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浩視點 | 謹慎樂觀,共贏互惠——中美審計監管合作協議深度解析

目 錄

目 錄

一、背景介紹

二、合作協議重點分析

(一) 雙方合作的原則

(二) 雙方合作的範圍

(三) 雙方合作審查的方式和程序

(四) 請求獲取資訊的申請和拒絕

(五) 資訊保密與個人資訊資料保護

三、對策與建議

一、背景介紹

2022年9月20日,據南華早報訊息,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 「PCAOB」)的檢查人員已抵達普華永道(「PwC」)、畢馬威(「KPMG」)香港辦公室,開始準備對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進行檢查(Inspection)。根據路透社2022年9月22日報道,中國方面也隨即派出10人規模的團隊陪同(為PCAOB檢查活動開展的慣例,並非特別優待)。[注1]據前香港證券和期貨監察委員會(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SFC」)主席所述,PCAOB將採取較高的審查標準,且本次檢查將非常細緻,檢查的時間沒有上限,直至工作完成為止,預計將會持續十週以上,首周檢查將主要針對審計師事務所的內控和合規。2022年9月29日,德勤中國子公司因並未對其在美上市的中國客戶的財務報表和內部控制進行測試而涉嫌違規,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裁定應承擔2000萬美元的罰款。[注2]而在2022年10月21日,據南華早報報道,香港審計監管機構正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以下簡稱「中國財政部」)合作,加快獲取內地審計檔案的途徑,而據相關人士所言,本次調查行動預計將持續到11月。[注3]這一系列行動與事件的根源與開端,是此前美方與中方簽署的審計監管合作協議。

2022年8月26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中國證監會」)、PCAOB以及SEC三方分別發佈公告,宣佈中國證監會、中國財政部與美國PCAOB在當日簽署了審計監管合作協議,並將於近期啟動相關合作。該份協議是中美兩國之間有關於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以及中概股公司跨境赴美上市後針對其委託的會計師事務所和審計底稿進行審查和監管方式的約定。

雖然今年8月底,中美雙方才正式達成該合作協議,但兩方從2007年開始便已就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審查問題開始談判,此次談判歷經長達10餘年的談判、磋商以及各種方式的合作嘗試,遺憾的是,在本次的合作協議簽署前,雙方始終未能就這一問題達成完全的一致。在屢次碰壁後,美國國會在2020年12月18日推出了「外國公司問責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 「HFCAA」),PCAOB也與2021年12月16日就此發佈了一個總結報告。[注4]根據這一報告,美方依據《PCAOB理事會規則(Rules of the Board)》第6100(b)條[注5]得出了PCAOB的理事會因中方採取的立場而無法履行檢查(Inspection)和調查(Investigation)兩項法定職責的結論。這一結論也體現在了中美之後的談判中,以致於合作協議簽訂後,兩方相關公告的內容都與《PCAOB理事會規則》第6100(b)條規定的「自由選擇審查內容及範圍」、「獲取、保留和使用檔案和資訊」以及「依法依規進行審查工作」的三項職能息息相關。[注6]鑑於該等規則在PCAOB履職時的基礎性地位,其應在美國與其他國家簽訂合作協議的過程中被完整體現。因此,其他國家與PCAOB訂約的經驗值得參考。

故本文將結合中美雙方公佈的相關資料,結合過往PCAOB與其他各國/地區簽訂的合作協議,[注7]綜合分析各國的合作協議得出結論和建議。

二、合作協議重點分析

在美方層面,值得注意的是PCAOB官方公佈的審計監管合作協議提要、PCAOB的相關聲明及PCAOB的官方新聞稿(以下簡稱「PCAOB公告」);而就中方而言,則為中國證監會在相關答記者問新聞稿(以下簡稱「答記者問」)中提到的關鍵內容。此外,我們認為應當重點關注過往PCAOB與其他各國簽訂的審計監管合作協議(以下簡稱「合作協議」),其中美國與法國(2021年4月9日發佈公告)、比利時(2021年4月20日發佈公告)簽訂的協議(以下簡稱「法國、比利時協議」)尤為重要——兩國與PCAOB締約的時點距今最為接近,其中包含的PCAOB的審查實踐經驗最為豐富,且法國的內容相較於之前的國家更有利於保護被檢查國家的國家利益,因而法、比兩國(尤其是法國)的相關協議檔案較之其他各國更具參考價值。

另外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我們理解目前中美的合作協議已經於2022年8月26日正式簽署,但正文尚未披露,且我們未知是否會在未來得到正式披露(詳見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澳大利亞等國未披露的先例),因此,我們的分析僅就針對和基於已發佈的PCAOB公告和答記者問中提到的資訊。此外,由於中國與美國兩者不同的國家背景,在資訊發佈時,可能會因其立場的不同對相應內容的披露有所側重,表述也會有所不同。

(一) 雙方合作的原則

中方聲明

中方聲明

在答記者問中提到,合作協議重點包括並確立了「對等原則」,即,「協議條款對雙方具有同等約束力。中美雙方均可依據法定職責,對另一方轄區內相關事務所開展檢查和調查,被請求方應在法律允許範圍內盡力提供充分協助。」[注8]

由此可見,在合作協議當中,中方提出的對等原則,不僅包括了中方包括協助美方開展對相關審計師事務所的檢查和調查,也同時要求美方協助中方開展對相關審計師事務所的檢查和調查。

美方聲明

美方聲明

在PCAOB公告中沒有具體提到合作協議需遵守的原則,但提到PCAOB對檢查和調查的發行人審計擁有自由裁量權,並且可以直接(has direct access)進行調查問詢和取證,以及可以查看(view/see)到完整的未經編輯的審計底稿。這在一定程度上會被認為是美方強調合作的全面性、廣泛性和自由性。

各國協議

各國協議

在美國和其他各國過往簽署的合作協議當中,較為明顯有兩大原則:對等保護原則;以及尊重雙方國內法原則。

對等原則,PCAOB與各國達成的合作協議中均約定了協議簽署的目的是尋求審計報告的真實性和可靠性,進而保護各自資本市場中投資者的利益;並且以一種相互間「允許對方對自己轄區內相關事務所開展檢查和調查」的方式。

尊重雙方國內法原則,PCAOB與各國達成的合作協議中均約定了,雙方的合作應當尊重各自國家的法律法規,並在各自國家的法律法規允許的範圍內,基於簽約雙方的重要利益和各自合理可用的資源,履行協議並開展合作。同時,雙方不能超越本國國內法規定的授權,在合作協議之上創設任何超過各自國內法中規定的約束性法律義務。[注9]

