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核酸的日子,最難將息

文|西坡

文|西坡

今天早上突然發大志願,要驅車八百米去買早餐。當我嶄新的二手腳踏車抵達小區人行出口的時候,一名莊嚴的保安將我攔了下來,小票呢,今天全員核酸。

今天全員核酸?我又驚又喜。喜的是,熟悉的日子又回來了。驚的是,我飢腸轆轆,不想折返回去排隊做核酸。於是我怯怯地問,我先出門買個早餐,回來就做核酸,一分鐘都不耽誤,好不好。保安大哥點點頭,就由我出了門。於是我又喜又驚。

喜的是,不用餓著肚子被捅嗓子了。驚的是,這保安也太不稱職了。疫情形勢如此嚴峻,全國人民抓防疫促生產,最重要的是守土有責、守土盡責。小區保安是疫情防線的最前哨,非常時期,怎麼能如此大意。雖然我不是壞人,我喜歡做核酸,我答應了回來就做核酸肯定會做,但萬一我是壞人呢,萬一我是惡意不做核酸的人,萬一我是隔壁小區派來搞破壞的。全國這麼多小區這麼多保安,都像他這樣,隨便幾句話就不查小票了,得出多大婁子。難怪疫情總是治不乾淨呢,全壞這些人手裡了……

就這麼想著,燒餅油條豆花麻球近到了我的眼前,泊好車上了鎖,排隊掃碼拎著勝利果實踏上歸程。回到十字路口,抬頭看著萬里無雲的天空飄著朵朵白雲,我已經暫時放過了那個小保安,沉浸在又要開始做核酸的喜悅中。

前幾個月,周邊省市疫情嚴重的時候,本市也跟著緊張了起來。從七天一做三天一做終於到了一天一做。那也是我幸福指數最高的一段時間。

疫情一緊張,就有人喜歡抱怨,那抱怨裡邊又藏著炫耀。說什麼不能探親,好像親戚多待見他們似的,又說什麼不能出國,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出得起國。

我不喜歡探親也不喜歡旅遊更加不會出國,我早就衝胸前的紅領巾發過誓,我和生我養我的這片土地一刻都不能分割。

我就喜歡做核酸。核酸面前,人人平等。最重要的是,核酸不花錢。現在一根冰棒好幾十,一點科技含量都沒有,黑心資本家存心要熱死我們老百姓。核酸是什麼?DNA,RNA,雙螺旋,單螺旋,生物技術,生命的密碼,人類的未來。這麼高科技的玩意,人人可做,一天一次,不要錢,就這還有人不滿意,真是吃飽了撐的。

核酸檢測不光是科技的聖盃,還是人文的慶典。小時候在農村的時候就聽說城市裡鄰里冷漠,對門住一輩子都不打招呼的。長大進城之後,果不其然。感謝核酸,讓我重新體會到村裡的溫暖。疫情最緊張那段時間,學校全部停課,從一兩歲的嬰兒到十四五歲的小子姑娘,全部在小區裡晃盪。我懷念的大喇叭也回來了,每天定時響起,叫大家下去核酸,總是使我想起村部大喇叭叫婦女們去鎮上查體的情景。

好景不長。周邊省市後來還是把疫情控制住了,本市的壓力小了,一天一做又變成三天一做七天一做。中學小學幼稚園也陸續開了學,小區又冷清下來。朋友們都說嗓子迎來了修復期,又說要去吃什麼館子,我也只好附和著。

但我真擔心再也不用做核酸了啊。這時候傳來讓人安心的訊息,說核酸要常態化。一夜之間,小區里長出了七八個核酸亭子。藍頂白身,簇新簇新的,還裝了空調。我每次走過,都會好好瞧上兩眼,看樣子要打持久戰了。

誰都沒想到的是,這些光榮的核酸亭子剛畢業就下崗了。大約兩個星期之前,本市發了通告,說公共場合不再查48小時核酸了。不查了誰還做核酸啊,我依舊每天去做,發現隊伍越來越短,到最後只剩下我和個別要出差的人。有一天,工作人員竟對我說,現在不緊張了,不用天天來做。看她神色,好像我在佔公家便宜似的。於是我也不去做了。

上週末,我擔心的事終於出現了。一位朋友在朋友圈晒出了他們在外地旅遊的照片,還說被疫情耽擱已久的旅遊……這還了得,再這樣下去,他們還不得出國了。

現在我終於放心了,又要全員核酸了,核酸面前,人人平等。恰在這時,我嶄新的二手腳踏車載著燒餅油條豆花,來到了小區大門口。七月的涼風吹到我迎著烈日的臉上,暖到了心裡。

相關文章

每天凝視傻逼,你也就成了傻逼

每天凝視傻逼,你也就成了傻逼

文|西坡 我每天都在抵禦傻逼的誘惑。「來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時光。」沒有什麼比傻逼更能給人無窮的快活。 傻逼就像是臭豆腐,聞著臭,吃著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