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性侵、PUA、家暴之後,她們怎麼走出困境?

最近幾天,發生了不少令人髮指的新聞。中國河南嵩縣一男子當街毆打前女友致其重傷身亡。據受害人哥哥所說,犯罪嫌疑人邢某自上學時就風評不好,家人一直反對兩人在一起。與賈某訂婚後,依舊不務正業,賈某在一次次的失望後決定退婚。邢某卻自那之後多次恐嚇她,直至殘忍致死。

如此明目張膽的暴行,讓人憤怒而無力。在這樣直接的傷害與暴力的面前,女性總是處在一種相對弱勢的位置,尤其是在孤立無緣的時候,一旁路過與圍觀的人也讓人感到心寒。

昨天,曾在一年前遭家暴跳樓逃生的女子小燕接受了央視採訪,她說自己她不後悔當時從樓上跳下來,因為她能夠維權、能夠看到前夫受到應有的懲罰,一切的前提是,她還活著……

面對感情與生活上的得失,總一些人選擇走向惡的那一面,用暴力與傷害發洩自己的不滿。自己不如意,也試圖把身邊的人推向泥潭。

而那些被傷害的人,要承擔的不管是身體上的傷害,還有精神上的折磨。爬不出來,往後的人生總是要被噩夢糾纏;爬出來了,黑暗的地方也能生髮出新的生命力。

有幾位朋友,向我們分享了他們遇到過的至暗時刻,以及,是什麼樣的一束光,讓他們意識到要覺醒,自救,甚至有了更寬厚的力量。

「我的初夜是被性侵的」

採訪對象:莓子,女,某品牌負責人

我大一的時候,被人性侵了。那是我的初夜。

對方是隔壁學校的,事後經常騷擾我。我嚇到崩潰,不敢告訴父母,成夜地在宿舍裡睡不著、做噩夢,不敢出門,不敢回家。怕出去被攔,也怕爸媽看出來。

根本想不起來餓,反正就是不生不死半個月。現在說起這件事,還是像跟夢遊一樣。

後來實在沒招,求助朋友介紹了個小混混幫我擺平這件事。小混混去處理的同時,也陪伴我很久,開導我,所以就生了情,成了我的初戀。

他說要讓對方賠償,但我害怕。只要別再找我,爸媽也不知道,就可以了。

我第一次回去上課時,那男的來給我道歉。我慫到在那說沒事,其實還是害怕,只想結束對話……

就像好多韓國校園暴力裡面,那些受害者怯懦的情緒,都是真的,他們的第一反應不是憤怒。

當時,他是唯一一個不嫌棄我被強姦、還陪伴我的人。他在我心裡的地位就很高。

他也很會利用我沒跟人談過戀愛,沒有正常性關係的空白,給我洗腦。

比如「倆人在一起要住一起。你的性格就是因為家裡給你慣得,你要堅強起來。你不能老回家,你得跟我住。」

我週一到週五住校,週六日都跟他一起。

他比我大四歲,告訴我:「你身邊朋友都是小孩,沒必要交往。你看你出事兒,沒人能幫你,多見我朋友。」

我如果去找我朋友玩,他就必須一起,理由是:「咱們五天沒見了,正常戀愛都是一起。」

那會兒蘋果手機還不普及,我爸送了我一個iTouch,沒網啊,我每週求他給我下點電影回學校看,他就只給我下載一兩個。聽歌只給我他喜歡的說唱。

我穿衣服也得打扮成,他喜歡的說唱風格。我當時看上一件衣服,特普通一小連衣裙。他告訴我,我沒那個氣質,穿不出來感覺,看著暴露。

還說我之前因為領口穿的低,所以被強姦。我到現在都特別討厭圓領T。

我大學開始做生意賣東西,但掙的錢他都拿著,我爸給的生活費他也拿著,然後再分配給我很少的零花錢。

前期我覺得他是在為我倆存錢,感覺OK。但日積月累的,他給自己家添置東西,都說是為我倆。我慢慢就意識到不對了。