要點解析

要點解析

拋開政治等其他原因不說,合作協議簽訂的主要目的是從審計報告的角度,確保公司披露的資訊和財務資料真實、準確、可靠,進而保護在兩國資本市場中投資者的利益,提高審計結果的公信力,提振投資者對該國資本市場的信心。因此,從雙方的表述來看,在「合作原則」的說法是有幾分帶有政治色彩的文字遊戲在其中的,總體看來,中方的表述可能相對更為貼近協議的本意。

從中方的訊息中,「相關審計師事務所」的表述就較為曖昧。我們理解「相關審計師事務所」應當是「為對方司法管轄領域內上市的本司法管轄領域的公司提供審計服務的本司法管轄領域內的審計師事務所」,即「為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提供審計服務的中國審計師事務所」或「為在中國上市的美國公司提供審計服務的美國審計師事務所」。但,由於目前沒有在中國上市的美國公司,所以目前應當僅存前者的情況。因此,在「對等原則」的這一說法上,其實是法律上的對等,實際上並不存在我們可以執行「對等」的情況。

但美方聲明中,政治色彩和文字遊戲的氣味就更加明顯,我們將在下文相應章節中進一步進行分析。

綜上所述,我們分析,在合作原則方面,由於有較為廣泛的過往簽署協議的基礎,中美之間的合作協議,也會遵循對等原則及並以尊重雙方國內法原則為核心和基線,簡而言之,PCAOB的任何在中國司法領域的行為,應當尊重遵守國內法,此為PCAOB的行為底線。

(二) 雙方合作的範圍

中方聲明

中方聲明

在答記者問中提到,「雙方將提前就檢查和調查活動計劃進行溝通協調,美方須通過中方監管部門獲取審計底稿等檔案,在中方參與和協助下對會計師事務所相關人員開展訪談和問詢。」

美方聲明

美方聲明

在PCAOB公告中提到,PCAOB在選擇擬檢查和調查的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業務以及潛在違規行為時具有完全的自由裁量權,無須與中方監管部門協商;PCAOB可以查看完整的、未經修改的審計工作底稿,且可以根據需要保留相關資訊。同時,PCAOB可以直接訪談受檢查和調查的會計師事務所相關人員,並獲取其證詞。

各國協議

各國協議

大多數的PCAOB與其他各國的合作協議中提到的合作範圍通常遵循原則中的兩大原則,即要求雙方的合作是在尊重兩國國內法的情況下,需是通過本國的政府或者合作部門進行。此外,合作的兩國也需要定期評估合作協議中約定的合作範圍是否符合雙方的國內法,以及是否存在超越本國國內法授權的內容。

要點解析

要點解析

在合作範圍上,現有的PCAOB與其他各國簽署的合作協議當中對其的表述大多都為「同意一方協助另一方進行檢查和調查」,此種調查大多也會遵循兩個準則,即「在請求時協助獲得資訊」以及「代表另一方審閱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檔案、檢查和調查會計師事務所相關人員以及會計師事務所的內控系統」。

根據確定的對等原則,在PCAOB與其他各國簽署的合作協議中,不會強求另一方去取得或者提供其國內法中無權取得的資訊,或是未經溝通直接取得資訊。雙方更加強調的是以「攜手共進」的方式就需要審查的內容建立有效的交流機制。由此可見,美方聲明中有關自由裁量權的表述是存在一定的避重就輕的。

有關自由裁量權中,PCAOB的聲明中寫道:「The PCAOB has sole discretion to select the firms, audit engagements and potential violations it inspects and investigates, without consultation with, nor input from, Chinese authorities.」其中特別強調了不需要與中國商量和參與,PCAOB擁有唯一的自由裁量權。在美國SEC的聲明中寫道「[I]n accordance with the Sarbanes-Oxley Act, the PCAOB has independent discretion to select any issuer audits for inspection or investigation」,相對語氣較為緩和。但就這一點而言,PCAOB的自由裁量權僅在選擇檢查和調查發行人審計上,而非延展到其他領域。而且,其提到的有關對審計人員進行詢問的權利中,PCAOB和美國SEC的聲明中均寫道:「The PCAOB has direct access to interview and take testimony from all personnel associated with the audits the PCAOB inspects or investigates.」。此項,在美方的報道中被普遍誇大為無需中國同意的「free access」,但其實這裡用詞的「access」中文最為準確的翻譯應為「直接面談(且可以在中國政府人員不在場的情況下)」。由此可見,在PCAOB的聲明中特地強調了自由裁量權和不需要與中國商量的兩點,是非常具有政治色彩的。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在合作範圍方面,中美雙方對於協作開展上面有一些描述性上的細節差別,美方的聲明中存在一定的避重就輕的宣傳,特別是在檔案獲取等程序中的中國政府或者相關部門的角色、定位和工作上,以及檢查和調查活動計劃的對象、方式及步驟的確定等,這些過程具體是如何實施的,是有待在後續實踐中進一步明確的。但大致上我們認為,總體還是需要以兩大原則為基石,以過往PCAOB與其他國家簽署的合作協議為基準,堅持中國政府或相關部門在檢查和調查中的「參與」、「協助」、「轉達」等權利,積極地介入檢查和調查工作。

(三) 雙方合作審查的方式和程序

中方聲明

中方聲明

在答記者問中,中方不僅強調中美審計監管是雙向活動,即中美雙方均可依據法定職責,對另一方轄區內相關會計師事務所開展檢查和調查,且美國參與中國在美上市企業的審計底稿審查過程中,中方需始終參與其中。中方聲明表示中美雙方將提前就檢查和調查活動計劃進行溝通協調,美方須通過中方監管部門獲取審計底稿等檔案,並在中方參與和協助下對會計師事務所相關人員開展訪談和問詢。[注10]

美方聲明

美方聲明

根據PCAOB的公告[注11],美方強調美國監管機構在開展審計檢查和調查過程中享有較高的自主性。第一,PCAOB擁有獨立的自由裁量權,可自行決定檢查和調查相關會計師事務所、審計業務和潛在違規行為,無須與中方監管部門協商。第二,PCAOB可以查看包含所有資訊的完整審計工作底稿,且PCAOB可以根據需要保留相關資訊。第三,PCAOB可以直接與正在接受檢查和調查發行人業務的會計師事務所的所有人員進行採訪與問詢,並記錄證詞。

