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案宣判:涉事前警察肖萬獲刑22.5年!

美國弗洛伊德案宣佈量刑結果

涉事前警察肖萬被判22年6個月刑期

6月25日,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肖萬跪壓致死案」的主審法官宣佈量刑結果,涉事前警察肖萬因二級謀殺、三級謀殺和二級過失殺人罪名而被判22年6個月刑期。

涉事前警察肖萬 資料圖

涉事前警察肖萬 資料圖

據悉,2020年5月25日,非裔美國人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街頭遭肖萬跪壓頸部9分29秒導致死亡。弗洛伊德之死在全美各地引發長時間、大規模的反對警察暴力執法和抗議種族歧視浪潮。

弗洛伊德遭肖萬跪壓 資料圖

弗洛伊德遭肖萬跪壓 資料圖

弗洛伊德家人對量刑結果失望 涉事警察致哀

量刑程序於當地時間6月25日下午開始,受害者家屬情緒激動地講述了弗洛伊德案對他們的影響,涉事前警察肖萬也罕見發聲,向弗洛伊德家人致哀。

宣判程序開始時,弗洛伊德7歲的女兒吉安娜在一段視訊中表示:「我一直在詢問他的情況。」當被問及如果她看到父親想說什麼時,吉安娜說:「我想你,我愛你。」

而在審判期間一直沉默的肖萬,此次也發聲稱,「我現在無法發表完整的聲明,但想簡短地說,我想向弗洛伊德的家人致哀。」肖萬補充道:「未來還會有其他一些相關資訊,我希望這些資訊能讓大家安心。」但他沒有詳細展開說明。

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法官彼得·卡希爾在宣佈該案的判決結果前,向弗洛伊德的家人表示哀悼,但強調判決結果不是基於任何情感或同情因素。他說:「我們必須承認,所有的人,尤其是弗洛伊德一家,因為該案而受到了深刻而巨大的痛苦。整個明州、甚至整個國家都為此而感到痛苦。」

儘管這是美國警察因殺害黑人而被判處的最長刑期之一,但弗洛伊德的家人們仍感到失望。如果表現良好,肖萬可以在服完三分之二的刑期(約15年)後,獲得假釋

弗洛伊德的家庭律師克倫普說,這是一名警察在明尼蘇達州被判的最長刑期,他希望肖萬在即將到來的聯邦民權審判中被判處最高刑罰。他表示:「真正的正義是喬治·弗洛伊德仍然和他的家人在一起。」

此外,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我不知道所有考慮的情況,但在我看來,根據量刑準則,(判決)似乎是合理的。」

判決結果對於司法正義而言,遠遠不夠

肖萬被指控在該案犯有二級和三級謀殺罪以及二級過失殺人罪,4月20日,陪審團宣判三項罪名全部成立。6月2日,檢方要求對肖萬判處30年監禁。

檢察官馬修·弗蘭克在要求法官判處比量刑指南規定的更長刑期時說,對於這名前警察對弗洛伊德的所作所為,「折磨是恰當的說法」。「這不是一時的槍聲,也不是一拳打在臉上。對於一個無助的、乞求生命的人來說,這是超過9分鐘的殘忍行為。」

明尼蘇達州總檢察長埃裡森則在6月25日表示,弗洛伊德案的判決結果對於司法正義而言,還遠遠不夠。

他呼籲立法者幫助遏制警察的暴行。「在這個歷史性的時刻,全國各地的市議會、縣委員會、州立法機構和國會有如此多的立法仍在等待通過。如果這些法案獲得通過,它們將降低執法人員引發致死案件的可能性。」

弗洛伊德案的另外3名警察,面臨協助和教唆殺人罪指控,預計將在2022年3月接受審判。除了州級訴訟外,4名涉事警察還面臨侵犯民權的聯邦起訴。

「被送上審判席的還有整個美國」

「肖萬不會是法庭上唯一的被告,被送上審判席的還有整個美國。」美國《波士頓環球報》曾感嘆道。

「他背叛了警徽。」 檢方律師布萊克威爾在3月的開案陳詞中,這樣說道。在一段時長9分29秒的視訊中,肖萬持續用膝蓋壓迫在弗洛伊德頸部,其間弗洛伊德呼喊了27次「我無法呼吸」,但無動於衷的肖萬一直保持跪壓姿勢。

一名年僅9歲的證人,曾在案發現場大聲請求肖萬「放開他(弗洛伊德)」。警方武力使用專家作證稱,肖萬使用了不必要的「致命武力」,這種窒息的危險在執法部門已經知曉至少20年。

控辯雙方一度將焦點聚集在弗洛伊德的死因上。檢方傳喚的多名醫學專家表示,弗洛伊德因長時間遭剝奪氧氣而逝去。辯方律師則提出,弗洛伊德是「死於毒品和健康問題,肖萬並沒有不當使用武力」。

許多觀察家認為,此次審判裁決將是現代美國曆史上最重要的裁決之一。

弗洛伊德的家庭律師克倫普在量刑結果公佈後發表聲明,稱「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判決,使弗洛伊德的家族和整個國家距離真正的治癒更進一步,這也將成為美國曆史轉折的機會。一直以來,警察們都可以不計後果地殺死黑人,但有了今天的判決,我們終於向前邁進了重要的一步,這在不久之前還是絕對無法想象的事情。」

「弗洛伊德式」悲劇何時終結?

歷經一年多的時間,從弗洛伊德案引發的多地反種族歧視抗議開始,對種族公正的呼籲觸及到了美國生活的幾乎方方面面。歷史學家稱,這是自20世紀60年代的民權運動以來,從未發生過的現象。

但事實上,弗洛伊德案只是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的冰山一角,幾個世紀以來,白人與黑人之間不平等的鴻溝從來沒有縮小。時至今日,黑人仍在為自身的基本生存權和平等權苦苦掙扎。

就在弗洛伊德案發一週年前夕,美國一項民意調查顯示,黑人的處境在持續惡化。有60%的受訪者認為,種族主義仍是一個非常或極其嚴重的問題,該比例與一年前的調查數字相似。另有72%的非裔受訪者認為,警察槍擊非洲裔等少數族裔年輕人的情況,在過去一年中更趨嚴重。

在被指控對非裔行為不當的案件中,美國警察獲罪的判決實屬罕見。多個與弗洛伊德有著相似經歷的非裔,還在苦苦等待正義的到來:

基諾沙市非洲裔男子布雷克遭警察從背後連開七槍,導致癱瘓。涉事警員不但沒有受到任何指控,還重回工作崗位;

北卡羅來納州伊莉莎白市非洲裔男子布朗遭警方暴力執法身亡,布朗的家人表示,他們在獲取執法錄影的過程中不斷受阻……

在肖萬審判期間設置的混凝土路障、鐵絲網和國民警衛隊的巡邏,如今都已不見蹤影,明尼阿波利斯市的大部分緊張局勢似乎也已消失。雖然弗洛伊德案迎來了宣判,但種族不公引發的悲痛和憤怒,還遠未落幕。

本文來源:上觀新聞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