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男子瘋狂省錢存9300萬震撼網友!吃白飯鹹菜20年,不結婚不生子,只為提前退休

6月底,一名45歲的日本男性秀晚餐的帖子爆紅,成為日本的話題人物。他的餐桌上沒有任何肉類和魚類,只有白米飯、一顆醃梅乾和一塊玉子燒(雞蛋卷)。

這個自稱「絕對會辭職的人」在文中寫道

這個自稱「絕對會辭職的人」在文中寫道:

「今天的晚餐是這些,看起來很樸素很日常對吧,但雞蛋對我來說已經是奢侈品了。

我擁有9300萬日元的存款,已經這樣生活了20多年,吃什麼都覺得挺好的。」

讓人震驚的當然不是他寡淡的飲食,而是作為一個擁有9300萬日元資產(約466.8萬元)的「富人」,竟然會這麼節儉地生活,畢竟許多人工作一輩子也不一定能攢這麼多錢。

原來,這名男性是一家「黑心」企業的普通員工,這家企業嚴重剝削員工讓他痛苦萬分,但礙於日本就業環境艱難,如果辭職會過得更慘,因此他決定拼命攢錢,節衣縮食,把生活成本和質量壓縮到最低,爭取在50歲之前攢夠1億日元的養老資金提前退休。

他自稱自己是FIRE一族

他自稱自己是FIRE一族。

FIRE是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的縮寫,即「經濟獨立提前退休」。這是一種2010年後在年輕人中非常流行的趨勢。

FIRE一族會想辦法增加收入或者減少開支,以最大程度增加存款數額,一旦存款足夠自己剩餘人生的花銷,就不再工作或者只偶爾兼職,盡享自由悠閒的人生。

「絕對會辭職的人」就是這樣,他家庭並不富裕,自己也沒什麼錢,為了早日能提前退休,只能一邊打工加做一些股票投資,一邊瘋狂節約,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摳門教程」。

在「絕對會辭職的人」的Twitter上,能看到他為了省錢真的非常拼,幾乎不吃什麼正經的飯菜。早年間他剛開始省錢的時候,還會自己做點義大利麵和蛋包飯。

然後畫風就逐漸敷衍,肉、蛋和魚都是一個月只吃兩三次的珍品。大部分時候他就只吃米飯就調料。比如,什麼配菜都不加,用劣質咖哩粉衝出來的「虛無咖哩」+味增湯。

生雞蛋醬油拌飯+快過期的豆腐+梅乾,

生雞蛋醬油拌飯+快過期的豆腐+梅乾,

生雞蛋醬油拌飯+快過期的豆腐+梅乾,

有時候豆腐也會被換成納豆。為了維持生命體徵,他會喝野菜汁,吃維他命。

豆芽在打折就天天吃豆芽,今天吃豆芽炒雞蛋,明天吃炒豆芽+生雞蛋,最多再吃兩小塊乳酪補充營養。

他不太常吃蔬菜,因為菜比較貴。他吃菜完全是為了健康活著,所以只有需要的時候才會買幾個番茄和黃瓜增加維生素。

大吃一頓硬核白人飯後,又是幾個星期告別新鮮蔬菜的艱苦飲食。

有時候可樂+餅乾也能當晚飯,還會用監獄題材的電影下飯,因為他自嘲自己在瘋狂內捲的黑心公司工作20年和在監獄裡被判20年有期徒刑沒區別。

對於吃的,要薅盡所有羊毛。6點半起床喝一瓶能量飲料當早餐。這飲料還不是他買的,是用便利店的積分換的免費產品。

便利店會員日會有用積分換的食物,他免費抱回來一堆,能頂幾頓飯。

基本上一個月去兩三次超市就可以了,他為7月囤的食材是這些:

雞蛋30枚、嬰兒乳酪36塊、納豆12盒、豆腐6塊、牛奶2盒、豆芽2袋、麵包1袋、混合餅乾2盒。

使用2368點超市積分兌換,沒有花一分錢,真的太能省了。

他經常炒股,所以一些上市公司會給股東定期發些米麵糧油、泡麵和土特產之類的小福利。他平時就靠這些「開葷」。泡麵里加雞蛋已經很豪華了。

肯定有很多人覺得,過著這樣痛苦的生活,就為了早點攢夠錢退休,真的值得嗎?