法國、比利時協議

法國、比利時協議

1. 法國

在美國與法國簽訂的《合作協議》[注12]中,對於在法國實施的聯合調查,通常應由法國法定審計師最高委員會(Haut. Conseil du Commissariat aux Competes France, 「H3C」)主導檢查的組織管理方面工作。在每年聯合調查開始之前,雙方必須就調查期間開展合作的具體方式達成一致。

在開展聯合檢查和調查前,雙方應當制定聯合調查工作計劃,包括調查擬採取的具體步驟和程序,包括擬審核的審計項目、參與聯合調查的人員數量以及雙方調查人員的分工。儘管各方應當對各自在檢查和調查中發現的問題和得出的結論負責,但雙方應當在現場工作中就各自的問題和得出的結論進行磋商。雙方還應相互告知其向接受檢查或調查的審計師提供的可能發現的審計結果。

為了遵守其檢查或調查檔案要求、支持其檢查結論或為調查之目的,提出要求的一方可以將審計師在另一方的司法管轄區持有的工作底稿或其他檔案的影印件轉移至其自身的司法管轄區。在工作底稿或其他檔案通過另一方轉移至其自身的司法管轄區之前,提出要求的一方將為另一方確定需複製的該等工作底稿或其他檔案。但是,個人資料的轉讓應當另行安排。

2. 比利時

在美國與比利時簽訂的《合作協議》中,[注13]對於聯合實施的調查,應由被調查的司法管轄區方選擇是否牽頭調查,即由被實施檢查或調查的司法管轄區方管理與審計師的聯繫,組織檢查或調查的後勤工作,接收審計師提供的所有審計工作底稿和其他檔案並將其轉交給另一方。

在聯合進行檢查和調查之前,雙方將盡力就檢查和調查的工作計劃達成一致意見,該工作計劃通常可包括在檢查和調查中擬採取的步驟和程序以及將被審核的審計項目和各方預期履行的工作分配。在協商工作計劃期間,調查方應向轄區內的被調查的一方詳細解釋其預期履行的工作的目的、時間安排和範圍。儘管各方應對其自身在調查中的發現和結論負責,但各方應在調查現場工作中就其發現和結論相互協商。各方還應相互通報其向受檢審計師提供的可能的發現。

一方可在另一方的司法管轄區接收審計師持有的工作底稿或其他檔案的影印件,並在必要時將其帶回該司法管轄區,以遵守其檔案要求、支持其檢查結果或為調查之目的。被請求方在轉交工作底稿或其他為請求方複製的檔案之前,應對其進行標識。但是,個人資料的轉讓應當另行安排。

要點解析

要點解析

從比利時與美國的《合作協議》以及法國與美國的《合作協議》中對於合作審查的方式和程序的態度對比上可以看出,法國的態度是較為強硬的。PCAOB若想監管必須要與法國的H3C合作,而且H3C必須主導監管流程,確定人員,確定計劃,計劃由H3C批准以後,後再遞交給美方。

就中美之間而言,有關對審計底稿的審查的方式和程序,PCAOB的聲明中寫道:「Procedures are in place for PCAOB inspectors and investigators to view complete audit work papers with all information included and for the PCAOB to retain information as needed.」其中提到了PCAOB可以保留資訊。美國SEC的聲明中寫道「PCAOB inspectors can see complete audit work papers without any redactions. On this last item, the PCAOB was able to establish view only procedures — as it has done in the past with certain other jurisdictions — for targeted pieces of information (for example, personally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其中解釋了,可以像PCAOB在其他司法領域中一樣建立資訊的瀏覽程序。兩者其實都只是用到了「see」和「view」這樣的表述,即對於審計底稿僅為查看,另外對於PCAOB提到的保留資訊,其採用的說法是「retain information」而非「paper work」即保留資訊,而非保留底稿檔案。此種說法,也基本能夠與之前PCAOB與其他國家簽署的合作協議相對應,並不存在美國刻意誇大宣傳的完全的自主獨立以及檔案保留權利。

在簽署中美之間的合作協議的基礎上,後續中美兩國監管機構就如何具體推進審計合作,將會是為未來兩國審計合作的重點。在這一過程中,我們仍需要關注美方對於合作方式的認定是否與中方可以接受的方式一致,以及由此匯出地具體的需要中概股公司配合兩國相關監管機構完成的事項。

(四) 請求獲取資訊的申請和拒絕

中方聲明

中方聲明

在答記者問中,中方聲明美方須申請通過中方監管部門獲取審計底稿等檔案,並在中方參與和協助下對會計師事務所相關人員開展訪談和問詢。同時,中美雙方均可依據法定職責,對另一方轄區內相關事務所開展檢查和調查,被請求方應在法律允許範圍內盡力提供充分協助[注14]

美方聲明

美方聲明

根據PCAOB的公告[注15],美方聲明其有權自行選擇其檢查和調查的公司、審計業務和潛在違規行為,而無需諮詢中國當局,也無需中國當局提供意見。

法國、比利時協議

法國、比利時協議

1. 法國

在美國與法國簽訂的《合作協議》[注16]中,各方應對方的書面要求向其提供必要的資訊,以完成其對審計師的監督、檢查和調查。H3C已告知PCAOB,根據《法國商業法典》,法國審計師不得直接向PCAOB傳遞審計工作底稿或其他檔案,而必須通過H3C傳遞該等資訊。PCAOB已告知H3C,其願意將H3C的請求轉交給審計師,但H3C可直接向任何審計師提出資訊請求,而無需將請求發送給PCAOB或通過PCAOB發送請求。

要求提供資訊的一方應當說明:

(1) 所要求的資訊;

(2) 資訊的使用目的;

(3) 需要該資訊的原因,以及可能違反的相關規定(如適用);

(4) 說明需要該資訊的截止日期;以及

(5) 所要求提供的資訊是否能做進一步使用和轉讓。

被調查的司法管轄區方因下列理由可以拒絕提供相關資訊:

(1) 該請求不符合本《合作協議》;

(2) 同意該請求將違反被請求方國家的法律、法規或規章,包括有關商業機密的法律、法規或規章;

(3) 提供資訊將違反被請求方國家的公共利益;

(4) 提供資訊會對被請求方國家的主權、安全或公共秩序產生不利影響;

(5) 提供資訊會損害被審計人員或實體的商業利益,包括其智慧財產權;

(6) 已就相同訴訟或針對相同人員在被請求方所在國當局提起司法程序;

