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無前例!有長居也可被驅逐!巴黎奧運工地上的無證勞工有望合法化了?

法國12月6日疫情資料

法國新增105516例,累計確診37883820例,新增死亡117例,累計死亡159362例;

更多歐洲疫情資料,請瀏覽文末疫情圖。

更多歐洲疫情資料,請瀏覽文末疫情圖

12月6日,法國政府公佈新移民法案的主要內容,並在國民議會進行無表決辯論。總統馬克宏主張,移民法的宗旨是致力於更加堅定遣返無證移民,同時促進外國人的融入。新法案的主要內容包括驅逐更多的「外國罪犯」、改革避難制度;而在法國多領域遭遇「用工荒」的背景下,為這些行業的無證勞工正規化的舉措也備受矚目。

01

總理:零移民既「不恰當」也「不可能」

法國總理博爾內6日在國民議會表示,在移民問題上,法國應該明確表示「想要哪些人」和「不想要哪些人」。

法國總理博爾內12月6日在國民議會(BFM截圖)

▲ 法國總理博爾內12月6日在國民議會。(BFM截圖)

博爾內指出,「零移民既不恰當、也不可能」,和失控的移民政策半斤八兩。

總理還表示,即便是擁有合法居留的外國人,若在法國被判10年或10年以上監禁,也應(在刑滿後)被驅逐

此外,新法案還規定,已擁有法國長居卡(Carte de résident)的外國人,若「嚴重威脅公共秩序」,其長居卡可被撤銷,且不可再續新卡。現行法律規定,對於已獲得長居卡的外國人,警察局不能以「公共秩序」為由,撤銷其長居卡或拒絕更新。

02

內政部長:更好地融入、更好地驅逐

01

設立「人手緊缺」居留

政府希望工作成為外國人融入的「第一要素」,讓已經在法國境內的無證勞工、在所從事工種招聘難的情況下獲得一種專門的居留(titre de séjour « métier en tension »)。

這將涉及到更新「招工難」的行業清單,該清單創建於2008年,僅在2021年更新過一次。政府希望將餐飲、育兒、建築,以及清潔、物流等「經常去找黑工」的行業納入其中。

這些規定將伴隨加強打擊黑工的行動,包括對僱主處以「勸誡性」和「適用性」處罰。

另一條便利規定是允許工人直接更換僱主,無需像現在一樣通過由僱主掌握的工作許可程序。

極右派國民聯盟(RN)和右派共和黨(LR)認為新移民法案「不夠強硬」,並批評「人手緊張」工種居留是「

▲ 極右派國民聯盟(RN)和右派共和黨(LR)認為新移民法案「不夠強硬」,並批評「人手緊張」工種居留是「大規模合法化」無證勞工,是他們不能接受的移民問題「紅線」。圖為12月6日法國國民議會。(國民議會視訊直播截圖)

6日,在議會辯論開始前,內政部長達爾馬寧做客Franceinfo時,總結新移民法的核心思想是為了「更好地融入、更好地驅逐」

部長表示,政府開始與國民議會討論這種「人手緊缺」居留的「條件」。

達爾馬寧6日在Franceinfo節目上內長此前曾駁斥新法案是「對無證勞工大規模合法化」的說法。他表

▲ 達爾馬寧6日在Franceinfo節目上。內長此前曾駁斥新法案是「對無證勞工大規模合法化」的說法。他表示,新移民法案旨在「結束此前的虛偽政策」,因為無論哪一任政府,法國每年都要給約3萬名無證勞工簽發合法居留。(Franceinfo截圖)

對於如何界定此種特殊居留的獲取資格,達爾馬寧舉出了幾個「尚待釐清的問題」:

在法國境內已經居住了多長時間?至少兩年、3年還是5年?

是否規定每年‘轉正’的人數?要為這類居留限額嗎?

列出人手緊缺行業的清單(需要政府勞工部與勞資雙方的協商)

居留有效期,目前的是一年期的臨時居留,不允許家庭團聚。居留本身是可續的,但條件或將是「該外國人還有工作,並且所在行業依然人手匱乏」。

與此同時,達爾馬寧再次重申了先決的條件——一切有案底的外國人都將「不可以」轉正,而是必須「驅逐出境」。

02

「優先驅逐」違法外國人

政府希望切實加強驅逐出境措施,「優先驅逐違法的外國人」。考慮到強制離境通知(OQTF)執行率從未超過20%(目前低於10%),政府正在計劃一系列強化措施。

首先是簡化阻礙驅逐程序的訴訟,將反對驅逐的上訴類別從12種減少到3種,包括「兩個緊急程序和一個普通程序」。

法案還規定,在公共秩序受到嚴重威脅的情況下,對免於驅逐的某些移民「取消保護」,比如13歲之前抵達法國的外國人、在法國居住超過10年,以及與法國人結婚三年以上的外國人。

03

改革避難制度

政府希望在避難申請的「所有階段」進行結構改革,其目標是加快程序並更快地實現驅逐出境。

法案的一項關鍵措施,是在保護難民和無國籍人辦公室(Ofpra)做出決定後,立即發放強制離境通知,不再等待可能的上訴。在判決暫停執行的情況下,強制離境通知的執行將推遲到國家庇護權法院(CNDA)決定之日。

