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小學女老師因工資太少、賣裸照賺錢被辭退:我還有兩個孩子要養!

最近,美國一位小學老師的經歷被各大媒體紛紛報道,引發了廣泛爭議。

由於教師的薪資微薄,實在沒法養活她和兩個孩子,這位老師被迫「下海」,拍裸照賺錢以維持生計

結果有人向校方「舉報」此事,並未經同意曝光了她的「兼職照片」,她馬上就被學校解僱了。

但其實,像她這樣生活所迫被逼「下海」的人還有很多…

這位單親媽媽名叫莎拉Sarah Juree,她在美國印第安納州擔任全職教師大約6年時間,負責向5年級學生傳授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等方面的知識。

莎拉在教學上盡心盡力,可每年55000美元的薪水,對她這個帶著一對雙胞胎孩子的單親媽媽來說實在有點少,光是她的房租就佔了收入的將近一半,學校還不提供醫療保險。

再加上汽車保險、日常開銷和孩子們的花費,每個月都是入不敷出。

美國現在的通貨膨脹已經到了恐怖的程度,創下了40年以來的新高紀錄

通貨膨脹導致物價飛漲,生活成本也持續上漲,之前甚至有女老師賣血為生。

在這種情況下,莎拉的生計也越來越艱難,她急切需要一個有穩定收入來源、而且靈活性比較高的兼職。

多年來,她都是這麼做的,在教學正職以外,她還曾在牙齒美白沙龍工作,也做過私人補習、健身教練,各種工作她都試過。

但這些零星的收入都無法讓她徹底擺脫負債,眼看著物價越來越高,生活彷彿陷入泥潭一樣毫無出路。

就在這時,一個朋友告訴她,自己在開設了某情色網站賬戶後,一個月內就掙了10000美元!

莎拉對這個網站並不陌生,在大部分人節衣縮食、度過經濟寒冬時,有一個網站卻賺得盆滿缽滿,沒錯,就是著名的O站。

(加入O站的歌手cardi b)

這家網站以提供限制級內容而聞名,使用者提供不同程度的色情照片和視訊,人們通過付費訂閱就可以看到這些內容,使用者就可以從中直接盈利。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付費式情色網站」。

也許是人們生來對「搞顏色」的熱衷,讓OnlyFans不斷興起,短時間內就成為了全球數一數二的情色網站,並且成就了越來越多的「商業神話」。

這個網站最受歡迎、收入最高的使用者,估計年收入高達2940萬美元

網站的Top 10使用者,收入都高得令人咋舌。

這樣的暴利也吸引了很多原本就有知名度和粉絲基礎的明星、網紅入駐網站,他們的入賬同樣很誇張。

油管網紅Corinna Kopf進入網站的前48小時內,進賬100萬美元

剛剛年滿18歲的說唱歌手Bhad Bhabie,在OnlyFans上亮相僅六個小時後,就獲得了超過100萬美元的進賬

不管是明星還是素人,太多的例子都在說OnlyFans這個網站上可以淘出金子來。

而對於掙扎在基本生存線上的人來說,他們更急需這樣一個具有工作靈活性的賺錢渠道,即使不能一夜暴富,Onlyfans的收入潛力相對來說對普通人也是非常可觀的。

就像莎拉的朋友親身經歷的那樣,一個月就掙了一萬美元。

莎拉聽了非常心動,她也確實需要一種「可行的方式」來賺錢,不用苦哈哈地只靠薪水過日子。

所以,很快她就請朋友教她創建一個OnlyFans頁面,開始經營起了自己的「副業」。

在她建這個賬戶時,還和一位同事、以及他們的老闆聊過關於性工作副業的話題,其中就包括OnlyFans。

她記得她老闆當時非常興奮,還說「是的,你可以創建自己的頁面,可以賺很多錢。在上面賣自己的內褲都行。」

莎拉一聽這話,立馬放心了,既然老闆都這麼說了,那自己就算做這個副業,也不會對教師這個正職產生任何影響了。

她是6月初正式上線的,誰知道還沒幹多久,6月底她就被人「舉報」,教師的工作被炒魷魚了!

「舉報者」據說是和莎拉在同一社區裡的一名男子,該男子的職業是一名博主。

據他說,是有人發現莎拉在賣裸照之後,作為家長非常擔心,就告訴了他。

他在證實了這一訊息之後,就通知了學校,要求學校發表評論。24小時內,莎拉就被解僱了。

解僱理由是「發佈違反多項政策的不當照片」。

莎拉的工作丟了,這還不算完,該男子很快就在自己的網站上發佈了多篇文章,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曝光了莎拉在學校網站上的員工頁面、她的ins賬戶還有她OnlyFans的頁面截圖

更可怕的是,他還曝光了莎拉的多張裸照…!

