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徐州又一個被拐賣的女人,微博欠她一個熱搜

中國徐州「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已經發酵近一個月。

諸多疑點尚且不明,又有更多的謎團出現。

就在今早,有網友曝出楊某俠和董某民的結婚證照片

評論區瞬間炸開了鍋

評論區瞬間炸開了鍋。

因為這照片中的女子,看起來和被鐵鏈拴住的女子並非同一人

如果該爆料為真,無疑牽扯出了更大的問題:

若照片上的女人是楊某俠,如今

身在何處?

被鐵鏈拴住的女子又是誰?

……

無數網友還在持續關注,等待一個真相。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類似的案件被重新發掘出來。

其中最震撼的是下面這起。

女大學生被人販子以120元的價格賣進了山村。


遭囚禁、虐待17年之久。

十年前,曾有地方電視臺做了新聞節目,名為《女大學生的山村噩夢》。

十年後,在豐縣事件的餘波中,這期節目又引發了熱議。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今天我們就透過這期節目,一探究竟。

西南偏僻的山村裡,有一個謎一樣的女人。

她和全村最窮的男人倪天國是「夫妻」。

擠在破爛的屋簷下,和牲口同吃同住。

沒有人知道這名女子的家在哪裡。

她的身體狀況也已經越來越差……

她的身體狀況也已經越來越差……

記者走訪村民得知,該女子是在17年前被倪天國帶進村的

當年,她梳著麻花辮,二十歲出頭。

人人都誇她漂亮。

人人都誇她漂亮

她說普通話,懂英語,還寫得一手好字。

行為習慣也和村裡農婦大不相同。

時常讀報紙,還會檢查食品保質期。

儼然受過高等教育。

村民猜測,這可能是個大學生

這樣的女孩,怎麼會無故出現在破敗的小山村呢?

這樣的女孩,怎麼會無故出現在破敗的小山村呢?

又怎麼會和村裡出了名的懶漢倪天國在一起?

17年前,倪天國已經38歲,是全村經濟狀況最差的一戶村民。

節目拍攝時,他已年過半百,依然好吃懶做,一貧如洗。

政府資助給他建房的錢,他花掉了一半。

他的生活條件有多糟糕?

