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負的精英:《紐約時報》一瞥

巴里·韋斯(Bari Weiss),美國專欄作家、編輯。2013-2017年,曾擔任《華爾街日報》的書評編輯。2017-2020年,擔任《紐約時報》的專欄版編輯和作家。近日(7月14日),巴里宣佈辭職。(辭職信參見文末)

1. 加入《紐約時報》的緣由

這要從川普的當選說起。

2016年大選前,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美國主流媒體普遍看好希拉里,結果勝出的是川普。這表明《紐約時報》對美國選民和社會的理解不夠充分。對於全國性媒體來說,這是一個嚴重的缺陷。《紐時》的領導層也意識到這一問題。為彌補這個缺陷,他們決定引入一些不同的聲音,簡單說,就是美國保守派的聲音。這是巴里被聘用的原因。

2. 圈內人看《紐時》

不過,上任三年後,巴里發現《紐時》並沒有改觀。她說:「大選過後本應吸取的教訓,即理解另一部分美國人的重要性、抵制部落主義的必要性,以及觀念的自由交流對民主社會的核心作用,並沒有被吸取。相反,媒體界特別是《紐時》開始出現一種新共識:真理不再是一種集體發現的過程,而是少數啟蒙人士所掌握的正統教義,他們的工作就是把這種教義傳授給其他人。

3. 遭遇霸凌

在《紐時》內部,巴里遭到持續的霸凌。與她意見不合的同事將她稱作「納粹分子」和「種族主義者」。對她表示友好的同事也被株連。這些經歷值得費些筆墨,巴里寫道:

「我的工作和人品在公司的辦公群遭到公開貶低;有些同事堅持認為,如果《紐時》還是一家‘包容性’(譯註:很有諷刺意味)的公司的話,就應該把巴里開除。還有人在我的姓名後面加上刪除的表情包。此外,一些《紐時》僱員在推特上公開誹謗我是騙子和偏執狂。他們這樣做卻不擔心受到相應的懲罰。」

4. 對領導層的失望

巴里對《紐時》的發行人A. G. Sulzberger提出批評,「我不明白你為什麼允許這種行為在公司內部、在全體僱員和公眾面前公開上演。」尤為諷刺的是,這些領導層還在私下場合表揚巴里的勇氣。

5. 審查文化成為常態

巴里發現,在紐時內部,「知識好奇心成為一種累贅」,「自我審查已經成為常態。」當然,規則總有例外,那些和「新正統教義」保持一致的意識形態及其作品,是不受審查的。其他人則活在被網暴的恐懼之中。

兩年前很容易發表的專欄文章現在會讓編輯或作者惹上麻煩,如果不是被解僱的話。巴里觀察道,「如果文章有可能在公司內部或社交媒體上引起反彈,那最好不要發表它。如果編輯打算髮表一篇沒有明確推進‘進步主義事業’的文章,那她最好做到字斟句酌。」

順便提一句,前段時間,《紐時》一位編輯因刊發了共和黨參議員Tom Cotton的評論文章而「引發眾怒」,不得不辭職。

巴里指出,「這份報紙越來越不關注大多數人的生活。」

6. 巴里對文化審查的分析

她認為,在《紐時》內部,多數人並不持有那種激進觀點,但他們被那些激進派嚇住了。原因何在:

「也許因為他們相信最終的目標是正義的。也許因為他們相信,如果他們點頭附和,就會得到保護。也許因為這個國家有數百萬的失業者,他們感到幸運,能在一個萎縮的行業保住一份工作。也許因為他們知道,如今在報紙上堅持原則不會贏得喝彩,只會讓你成為靶子。

巴里不是空口無憑,這是同事們私下裡向她抱怨的。不過,他們很聰明,不敢公開地講。

7. 《紐時》背離了自己的標準

文末,巴里援引阿道夫·奧克斯(Adolph Ochs)的辦報方針,指責當下的《紐時》。1896年,《紐約時報》的前東家阿道夫·奧克斯說道:「要讓《紐時》的專欄成為一個論壇,思考公眾關注的各種問題,為達成這一目的,要邀請各種意見人士進行明智的討論。」

顯然,巴里的遭遇表明,這一標準已經被拋棄。

巴里·韋斯(Bari Weiss)的辭職信:
https://www.bariweiss.com/resignation-letter

來源公眾號:保守主義評論

相關文章

馬斯克的一個「神話」要破?

馬斯克的一個「神話」要破?

關於馬斯克的一個「神話」,被美媒拆穿了?《華爾街日報》22日刊文稱,馬斯克說自己住在5萬美元的房子裡,但他對奧斯汀(美國得克薩斯州首府)的豪...

上海女知青朱梅華失蹤案紀實

上海女知青朱梅華失蹤案紀實

失蹤者朱梅華,背景是勐龍河 《 朱梅華失蹤案紀實 》 作者:孫向榮 2020年4月 清明節 摘 要 本文以紀實的手法敘述了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