(7) 已就相同訴訟或針對相同人員在被請求方所在國當局提起制裁程序;

(8) 已就相同訴訟或針對相同人員在被請求方所在國當局作出終審判決;或

(9) 接受這項請求將給被請求方帶來不成比例的負擔,例如在費用和人力資源方面。

被請求方應逐案評估每項資訊請求,以確定是否可以根據本聲明和適用法律提供資訊。如果一方拒絕部分或全部要求或拒絕提供所需資訊,被要求方應當通知要求方被拒絕提供資訊的一方,說明拒絕提供的資訊的性質和原因。如果一方或接受檢查或調查的審計師拒絕提供所要求的資訊,雙方將協商以確定是否有其他方法滿足提出要求方的要求。如果一方或審計師拒絕提供所要求的資訊,提出要求方可以根據其國內法律或法規,考慮被拒絕提供資訊的性質及拒絕提供的原因,採取行動。

2. 比利時

在美國與比利時簽訂的《合作協議》[注17]中,各方應對方的書面要求向其提供必要的資訊,以完成其對審計師的監督、檢查和調查。

要求提供資訊的一方應當說明:

(1) 所要求的資訊;

(2) 資訊的使用目的;

(3) 需要該資訊的原因,以及可能違反的相關規定(如適用);

(4) 說明需要該資訊的截止日期;以及

(5) 所要求提供的資訊是否能做進一步使用和轉讓。

被請求方應逐案評估每項資訊請求,以確定是否可以根據本聲明和適用法律提供資訊。如果一方部分或全部拒絕請求,或扣留任何被請求的資訊(主動或應審計員要求),被請求方應通知請求方扣留資訊的性質及其拒絕的原因。如果一方或接受檢查或調查的審計師拒絕提供所要求的資訊,雙方將協商以確定是否有其他方法滿足提出要求方的要求。如果一方或審計師拒絕提供所要求的資訊,提出要求方可以根據其國內法律或法規,考慮被拒絕提供資訊的性質及拒絕提供的原因,採取行動。

要點解析

要點解析

通過參考美國先前與其他國家達成的相關協議可以看出,PCAOB與其他國家達成的《合作協議》中涵蓋的有關被調查的司法管轄區方拒絕PCAOB資料索要請求的可用依據,具體包括:

1. 被調查的司法管轄區方認為資料索要請求與合作協議不符和/或提供相關資料可能導致損害公共利益;

2. 提供相關資料可能導致違反被調查的司法管轄區方本國法律規定和/或不利於國家主權、國家安全;

3. 被調查的司法管轄區方已對涉嫌違規活動的主體的該項違規行為開展了司法活動等。

雖然,各國《合作協議》認可法律衝突等理由拒絕向PCAOB提供資料,但《合作協議》通常仍會保留當PCAOB認定索要的資訊是調查活動所必須時,PCAOB可根據美國法處理被調查的司法管轄區方拒絕提供資料相關事宜的權利。因此,參考美國與其他各國簽訂的《合作協議》,我們需要事先了解這一機制的存在,提前做好應對之策的準備。

(五) 資訊保密與個人資訊資料保護

中方聲明

中方聲明

在答記者問中,中方就資訊保密與個人資訊資料保護問題明確表示:相關市場主體應當在遵循資料安全法、個人資訊保護法等資訊安全相關法律法規的前提下編制審計底稿,且當美方要求提供審計底稿時,美方須通過「中方監管機構」的協助獲取。此外,合作協議也對「審計監管合作中可能涉及敏感資訊的處理和使用」作出了明確約定,針對「個人資訊等特定資料」設置了專門的處理程序[注18]

因此,在本合作協議中,中方表明了其貫徹落實個人資訊以及敏感資料等內容保密的堅定立場,與美方就相關資訊的處理和使用達成了明確的約定,同時聲明已與美方就相應的處理程序的達成了共識;但更為重要的是,中方對被調查的中概股企業明確提出了要求其底稿編制滿足國內監管新規的要求。

美方聲明

美方聲明

雖然有關資訊保密與個人資訊資料保護的內容並未在PCAOB的公告[注19]中直接出現,PCAOB推送的Fact Sheet[注20]也與其公告引用的PCAOB主席Williams提及的三個要點完全一致,並未提及前述內容;但SEC主席Gary Gensler發表的聲明[注21]對此有所涉及。SEC主席Gary Gensler在提到中國政府當局作出的四個關鍵承諾時表示,中方認可PCAOB的調查員可以查看完整的、未經修改的審計底稿檔案(complete audit work papers without any redactions),且在審查相關底稿時,PCAOB可以參考過去與其他國家締約的經驗,就涉及目標資訊(如「具備識別性的個人資訊」)的審計底稿建立「僅查看」的程序(view only procedures)。這一聲明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美方願意配合中方就資訊保密問題確立雙方都能夠接受的審查流程,妥善處理涉及個人資訊和敏感資料等保密資訊的積極態度。

法國、比利時協議

法國、比利時協議

鑑於美方聲明中表示其願意參考其與其他國家的締約經驗,就涉及目標資訊的審計底稿的檢查建立「僅查看」的程序,故中美之間達成的合作協議以及資訊保護協議大概率將參考美方與其他國家達成的相關檔案。因為上文中提到的法國與比利時簽署協議較為有參考性的原因,我們將在下文中對該兩國的檔案的資訊保密和個人資訊資料保護部分進行重點介紹。

1. 法國

(1) 合作協議

在美國與法國簽訂的合作協議[注22]中,雙方在第三條「合作與資訊交流」(COOPERATION AND THE EXCHANGE OF INFORMATION)A部分中即約定了可被共享的資訊應當符合美法兩國的相關法律法規,且同時約定了資訊提供方(requested party)就資訊共享提供協助的部分合作範圍;雙方在B部分明確了資訊需求方(requesting party)提出申請的流程以及書面內容,同時也明確了資訊提供方對於申請「一事一議」(on a case by case basis)的審議原則以及申請將被駁回的具體情形。在該條第五款「對於資訊的請求與使用」(Requests for and use of Information)中,雙方特別強調,在不使得合作過程中獲得的資訊喪失其保密性(its status as confidential)的前提下,合作過程中取得的資訊可由雙方在各自的監督、檢查和調查中僅(only)在其各自的授權法律要求或允許的情況下使用。如果一方希望將取得的資訊用於本協議規定用途以外的其他用途[注23],則需要獲得對方書面同意。

