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私校大變天!華爾街精英家庭「逃離」紐約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留學全知道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留學全知道

ID:EduKnow

作者:小鹿

對於中國的家長們來說,2022年是不尋常的一年。多種因素交加影響之下,如何為孩子做出正確且穩定的教育選擇,是每一位父母都要考慮的艱難問題。

國際教育圈內,多個大考被接連取消、國際學校外教不穩定,都成了父母們的焦慮來源;而體制內家長們過的也不安穩,好不容易熬過了幾個月來雞飛狗跳的網課,結果發現孩子栽在了中考上,拿著高分甚至無學可上。

我們時常能聽到家長朋友們的感嘆:「這一屆中國父母,太難了!」

不過,難的可不僅僅是中國的家長們。一直以來位於「鄙視鏈頂端」的美國精英私校,也在近期迎來了變化。

的美國精英私校,也在近期迎來了變化

上東區的美國家長們,為了教育一向拼盡一切,絲毫不輸國內的「海淀媽媽」「順義母親」,用盡資源為孩子在紐約頂尖學校擠佔一席之位。

最近,許多精英家庭卻選擇不在紐約繼續「卷」,而是集體「南下」,在佛羅里達州重新展開教育的激烈競爭。

01

湧入佛羅里達的華爾街精英們

疫情這幾年,華爾街精英們南下佛羅里達的趨勢愈發明顯。事實上,早在疫情前,華爾街的南遷之勢已經持續多年。

「華爾街南遷」大潮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最主要的原因是佛羅里達州優惠的稅收政策。新冠疫情爆發後,人們的工作和生活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線上辦公越來越普遍且方便。

飆升的犯罪率、高稅收、寒冷的氣候、工作生活難以平衡……這些因素都促使了精英們加速逃離紐約地區,奔赴擁有陽光、沙灘和低稅收的佛羅里達。

隨著精英人士紛紛南下,很多人同時也帶著孩子南下擇校,「逃離」紐約。

這一趨勢一開始並不被紐約當地人看好,畢竟紐約三州地區(紐約州、康涅狄格州和紐澤西州)的教育質量是無可比擬的,精英家庭們不會為了更溫暖舒適的天氣和更低的稅收而「犧牲」孩子的未來,尤其是他們中有很多已經為孩子在紐約精英私校拼得一席之地,不會輕易放棄。

這些學校學費可能超過6萬美金,孩子從幼稚園起就要和數百個同齡孩子競爭入學。

這一點中國國際教育圈的家長們應該也不陌生

這一點中國國際教育圈的家長們應該也不陌生。著名的美高「十校聯盟」就集中分佈在美國東北部的紐約三州和馬薩諸塞州,在中國被譽為美國高中的「小常青藤」。很多國內申請美高的家庭,都鉚足了勁要申請這些學校。

不過現實證明,

不過現實證明,的確有許多華爾街精英選擇帶孩子南遷,換個地方「卷」。

Scott Shleifer是知名金融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的創始人和總裁,他在2020年全球收入最高對沖基金經理名單上位列第八,是名副其實的精英人士。

就在不久前,他將自己的4個孩子送去了佛羅里達州的棕櫚灘走讀學校(Florida’s Palm Beach Day Academy)。幾個月後,Shleifer向該學校捐贈了1800萬美元。

圖源:Instagram/棕櫚灘走讀學校

圖源:Instagram/棕櫚灘走讀學校

包括Shleifer在內的一眾家長們都選擇了佛羅里達州的學校,如威廉特納學校(Ransom Everglades School)和潘凱斯特學校(Pine Crest School)等。這就意味著,紐約地區私校「獨霸天下」的地位可能會受到影響。

根據美國全國獨立學校協會(NAIS)的資料,在過去兩年中,在佛羅里達州南部東海岸的15所私立學校,入學人數平均增長了 14%,而放眼全美國,增幅僅為 1.7%。新入讀孩子的父母們同時還給予了學校豐厚的捐贈和幫助——當然,Shleifer高達1800萬美金的捐贈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

位於曼哈頓的道爾頓學校(Dalton School)

圖源網路

這一南下大潮對於紐約最頂尖的學校來說,影響並不大。地處曼哈頓的道爾頓學校(Dalton School)、布里爾利學校(Brearley School)和聯合學校(Collegiate School)都是美高私校排行榜前列的常客,要申請入學仍競爭激烈,是華爾街最富有的那群精英的首選。

其他一些相對知名度低、或是比較新的學校,則因此收到了衝擊。根據NAIS的資料,總的來說,他們過去兩年的入學率下降了 3.9%。

02

湧入的「外地人」太多,學校不夠用了

對於佛羅里達當地來說,最大的問題卻是:當地和這些學校,可能供不起這些「大佛」。根本沒有足夠多的高質量學校能滿足這些高淨值家庭的高要求。不少對沖基金和企業都在佛羅里達州增加了業務,希望藉此解決這一問題。

