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政府或立法禁止處女膜修復術

據BBC和《鏡報》等英媒訊息,英國政府計劃立法,在全國範圍內禁止處女膜修復手術

(圖:BBC)

(圖:BBC)

該新聞引發了推特網友的瘋狂討論。

▼都2022了,這還沒被禁?

(以下圖片均來自推特)

▼我甚至不知道這種事還沒被禁…簡直是恥辱

▼這是我今天讀到的最棒推文…

也有網友提出了質疑:

▼要怎麼控制那些做處女檢查的醫生呢?

第一感覺這不像是在英國發生的事兒

▼據說戴安娜王妃大婚之前也做了這項檢查…

▼本屆政府對婦女生殖權利的系統性和明顯的缺陷通常作出迅速的反應:

本屆政府對婦女生殖權利的系統性和明顯的缺陷通常作出迅速的反應

▼你以為立法有用嗎?他們只是轉到地下罷了…

▼他們只會繼續在黑市上發展,變得更危險而已,大家小心。

(以上圖片均來自推特)

(以上圖片均來自推特)

處女膜與「貞操文化」

這種整容手術試圖重建女性的處女膜,而處女膜在某些文化中與貞潔聯繫在一起。

其實在去年年底英國政府就已經承諾要「儘快立法禁止處女膜修復術」。

現在,該法案已將「協助或教唆」進行處女膜修復術定為犯罪行為,並可能導致最高五年的監禁將女性帶到海外接受這種手術也將是刑事犯罪

(圖:Unsplash/ Gabriel Benois)

英國保健和心理健康部長吉莉安·基岡(Gillian Keegan)表示,政府「致力於保護處於弱勢的婦女和女孩」

BBC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英國多家醫療診所正在為女性提供有爭議的「處女測試」或「貞潔測試」。

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都認為這種侵入性檢測侵犯了人權,他們希望禁止這種檢測。

(圖:BBC)

(圖:BBC)

批評人士說,該測試是不科學的,它無法證明某人是否是處女,並可能演化成一種凌辱或虐待。

這種測試主要包括陰道檢查,以判斷女性處女膜是否完整。

處女膜是覆在陰道口的一層較薄的粘膜,含結締組織、血管及神經末梢。處女膜修補術是通過整容外科手術的方法將已經被破壞的處女膜重新還原或再造一個新的處女膜。

(圖:BBC)

(圖:BBC)

據世衛組織資料顯示,目前至少有20個國家有貞潔測試。

目前還沒有證據表明這項測試可以證明一名女性是否發生過性行為。這是因為處女膜可以撕裂的原因很多,包括使用衛生棉條和運動。

讓這項檢查存在的原因不在醫療,而在文化。

「‘處女’一詞是社會、文化和宗教結構的產物,既沒有醫學依據,也沒有科學依據」,聯合國的報告中如是說。

(圖:路透社)

我每年都帶女兒去做處女檢查

2019年,美國說唱歌手T.I.在一檔部落格中透露,他每年都要帶自己的女兒黛潔·哈里斯(Deyjah Harris)去婦科醫院做檢查,以確認她處女膜的完整——而他的女兒已經18歲了。

(圖:Google)

(圖:Google)

據英國媒體《鏡報》報道,黛潔在某真人秀談到她在網上看到自己的隱私被父親公開,感到非常的震驚、憤怒和傷心,越說越委屈,眼淚奪眶而出

(圖:鏡報)

(圖:鏡報)

黛潔承認,從十四歲開始,父親都會和她一起去婦科醫生那裡,

她知道這不正常,但也只能儘量不去想這件事


(圖:Facebook)

(圖:Facebook)

「我感到震驚和厭惡」,紐約州民主黨議員馬歇爾·索拉澤(Michaelle Solages)說。

不久之後她提出一項議案,要求禁止貞操測試。根據提案,提供貞操測試的醫生可能會面臨處罰或刑事起訴,如果在醫療機構外進行,將被視為性侵犯。

儘管處女膜是否完整,不應作為判斷女性是否依然保持處子之身的依據。然而,一些文化仍存在認知錯誤,只要處女膜不完整就會遭男方和家人歧視和唾棄

有些女性為此感到巨大壓力,因此採取處女膜修復術的極端措施。這樣,好讓她們能在新婚之夜保持一個完整的「處女之身」。

(圖:BBC)

(圖:BBC)

我每天都活在恐懼中

據BBC訊息,中東婦女與社會組織創始人塔赫裡(Halaleh Taheri)透露, 有一位摩洛哥學生在得知父親僱人謀殺她之後,不得不在倫敦躲起來

這位學生2014年到英國求學,現年26歲,和男友相識後開始同居生活。

(圖:BBC)