(2) 資訊保護協議

除了合作協議以外,美國與法國就資訊保護達成了更進一步的資訊保護協議[注24]。該協議主要包含「定義」(DEFINITIONS)、「協議目的與範圍」(PURPOSE AND SCOPE OF THE AGREEMENT)、「資料處理原則」(DATA PROCESSING PRINCIPLES)以及「協議的生效與終止」(ENTRY INTO EFFECT AND TERMINATION)四個條款以及四個附件[注25]。其中,第二條與第三條為該協議的主要條款。

在第二條「協議目的與範圍」中,雙方明確該等資訊保護協議之目的是為了保障H3C向PCAOB提供個人資訊及合作協議中涉及的合作,且該協議同時作為合作協議的補充。

在第三條「資料處理原則」中,雙方就與資訊保護以及資料處理相關的內容達成了共識。我們認為就資訊保護目的問題而言,在國與國層面,最為關鍵的內容被規定在該條第一款、第四款、第六款、第七款、第八款以及第九款之中:

① 第一款、第六款與第七款——資訊的使用與限制

根據第一款「目的限制」(Purpose limitation),雙方明確了資料用途以及使用和處理的安排,即從H3C提交給PCAOB的資訊僅用於審計監督、檢查和調查等用途,PCAOB對於該等資料的使用和處理不會超過本協議約定的目的範疇,且對於該等資料的轉發與共享會受制於本條第七款「個人資料的轉發與共享」(Onward Sharing of Personal Data)的規定。而在第七款中,雙方認可:PCAOB若希望將其從H3C處獲取的個人資訊提交至第三方,其須在合理時間內(不超過10日)向H3C發出申請以取得其書面同意,且該等第三方還須向H3C提供相應的擔保。如果PCAOB未經H3C書面許可而對該等資訊進行共享,則PCAOB將通知H3C該等分享背後的意圖,而H3C有權決定是否撤銷對相關資訊的提供。此外,美方與法方同意相關資料的共享若同時符合美國、法國(或歐盟)公共利益(包括出於對等原則而被認為同時符合相關公共利益),或對於法律索賠的發起、執行或辯護是必要的,則收取該等資料的第三方可以免於提供相應的擔保,但不免除PCAOB在分享資料時須獲取H3C書面同意的程序性義務。因此無論在何種情況下,在PCAOB向SEC共享個人資料之前,其均須從SEC處取得相應的擔保;同時,在完成資料共享後,PCAOB也須定期告知H3C被共享的個人資訊的性質以及共享的原因。此外,雙方在第六款「特殊類別的個人資料/敏感資料」(Special categories of Personal Data/Sensitive Data)[注26]中約定,H3C將不會把特殊類別的個人資料以及特殊類別的敏感資料提交給PCAOB。

② 第四款、第八款與第九款——資訊的保護與資訊受損的救濟

根據第四款「安全性和保密性」(Security and confidentiality)之規定,PCAOB應向H3C提供證據證明其資訊保密機制足以抵禦包括意外(或非法)損壞、丟失和洩露等有損資訊安全的風險,同時PCAOB也會向H3C提供有關美國現行法律法規或其他規則中與保密相關的規範內容,以及有損資訊安全的風險發生時的法律後果等資訊。在個人資訊安全被實際侵害時,資訊接收方應當在不遲於其意識到資訊安全受侵害之時起24小時內通知另一方,同時儘快採取合理的補救措施。

當前述資訊安全受侵害的情況發生,除了國家層面將有所反應,該等資訊的來源——資訊主體也可能引發爭議或提起主張。此時,根據第八款「救濟措施」(Redress)之規定,當任何一方收到來自資訊主體(Data Subject)引發的爭議或提起的主張時,該方應當立即通知另一方且應儘快解決該等事端。若一方無法解決該等爭議或主張,則雙方應當共同建立一種行之有效的爭議解決機制。在H3C認為PCAOB不符合本協議中規定的保障措施,則其有權就該等事項與PCAOB進行討論後停止對於資訊的提交。

此外,根據第九款「審查監督」(Oversight)之規定,協議各方應當定期或應對方請求審查自己的政策和程序,以保證本協議項下的個人資料的相關保護措施能夠得到貫徹(主要針對PCAOB)。當H3C要求PCAOB進行前述審查時,PCAOB應當通知其內設的獨立部門「內部監督和保證行動成效辦公室」(「the Office of Internal Oversight and Performance Assurance」,「IOPA」)來貫徹落實前述審查工作並最終形成相應的工作總結。在PCAOB管理委員會批准通過後,H3C將收到該等工作總結並進行審議。若H3C認為PCAOB無法保證本協議項下的個人資料的相關保護措施得以實行並履行其在本協議項下的義務,則H3C有權在與PCAOB商討後決定停止對於相關資料資訊的提交。

③ 其他條款

第三條的其他款項分別規定了獲取資訊的質量以及保有的恰當性、政府資訊公開以及資訊主體享有的權利。

2. 比利時

就資訊保密與個人資訊資料保護問題而言,在美國與比利時簽訂的合作協議[注27]中,雙方同樣在第三條「合作與資訊交流」(COOPERATION AND THE EXCHANGE OF INFORMATION)A部分中約定了可被共享的資訊應當符合美法兩國的相關法律法規,且同時約定了資訊提供方就資訊共享提供協助的部分合作範圍;雙方也在B部分約定了資訊需求方提出申請的流程以及書面內容,比利時同時與美國在該條第六款「對於資訊的請求與使用」(Requests for and use of information)項下約定,協議各方在使用基於本次合作而獲取的資訊時,應當僅在美國與比利時的法律允許的情況下,在不使得前述資訊失去其保密地位(its status as confidential)的前提下用於共公共監督、質量擔保(包括檢查)以及審計師調查活動。如果一方希望將取得的資訊用於本協議規定用途以外的其他用途[注28],則需要獲得對方書面同意。故美國與比利時簽訂的合作協議的實質內容與法國版本基本一致,僅在某些表述層面存在差異。

美國與比利時也簽訂了相應的資訊保護協議[注29]。該協議採取了與法國的資訊保護協議一致的體例,各條款名稱也與法國的協議相一致。在該資訊保護協議中,除去表述上的不同以及缺乏被調查主體可以拒絕提供資訊的特殊情況的相關條款以外,其內容以及建立的配套制度(包括爭議解決以及審查監督)與法國並無本質區別。