但對於這名男性而言,打工給他造成的心理和生理痛苦,早就超越了粗茶淡飯的乏味。他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可以儘早離開公司,重新過上自己想要的人生。

他每週一都會發不想上班的表情包

他每週一都會發不想上班的表情包

這名男士在大學剛畢業就進了這家公司,那時的日本大學生正值「就業冰河期」,他的很多同學一輩子都只能當沒有保障的臨時工或者乾脆找不到工作,因此他對自己能被一家較大的公司錄取心懷感激。

但他沒想到,這是一家企業文化極度惡劣,霸凌壓榨源源不斷的血汗工廠。當年作為新人入職的他,每天6點起床,7點半到公司先要負責給30多名「前輩」擦桌子、倒垃圾、泡茶。

在Twitter上抱怨週一不想上班

在Twitter上抱怨週一不想上班

公司字面的下班時間是17點,然而公司默認每個人都必須加班,老闆嚴禁任何人比他更早離開公司。當時他的老闆也是新上任的,想展示一下自己,所以每天工作到23點才走,下屬們就被迫耗到凌晨1、2點才能離開。

抱怨週一不想上班

抱怨週一不想上班

而且,就算是沒有任何工作可做也不能回家,必須在公司坐著。公司甚至不允許他們在加班時間吃飯,因為老闆覺得加班時吃飯是在偷懶。

他在工作的前幾年幾乎每天只能吃一頓飯,肚子又餓又疼。所以現在吃的東西非常敷衍,他也不覺得有什麼。

抱怨週一不想上班

抱怨週一不想上班

大部分時間他都是23點之後到家,通勤時間很長,回到家裡有時只能睡2個小時就要再回到辦公室。有時候加班到太晚,電車都沒了,他就只能蓋著紙板睡在辦公室地上,窗外東京的繁華的夜景與他毫無關係。

每個月公司最多隻給3萬日元的加班費(1505元),雖然按照法律來說,不加班強行回家公司也不能開除你,但他們的公司有非常可怕的職場霸凌,敢回家的話會被上司打電話辱罵,大家都很害怕,所以只能乖乖留在公司。

公司還會用「我們是一個集體,你要為集體做貢獻」來道德綁架他們。

更離譜的是,公司美其名曰為了員工的健康,建了一個棒球俱樂部。但這個俱樂部強制要求年輕的社員參加,並且需要繳納會費。所有年輕人在下班時間會被拖過來訓練,即使你根本不會棒球,即使你已經精疲力盡,也不能拒絕。

因為老闆認為棒球打不好的人,工作能力也不行。大部分員工都是硬著頭皮參加這種「團建」,這名男性因為不擅長運動經常被上司責罵。訓練結束後,大家還要回到公司繼續加班。週末還會佔用員工的休息時間打比賽。

這名男性說他年輕的時候結束棒球訓練,從球場走回公司大樓時,會看到從其他公司下班的白領們開心地走在大街上,他就會偷偷地哭,並且此後他只要看到棒球就會噁心,可能也是有點PTSD。