他還曝光了莎拉的多張裸照…!

顯然,他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正義的」,他不僅寫了曝光帖,還轉到了其他的社群網路,確保學校和莎拉當地社區的人們都可以看到。

在文章裡,他還說「所有父母都應該慶祝這位女士被解僱,我希望她能取得很大的成功,只是不要在孩子們周圍。」

從學生家長的角度來看,他們中不少人都不希望孩子有一個賣裸照的老師。

在曝光莎拉的文章下,就有學校孩子的家長評論支持,覺得這是為學校「除了一害」。

「再次謝謝你,為我們的孩子曝光了這種墮落行為。」

「你保護了我們的孩子,做得好!」

莎拉的生活則被徹底毀了,她沒了工作,所有的個人生活隱私都被挖了出來公之於眾,甚至連她前夫的事都被寫在了上面。

她覺得自己非常委屈,她是一個很優秀的老師,並且一直以來,她都將教學工作放在首位,她只是生計太艱難了,要養兩個孩子,不得已才展開副業,而且還是等到暑假期間才開始做的。

可現在,她不但沒怎麼賺著錢,還被迫社會性死亡,更重要的是,在美國越來越高的生活成本之下,她很難再有別的出路,可以養活自己和兩個孩子了。

這似乎是一個無解的難題

這似乎是一個無解的難題。

不只是美國,全球經濟低迷,不同國家、不同行業的人都感覺到了生活成本提高帶來的不便。

像朱莉一樣,因為生活所迫,把情色網站當成救命稻草的人有很多。

20歲的英國女孩Alexia,在疫情衝擊下、第一次英國全國封鎖期間,她被一家餐館辭退、喪失收入來源時,開始發佈自己的視訊和照片。

現在,她有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有時每週工作六天,也仍然在OnlyFans上兼職。

這兩份工作都是她必不可少的,日常的工作是她的最後保障,即使「兼職」收入不景氣,還有每個月的工資可以託底。

23歲的Blake也和Alexia一樣,是在疫情期間開始做OnlyFans的,他現在也是一份正職,一份「兼職」。

兩邊的收入差不多,每個月大約都是1000英鎊,儘管有雙重收入,生活對他來說仍然是個挑戰。

「生活成本對我的影響相當大。我已經不吃肉了,因為肉價太貴了,我掙扎了很長一段時間。」

如果沒有「兼職」,他的生活只會更加艱難。

這種「正職+兼職」的生存模式,成了國外很多人在經濟不景氣現狀下的應對方法。

但考慮到情色行業不是一份能夠被大眾廣泛接受的工作,所以像朱莉一樣,因為兼職丟掉本職工作的也有很多。

不久前,就有一位22歲的護士在被同事發現她在OnlyFans兼職後,被解僱了。

2020年,一名24歲的機械師曾因同樣的理由被一家汽車經銷店解僱。

不過這並不能阻止越來越多的普通人進入這個行業,從某個瞬間開始,人們已經不再指望這個暴富,而將它看成是一個「日常的副業」,需要這裡的收入來付吃穿住行這些生活賬單。

這或許也是經濟越低迷,Onlyfans卻越發爆火的原因之一。

當然,這也並不意味著,人們投身Onlyfans「兼職」就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就像莎拉的案例一樣,在本職工作以外做這個兼職,可能會引來現實中的各種爭議和後果。

而且成為Onlyfans使用者本身也存在著很大的風險,由於網站內容分不同的等級,等級越高、得到的收入也越高,相應的,你要暴露的也就更多。

不只是身體,你的臉、聲音、或者其他能夠象徵身份的內容,暴露得越多,就「更容易被跟蹤、虐待和威脅」。

已經有很多女性陷入了這樣的情況,據聯合國婦女署的一份報告顯示,「疫情引起的貧困激增,也將擴大性別貧困差距,這意味著更多的女性將比男性陷入極端貧困。」

在得不到保障、沒有救助措施來度過難關的情況下,這些女性對金錢的需求也會放大。

而這也就意味著,如果她們將情色網站視為唯一的經濟來源,越是需要更多的錢,就越願意承擔風險。

其實,情色網站的本質就像是線上的紅燈區,不乏有人賺得盆滿缽滿,但他們只是150萬使用者中的一小撮,絕大多數都是想要靠賣裸照、視訊維生的普通人。

而這種對金錢的極度需要,會讓他們離被跟蹤、虐待的危險更近,可他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

只能說,問題的根源也許並不在於這個情色網站,而是人們現在的生活已經沒有太多別的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