另一位金融大佬也是南下大潮中的一員,去年他帶著孩子們來到了佛羅里達,發現擇校並非易事:「所有人都希望他們的孩子在這裡也能進入最優秀的學校,這裡學校的需求壓力很大。」

佛羅里達的教育資源比不上紐約地區,但這些成功的父母們不會降低自己對孩子教育的高要求。因此,擇校的內卷之勢不但沒有減輕,反而可能愈演愈烈。

家長和當地的相關管理人員都表示,疫情期間的「華爾街南遷大潮」給所有相關人員都帶來了不小的焦慮和壓力。提前搬來的家庭無疑佔據了擇校的先機,現在的佛羅里達擇校方面的競爭之大,比紐約還紐約。

與此同時,當地的「土著」家庭突然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場陌生的競爭之中。以往的他們的孩子可以靠家族校友或其他正在就讀的兄弟姐妹得以入學,而這些老方法現在卻不能奏效了。

位於佛羅里達州博卡拉頓的聖安德魯學校(St. Andrew’s School),在過去18個月中,申請量暴增20%,還有215 名學生仍在候補名單上。

中國的美高黨對聖安德魯應該也不陌生,即便放到全美,這所學校質量也是相當高的。

2022年FindingSchool寄宿私校排名

而棕櫚灘走讀學校則計劃在秋季招收比3年前多180 名學生,增幅高達45%。

來源:聖安德魯學校

來源:聖安德魯學校

北棕櫚灘的本傑明學校(The Benjamin School),是一所成立於 1960 年的K-12男女同校學校,學生人數在過去兩年中增長了約 130 人。「非起始年級入學」的申請激增了 76%,而由於大量增長的申請人數,整體錄取率也從 65% 猛降到 35% 左右。

本傑明學校的招生主任表示,從2019-2021年間,從外地遞交申請的人數增加了兩倍有餘,最多的申請來自紐約、康涅狄格州和馬薩諸塞州,而這三個州,是美國名副其實的教育強州。申請9月入學的孩子如果沒能來得及在1月前遞交申請,很可能會淪為候補名單。以往很普遍的夏季招生也停下來了。

佛羅里達州北棕櫚灘的本傑明學校(The Benjamin School)

不同於大幅增加招生的棕櫚灘走讀學校,也有一些學校不願意增加招生名額。

本傑明學校的校長表示:「在學校裡,我們希望能知道每個孩子的名字,了解每個孩子的具體情況,擴大招生必須控制在範圍之內。」這也是優秀的私立學校保證教學質量的前提。

03

孩子們學習更努力了,佛羅里達的私校也不差!

雖然佛羅里達州的私校們短期內面臨著巨大的招生和教育壓力,但其實這些學校的教學質量也不差。

一位從紐約來到佛羅里達的本傑明學校家長驚喜地發現,自己的女兒比在紐約的精英私校時更加努力上進。在學術方面,他很滿意。

棕櫚灘走讀學校的家長們也很滿意新的學校,不僅課程質量有保障,他們的辦公室離學校也更近了,有利於親子關係。工作生活達到平衡,這也是華爾街精英們南遷的初衷之一。

另一位家長表示,雖然當地缺乏一些教育專業人士,比如語言治療師,但孩子們可以通過zoom等平臺與之溝通,問題不大。

同時,由於許多像Shleifer一樣給學校帶來捐贈的「闊綽」家長,校方也有了更多空間以提升教學質量。

佛羅里達的私校和他們紐約的「同行」一樣,用藤校來為自己「增光」。

格林學校(The Greene School)的創始人Greene提到:「在我們的學前班家長中,16名家長裡有3個來自藤校,他們的教育背景包括普林斯頓、達特茅斯、耶魯和哥大。對於我們來說,這是很強有力的人才流入。」

哈佛大學校長夫婦與格林學校兩位創始人合影

哈佛大學校長夫婦與格林學校兩位創始人合影

來源:格林學校

新生增加和招生壓力也帶來了新的機遇。許多人瞄準了這一缺口,爭相入局。邁阿密、博卡拉頓、西棕櫚灘等地都在籌備建立新校。

我們所熟知的愛文學校(Avenues: The World School),也預備在邁阿密地區開設新校區,建成後預計招生2440人。

一位建築諮詢管理公司的CEO表示,這一波新建校的質量和整體規模,都遠遠超出他曾見過的項目。

可以想見,在不久的未來,有了精英們的資金支持和入學需求,佛羅里達州的精英私校教育也許將迎來新的高峰,對於國內的美高黨來說,可能也是新的機遇……

相關文章

世界首富馬斯克,陷在愛的漩渦裡

世界首富馬斯克,陷在愛的漩渦裡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看天下實驗室 ID:vistaedulab 「考慮到他對人類的巨大影響力,每個人都希望他早日找到真愛。 「胡說八道!謝...

我在史丹佛的100個小時

我在史丹佛的100個小時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穀雨星球 ID:guyujihua2021 作者:Eric 最近美國大學排名頻頻爆出造假,也讓許多人開始反思: 我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