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浩案例|某郵輪公司拍賣債權登記及分配案

➤ 編者按

➤ 編者按

2020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公佈的《2019年度人民法院十大執行案件》中,「海口海事法院4.033億元拍賣‘光匯寶石’油輪執行案」從各地法院上報的228件案件中脫穎而出、成功入選。這一創成交金額紀錄的拍賣背後,就有著國浩律師的助力。

今天與大家分享《新加坡某(私人)有限公司訴光匯寶石油輪有限公司船舶拍賣債權登記及分配案》。本案是國浩優秀案例評選活動中,由國浩海南管理合夥人、主任姜丹、合夥人姜凌、律師王芳申報的一起涉外海商典型案例。

該案涉及船舶經營人的法律地位、合同第三人權利保護及涉外民事關係的法律適用等涉外海商案件辦理難點和爭議焦點,在確保新加坡籍委託人的合法權益的基礎上,國浩律師配合海口海事法院更好地完成了船舶拍賣及後續的法律程序處理。案例論證嚴謹、充分體現了律師的專業水平,不僅對涉外海商案件的辦理及相關法律疑難點問題作出了極具價值的回應,也為我國海事法律體系的完善提供了參考。

01

案情簡介

「光匯寶石」輪是光匯寶石油輪有限公司所有的一艘VLCC(超大型油輪),因船舶所有人「光匯寶石油輪有限公司」與「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之間的金融借款,光匯寶石油輪有限公司為此提供了其名下香港籍「光匯寶石」油輪(M.T.「BRIGHTOIL GEM」)作為抵押物進行擔保。由於光匯寶石油輪有限公司發生貸款合同中約定的違約事由,巴黎銀行宣佈所有貸款合同項下本息全部立即到期,並於2019年1月4日向海事法院申請了扣押「光匯寶石」油輪。

後因光匯寶石油輪有限公司未提供擔保,扣押期限現已屆滿,且該輪亦不適合繼續扣押,法院於2019年8月6日作出(2019)瓊72民初22號民事裁定書,決定公開拍賣被告所屬的「光匯寶石」輪(M. T. Brightoil Gem)。其後海事法院於2019年9月2日發出拍賣及債權登記公告。

在這一情況下,委託人(一家新加坡籍的船舶經紀公司)委託國浩律師辦理債權登記和確權訴訟相關案件。經過與委託人了解,委託人的海事請求債權基本情況如下:委託人共出示了相關程租租約20餘份,共計經紀費約20餘萬美元,但相當一部分不是由「光匯寶石」輪承運的租約,是由光匯寶石油輪公司的關聯公司所有的「Brightoil Grace」輪和「Brightoil Lion」輪等的租約,而且考慮到這些油輪都是單船公司註冊,因此剔除了相關的船舶經紀費,只將有關「光匯寶石」輪有關的經紀費用申請了債權登記。

本案最後當庭達成了調解。委託人同意放棄利息,其全部船舶經紀費和相關訴訟費用的主張被告均在調解協議中予以了確認,被告同意前述經紀費及相關訴訟費用在拍賣船舶價款中予以受償。至此,委託人本無太大希望收到的一筆船舶經紀費用全額得到了償付。

02

代理思路

(一) 關於本案的法律事實問題

僅有電子郵件的記錄和商業發票,並不能形成有效的證據鏈條,應該如何證明委託人的確促成了該程租合約,且相應航次已經實施完畢?

基於對法院的了解和過往辦案經驗,國浩律師判斷,涉案船舶現已被法院扣押並進入船舶拍賣階段,因此,法院一定會在扣押船舶時儘量收集船舶證照及相關檔案的資訊,包括船舶所有權登記、船舶國籍、船級、船檢等各類證書以及PSC【(Port State Control),港口國監督】的必要材料,還有航海日誌、輪機日誌等隨船檔案,以便拍賣時儘可能多的披露該船舶資訊,由此航海日誌或者Q-88問卷應該是可以向法院申請複製或者查閱的。根據這一判斷,國浩律師向法院申請了調閱法院扣押船舶時複製的相關材料。

