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獨居富婆詭異溺死!28歲養子獲2.5億開豪車狂歡,恐怖圈套被曝光!

2021年7月26日,一名54歲的獨居富婆被發現溺死在浴缸中。

這乍看似是一場孤獨死的意外,但日本警察卻注意到這名叫高井直子的女性手腕上有被繩子捆綁的痕跡,而高井生前又簽下了價值1.5億日元的鉅額保險單(約1083萬元),案情一下升級為謀殺案。

案情一下升級為謀殺案

調查中,警方通過監控錄影發現,高井遇害前,獨棟別墅附近曾出現一名拿著菜刀的男子,認定其為嫌疑犯。但監控沒有拍到他的臉,尋找真兇變得格外困難。

在警方發現高井有一名28歲的養子時,他成為了嫌疑最大的人。調查逐漸揭開了令人不寒而慄的真相。

高井直子接近退休的年紀,一直在銀行擔任職員,有著頗為豐厚的薪資待遇。

她未婚未育,也沒有任何兄弟姐妹,所以經濟上沒有什麼負擔,唯一的親人是在療養院進行治療的患有痴呆症的老母親。

高井長期獨自住在大阪府北部高槻市的大房子裡,在她的人際關係中,顯得最突兀的就是她28歲的養子高井凜。

凜是一個保險業務員,2018年時在一家著名外資保險公司任職,這個期間他認識了高井直子,並向她賣出了1億日元的人壽保險。

凜2020年轉去了東京的一家保險公司,在每一家公司都是金牌銷售員。

2021年2月,法院收到了高井直子和凜遞交的自願收養協議。5月,高井參保的5千萬日元人壽保險的受益人,由自己的母親改成了養子凜的名字。

凜表示,高井之所以想收養自己,是因為她孤獨生活很久後,希望找個孩子做陪伴,並在她死後可以把家族延續下去。

凜在養母死後多次接受採訪

凜在養母死後多次接受採訪

凜給周圍人的印象不錯。他多年來一直是業餘橄欖球俱樂部的活躍分子,在大學時期本來是職業運動員,還被選上國家隊去外國比賽。

可惜因為腦血管狹窄,繼續職業道路會導致死亡風險升高,凜被迫放棄運動員生涯。

但在業餘球隊裡他也是靈魂人物,受到全隊前輩和後輩的尊敬,經常會自己制定好全隊的飲食計劃和場上戰略,總之是存在感非常強的人。

因為賣保險的業績好,凜過著非常奢華的生活。他住在東京港區的高層公寓裡,窗戶外可以看到絢麗的市區夜景。

他開著蘭博基尼去打球,ins上的照片全是各種高級餐廳,就算去運動也是一身的名牌正裝,任何人看來都是不缺錢的樣子。

人們認為,高井直子應該是覺得凜工作能力不錯,也並不缺錢,才放心讓他作為養子,不擔心他會貪圖自己的遺產。

在高井直子遇害後的一段時間裡,凜作為養子頻繁接受採訪,露出傷心之情。警方初步調查時,發現他在高井遇害時有不在場證明,因此凜很長一段時間裡並沒有受到懷疑。

但當警方再一次梳理凜和養母之間的關係時間線時,卻發現了細思恐極的證據。

那份收養檔案和人壽保險受益人修改檔案都是偽造的!由於凜的生父還在世,凜實際上已婚有妻子,收養檔案需要這二人的知情才可以生效。

但是這些檔案中兩人的簽名全都是凜偽造的,兩名家人在被法庭傳喚作證之前,並不知道他做了別人的養子。警方認為凜好像在掩人耳目,認為作假的背後肯定還有陰謀,於是繼續調查。

他們又發現,凜在第一家公司就職時,因為在客戶不知情的情況下誘騙其簽訂了不需要的保險合同,被調職到了比以前薪資低的崗位。

凜為了維持自己奢侈的生活,跳槽去了第二家公司,很快再次因為誘騙客人簽約被投訴。2021年4月,凜被吊銷了銷售保險的資格,他的財路徹底斷了,被公司辭退。

因此他才將目標放在了自己曾經的大客戶——高井直子身上。用盡花言巧語成為她的養子,並迅速將高井女士的人壽保險受益人改成了自己的名字。

需要立刻得到一大筆錢的凜,不可能等著身體尚且健康的高井自然去世再拿走這筆錢,於是他決定殺死養母。

他帶著繩子和一把刀,從東京來到高槻,準備殺害養母高井直子。狡猾的他就像安排橄欖球的戰術一樣,設好了一個局,讓自己可以洗脫嫌疑。

高井凜知道警察會通過檢查手機定位系統,確定嫌疑人是否有不在場證明。

22日當天,他先故意把手機留在東京的公寓,偽造自己一天都在東京家裡的假象,然後穿著和自己平時著裝風格完全不同的休閒運動服,戴著厚口罩和墨鏡來到大阪,就連手上的紋身也遮住了。

手臂上的紋身

手臂上的紋身

22日早晨,他先用刀威脅高井讓自己進門,然後把她捆起來放進浴缸淹死。這之後,他換上了一身女裝戴著假髮走出養母的家,在回程中也不停更換衣服,給警方搜查監控錄影的工作帶來了極大困難。

凜很清楚獨居的養母幾乎沒有訪客,也就是說他可以在死亡時間上做手腳,讓自己逃脫嫌疑。因此他登入了養母的手機郵箱,用定時發送的功能,編輯了一條在23日早晨8點發出的郵件。

這樣警方和收信人都會以為高井直子的死亡時間比實際晚了一天,進一步混淆視聽。

事實上,高井直子的遺體的確在26日才被親戚發現,給高井凜留下了大量喘息的時間。

貪心的他沒有在殺人後變得低調。23日,高井凜立刻將養母的另一筆1億元的人壽保險的受益人改成了自己的名字,當然了這時候養母已經被害(遺體還未被發現),所以檔案是偽造的。

好在遺體被發現時因為存在謀殺嫌疑,所以保險公司暫停了受益人是養子凜的兩項理賠,才沒有讓他得逞。

然而,即便如此,凜還是繼承了養母1億日元的遺產。更可惡的是,他拿到錢後,立刻去法院申請解除收養關係,應該是為了避免擔上贍養高井直子患病的母親的責任。

他在警方調查時期,肆意揮霍著受害者的錢,經常帶著一名金髮辣妹去球場打球,買豪車吃大餐,發ins炫富,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

他的球隊隊友回憶:高井直子遇害三天後(25日),凜像往常一樣坐在豪華公寓裡和隊友們開視訊會議,看起來沒有一絲慌張和異常,甚至有些開心。當他們知道這個男人是殺人嫌疑人時,所有人都覺得難以置信。

他利用了人們對保險從業者的職業道德的信任,也利用了中老年獨居女性需要陪伴的心情,一切只是為了滿足他對金無底洞配般的慾望。

高井凜狡猾的操作,足以證明他的作案有充分的預謀,計劃要私吞高井直子2.5億日元的保險金和遺產,有明顯想要逃脫法律制裁的掩飾,而在殺死養母后他沒有顯示出任何愧疚,惡毒至極。

讓大阪警方繞了很多彎路的高井凜,在2022年8月25日終於因涉嫌殺人被捕。高井凜至今仍不承認自己有犯罪行為,更不承認殺人。

希望警方手裡的證據可以足夠將他送進監獄多關些年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