04

法語考試

政府希望「以掌握最低法語水平為條件發放多年期居留許可」,法案指出「25%的外國人的法語沒有達到要求的水平 」。

政府認為這將激勵外國人學習法語,並指出德國、荷蘭、奧地利、義大利、葡萄牙等鄰國已經在採取這項政策。

目前想加入法國國籍需要擁有B1級的法語水平,申請長居(carte de résident)需要僅需A

▲ 目前想加入法國國籍需要擁有B1級的法語水平,申請長居(carte de résident)需要僅需A2級。(網路圖)

內政部長達爾馬寧於11月在CNews上描繪了對外國人進行語言考試的想法,他稱之為一場「巨大的革命」,估計有20萬在法國生活的外國人將參加這場考試。

03

米其林大廚呼籲:餐飲業無證移民工應合法化

法新社報道,法國旅館-餐飲業企業主工會Umih主席、米其林星級大廚馬克斯(Thierry Marx)日前呼籲政府給那些有專業能力、在餐飲業工作的無證外國勞工合法化。

米其林星級大廚馬克斯(法新社圖)

▲ 米其林星級大廚馬克斯。(法新社圖)

馬克斯說,餐飲業「有20萬個工作崗位空著、找不到人。但卻未被允許招聘外國人。旅館業的情況也是如此」。餐飲業招聘難的問題因為新冠疫情進一步加強,而業界需要的人手增加。「當你需要糕點師和大廚,但在法國找不到人的時候,就應該到別的地方去尋找」。

馬克斯表示,「我們要求儘快使那些在餐飲行業工作、有專業能力的(無證)外國勞工合法化」。Umih長久以來就一直有這個訴求。

馬克斯說,行政程序太緩慢,有時候還會在毫無理由的情況下暫停發放外國勞工的居住證,這種不確定性給很多小企業造成極大困擾。

他還駁斥說:「把治安問題混同於外國人融入問題,我覺得這是不對的。很多外國人不僅沒有犯罪,而且是企業所需要的新鮮血液。」

04

巴黎2024奧運場館工地上的無證外勞

據《世界報》12月6日報道,在巴黎北郊93省Seine-Saint-Denis的2024年奧運場館工地上的建築工人,不少是沒有合法居留的外國人。

在奧運村工地裡,上千名工人在鑽洞、打磨、搬水泥磚……600多天後這裡將接待1.4萬名奧運選手。承建的奧林匹克公共工程公司Solideo形容,這裡將成為法國「21世紀公共建築及城市規劃的櫥窗」。

42歲的馬里人穆薩(Moussa)是工人中的一員,他來法國已有13個年頭。穆薩說,在這裡無論幹活到5點還是晚上9點,都是80歐元一天,「沒有合同、沒有工資單、沒有休假。」

世界報報道截圖

▲ 《世界報》報道截圖。

他稱,在工地上「沒見過幾個法國人」,有「很多西非人」,「土耳其、葡萄牙和阿拉伯人」。他懷疑他們之中「沒有幾個有合法身份的」,不過他們「從來不聊這些」。

打工的身份,穆薩是花錢從同鄉那裡「租」來的,包工頭「才不會管這麼多」。穆薩說,包工頭讓工人發身份證件到WhatsApp上,用來辦進入工地的通行證,「但你可以給每個工地發去不一樣的身份」。

在之前,他當過清潔工人和餐館工,2017年申請居留被拒後,去年他又再嘗試,但排期遞交材料要到明年春天。

今年3月,勞工總會CGT向勞動法規監察局舉報,奧運村工地僱傭非法外勞的情況被曝光——工人都是受僱於公共建築集團GCC下的外包商。6月份,Bobigy法庭對此展開「集體僱傭非法外勞」「隱瞞報工」、並「掩蓋」上述違法行為等的預備調查。

CGT工會稱,勞動監察人員第一次突擊檢查時,包工頭讓工人「去藏起來」。

穆薩的同鄉、31歲的達烏達(Daouda)和39歲的赦刻納(Cheickna)從今年4月開始在奧運豪華酒店Pleyel大廈的工地打黑工。秋天時勞動監察部門來過之後,他們就丟了工作,沒有身份也沒有收入。11月底,之前的土耳其裔包工頭又找他們回去工地,工作條件不變。

Daouda和Cheickna在奧運酒店Pleyel大廈前他們在這個工地上無證工作了幾個月。(世界報

▲ Daouda和Cheickna在奧運酒店Pleyel大廈前。他們在這個工地上無證工作了幾個月。(《世界報》報道截圖)

按照現行法律,通常需要在法國待滿3年、能提供長期工作(CDI)的聘用證明以及24張工資單,才有資格申請合法居留;只有極少數幸運者在臨時(interim)工作介紹所或工會的幫助下成功轉正。而大部分人只能「繼續忍受被借出身份者抽取工資、或包工頭粗魯的態度」……

(歐洲時報/ 來米 王簡 夏洛特 編譯報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