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梁話:28年來最大規模遊行!這場「自殘式」、「均貧富」的法國「大革命」為何是「絕望吶喊」?

法新社報道,
法新社報道,

法新社報道,3月7日的是法國反退休改革第六個全國行動日,遊行示威人數再創新高,為1995年以來之最。內政部的資料顯示,當天全法128萬人遊行,CGT工會則稱有350萬人。工會當晚呼籲在本週六3月11日進行第七波遊行。

勞工民主聯盟(CFDT)總書記貝爾熱表示,這是「最近40-50年以來歷史性的動員」,遊行人數比1月31日的人數多出20%左右(當時警方的資料是127萬人,工會的資料是250萬人),「這顯示出勞動者的決心」。他說,政府不能對民眾的呼聲「置若罔聞」。勞工總會(CGT)總書記馬丁內茲則說,「這是反退休改革抗議運動以來動員人數最多的全國行動日」。他警告說,政府「如果強行通過退休改革法案只會火上澆油」。

此外,包括公共運輸、煉油業、能源業、商業和垃圾處理業在內的多個關鍵行業開始了無限期罷工。法國國家鐵路公司(SNCF)和巴黎公交公司(RATP)的公共運輸網受到罷工的嚴重影響,3月8日罷工還將繼續。法國民航局(DGAC)因為空管人員罷工,要求各航空公司3月7、8日兩天減少20-30%的航班。

勞工總會化工分支稱,當天早上法國所有的煉油廠都停止往外運送汽車燃油。環衛工人發動無限期罷工,巴黎附近的3個垃圾焚燒中心被罷工職工封堵。(王簡 編譯)

(歐時記者在第六輪反退休改革遊行現場的報道

法國如果有什麼東西是不會「晚點」的,就是罷工。

如約而至的3月7日「黑色星期二」,不但再次印證上期風梁話的「黑色星期X」(點選查看全文)循環往復以致無窮的大膽假設,而且還有進一步的發展:「黑色星期X」將升級成「黑色X周」乃至「黑色X月」。法國阿Q們說:「要革命了」!

3月7日巴黎反退休改革遊行隊伍(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3月7日巴黎反退休改革遊行隊伍(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 3月7日巴黎反退休改革遊行隊伍。(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大約120萬-200萬人上街、南北大批油庫一天之內遭封堵、公交癱瘓、飛機趴窩、教師罷課、學生上街……幾大工會同仇敵愾,信誓旦旦不達「小馬收回成命」目的決不罷休;民意調查過半「加持」這次極端化運動;觀察家普遍同意此次工潮的「可持續性」,鬧個月把兒,也未可知。一位法國總工會負責人的名言成了此次罷工的戰略號角:「我們要讓法國經濟跪下」。

▲ 3月7日巴黎遊行人員載歌載舞。(網路截圖)

3月7日,巴黎13區一家店鋪櫥窗遭黑衣人破壞(歐洲時報chuxuan 攝)

▲ 3月7日,巴黎13區一家店鋪櫥窗遭黑衣人破壞。(歐洲時報chuxuan 攝)

此次反馬克宏退休改革運動,到今天,似乎要動真格?

01

「多幹兩年」: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只要是成語,就是歷史的積澱,都值得研究。中國人說「滿則溢」,法國人說「使花瓶溢出的最後一滴水」(”la goutte d’eau qui fait déborder le vase” ),阿拉伯人說「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都是我們解開此次運動死結的鑰匙。

馬克宏改革「64歲退休」成眾矢之的,只是下層社會不滿情緒「滿則溢」的最後「一滴水」,只是壓在不堪負重的階級矛盾上的最後「一根草」。

1985年,法國每年分發800萬份「愛心餐」,2022年是1億五千萬份,大批法國學生、有工作的中下階層成為免費食品的新客戶。高油價、高氣價、高電價…平均14%的食品漲價,使很多法國人從「月光族」變成「旬光族」、「十日光族」。法國人今天過得怎麼樣,這些數字就說明問題了。

「大學生生活觀察站(OVE)」的資料顯示,法國18%的大學生吃不飽飯圖為在巴黎14區「食物銀行」門口

▲ 「大學生生活觀察站(OVE)」的資料顯示,法國18%的大學生吃不飽飯。圖為在巴黎14區「食物銀行」門口排隊的大學生。(圖片來源:Twitter截圖)

2017年,馬克宏就明碼標價「65歲退休」,不但選上了總統,還颳了」馬旋風「,席捲議會絕對多數,風頭一時無二。今天,他退到「64歲」,仍遭「人民重磅逆襲」,看似不好理解,但以「一滴水論」看,就一目瞭然。此一時彼一時,彼時階級矛盾尚未如今天這般慘烈。