令人欣喜的是,國浩律師在查閱過程中發現,法院調取的INTERTANKO CHARTERING QUESTIONNAIRE 88 – OIL【獨立油輪船東協會標準化租船問卷】(上傳日期:2019年9月1日)其中的12.1 Last three cargoes/charterers/voyages (Last/2nd Last/3rd Last)一欄中,標註如下:

ALCO :Arabian Light Crude Oil

AMCO :Arabian Light Crude Oil

對照之前委託方發給國浩律師的電子郵件版租約PART I第1條(見下圖),兩者相互印證。

另外,根據航海日誌及PSC的相關檔案,也可以印證委託人通過電郵促成的租約已經實際履行。

綜上,國浩律師判斷,綜合這些證據,已經能夠初步證明:1. 委託人作為經紀人已經促成了本次租約的訂立,且船東完成了該租約下約定的航次;2. 根據我方提供的發票,可以初步確定涉案航次的租金金額。

(二) 本案的主管問題

程租合約中的仲裁條款是否適用於原告?如果法院認為適用,如何處理這種風險?

由於本案委託人是經紀人,其手頭只有電子郵件附件中的電子租約最終確認版。從這個版本來看,該租約使用的是ASBATANKVOY(97)版Association of Shipbrokers and Agents US (美國船舶經紀人與代理人協會租船合同),其中第一部分約定的仲裁條款形式如下:

實際上,該條約定從合約本意來看是約定了倫敦仲裁,但還是存在很多有爭議的部分:

1. 合約文字只是將選擇的London標綠,並未刪除後面的選擇地點選項,是否視為雙方當事人已經確定了仲裁地點為倫敦是一個爭議的內容。

2. 程租合約的合同相對方為船東和承租人,委託人作為經紀人,顯然不是合約相對方,不應受合約仲裁條款的限制。但如果該爭議真的在倫敦或者任何一個英美法系的地點裁決,大概率可能會適用英國第8條的規定,認定仲裁條款有效。然而,由於該案債權登記已經由國內法院受理,國浩律師基於廣泛意義上的管轄考慮,判斷即便對方提出異議,法院一般也會駁回,由此可能會適用國內法律。而如果按照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和仲裁法的規定,法院極有可能認定此項仲裁條款無效。

3. 本案標的不大,且對方的委託代理人也是國內律師,國浩律師判斷雙方都不太會希望這個案子到倫敦仲裁。

(三) 涉外民事關係的準據法適用問題

在對事實問題和主管問題有了基本判斷後,國浩律師進一步考慮本案的準據法適用問題。租約本有一項首要條款(Paramount Clause)表示適用英國法律,但因不明原因,最終確認版劃線刪除了這一內容。因此,即便國內法院受理本案,本案糾紛的準據法也是一個較大的法律問題。

1. 程租合約由新加坡的船舶經營人代表香港的船東與香港的承租人用香港籍的船舶在新加坡經紀人的促成下通過電子郵件簽訂完成,航次為裝貨港沙烏地—拉斯塔努拉,卸貨港—山東日照。合約當事人為香港籍和新加坡籍,但實際為兩家香港籍的公司用香港籍的船舶來在履行合約。因此,初步判斷,如果雙方當事人無法就法律適用問題達成一致意見,很可能會適用香港法律。

2. 《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第十條的規定,法律適用的查明義務屬於法院。但考慮到本案存在適用法律比較難以判斷、適用法律查明的週期太長以及海運強國建設政策等因素,國浩律師估計,法院很有可能會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十七條的規定,對雙方當事人關於法律適用問題進行釋明(當然也可以叫軟性強制),同意適用中國內地法律。後來,法院的實際操作應證了國浩律師對此的分析。

(四) 訴訟主體問題

租約的一方為光匯航運(新加坡)有限公司,在船舶登記上是SHIP MANAGER(船舶管理人),不是SHIP OPERATER(船舶經營人),更不是船舶所有人,本案的被告應該怎麼列?