每天工作15個小時(至今仍是如此),不能吃晚飯,時間久了他的身體開始出問題,每天只能吃下去一點食物。他猜自己得了抑鬱症,但不敢去看,也沒時間去看。

他的同事A確診抑鬱症休息了一週,回來後被上司嘲諷:「你是為了偷懶裝病吧」。他的另一個同齡同事B原本陽光開朗,但因為上司的職場霸凌也得了抑鬱症。

在B鼓起勇氣向上司提議停止內捲和職權騷擾後,B被公司當作空氣冷處理,不再委派給他任何工作,B被迫辭職。

他發現,公司的員工無論什麼年紀都是一臉愁容。大家穿著西裝,看上去體面,經常在各國各地出差,在機場貴賓室接受優質的服務,但每個人都破碎不堪,跟犯人沒有區別。

吐槽週末加班

吐槽週末加班

他開始問自己是不是一輩子都要過這種生活,但眼前的問題是,他無法辭職,因為他辭職了只可能失業,更何況他每天工作15個小時也沒時間找別的工作。

然而,他覺得如果自己在這裡幹到退休,那他肯定會死掉或者瘋掉。所以他從入職初期開始痛下決心,拼命攢錢,決定儘早開始FIRE生活。

「用20年的時間積累退休資金,如果做不到的話,我的人生也沒有希望了吧,那寧可去死。」

他做出了這樣的規劃:假定他要45歲退休,那麼存款9500萬日元,加上資產的年利潤、加上65歲後有每月10萬日元的養老金、再加上老家的房子大概價值1000萬日元,大概夠他自由活到85歲。(後來他把目標提升到了1億日元)

他本來有個女友,但為了達成提前退休的目標,他無法結婚,所以兩人分手。他感嘆如果自己在正常的人生中可能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了,但以他的狀況結婚生子就代表著要被公司綁架到65歲。

他表示:「只要這輩子不用再工作,我願意永遠單身!」

這名男性獨自住在月租不到3萬日元(1505元)的公司公寓,面積很小,基本沒有傢俱。榻榻米和牆面破舊不堪,到處都是裂縫。微波爐、洗衣機、冰箱基本上都用得是最差最便宜的東西。

這幾個月電飯鍋壞了,他就一直用烤網+酒精爐+舊易拉罐/牛奶盒煮米飯吃。

對於惡劣的住房環境,他不以為然,因為加班到很晚又經常出差,他能在家待著的時間不多,只維持家的基本功能就好。

雖然看上去生活質量堪憂,但這名男性也並沒有把自己逼得太慘。他從不刻意節省水電費,也不會節省買書的錢,每年會定期體檢(意外很健康)。

每個月他會用股東福利和傑夫美食卡(許多公司會發給員工的餐飲禮券)吃幾頓「大餐」。其實就是牛肉飯和烤三文魚定食這種普通的「社畜套餐。」

經常經過他的一通操作,原價52元的套餐,可以只花了22元吃到。這就是屬於他的小小的幸福時刻。

他夢想中,退休後自己想要環遊日本或者在各個國家之間流浪。他為此花「重金」——3萬日元從朋友那裡買了一輛二手車,別看價格幾乎就是白送,這可是個跑了10萬公里的老破車了。

他把車後座拆掉,改裝成了迷你露營車,起名為FIRE號。在難得的休息日,他會開著車一個人去海邊喝點啤酒,吃點披薩(奢侈品),用便攜鍋煮點東西,然後睡在車上,完成一次極簡的度假。

達到8000萬日元存款當天,他開車去了海邊吃「大餐」

他會在部落格裡用有趣的表達方式分享自己每天的經歷,可以看得出他對生活其實充滿了熱愛。

他經常給自己打氣「一定要向存滿1億日元努力!」,他說這些年他每天都在擔心錢的事,提前退休後他「只想思考除了錢之外的其他事情」。

在他眼中,存款賬戶裡的數字增長,意味著自己和夢想的接近,所以他不為現在的節衣縮食感到羞恥。如今,他離目標只有一步之遙,心裡只感到平靜。

在部落格上,45歲的他暢想了達成FIRE目標的當天自己要做的事。他想聽著《勇者鬥惡龍》的主題曲,帥氣地交上辭呈。

走出門後他要把西裝和皮鞋全部扔掉,穿上T恤和運動鞋,在公園裡自由奔跑,如果正好是趕上櫻花的季節就更好了。他會去銀行把所有錢都取出來,跟它們合影,再把錢存回去。

然後他要買一瓶啤酒,坐在日本最繁忙的地鐵站旁的長椅上,看著仍在受通勤煎熬的上班族們,給自己舉行一場小小的酒會。

他在文中說:「如果那天我打擾到您,請您原諒,您可以對我翻白眼,但您要知道,我為這一天奮鬥了20年。」希望他能儘快過上不用上班的自由生活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