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禁止墮胎後續宛如地獄!女性發起禁慾抗議,男性恐慌急做結紮手術……

距離美國最高法院推翻羅伊訴韋德案,已經過去一週多的時間。

隨著憲法規定的墮胎權被廢除,美國多個州此前被壓住的限制或直接禁止墮胎的州法令開始生效,數千萬美國女性的惡夢已經成為了殘酷的現實。(點連結複習)

7月1日,俄亥俄州傳出訊息,一位年僅10歲,遭受強姦後懷孕的女孩,被診所拒絕墮胎。她的醫生不得不向周邊尚能墮胎的州的醫生尋求幫助,最後將孩子送往臨近的印第安納州進行墮胎手術。

早在2019年,俄亥俄州內共和黨政客就主導制定了禁止妊娠6周以上的女性墮胎的法案。州法案規定,除非妊娠女性身體情況遭遇絕對威脅,就算是強姦或亂倫,甚至胚胎有問題都沒有例外。6周是什麼概念?有的女性的月經週期可能都超過6周,如此早期的妊娠,是非常難早發現的。

羅伊訴韋德案被推翻後,俄亥俄州法案立刻生效

羅伊訴韋德案被推翻後,俄亥俄州法案立刻生效。這位10歲的小姑娘,剛好懷孕6周零3天,因此無法墮胎。

(深棕色為墮胎被限制或禁止的州)

(深棕色為墮胎被限制或禁止的州)

俄亥俄州10歲小姑娘因性侵懷孕,卻無法在本州接受手術被送外州的新聞曝光後,網友的憤怒值衝到頂點。

有網友扒出,就在今年4月,俄亥俄州州代表Jean Schmidt公開支持本州禁止墮胎法案:

「強姦是個很困難的問題…但如果有孩子了,那也是條命。無論母親終不終止妊娠,傷疤都不會消失。很遺憾這事發生了,但對於無論是年長還是年輕的女性來說,這都給了她們一個機會。」

遭遇強姦懷孕不讓墮胎,是給懷孕的10歲姑娘一個機會?

俄亥俄州的民主黨政客Gavi Begtrup在推上寫道:

「一個10歲的女孩被強姦了,州政府強迫她繼續懷孕,並告訴她‘這是個機會’。這裡又不是伊朗,也不是基列國(注:基列國是《使女的故事》一書中的地點),更不是假設出來的情況。這發生在今天的俄亥俄州。」

一位網友心疼孩子:

「她才10歲的身體不可能受得住這種(懷孕生產)壓力。」

另一位網友回覆:

「真實故事。2000年代初,我是俄亥俄州南部某城市一級創傷中心的ICU病房手術護士。有一天遇到一位3天前剛生產完的病人,她出院回家後又因為大出血被送了回來,最後緊急做了子宮切除手術。當時她才11歲。」

還有一位網友憤怒寫道:

「被強姦導致懷孕又不是她的錯!!!為什麼要她付出代價??我感到恐懼、極其憤怒和噁心。」

如果說10歲小女孩被強姦懷孕無法在本州墮胎,尚能看到一絲希望,可以被送外其他州墮胎,那麼有的美國女性,在羅伊訴韋德案被推翻後的這一週,她們經歷的現實,更加赤裸血淋淋,堪比煉獄。

6月27日,法案被推翻後3天,一位名叫萊克斯的護士,在推上公開一位同事發給她的私信,內容如下:

「我沒有其它更大的平臺說這件事,請轉發給大家。我在某州醫院的嬰兒ICU和產科工作,我們州內的禁止墮胎法案已經立刻生效。果不其然,當晚11點半接診一位宮外孕女性。我們只能讓她邊坐著,邊等醫生和律師溝通。她的宮外孕都破裂了,卻又等了9個小時才做手術,因為醫生一直在跟律師商量,如何避免因為違法手術導致失去醫生牌照。到了給她做手術時,她整個腹腔裡都是血,600cc的量,差點就死了。作為護士,我們真的很怕以後會頻繁看到這種情況,卻無法做任何事。我們那晚很生氣,有幾個同事都哭了。」

這位

這位宮外孕導致大出血險些死亡的女性之外,另一位加拿大多倫多的護士也給萊克斯發來私信,講述法案被推翻後,美國女性跨境前往加拿大求醫的故事:

「你好,我是加拿大產科護士老師,在多倫多工作,第一次遇到因墮胎失敗從美國逃來的女性,她和家人開了11個小時到這裡。她懷著死胎,因為彌散性血管內凝血住進了ICU。她的血紅蛋白只有74並一直在降(注:正常在110-150g/L之間),輸血都沒辦法。她的心指數不穩定沒法剖腹手術,也沒法引產,很明顯情況很糟糕。她不會說英語,產科護士一直在ICU守著她。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做,科裡每個人都在努力讓她活下去。情況很令人心碎,完全可以避免這種情況的,我很確定這不會是我們將會看到的最後一個例子。」