因此,我們理解比利時的合作協議與資訊保護協議系以法國簽署的檔案版本為基礎,在表述以及細節上結合本國實際進行調整後最終締結。

要點解析

要點解析

根據中方的新聞稿,就資訊保密與個人資訊資料保護問題,中方表明了三點具體的要求:

1. 市場主體在回應美方的審計要求之前,須保證其審計底稿遵循國內新規的要求;

2. 出於資訊保密的目的,美方獲取包含個人資訊以及敏感資料等內容的審計底稿之前,相關底稿須經中方監管機構之手;及

3. 在與美國明確「審計監管合作中可能涉及敏感資訊的處理和使用」的基礎上,與其針對「個人資訊等特定資料」設置專門的處理程序。

就前述態度而言,中方對美國甚至被調查的中概股公司提出了相當合理且具體的資訊保密要求:被調查的中概股公司首先應當面對的不是美方提出的審查要求,而是來自國內資料安全法、個人資訊保護法等資訊安全相關法律法規對其提出的合規要求。若無法通過前述法律的審查,即使公司最終能夠通過美方的審查流程,其仍可能因國內的監管壓力或相關行政措施而最終選擇退市。[注30]

在PCAOB層面,就資料處理問題而言,中方列出了兩點訴求,即PCAOB獲取的敏感資訊在國內須經監管機關的審查;以及,針對個人資訊等設置特定的處理機制。這不僅意味著中方已將整個審查合作中最為關鍵的部分放上臺面與美國共商,同時這也意味著中美雙方將在資訊保密問題上至少就這兩點問題進行重點交鋒。

根據SEC主席Gary Gensler發表的聲明,美方已經與中方就PCAOB的調查員可以查看的審計底稿檔案的狀態達成了共識,且釋放出願意與中方就妥善處理涉及個人資訊和敏感資料等保密資訊的問題達成共識、建立相應制度的積極信號。從前述聲明內容來看,實際上中美雙方在某種意義上在資訊保密問題上已然達成統一,在實際執行層面而言,二者並不存在直接衝突。此外,中美雙方均有意就保密資訊以及個人資料的處理構建特定的制度體系,無論談判交鋒過程中矛盾幾何,就最終相關制度體系的建立而言,雙方都樂見其成。

在中美雙方正式公佈合作協議與資訊保護協議(或有)之前,雙方在談判過程中作出何種妥協、調整何種細節我們不得而知,但基本的制度框架卻可以從過去法國與比利時的經驗中窺見端倪。鑑於比利時簽訂的檔案以美法協議為藍本,因此,從美國與法國之間的合作協議與資訊保護協議出發,我們認為中美之間在構建的制度體系也將可能會具備以下要點:

1. 以合作協議為主,資訊保護協議為必要補充;

2. 合作協議中的內容主要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約定,可被共享的資訊應當符合中美兩國的相關法律法規,且同時約定了資訊提供方就資訊共享提供協助的部分合作範圍;第二個部分則約定,資訊需求方提出申請的流程以及書面內容,同時也明確了資訊提供方對於申請「一事一議」的審議原則以及申請將被駁回的具體情形。此外,在第二部分中,中美雙方在使用相關資訊的過程中,將不使得相關資訊喪失其保密性,同時僅在遵循本協議規定用途以及符合其各自的授權法律要求或允許的情況下使用相關資訊;

3. 資訊保護協議的內容則主要分為四個條款與配套制度相關的附件,其中主要內容將規定在「資料處理原則」之中,具體包括「資訊的使用與限制」與「資訊的保護與資訊受損的救濟」。前者的核心是PCAOB在獲取保密資訊以及個人資料之前,相關內容將經中方國內法律法規以及監管部門的合規性審查,且其在使用過程中將不得超過本協議約定的目的以及雙方國內法規範的範疇。同時,PCAOB在向SEC等主體共享該等資訊資料時,相關主體應受各種限制,並向中方監管機構提供擔保並獲得書面許可;後者的核心則是PCAOB應當向中方定期或應中方要求證明其保證資訊保密性的能力,以及在資訊保密性受損時提前設置國家層面以及資訊主體層面的可採取的相關措施以及救濟手段。

綜上所述,在資訊保密與個人資訊資料保護問題上,中美雙方態度積極,整體情況穩中向好。參考之前美國與法國、比利時訂立的協議檔案,我們相信中美雙方已經有了一個能夠較為合理地執行合作協議的運行機制。

三、對策與建議

綜合上述針對合作協議釋放出的資訊要點分析,我們依照公司不同的情況和選擇,逐步提出以下三點建議:

第一,若中概股企業希望在此之後繼續留在美股上市,那麼為了保有「美股上市公司」這一「身份」,則需要遵守新簽署的中美之間的合作協議,在中國相關部門的配合指導下積極配合或有的美方開展的相關審查或調查工作。與此同時,企業仍需遵守國內的法律法規以及美國國內的相關上市規則,做到公司合規。但需要明確的是,中概股公司如何「保有美股的身份」是有三個不同重要性緯度的:

1. 中概股公司其本質仍為中國公司,作為中國公司重中之重的是需要遵守中國的國內法律,此為原則性問題,萬不可出現脫離中國相關部門及國內法指導,為符合他國法律規範而擅自進行活動的情況。

2. 中概股公司也是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因此,在完成第一緯度合規的前提下,也需要在中國監管部門的指導下,積極配合美方依據合作協議開展的相關審查工作,同時,按照證券交易所以及相關法律法規要求,完成相應的合規程序。

3. 中概股公司也需要考慮公司的股東利益。如何拓寬融資渠道,如何在完成合規要求的前提下保護公司自身的股東利益也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因此我們建議公司也可以適當拓寬視野,考慮多方面多維度的融資渠道,積極探索多路徑的融資方法,通過各種方式維持其現有的在美上市狀態以及市值。

第二,若中概股公司已經進入「清單」之後的過渡期間,該如何應對?若中概股公司因不符合SEC和PCAOB的規定而陸續被列入「臨時清單」(Provisional List)和「確定清單」(Conclusive List),此後若連續三年不滿足PCAOB的檢查要求,則將會被停止交易或強制退市。在三年的過渡期間中,被調查的中概股公司或想繼續留在美國(方法和建議可參考第一點),或想從美股下市,則根據不同的實際情況,公司需要儘早地為自身設計行之有效的方案,其主要有兩個緯度的考量:一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在目前階段穩定市值和股價,增加交易量和流動性,二是儘早為三年時間到期後的退市做足充分準備(退市後的融資方式可見第三點):

穩定市值的交易設計有以下兩種:

