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打響「地溝油」爭奪戰:美國有人專門偷,一天能賺1500美元

背後也藏著歐美科技霸權

背後也藏著歐美科技霸權。

正解局(ID:zhengjieclub)出品

說到地溝油,大家估計都很警惕。

2022年,成都市中院就判了一個案子,火鍋店老闆做地溝油生意,罰款1376萬!

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地溝油,先前我們是談虎色變,可現在全世界都在哄搶。

價格更是飛上了天。

美國甚至出現了專門偷竊地溝油的小偷,店家說:這些人每天能賺1500美元。

我們常說的地溝油,不單純是指從地溝裡收集提煉的廢油,而是一切劣質油的總稱。

像蒼蠅館子反覆使用的炸油,廣義上也可以認為是一種地溝油。

這種經過反覆高溫加熱的油,含有大量的黃麴黴素和苯並芘等一級致癌物質。

輕則引起腹瀉腹痛,重則會增加胃癌、腸癌的發病率。

以往,這些餐飲用廢油的處理手段非常簡單。

少的話就直接倒入下水道沖走,多的話則會集中收集起來,作為動物飼料或者直接燃燒。

而如今,地溝油卻搖身一變,有了大用途,甚至引發了全球哄搶。

全球哄搶,這麼厲害,你咋不上天呢?

你別說,它還真上了天,那就是用地溝油開飛機!

事實上,地溝油不但能上天,而且說不定你已經乘坐過地溝油航班了。

IATA(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發佈的資料顯示,全球至今已經有45萬架次的航班使用過地溝油飛行。

早在2017年,中國海南航空北京飛往芝加哥的HU497號航班,就實現了中國首次使用地溝油跨越太平洋的飛行。

有人會問,為什麼飛機用的是地溝油,用我們常見的汽油或者柴油不好麼?

原因很簡單。

飛機一般都在萬米高空飛行,工作溫度在-50度到40度之間,條件非常惡劣,對於油品的要求也很高。

柴油低溫下流動性不好,極寒天氣下就黏住,而汽油比較容易揮發,不穩定而且燒起來快。

從安全性和實用性來說,航空煤油是更好的選擇。

而如今全球都在倡導碳達峰、碳中和。

而如今全球都在倡導碳達峰、碳中和

各行各業都在絞盡腦汁研究節能減排的措施,對於航空業來說,同樣如此。

2021年,IATA就承諾在2050年實現淨零碳排放。

自己吹下的牛皮,流著淚也要想辦法完成。

航空煤油成了各路專家的發力點。

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家名為SkyNRG的公司就開發出了從地溝油提煉航空煤油的技術。

該技術是將地溝油進行加氫脫氧處理,再用特殊的催化劑,就能讓地溝油華麗變身。

這就是利用地溝油等可回收原料做成的航空燃油。

國際上統稱為SAF(Sustainable Aviation Fuel,即可持續航空燃料)。

使用地溝油做原料的可持續航空燃料,優勢非常明顯,節省化石燃料使用的同時,還能大幅度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

農作物變成食用油,食用油使用過後變成地溝油,地溝油變成可持續航空燃料。

燃燒可持續航空燃料排放的二氧化碳量,與農作物生長中吸收的那一部分二氧化碳量大致相等,從而形成可持續的循環。

相比現有的航空煤油,可持續航空燃料理論上可以降低80%的碳排放。

正是有了可持續航空燃料,國際航協如獲至寶。

截止目前,全球已經有超過40家航空公司的45萬個航班使用了可持續航空燃料。

預計到2025年,可持續航空燃料可能取代約2%的傳統航空燃料。

航空業如果想要實現碳中和的目標,需要上億噸的可持續航空燃料。

受限於原料不足等原因,目前的產量只有20萬噸左右。

地溝油,這個可持續航空燃料的重要原料,成為各國搶購的對象,也就不奇怪了。

面對如此大的需求,地溝油的價格也水漲船高。

美國價格報告機構Fastmarkets The Jacobsen的統計資料顯示,去年廢油的價格已經上漲了80%,達到每磅66美分。

從2021年年初到2022年10月,近兩年的時間,日本地溝油的收購價格,更是漲了近3倍。

但目前來看,可持續航空燃料的市場佔有率仍然處於低位。

原因首先就是價格高,這也是可持續航空燃料推廣中最大的阻礙。

目前,可持續航空燃料的價格是普通航空煤油價格的2-4倍。

因為收集來的地溝油,成分過於複雜,無論是前期的過濾雜質,還是後期的處理,都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和物力。

比如說其中的一個環節脫氧加氫,通過高溫高壓加氫裂解的方法,去掉油脂中的氧原子。

但轉換率相比製成生物柴油還有很大差距。

但轉換率相比製成生物柴油還有很大差距

1噸地溝油=0.85噸生物柴油,3噸地溝油才能出1噸生物航煤!

餐飲廢油收購的均價是4000元/噸,加上生產、管理、物流費用,SAF出廠價會超2萬元/噸。

有人會問,既然用地溝油這麼麻煩,那麼直接用玉米油、大豆油等植物油不就好了?

使用植物油也可以,但成本上與普通航煤還是有差距。

更大的問題在於,這些農作物都是糧食作物,高價收購勢必會影響糧食整體的收購價格。

與人搶糧,糧價飛漲,這是會鬧出人命的。

第二個原因,就是可用的原料不夠。

地溝油不夠用了怎麼辦?