人與牲畜同住一間小磚房。

屋頂是茅草、膠板搭的,牆體漏了幾個大洞。

一塊破木板支在一堆爛鐵皮上,就是床。

幾件衣物充當鋪蓋,已佈滿汙漬。

幾件衣物充當鋪蓋,已佈滿汙漬

不難猜測,該女子並非自願與他生活。

鏡頭下,她雖然總是神情恍惚。

但當倪天國給女子一遍遍梳著頭,問她愛不愛自己,願不願意嫁給他時。

她卻能頭腦清楚地堅決否認,「不要。不愛。」

沒有主觀意願,卻以夫妻身份共處17年

沒有主觀意願,卻以夫妻身份共處17年。

只有一種原因——她受到脅迫,失去了自由。

村民也側面證實了這一點。

他們說,該女子曾多次逃跑,直到現在還是隨時隨地都想跑。

然而,每次都被倪天國抓了回去

然而,每次都被倪天國抓了回去。

最後倪天國乾脆將她關起來,鎖進房間裡整整一年。

一旦表現出不順從,就對其進行毒打。

打到精神恍惚,失去了反抗能力,才將她放出。

對此,倪天國還十分理直氣壯。

「要鎖嘛,不鎖怎麼辦。」

「打不死的婆娘,晒不死的茄秧。」

村裡人都將其當作家事,無人插手

村裡人都將其當作家事,無人插手。

因為倪天國對村民的說法是,這是他從外地帶回來的媳婦

還說她精神有些問題

即使面對記者,他也自信滿滿地表明該女子就是他的「夫人」。

可是,當記者詢問是否為合法夫妻時。

他很快否認。

同時滿臉不以為然。

為了讓事情更快水落石出

為了讓事情更快水落石出。

記者決定直接接近當事女子。

記者指著報紙上的字,問她是否認識。

她雖然神色驚恐,但依然能作出回應。

對接連拋出的問題,都一一作答,始終邏輯清晰。

對接連拋出的問題,都一一作答,始終邏輯清晰

但當記者追問更具體的情況,試圖了解她的家庭資訊時。

她卻不再回應了,眼神瞥向一旁的倪天國。

記者意識到,她因為害怕倪天國,才不敢多說話

記者意識到,她因為害怕倪天國,才不敢多說話。

而支開倪天國後。

女子居然立馬說出了自己的家庭住址和父親的名字

一旁的倪天國發現事情敗露,也只得說明真相

一旁的倪天國發現事情敗露,也只得說明真相。

女子是他花了120元從人販子手中買來的

早在十年前,他將女子鎖在屋裡毒打時。

對方就告訴他自己的家庭資訊,並苦苦哀求他送自己回家。

但他自然不會如此好心

但他自然不會如此好心。

他對這一資訊守口如瓶多年。

並且因為女子沒有為他生下孩子,變本加厲地折磨她。

還自稱自己買來的媳婦想怎樣就怎樣。

記者沒有辦法代替法律懲治惡徒

記者沒有辦法代替法律懲治惡徒。

只能寄希望於幫助該女子尋親,重獲自由。

拿著詳細的地址和父親姓名,記者找到了女子的父親何開志。

得知何開志的確有一個下落不明的女兒。

因苦苦尋覓多年無果,以為她已不再人世。

每逢寒衣節,還會給女兒燒紙。

雖然已隔了17年

雖然已隔了17年。

這名父親一看照片,立馬淚眼婆娑。

他咬定照片上的女孩正是自己的大女兒何成慧

在記者的帶領下,這位父親和二女兒來到了村裡。

何成慧立馬認出了自己的妹妹,臉上露出笑容。

但隨之而來的情況,卻令人迷惑

但隨之而來的情況,卻令人迷惑。

何成慧雖然也承認,眼前的人是父親。

但對父親的態度卻有點奇怪。

不像人們想象中父女相見時的動情。

相反,態度十分平淡,甚至可以說有些冷淡。

而且,父親也表現出令人費解的行為

而且,父親也表現出令人費解的行為。

剛到村子時,他竟許久不願下車。

見到女兒後,也沒有急於追問真相。

反而哭著一再表示對不起孩子

最後,在記者的追問下,這位父親才道出了內情。

原來,看上去慈眉善目的男人,居然是個家暴男

他坦白自己曾經脾氣暴躁。

重男輕女的觀念導致他對妻子和女兒不滿。

對妻子和三個女兒都曾大打出手。

但後來,他發現大女兒何成慧的學習成績優異

但後來,他發現大女兒何成慧的學習成績優異。

1995年,何成慧考上綿陽科技大學(今為西南科技大學),更是成為全家的驕傲。

這也改變了父親的看法。

他決定改過自新,做一個好父親。

那時家裡很窮,但父親還是一心要讓她上大學。

為此父親四處借錢,湊夠學費,送她到學校。

只是這份父愛,已經來得太晚

只是這份父愛,已經來得太晚。

由於父親的暴力行為對女兒影響過深。

上學時何成慧已經患有精神分裂症

所以,父親一度以為她是發病時出了意外。

多年來,一直揹負著愧疚感生活。

多年來,一直揹負著愧疚感生活

一個前程似錦的女孩。

被親生父親暴力虐待,患上精神疾病。

又遭人販子、買家毒手,葬送尊嚴與自由。

這不只是何成慧的人生,更是無數女性的命運縮影。

聞者皆哀,聽者同悲。