那時經常吵架,但吵到最後,他就會裝「犯心臟病」,來結束吵架。這是他控制我四年的點。

大四那年,我要工作了。他就特別直白地跟我說,要去我爸的工廠去工作。

我屬於那種,自己掙錢可以給你,但你一直PUA我,最後還想佔我爸便宜,那不行。

到最後我也是倆眼一閉,他死了我也說。至於他有沒有病,不知道。說實話,不知道。

分手那天,我從他家拿東西,他攔了,但沒用。第一我畢業了,第二我錢都給他了,生意也給他了,沒什麼能拖住我和控制我的。

我打車,他就跟上去,一路要死要活彷彿當場去世,我也沒反應。一直跟到我家門口,我還是不搭理,他就沒再追上來了 。

「我二伯是我親爸」

採訪對象:陳天,女,HR

小時候在農村長大,大家庭,十多口人一起生活,家人一直跟我說,我是撿來的,我也信以為真。沒覺得有什麼不同,除了別人有爸媽,我沒有。

小學三四年級,同村男生當著全班同學面,罵我野種,有點難受,但年紀小,也不太明白野種什麼意思,只覺得是罵人。

高中時喜歡一個男生,悄悄寫在日記本,大伯偷看後,狠狠打了我一頓,憤怒中不小心說出來:你居然還敢早戀,你爸就是被早戀毀了之類的。

他一邊打,一邊斷斷續續說了一些。我當時被打得哭都來不及了,很多細節後來才又慢慢從別人口中聽到。

原來我是二伯的女兒,他高中和我媽早戀,雙雙落榜,一起外出打工,生下了我。但我爸太窮了,我媽就被家人強行帶回去,不久就嫁人了。

我爸為了賺錢外出打工,後來也結婚了,對方唯一要求是:我爸不能認我這個女兒。我爸答應了。

於是他們就說,我是撿回來的。我到現在也沒見過我媽,不知道她是誰、長什麼樣子。

小學時,爺爺每次喝醉酒,都會哽咽著說,等到他走的那天就會告訴我的身世。我不想爺爺難過,在他們面前一直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直到我20歲之前,只見過我爸兩次面。只知道是個常年在外的伯伯。

高三時,爺爺被摩托車撞了,昏迷躺了半年多,直到我高考回到家第二天晚上,走了。

後來是姑姑把身世詳細告訴了我。我和爸爸見了面。他很熱情,但沒有相認,我也裝傻。

他曾經在上海有兩套房子,有車有公司,但我在農村,想買一顆糖,都得蹭隔壁鄰居家小孩的。

他是破產後才回家的,所以我大學是自己工讀,一直過得很窘迫。

我去深圳找暑假工時,碰上大學生運動會,不招外地戶口的。身上沒錢了,當時的男友告訴了我爸。他聯繫了我,讓我在轉赴廣州時,去他家住一晚。

但他的女友冷嘲熱諷,說我死腦筋,所以掙不到錢。我很委屈,沒說話就進房間了。我爸就覺得我是給那女的臉色看。

第二天送我走時,他問我昨天晚上為什麼這麼沒有禮貌。爭執起來後,又大聲罵我沒家教。

我說我脾氣不好,是因為家裡全都是棍棒教育,長期在這種教育下,脾氣能好嗎?我還在心裡說,我沒家教,那你教過我嗎?

這些事情之後,我沒辦法把他當作父親一樣對待,心裡也留下一個沒辦法癒合的傷口。

他剛回來那會兒,我以為我終於像正常人一樣有爸爸啦,但後來發現並不是的,他沒有真的把我當女兒看待。他好像對我有很大的期望,但我又不符合他的期望。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叫過他爸。