很多「聰明的人」就打起了歪腦筋。

於是就出現了很多「以好充次」的亂象!

於是就出現了很多「以好充次」的亂象!

比如在2019年,就有媒體報道馬來西亞出口的地溝油當中,有相當大的一部分是當地砍伐熱帶雨林裡種植的棕櫚樹而製成的新品棕櫚油,壓根就不是從各路回收來的廢油。

正是因為有西方環保組織的經費補貼,才出現了廢油比新油價格還高的倒掛現象。

當地人直接將未使用過的棕櫚油摻到回收的廢油裡,賣給西方。

事情一暴露,人們發現毀林開荒產生的碳排放更高。

西方人心想,我們也不是冤大頭,於是對地溝油的審查一下子嚴格了起來。

這麼一搞,原料更加供不應求。

而且,之前地溝油在國外從收集到處理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

像日本就有將地溝油處理成飼料、生物柴油的先進經驗。

如今,地溝油採購價上漲,造成飼料價格也跟著上漲。

日本農家也在抱怨,再這麼漲上去,就要考慮養殖規模,是不是要減少點養殖數量了。

如今,日本每年產生的廢油數量大約在50萬噸,已經有相當大的一部分運往海外,加工成可持續航空燃料。

2021年的時候,出口量就達到了12萬噸。

這個資料相比2015年有了接近4倍的增長。

那麼日本出口的這些地溝油,都送到了哪裡呢?

答案是新加坡。

這個東南亞小國,目前是全球地溝油回收最受關注的中心。

這裡正在建設一座年產量能達到100萬噸的大型工廠,是目前全球產量20萬噸的5倍之多。

全球最大的SAF製造商Neste也參與了這個項目,通過日本貿易公司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向日本航空公司提供可持續航空燃料。

日本從出口地溝油,到進口可持續航空燃料,實現了產業的循環。

亞太地區佔全球航空燃料消耗量的近40%,未來還會繼續增長,可持續航空燃料擁有廣闊的前景。

行業巨頭將工廠放到亞洲,目的也是顯而易見。

已經有一些行業小公司通過這個項目掙到了錢,2021年的營業額已經突破300億日元。

2022年,日本多家行業巨頭,包括全日空、日本航空、三菱重工、日新食品等企業聯合成立了組織Act For Sky。

該組織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採購廢食用油,從原料採購、運輸、使用等各個環節,加快SAF的推進。

看到這裡,有人可能會納悶,疫情這幾年,航空公司都虧成什麼樣了,咋還打腫臉堅持用高價生物燃煤呢?

這其中還有瑞典環保少女格蕾塔的功勞。

這其中還有瑞典環保少女格蕾塔的功勞

2018年的時候,她發起了「飛行可恥」的環保運動,提倡使用更加低碳的出行方式,此後該環保運動迅速在全球擴展。

在北歐,越來越多的人放棄了航空旅行。

這下航空公司坐不住了,於是開始大力推廣生物航煤。

和傳統的石油基航煤相比,生物航煤每噸可至少減排30%,一年可減排約3300萬噸的二氧化碳。

這相當於一年植樹3億棵,停開近2000萬輛經濟型轎車。

坐著生物燃煤為燃料的飛機,再也不用擔心「飛行可恥」了。

歐洲國家表面上說這是在保護環境,但實際上,他們想利用環保的名義,來割全世界的韭菜。

這是他們維護自己長期利益的一種慣用模式。

如今,由地溝油掀起的全球搶購戰,只不過是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在碳排放上的又一次博弈。

誰在綠色能源的發展上落後,誰恐怕就面臨被淘汰的風險。

可持續航空燃料之類的生物燃料,主要的目的就是代替煤炭、石油等工業能源的使用,但石油被稱為工業血液,煤炭則是工業糧食。

發達國家早就完成了工業轉移,如今能耗大、排放量大的工業製造產業,都在發展中國家。

減少一半石油和煤炭的使用,那就是砍發展中國家一半的GDP。

如果不想或者能力達不到減排怎麼辦?

可以向西方國家購買排放權。

所以他們躺著什麼都不用幹,照樣能割韭菜。

而這些西方發達國家,工業革命開展得早,之前已經肆無忌憚地排放溫室氣體好幾百年。

如今卻可以躺著數錢。

像我們的工業發展,目前仍然處於上升狀態,西方這不明顯打著降低碳排放的幌子,壓制發展中國家的發展麼?

如果未來歐洲國家規定,燃料中沒有使用10%的可持續航空燃料,就減少去往該國的航班,甚至不能飛行。

到時候再考慮發展,就為時已晚。

新能源的背後,其實是一場正在進行中的能源革命,也是我們能否彎道超車的關鍵一戰。

中餐的「地溝油」收集仍在摸索中,希望以後不再有地溝油流向餐桌,而是去它該去的地方。

相關文章

南京,到底有沒有大廠?

南京,到底有沒有大廠?

南京,真有大廠。 正解局(ID:zhengjieclub)出品 先講個小故事。 著名書法家王羲之的兒子王獻之,從小就跟著父親學書法。 基因好...

旅遊腰斬,已經打成了一鍋粥

旅遊腰斬,已經打成了一鍋粥

線上旅遊行業發展成熟 近年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旅遊的需求越來越高,根據國家統計局資料,2021年中國旅遊人數達32.5億人次,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