」

網友對藝伎背後的違法行為感覺非常震驚

說到底,從古至今,無論日本藝伎被包裝得多麼高尚,也依舊逃不過其屬於風俗業的本質。

作為日本的支柱產業,風俗產業每年產出約3300多億元人民幣,為日本貢獻了0.4%的GDP,支撐起了日本國民經濟的一片天。

正因為風俗業的經濟格外繁榮,超出印刷業、新聞業、酒業等傳統行業,成為政府當之無愧的搖錢樹,也因此決定了其長久的生命力。

事實上,日本曾於1958年正式頒佈實行《賣春防止法》:賣淫一經發現就會受到處罰,同時還會對有此行為的女子進行幫助,令其可以自力更生。

表面上看,日本政府處置風俗業的決心很大,但卻只規定雙方不能在發生金錢交易的情況下產生實質性行為,其他行為則被允許。

因此風俗業通過靠著鑽法律的空子、打擦邊球在灰色地帶上生存壯大。

藝伎還是逃離不了風俗業的本質

藝伎還是逃離不了風俗業的本質

正因如此,藝伎行業亂象才頻發,也無法徹底根治。

一直以來,旅遊業推動了京都的經濟。

2006年,日本提出了「觀光立國」的國策,京都藉此成功轉型,在十年間外國遊客從50萬人增長到800萬人。

2018年,到京都的遊客總數達到5200萬人,帶來1.3萬億日元(約為6578億元人民幣)的旅遊消費;2019年,京都一共接待了近5350萬名遊客,其中約880萬來自國外。

這些人除了想看奈良小鹿,大部分都是奔著藝伎文化而來。

本來藝伎作為國粹,是宣揚日本傳統文化的好途徑,卻成了披著傳承的外衣,為了掙錢無所不用其極,最終玷汙了藝伎文化。

抵禦不了金錢的誘惑,一切看似高貴的東西,都會墮落。

相關文章

在日本當公務員,到底有多吃香?

在日本當公務員,到底有多吃香?

昨天是6月18日,好日子,叫「一路發」。 日本前法務大臣河井克行和他的妻子、參議院議員案裡卻沒那麼幸運,倆人雙雙被捕,一路發進了拘留所。 我...

日本真的有很多職業狐狸精嗎?

日本真的有很多職業狐狸精嗎?

剛剛結束的《三十而已》,塑造了很多成功的形象。不管是以包出位的顧佳、精緻窮的王漫妮還是泯然眾人的鐘曉芹,都獲得了觀眾的好評。有人說,這部劇裡...

在日本,當一個禿子是什麼體驗?

在日本,當一個禿子是什麼體驗?

話說,小九曾經無意中翻到這樣一則日本新聞報道: 東京港區新橋,無業在家的英樹先生在外面散步時,因為禿頭,看起來長相可疑,鄰居就…就報了警。警...

在日本,用全部積蓄買個假老公

在日本,用全部積蓄買個假老公

陶紅與渡邊的這場假結婚還是順利通過了審查,在陶紅拿到日本綠卡之前,它還將持續數年。他們在領取結婚證之前沒有約過一次會,之後在一起居住一個月,...

日本人的富裕到底體現在哪裡?(上)

日本人的富裕到底體現在哪裡?(上)

今天跟大家聊聊日本的社會生活問題。 很多人說都說日本富裕,但是來到日本後,感覺也就那樣呀。那日本的富裕和強大,到底體現在哪裡呢? 單單看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