法國的今天是什麼?是疫情重創疊加能源危機、通貨膨脹、債臺高築導致的民不聊生。但民不聊生之際,全球富人財富卻在不斷增長。

經濟學者François Lenglet在法國電視一臺(TF1)節目上指出,2022年,各大集團把原

▲ 經濟學者François Lenglet在法國電視一臺(TF1)節目上指出,2022年,各大集團把原材料、能源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反而提高了企業利潤,比如聯合利華(生產Amora芥末、夢龍冰淇淋)利潤增加了25%,LU餅乾、Milka巧克力公司利潤增加了10%;Stellantis汽車集團利潤也猛增26%。(TF1報道截圖)

法國一項最新調查顯示:2022年寶潔(法國)股東成為最大贏家——800億歐元的營業額裡有190億作為分紅返還給了股東。也就是說,一桶12歐元的洗衣液,就有3歐元是「分紅」。但分紅當然與上街示威者沒有一毛錢關係。

(TF1報道截圖)

▲ (TF1報道截圖)

用中國讀者比較熟悉的語彙說,此次法國反退休改革現象,本質就是「階級鬥爭」。

02

一聲「均貧富」的絕望吶喊

2018年的黃馬甲運動,劍指法國民主制度的核心–議會代議制,草根階層不再信任精英階層能代表他們的利益。而當時的「最後一滴水」,只是10幾歐分的燃油漲價。

▲ 參加罷工的清潔工人。(BFM報道截圖)

▲ 3月7日裡昂遊行隊伍。(網路截圖)

2023年3月7日這次「無限期罷工鎖國」運動,壓倒民意的最後一根稻草,顯然是延遲兩年退休—除了少數「特殊行業」要保護既得利益之外,民間主體情緒的發洩,都是要求「均貧富」,要求富人為改革買單。

但美西方代議制民主制的普遍困境正是,經過幾十年的「全球化」與「新經濟」,面對富的更富、窮的更窮,束手無策。合法獲得的私人財產不可侵犯,與貧富差距之大失去常情常理之間,是現行西方政治制度的尷尬。

因此,政治體制上對「代議制」的否定,分配模式上對「均貧富」呼喊,使此次運動,堪稱又一次「法國大革命」:窮人要革資本的命,草根要革精英的命,民間要革政府的命。我們看看遊行隊伍裡的「仇富」與「仇馬」標語,就會明瞭–部分法國人正在試圖重回以「打土豪分田地求平等」的老路。

3月7日巴黎遊行人員打出的標語(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3月7日巴黎遊行人員打出的標語(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 3月7日巴黎遊行人員打出的標語。(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而與1789年法國大革命存在本質不同的是,今天被革命的對象,不是王權,而是革命者自己一手「選」出來的人與制度。馬克宏可以下臺,但下一個被選出的法國總統,仍然要進行延遲退休年齡的改革–「活得久工作久」的自然規律不以人的意識形態為轉移。

因此,法國這聲「均貧富」的吶喊,雖然震耳欲聾,雖然其鬥爭手段的破壞力極大,但仍然是「絕望」的。因為,這一二戰後主導了西方世界向上發展的「市場經濟+民主選舉」政體,既被認定了其百分之百的「合法性」,又被證明不具備自身「改良」以「均貧富」的能力。而要通過類似法國式勢單力孤的「革命」顛覆它,對於多數西方國家也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03

一場「後悔式」、「自殘式」的革命

人民否定人民選出的代表的這個根本悖論,使這次法國大革命最終淪為一場「後悔式」的革命。人民後悔選出了「脫離群眾高高在上」的腐敗精英們,後悔選出了馬克宏、奧朗德、薩科齊…..

人民為了表達自己不斷升高的憤怒,選擇以讓自己階層受害最深的罷工方式「自殘」。因此此次運動,又是一場「自殘式」的革命。此次號召罷工的工會領導人,發明了不少革命語彙–讓法國「停擺」,「封鎖法國」,「讓法國經濟跪下」。讓法國經濟「跪下」是個典型的「自殘」姿勢。而近三十年來,法國工人階級,一直選擇以這個姿勢進行革命。

3月7日巴黎遊行現場(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 3月7日巴黎遊行現場。(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長期「自殘」的結果,必然導致「斷裂」。

2023的大革命,是否會成為壓倒馬克宏退休改革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們無法預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即使馬克宏收回改革,對醫治法國階級矛盾加深的創傷,於事無補。法國正在進入以「革命」加速沉淪的怪圈。

或許法國人冥冥之中正在等待這一遲早要來的經濟的斷裂?誠然,只有經濟斷裂,才會開始政體重新洗牌的進程。而使經濟斷裂到來的「最後一根稻草」,不是2023,就是202X。

(梁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