(圖:BBC)

這事被父親發現後,他要求她返回摩洛哥,並帶她到當地診所去檢查處女膜,結果發現女兒的處女膜已經破損。

這名女子隨後逃回倫敦,每天生活在恐懼中,生怕被父親發現她的住所。

一名出生於摩洛哥,在英國做教師助理的40歲女士也表示,她在20多歲時也被迫做過處女膜修復手術。

她說,自己永遠不會給孩子施加壓力,讓她們這樣做。

「逃跑是我唯一的選擇」

在英國,一位匿名女孩撥打了名為「業力涅槃(Karma Nirvana)」的求助熱線,該熱線設置的目的是為那些以「榮譽」為名被羞辱、虐待和強制結婚的受害者提供支持。

(圖:Karma Nirvana)

(圖:Karma Nirvana)

她說:「我的父母在感情上虐待我,他們想讓我接受包辦婚姻。」

她的父母已經為她決定了一位結婚對象。 但不久之前,一位長輩告訴女孩的母親,她交了其他男朋友;這個訊息在社區裡越傳越廣,讓女孩的父母為她的「名聲」擔憂。

(圖:BBC)

(圖:BBC)

他們決定帶她去做貞潔測試,以向她未來的丈夫證明她的「清白」。

「我的父母和他們想要我嫁的男人說,我必須進行處女檢測,以證明我仍然是處女,這樣才能繼續結婚。」

「我很害怕,我覺得逃跑是我唯一的選擇——所以我就這麼做了。」

(圖:BBC)

(圖:BBC)

普麗婭·馬諾塔(Priya Manota)負責接聽業力涅槃(Karma Nirvana)的求助熱線。

「我們接到了一些女孩的電話,她們擔心家人會發現自己有過戀情或者不是處女;或者是家人給她們施加壓力,讓她們進行貞潔測試。

「倘若測試結果不合心意,受害者可能會被家人拋棄。許多極端情況下,受害者甚至會被家人殺害。」

(圖:BBC)

(圖:BBC)

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沒有證據表明,童貞測試可以證明一名婦女或女孩是否有過性行為這是因為處女膜撕裂的原因有很多,包括使用衛生棉條和運動。

「我們接到一些女孩的電話。她們擔心自己的家人發現她們有過戀情,或者她們不是處女。」

(圖:BBC)

(圖:BBC)

埃琳娜(化名)曾打熱線電話說,她在兒時被強姦。

她的家人非但沒有追究加害者的責任,反而在她十幾歲的時候,要求她做處女膜修復手術。

「這不是我可以選擇的事情,」她說。「我感到非常非常孤獨,這像一個沉重的負擔在我的肩膀上。」

埃琳娜拒絕手術,但壓力仍在繼續。為了逃避這種情況,她嫁給了一個不在乎處女膜是否完整的人。

她說,她為自己有勇氣不去做手術而感到驕傲。

「我知道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我也知道我父母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們自己所謂的榮譽」,她說。

(圖:BBC)

(圖:BBC)

膠水,鑷子和血包

與此同時,BBC新聞發現,網上有渠道可以購買處女膜修復包,其中甚至有人花104英鎊(約人民幣870元)從德國購買。

裡面裝有60毫升的陰道收緊膠、塑膠鑷子、一個血囊和三個似乎裝有假血的小袋。沒有任何質檢證明或者說明書。

(圖:BBC)

(圖:BBC)

阿什法克·汗(Ashfaq Khan)是一名婦科醫生,他常接到病人要求處女檢查和處女膜修復的請求。

他表示:「這些應該被定為非法行為——政府需要採取更多的行動來反對這種做法。」

「正如各國領導人強調女性生殖器切割問題一樣,」他告訴BBC,「對我來說,這是另一種罪行——一種在倫理和道德上都極端荒謬且錯誤的過程。

(圖:BBC)

(圖:BBC)

伊朗庫爾德婦女權益組織的執行董事,戴安娜·奈米(Diana Nammi)呼籲說:「每個經歷這項開刀手術的女孩都是在(直接或間接)脅迫下製造處子之身。在許多情況下,它是包辦甚至強迫性婚姻的結果。」

處女膜修復術會形成精神創傷,在大約一半的病例中,它不能使女性在下次性交時流血,使她們非常容易受到基於‘榮譽’的虐待(’honour’ based abuse),甚至是‘榮譽’殺害(’honour’ killing)」

(圖:BBC)

(圖:BBC)