我急著掙錢,借錢炒股,結果虧得一塌糊塗。到現在,才把債務還得差不多了。

回想當時特別特別焦慮,還好都過來了。

回想當時特別特別焦慮,還好都過來了

對爸爸,我也不難受了。他那種人,永遠活在自己的邏輯下。

我已經過了那個需要爸爸的年紀了。也不再憤怒了,不要讓自己被這種情緒裹挾。

「他說那是他爸,不是我爸」

採訪對象:188的偽gay蜜,男,編劇

要從頭講的話,還是1997年的春天。

我爸離了婚,帶著我哥和我媽住到一塊了。也沒領證。

那個年代,女性如果沒有自己的工作,經濟上就對男人有了依附。

我媽打掉了兩個孩子,我是第三個。我爸在我媽孕期出軌,鬧起來,我爸就暴打她,薅著頭髮砸牆那種。當時,她都懷孕七八個月了。

我媽陷入絕望,自己喝了一罈子白酒……所以後來我就自嘲說是酒泡大的。

小時候我很內向,見到陌生人就躲。但六七歲懂事後,我就知道攔著我爸家暴我媽了,但攔不住。

後來,他就經常和那個出軌對象過日子,還領了證,有了比我小5歲的弟弟。

那個孩子七八歲的時候,他想讓我們接觸接觸,不要那麼隔閡。但我把弟弟打了,因為他說那是他爸,不是我爸。


你看多狗血,和電視劇一模一樣

我媽總是揹著我哭,又說:要不是為了我,她早就走了。

我會有虧欠感,來不及憤怒,只想變好,帶我媽離開。

我雖然恨他,但他也養我,就只能想著多回報我媽,對他也做不到冷漠。

身處這樣的家庭,我就想快點成熟,快點變成男人頂天立地,所以對錢的渴望也就比別人更早,兩次被拉去做傳銷。

相信我,傳銷隔著網路也能給你洗腦。是300塊錢買了個黑曜石手鍊,就算入門,但持續消費才能升級。結果跟媽媽借錢時,被她識破了,帶我走了出來。

還有一次是找兼職時,被要好的同學騙了。他是先被騙,然後拉我們入坑,想把自己本錢賺回來。

媽媽很愛我,但因為太想讓我出人頭地,她也控制我按她的路線發展。比如穿她挑選的衣服,18歲看著像38歲。讓我學一些穩定的專業,譬如機床,數控,但我對冰冷的機器和數字毫無感覺,後面就報了廣告系。

我後來在戀愛中,嫖娼、腳踏兩條船、養魚、曖昧,什麼都幹過,抵擋不了誘惑。但還是儘可能地避免成為像我爸一樣的男人。所以從小到大就算被女生欺負,我也絕對不打女人。

因為原生家庭的問題,我有點厭男,甚至有點女權傾向。不喜歡唯唯諾諾的女生。

我不想變成我爸,也不想娶一個我媽這樣的女人回家。因為我極度希望我媽可以變強,掙脫我爸的束縛活出自己的光彩。

所以我還蠻欣賞工作生活上都很強勢的女強人——我就是獨立女性的男粉

三個採訪對象,經歷了性侵、PUA、家暴、父愛的缺位等等問題 ,好在,他們走了出來,甚至推己及人,有了更強的共情能力。

創傷心理學專家Tedeschi和Calhoun就發現,有一小部分經歷過失敗的人,會擁有 “黑色的生命力” ,並形成他們自己的人生哲學 :

那些擁有黑色生命力的人,比沒經歷過黑暗的人,更懂得如何度過黑暗,也因為切身痛苦過,所以共情能力更強,更會理解他人。而在認知方面,他們會更懂得,如何從不同視角看待真實,對人的包容度也更高。」

這種黑色生命力,對應了榮格「幸福五要素」的其中一項——「一個用來應對各種世事變遷的處世哲學」。

雖然很多人都不會這樣極端的經歷,但人生海海,成長路上,總會有一些痛苦和失敗。

如何儘早走出低谷,心理學家Kristin Neff 的建議是:

「在身處困境、孤立無援時,最有效的辦法永遠是‘自我關懷(self-compassion)’——就是像關懷他人一樣寬慰自己,而不是自我批判,要接納‘每個人都會經歷痛苦’這一事實,並靜觀當下。」

自我關懷是對自我的善意:「與其嚴厲地判斷自己是否存在個人缺陷,自我關懷提供了溫暖和無條件的接納。」

很多時候,不幸的命運其實不需要我們自己一個人來承擔,走出那個一直困著自己的泥潭,把它講給親近的人,總是能得到一些支持。

但其實更重要的是要勇於直麵人生中的至暗時刻,堅定地奪回自己人生的主導權,而非繼續活在傷害自己的人的陰影之下。只有直視了深淵,才能戰勝深淵。

就像莓子所說的那樣,「沒什麼能拖住我和控制我的。」這才是真正對自己負責。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