1. 採取雙重主要上市的方式,在除美國證券交易所外其他國家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發行新股,憑藉其在第二發行地的主要上市地位來對沖其在美股市場面臨的被迫退市的風險;或

2. 採用二次上市的方式,以發行存託憑證(例如:Chinese Depositary Receipt,CDR[注31]和Global depository receipt,GDR[注32]),在美股市場之外拓展其他潛在投資者的規模,依靠投資人基數的擴大以提高維持其股價、市值和提高流動性[注33],由於二次上市的審查相較於雙重主要上市來說更為簡單,所以是短時間內較快的穩定市值,提高交易量的方式但需要注意的是,二次上市依託於主要上市,若中概股公司在主要上市之地被迫下市,那麼二次上市之地的存託憑證也將無法發放。

建議全盤考量退市的準備方案。通常而言,公司從美股退市一般分為主動退市和被動退市。主動退市中,較為典型的退市方式為「私有化」,一般是以創始人組成的財團購買上市公司所有的流通股票從而實現私有化;被動退市中,終止交易、市值退市、股價退市、破產退市等方式均在可選之列,但選取何種方式應依據公司的具體情況進行個案分析後決定。

第三,無論中概股公司是選擇主動退市還是被動退市,在去除「美股公司」這一身份標籤之後,公司仍然是可以繼續以多種渠道融資的,那麼在美國退市後,公司應當如何選擇融資渠道也是公司在目前階段就需要考慮和計劃的事項,總體而言分為兩個方向:

1. 繼續維持公司私有化後的定位,以定向或是私募的方式進行融資;

2. 選擇美國市場以外的公開市場上市,以上市公司的身份在其他資本市場進行融資。

基於我們客戶的反饋和對市場經驗,現在大多數中概股公司還是會尋求後者,即在美國市場以外的公開市場上市,那麼就會涉及到是選擇哪一個國家的資本市場、哪一個交易所以及哪一個板塊進行上市的這些值得慎重考量的抉擇問題。基於我們以往交易項目經驗和客戶的反饋:

絕大多數的中概股公司還是對中國的A股資本市場展示出了濃厚的興趣;在交易所選擇方面,除了上交所、深交所之外,2021年新增設立的北交所也逐漸成為眾多投資者青睞的上市之選,此種市場趨勢這也比較符合我們對於各國資本市場的情況判斷。

香港作為一直以來全球最活躍的資本市場之一,也是公司較為普遍考慮的上市之選。例如,2022年7月,阿里巴巴集團發佈公告,表示其將在香港聯交所主板及紐約證券交易所兩地雙重主要上市。若阿里巴巴集團最終從美股退市,則其迴歸港股上市便將成為既定事實。香港聯交所也採取了諸多提高港股上市便利度的舉措,如簡化、最佳化香港、中國境外註冊或成立的發行人上市制度,降低二次上市門檻,拓寬雙重上市接納度等。

在蔚來成功打開了新加坡資本市場的大門之後,作為與中國,同為亞洲文化圈的新加坡,也逐漸走入中國公司的視野當中。但由於仍未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且主要上市的經驗相對欠缺,以及比之中國、香港較為遜色的資本市場的活躍度,選擇在新加坡進行主要上市之地的公司還相對較少。

綜合而言,公司須結合自身狀況審慎考慮,綜合分析目前的情況,儘早諮詢具備相關市場理論和操作經驗的法律專家,在做好境內外雙重合規等工作的前提下,提前做好萬全的準備並作出最符合自身利益的融資方案選擇。

上下滑動查看全部

註釋及參考文獻:

[1] 詳見路透社2022年9月22日報道:https://www.reuters.com/markets/europe/exclusive-china-sends-regulators-hong-kong-assist-us-audit-inspection-sources-2022-09-22/ 據悉首批接受檢查的公司包括:萬國資料、南方航空、阿里巴巴、百度、京東、網易、百勝中國等巨頭。

[2] 詳見SEC官方新聞頁:https://www.sec.gov/news/press-release/2022-176。

[3] 詳見南華早報2022年10月21日的報道:https://www.scmp.com/business/article/3196672/hong-kong-audit-regulator-working-ministry-finance-ways-fast-track-access-mainland-audit-papers。

[4] PCAOB就總部位於中國以及香港的註冊會計師事務所作出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 「HFCAA」)總結報告,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104-hfcaa-2021-001.pdf?sfvrsn=acc3b380_4

[5] 《PCAOB理事會規則》,詳見:https://pcaobus.org/about/rules-rulemaking/rules/section_6

[6] 根據第6100(b)條,當PCAOB理事會的以下職能被外國政府阻礙時,在評估中理事會便會認為其檢查與調查的職責因外國政府採取的立場而無法履行:(1)理事會選擇其希望檢查或調查的審計業務、審計領域和潛在的違規行為的職能;(2)理事會能夠及時獲取,並有能力保留和使用理事會認為與檢查或調查有關的公司或其任何相關人員所擁有、保管或控制的任何檔案或資訊(包括通過進行訪談和作證);以及(3)理事會以其理解並適用的、符合法案規定和理事會規則的方式進行檢查和調查的職能。

原文為:Rule 6100(b) Factors for Board Determinations

「When making a determination described in subparagraph (a)(1) or (a)(2), the Board will assess whether the position taken by the authority (or authorities) impairs the Board’s ability to execute its statutory mandate with respect to inspections or investigations of such firm(s) in one or more of the following respects:

(1) the Board’s ability to select engagements, audit areas, and potential violations to be reviewed or investigated;

(2) the Board’s timely access to, and the ability to retain and use, any document or information (including through conducting interviews and testimony) in the possession, custody, or control of the firm(s) or any associated persons thereof that the Board considers relevant to an inspection or investigation; and

(3) the Board’s ability to conduct inspections and investigations in a manner consistent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e Act and the Rules of the Board, as interpreted and applied by the Board.」

[7] 筆者注:與PCAOB簽訂合作協議的除了主權國家以外,還有台灣等地區,本文僅做寫作方便之目的,在下文中將其統稱為「各國」。

[8] 中國證監會有關負責人就簽署中美審計監管合作協議答記者問,詳見:http://www.csrc.gov.cn/csrc/c100028/c5572300/content.shtml

[9] 原文表述為:「Does not create any binding legal obligations or supersede domestic laws. Dose not give rise to a legal right on the part of any governmental or non-governmental entity or any private person to challenge the degree of cooperation.」