正如萊克斯回覆私信裡所說

正如萊克斯回覆私信裡所說:

「女性會死的,已經開始了。」

一刀切推翻法案,將會導致越來越多不可逆轉的悲劇結果。

這樣的情況下,用極端硬碰極端,成了許多美國女性和男性抗議的方式。

(「強迫當母親,是對女性的奴役」)

(「強迫當母親,是對女性的奴役。」)

6月24日法案被推翻後,一些美國女性在社交媒體上打出#sexstrike性罷工的標籤:

「美國女性們,宣誓吧!因為大法官推翻了羅伊訴韋德案,我們不能承擔非計劃懷孕的風險,所以,我們將不和任何男性發生關係,包括我們的丈夫,除非我們想真的懷孕。#性罷工」

回應的美國女性不算少,有的跟帖寫道

回應的美國女性不算少,有的跟帖寫道:

「如果我對自己的身體沒有自主權,那男人對我的身體也不會有。#性罷工」

美國演員Bette Midler去年反諷德州推出6周後不準墮胎的嚴格法案的推文(注:又稱心跳法案,通常6周就能聽到胚胎心跳),再次被網友提及:

「我提議全部女性都拒絕和男人發生關係,直到國會保證她們選擇的權力。」

在Bette Midler的推下,一位網友回覆到:

「我提議法律強制全部男性接受輸精管結紮術,用來作為結婚的證據。」

誰能想到,網友去年的一條諷刺性的回覆,竟然在今年走進現實?有「輸精管結紮術之王」的佛羅里達泌尿科專家Doug Stein這周向媒體介紹,自從6月24日法案被推翻,每天的手術問詢量從以前的一天四五個,飆升到一天18個。

他說

他說:

「來問診的男性很多都是因為受了法案被推翻的影響。」

不僅是佛州,連加州這樣墮胎合法的州,輸精管結紮術的問詢量都陡增了300%到400%。

(輸精管結紮術,是指將睪丸運送精子至陰莖的輸精管切斷。如果想恢復生育能力,可以將輸精管再通過手術聯通。)

媒體採訪裡,一位名叫Thomas Figueroa的27歲男性對記者表示,自己從沒想過要小孩,過去幾年一直在考慮做手術,看到法案被推翻的訊息後,下了決心。另一對30歲左右的情侶也對記者說,這次得知訊息後,男方決定做手術,他說:

「我不想女友因為害怕懷孕承受太多壓力。」

「我不想女友因為害怕懷孕承受太多壓力」

(抗議法案推翻的男性寫的抗議標語:強制所有男性接受輸精管結紮術。你們覺得控制女性的身體很酷嗎?)

不過,因為結紮手術後並不是立即有避孕功效,手術後依然要注意避孕,經過精子檢查後才能放鬆措施,網友們各抒己見:

有的覺得男性做了結紮手術也沒法避免女性墮胎的:

「如果男性急著去結紮,是不是意味著現在他們純靠運氣和墮胎來當做避孕措施了?」

有的覺得有的男性現在才來結紮是馬後炮的:

「結紮是件好事,對吧?沒有意外懷孕意味著沒有他們造成的墮胎。他們之前怎麼不做呢?還是之前根本不在乎,讓女人去承擔那些過程。」

當然也有很多贊同的網友:

「好主意!結紮結起來!」

「最好的訊息了!如果你傻到不穿小雨衣,那你根本不該要孩子!」

「我覺得沒問題。對男人來說是很簡單的手術,對避孕來說太好了!」

「是時候男人負起點責任了!」

這位高贊網友說:

「比起避免非計劃的懷孕,(結紮)聽起來是更加負責任的方式。推翻法案或許也有好處。」

被強姦致懷孕卻無法墮胎的10歲小姑娘,宮外孕大出血險些死亡的妊娠女性,逃往異國才能墮胎的妊娠女性,倡議性罷工的女性網友,急迫想做輸精管結紮術的男性…

(「我對自己身體的權力應該比你持槍的權力更多!」「我的身體!」)

羅伊訴韋德案被推翻後的這一週,後續波浪一波又一波襲來,政客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痛苦卻落到一個個具體的美國女性和男性身上。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們還將聽到更多悽慘的故事,難免生出嘆息。

(「在美國,我的身體不是我自己的」)

(「在美國,我的身體不是我自己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