聞者皆哀,聽者同悲

時至今日,我們再回看這個十年前已經畫下句點的故事。

不難發現,當中仍留存諸多疑點和遺憾。

這檔節目直到最後,也沒有揭開何成慧遭拐賣的真實內幕

只知道她是在離學校很近的地方,遭到一記悶棍。

但人販子是誰?至今不清楚。

買方倪天國,雖然被記者曝光,上了電視。

但最終也沒有受到法律制裁。

但最終也沒有受到法律制裁

更令人震驚的是,倪天國初次見到何成慧父親時。

居然殷勤地點菸,還熱情地叫他爸爸。

甚至大言不慚地謊稱,是自己好心收留了她。

而父親了解到女兒多年來非人的生活後

而父親了解到女兒多年來非人的生活後。

竟沒有進一步對倪天國問責,也沒有過多追問人販子的資訊。

只是斥責了他幾句。

只是斥責了他幾句

甚至,還給了倪天國幾千塊錢,讓他去買一床被子

如同作為換回女兒的「贖金」。

網友對此紛紛表示難以接受。

時至今日,依然有人關心倪天國有無受到法律制裁。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拐賣的罪行被終止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拐賣的罪行被終止。

何成慧回到了家,接受心理治療,迴歸正常的生活。

但一個女孩的17年青春已經永遠凋零了。

也不知道能否等到她精神恢復,可以出庭指證倪天國的那一天。

更令人無法釋懷的是,一個何成慧回家了,還有無數個回不了家的「瘋女人」。

拐賣、囚禁、性虐待、家暴……這樣的罪行還在繼續上演。

很多罪犯依然未得到懲處。

很多事件最終都以不了了之收束。

這背後的原因十分複雜

這背後的原因十分複雜。

拐賣婦女事件同時牽涉犯罪、道德、倫理、習俗、經濟等問題。

如中國政法大學的黎敏教授所說,有「頑固強大的愚昧觀念和漸成自然的收買陋習」。

尤其是被拐賣者一旦生兒育女,常有刑事案件會轉變為家庭糾紛。

不少受害者家人都出於各自的原因,最後不予以追究。

很多受害者,有的像何成慧一樣,精神失常,無法指證。

有的因為生育了孩子,選擇「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比如,2006年曝光的郜豔敏事件,即《嫁給大山的女人》的原型。

郜豔敏早年被人販子誘騙後,被人轉手以2700元的價格賣給一個比她大6歲的男人。

起初她多次逃跑,三次自殺未遂。

但生下兩個孩子後,她的心態發生了轉變。

她覺得,雖然丈夫打她,但心眼並不壞。

最後,她選擇留在村子裡生活,成為一名鄉村教師。

被拐賣一年後,她還曾與丈夫一起回孃家探親

被拐賣一年後,她還曾與丈夫一起回孃家探親。

家人雖然也曾四處找她,報案後在各地搜尋。

但見到女兒兒女雙全,反而覺得帶她回家倒不一定能找到更合適的丈夫。

放棄了追責,接受了這一事實

雖然網友眾說紛紜,但這畢竟是當事人自己的意願。

但再看2008年曝出的曹小青事件,則更加令人心碎。

17年間,曹小青被拐賣4次,遭受非人虐待。

長期被囚禁在窯洞裡,被逼著生下兩個孩子。

被解救出後,已經精神失常。

但很多人沒想到,早在1993年,她的家人就曾經找到過她。

當時,曹小青的父親看到她已經生下了孩子。

他認為小青丈夫也算得上是個本分人。

因此不顧曹小青的哀求,把她留在了村裡

這一決定讓曹小青錯失了被救的機會,釀成了後來的悲劇。

再回到「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

再回到「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

之所以能持續如此久的熱度。

也恰恰是因為,人們不想這件事又落得不了了之的結果。

根據通報,1998年6月,楊某俠被拐賣給董某民。

也就是說,已經在黑暗中度過了24年。

如今,楊某俠也精神失常,無法自行揭露真相。

楊某俠的家人大概也因為過去太久,早已放棄了找尋。

但時間無法掩蓋罪惡。

如果這種惡得不到懲處和遏制,沒有人能真正生活在陽光中。

相關文章

胡錫進百思不得其解

胡錫進百思不得其解

江蘇成立「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組,胡錫進發表評論說,「它是官方公信力已經非常脆弱再清晰不過的警鐘。」老胡謀國,中肯中肯。 每有網上輿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