[10] 中國證監會有關負責人就簽署中美審計監管合作協議答記者問,詳見:http://www.csrc.gov.cn/csrc/c100028/c5572300/content.shtml

[11] PCAOB發佈的公告,詳見:https://pcaobus.org/news-events/news-releases/news-release-detail/pcaob-signs-agreement-with-chinese-authorities-taking-first-step-toward-complete-access-for-pcaob-to-select-inspect-and-investigate-in-china

[12] 美國與法國訂立的《合作協議》,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cooperative-agreement-france-2021.pdf?sfvrsn=d06efdf8_4

[13] 美國與比利時訂立的《合作協議》,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cooperative-agreement-belgium-2021.pdf?sfvrsn=45327dac_5

[14] 中國證監會有關負責人就簽署中美審計監管合作協議答記者問,詳見:http://www.csrc.gov.cn/csrc/c100028/c5572300/content.shtml

[15] PCAOB發佈的公告,詳見:https://pcaobus.org/news-events/news-releases/news-release-detail/pcaob-signs-agreement-with-chinese-authorities-taking-first-step-toward-complete-access-for-pcaob-to-select-inspect-and-investigate-in-china

[16] 美國與法國訂立的《合作協議》,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cooperative-agreement-france-2021.pdf?sfvrsn=d06efdf8_4

[17] 美國與比利時訂立的《合作協議》,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cooperative-agreement-belgium-2021.pdf?sfvrsn=45327dac_5

[18] 中國證監會有關負責人就簽署中美審計監管合作協議答記者問,詳見:http://www.csrc.gov.cn/csrc/c100028/c5572300/content.shtml

[19] PCAOB發佈的公告,詳見:https://pcaobus.org/news-events/news-releases/news-release-detail/pcaob-signs-agreement-with-chinese-authorities-taking-first-step-toward-complete-access-for-pcaob-to-select-inspect-and-investigate-in-china

[20] PCAOB發佈的Fact Sheet,詳見:https://pcaobus.org/news-events/news-releases/news-release-detail/fact-sheet-china-agreement

[21] SEC主席發表的聲明,詳見:https://www.sec.gov/news/statement/gensler-audit-firms-china-hong-kong-20220826

[22] 美國與法國訂立的合作協議,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cooperative-agreement-france-2021.pdf?sfvrsn=d06efdf8_4

[23] 原文為「stated in the original request under paragraph 3 (b) of Article 111, Section B」,該條文指向的內容為「需求資訊的一方應當具體明確的資訊的使用目的」(The purposes for which the Information will be used),即美方在向法方發出資訊需求時,應以書面形式與對方明確該等需求資訊的具體用途。

[24] 美國與法國訂立的資訊保護協議,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data-protection-agreement-france-2021.pdf?sfvrsn=7aa0c421_2

[25] 附件一:PCAOB對資訊技術系統/控制的描述(PCAOB Description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ystems/Controls)(因保密而未披露);

附件二:允許PCAOB與之分享保密資訊的實體名單(List of Entities with whom the PCAOB is permitted to onward share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附件三:適用的爭議解決程序說明(補救措施)(Description of Applicable Dispute Resolution Processes (Redress));

附件四:對PCAOB執行DPA保障措施的監督說明(Description of Oversight over PCAOB implementation of DPA safeguard)。

[26] 根據本協議第一條「定義」中的內容,「特殊類別的個人資料/敏感資料」包括:種族、民族血統、政治觀點、宗教或哲學信仰、工會會員資格以及有關個人健康或性生活、有關刑事定罪和犯罪的資料或基於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第9(1)條和第10條的有關個人事項相關的資料。

[27] 美國與比利時訂立的合作協議,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cooperative-agreement-belgium-2021.pdf?sfvrsn=45327dac_5

[28] 原文為「stated in the original request under paragraph 3 (b) of Article 111, Section B」,該條文指向的內容為「需求資訊的一方應當具體明確的資訊的使用目的」(The purposes for which the Information will be used),即美方在向法方發出資訊需求時,應以書面形式與對方明確該等需求資訊的具體用途。

[29] 美國與比利時訂立的資訊保護協議,詳見:https://pcaob-assets.azureedge.net/pcaob-dev/docs/default-source/international/documents/data-protection-agreement-belgium-2021.pdf?sfvrsn=64cc5a7a_5

[30] 參考此前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以及中國聯通從紐交所退市的經歷。

[31] 詳見:http://www.lawinfochina.com/display.aspx?id=28709&lib=law&SearchKeyword=&SearchCKeyword=

[32] 詳見: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E5%85%A8%E7%90%83%E5%AD%98%E8%A8%97%E6%86%91%E8%AD%89

[33] 可供參考的典型案例:蔚來(NIO)在2022年5月4日被SEC列入臨時清單後,以二次上市的方式分別於香港交易所和新加坡交易所上市。

【 特別聲明:本篇文章所闡述和說明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意見,僅供參考和交流,不代表本所或其律師出具的任何形式之法律意見或建議。】

作者簡介

董 亮

董 亮

國浩上海合夥人(備案中)

董亮律師是Asian Legal Business雜誌上榜律師,並且榮獲ALB客戶首選律師。董律師是中國和美國加州執業律師,擁有美國多個州聯邦法院的出庭資格,並擔任多家美國律所的國際法律顧問。董律師曾就職於國內知名律所以及全球領先的美國國際律師事務所,主要執業領域為跨境併購、美元基金私募股權、境內外資本市場,在代表中國企業跨境投融資和境內外融資方面具有十餘年的經驗。董律師的客戶主要是國有企業,上市公司,私募投資基金,以及具有高成長性的清潔能源,人工智慧,半導體以及生物醫藥等行業的初創公司。

郵箱:lyon.dong@grandall.com.cn

曹心怡

曹心怡

國浩上海實習律師

業務領域:跨境併購、美元基金私募股權、境內外資本市場

郵箱:cyrus.cao@grandall.com.cn

胡靜怡

胡靜怡

國浩上海實習律師

業務領域:跨境併購、美元基金私募股權、境內外資本市場

郵箱:jennie.hu@grandall.com.cn

*實習生潘雲哲(華東政法大學2022屆法學碩士研究生)對本文編寫亦有貢獻。

相關文章

國浩視點 | 醫療器械經營合規要點總結

國浩視點 | 醫療器械經營合規要點總結

往期回顧 《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要點解讀 《醫療器械註冊與備案管理辦法》要點解讀 目 錄 一、醫療器械經營的監管框架 二、經營企業的准入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