轉為地下的虐待循環

Cycle of abuse

正如許多推特網友擔心的那樣,將這些程序定罪可能會讓它們轉入地下。

英迪拉·瓦爾瑪(Indira Varma)也在慈善機構Karma Nirvana運營熱線服務。

她說,雖然大多數手術在診所發生,但也有撥打求助熱線的女性表明,有些手術是在家裡進行的。

「受害者描述說,社區老人或醫生到家裡來。儘管這要花費更高額的費用,

但可以把受害者囚禁在家裡,將她們尋求幫助或逃跑的風險降到最低。

(圖:BBC)

(圖:BBC)

她說,這是一個「在地下蓬勃發展的行業」,但它「加深了對受害者的虐待循環」。

整形外科醫生迪拉吉·巴爾(Dheeraj Bhar)不同意這一禁令。

他在倫敦哈里街開了一傢俬人診所,並提供處女膜修復術的服務。他說,平均花費在3000英鎊到4000英鎊之間,時長45分鐘。

他擔心一旦這種手術被禁止,受「貞潔」捆綁的女性可能會面臨更大的風險,相反,他認為應該對這種手術進行監管。

他說:「當你禁止某些醫療程序時,你就把病人轉入了地下。他們將開始求助於黑市醫生,或從其他國家飛過來的醫生來做這些手術。」

「我認為更大的問題是,如果你不知道這些手術正在進行,你就無法追蹤或者監測併發症。」

他說,許多來找他的女性是受到家庭或社會的壓力,但不是被迫的。

他補充說:「他們只是希望被自己的社會所接受,為了被自己的個人社會所接受,這是他們必須遵循的支柱和信條。」

2021年,中東婦女和社會組織(the Middle Eastern Women and Society Organisation)發起了一場禁止「貞潔測試」的運動,並呼籲圍繞這一話題進行更多的社會教育。

該組織創始人哈拉拉·塔赫裡(Halaleh Taheri)認為要阻止這種行為發生,需要時間和教育。

她說:「儘管我們希望最終禁止處女膜修復,但在沒有接受適當教育的情況下禁止這種做法只會弊大於利。」

「如果我們能幫助教育我們的社區,扭轉這種信念,那麼處女膜修復術就沒有必要了,它會自己倒閉。」

(圖:VectorStock)

(圖:VectorStock)

醫學專家表示,處女膜修復術具有侵入性、虐待性和不科學性。

英國兒童和青少年婦科學協會主席克勞奇(Naomi Crouch)博士擔心,有些婦女和女童可能是被迫進行修復術的,她認為這一點好處都沒有。

她說,作為醫護人員,保護病人免受傷害是醫生的職責。

(圖:BBC)

(圖:BBC)

英國醫學總會(GMC)的一名負責人科林·麥爾維爾(Colin Melville)表示,作為醫生,首先要考慮的是「患者的脆弱性和心理需求」,這一點至關重要。

這裡還有病人同不同意的問題。如果病人是在受到他人巨大壓力下才同意的,就不是出於自願。

他說,如果醫生覺得患者,特別是年輕患者或是兒童並不想做陰部整形手術,就不應該給她們做。

(圖:BBC)

(圖:BBC)

保守黨議員理查德·霍爾頓(Richard Holden)為《醫療保健法案》(the Health and Care Bill)提出了一項條款,禁止「貞潔測試」和處女膜修復術。

英國議會副國務卿兼衛生部長賽·卡瑪爾(Syed Kamall)表示:「貞潔測試沒有科學價值,也沒有臨床症狀,這是對人權的侵犯,對女性的健康有不利影響。」

但在立法過程中,「立法禁止處女膜修復術的問題在於它被歸類為整容手術,在這一領域引入立法可能會剝奪女性對她們想要的手術做出決定的權利。」

(圖:VectorStock)

(圖:VectorStock)

然而,前工黨議員吉塞拉·斯圖爾特(Gisela Stuart),作為一名獨立的跨黨派議員,強烈倡議禁止處女膜修復術和「貞潔測試」,並補充道:「與其說這是一種整容手術,不如說是精神虐待。」

這位部長表示,她不認為這是「個人」的表面文章,而是一個法律問題。

她補充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在法律措辭和具體的禁令起草過程中更加小心地處理這個問題。」

不知道大家看完新聞是不是和圈哥一樣百感交集呢?

歡迎來評論區發表你的看法~

(英倫圈綜編,編輯:張一&桃桃,參考來源:BBC、鏡報、路透社、Karma Nirvana、Facebook、Google、 Unsplash、VectorStock等;圖片除標註外均來源於網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