第一,本案如認為SHIP OPERATER是船東的代理人,則相應的船舶經紀費應由委託人船東承擔;(船舶登記中的資訊及Q88問卷、航海日誌等證據可以形成具有高度蓋然性的證據,而且從租約的運費收款人可以看到,收款賬號是船東的賬號)。

第二,根據民法通則六十五條的規定,授權不明的,被代理人應當向第三人承擔民事責任,代理人負連帶責任。

綜合上述兩點,國浩律師將光匯寶石油輪有限公司和光匯航運(新加坡)有限公司列為共同被告,要求兩者承擔連帶責任。

03

案例點評

本案雖然標的不大,但涉及的法律問題較多,值得深思。辦案過程中,有些問題是涉外領域在域外法已有規定,但我國法律尚不明確造成的。

(一) 船舶經營人的法律地位仍需明確

鑑於國際海運中,不管是登記船東還是二船東,在運營大型船舶的時候,自營的比較少,大多交由ship manager 或者ship operater來管理運營,但我國法律對此類海運主體的法律地位仍未明確。從我國現有的法律法規來看,只有《海商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船舶登記條例》(以下簡稱《船舶登記條例》)對船舶經營人(operator)作了規定。

我國《海商法》第二十一條規定:「船舶優先權是指海事請求人……向船舶所有人、光船承租人、船舶經營人提出海事請求,」;第二百零四條第二款規定:「前款所稱的船舶所有人,包括船舶承租人和船舶經營人。」;《船舶登記條例》第十四條第一款第十項規定:「船舶所有人不實際使用和控制船舶的,還應當載明光船承租人或者船舶經營人的名稱、地址及其法定代表人的姓名」。但是,《海商法》和《船舶登記條例》都未對船舶經營人概念、船舶經營人責任作明確規定。而ship manager (船舶管理經營人)就更是隻在《國際海運條例》和交通部的《國內船舶管理業規定》提及,其定義和內涵更不甚明確,很容易造成與國際海運實際操作的不銜接。

(二) 由於海訴法沒有明確對船訴訟制度,但又不得不對附著在船舶上的一些海事請求債權予以考慮,從而造成海事訴訟法和海商法之間的制度性不銜接

本案中,根據現有的《海訴法》第二十一條第(十八)項的規定,船舶經紀人的與船舶有關的佣金、經紀費或代理費是可以申請扣押船舶並要求船方提供擔保的,但扣押船舶以後,被告如何確定、請求權基礎是什麼等內容,無論海商法還是民法典都沒有規定,這一問題如今越來越突出。

目前,海商法的修改已經正式列入立法計劃,海訴法的修改也即將列入日程,這個問題還需要更好地考慮。

(三) 面對越來越複雜的涉外民事關係,尤其是涉及多個法域的時候,適用準據法的方法,可能需要新的理論予以補充

涉外民事關係的法律適用在商事領域的基本原則就是:首先當事人意思自治,其次適用最密切聯繫國法律。然而,隨著當今社會網際網路和國際交流的極速發展,電子資料交換和電子合同越來越多,「最密切聯繫」的地域性越來越不明顯。

另一方面,「一帶一路」倡議讓中國與世界的聯繫越來越緊密,經貿領域的交易越來越複雜,許多涉外民事關係涉及到更多的國家和地區,與此相伴的是法律關係亦牽涉到更多法域,如何確定最密切聯繫地,無論在訴訟還是非訴領域都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

(四) 合同法中對第三人的保護問題

有關利他合同的內容,我國法律體系中,僅新《民法典》在第522條中進行了規定,但利他合同的具體形式要件以及第三人在利他合同中是否需要受到首要條款、仲裁條款等的約束,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

這個問題在英國法中已經有比較明確的規定,但如果準據法為中國法律,則暫時還沒有明確的規定。現今越來越多的利他合同及第三人承諾,但如何確定第三人的法律責任,無論是在一般民商法領域,還是涉及此類情況更多的海商海事領域,都是值得深入研究和進一步推動立法的方向。

04

專家推薦

王龍奎

王龍奎

國浩海南管理合夥人

海南省律師協會副會長

本案存在各方當事人均為外籍主體、履行地不在中國內地、取證和了解事實情況困難、訴訟關係複雜、法律適用問題疑難點眾多等困難,對律師的海事訴訟、海商法及涉外訴訟的綜合專業素養要求很高。國浩海南承辦律師通過積極與當事人及法院溝通,仔細閱讀證據,以證據串聯證據,形成了有效的證據鏈,使被告對事實予以確認。另外,面對大量的涉外法律適用及海事訴訟專業問題,承辦律師們多次通過專項會議及模擬法庭進行論證,也為之後的庭審中能夠調解奠定了專業基礎和信心。

隨著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快速推進,經貿領域也越來越與世界密不可分,涉外法律關係也越來越複雜和多樣化,海商事涉外法律工作不再僅僅是熟悉、應用其他國家、地區的法律的問題,更需要讓中國的法律走出去,與域外法進行銜接和接軌,以進一步擴大我國法律及法律體系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同時,本案為涉外律師提示了一個新的涉外法律服務內涵,即,涉外律師不僅僅可以進行域外法律服務,也可以通過代理域外當事人在中國內地的訴訟,完善我國國內法與域外法的銜接。

05

律師介紹

姜丹

國浩海南管理合夥人、主任

國浩自貿港業務委員會主任,國浩公司破產管理業務委員會、國浩文化傳媒和體育文化副主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公司法專業委員會委員,海南省律師行業黨委副書記,海南省律師協會第四、五、六、七屆副會長,海南省調解協會會長,海南省首批金融證券保險專業、行政法專業、刑事專業的專業律師。曾獲全國黨員律師標兵、全國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先進個人、海南省誠信律師、海南省最佳誠信律師等榮譽。姜丹律師擅長辦理企業投融資、破產重整與清算、金融與銀行、複雜民商事爭議解決等領域的法律事務,其主辦了多宗國有及大型企業、金融機構的項目評審、投融資、盡職調查、風險化解、常年法律顧問等綜合法律服務項目,典型案例包括海南首宗企業破產重整案件(成功化解企業負債近60億元);海南省發展控股公司收購海航集團下屬企業「一島四地」資產項目(案涉資產達170億元);海南首宗「涉外、涉海、涉主權」的生態損害索賠案件等。

姜凌

國浩海南合夥人

國浩海事海商業務委員會副主任。海南仲裁委員會仲裁員,原海口海事法院審判長、員額法官,曾擔任上海海事法院助理審判員。主要業務領域包括國際貿易、海事海商、民商事爭議解決等,曾審理大量 CMA CGM、Maersk、MSC、海口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海南港航控股、三亞港務局等航運、港口企業訴訟、執行案件,擁有紮實的海商事法律功底和豐富的實踐經驗。自2019 年加入國浩海南以來,負責了大量海事海商及海洋利用類的訴訟及非訴案件,並長期擔任涉海行政機關、軍隊及航運企業的常年法律顧問;曾參與了《海南自由貿易港海口江東新區條例》《海南省沿海邊防治安管理條例》等法律檔案的起草、修訂工作。

王芳

國浩海南律師

國浩勞動與社會保障業務委員會委員。原海南省某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院長、仲裁員,主要業務領域包括民商事爭議解決、海事海商、企業投融資等,執業期間辦理了多宗重大海事海商訴訟糾紛案件,並長期擔任大型國有企業、涉海行政機關、軍隊及航運企業的常年法律顧問;曾主辦或聯合主辦多個重大公司併購項目,包括為海南省發展控股公司收購海航集團下屬企業近170億的「一島四地」資產併購項目、中遠海運大連投資有限公司收購某海運公司、「海口九號」等三艘滾裝輪船舶轉讓、海南省某大型國企收購某保險公司等項目提供專項法律服務;曾參與了《海南自由貿易港海口江東新區條例》等法律檔案的起草、修訂工作。

相關文章

國浩案例|李某甲訴王某民間借貸糾紛案

國浩案例|李某甲訴王某民間借貸糾紛案

➤ 編者按 民間借貸本質上是一種資金融通行為,其收益固定、可預期,而投資合作最大的特徵為風險性和不確定性,是投資人為取得不確定的收益而將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