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防疫,45張照片,記錄下一個時代

©

在城市浪潮化如火如荼的時候,一場始於2019年年末的新冠疫情猛然按下了生活的變奏鍵,常態化與非常態化的邊界在消弭中不斷被重塑。

誠然,當我們回顧世界城市建築的歷史進程時,每一次重大公共衛生疫情,都推動了城市的更新迭代。但當我們身處這樣一場突如其來的城市鉅變時,究竟有什麼正在改變著?3 年防疫,45張照片,記錄下我們的「非常」城市。

2020年4月13日,武漢解封后的第6天,湖北美術學院迎來它的百歲誕辰

2019年年末,伴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的相繼湧現,位於湖北省武漢市漢口鬧市區的華南海鮮市場闖入全球人們的視野。

自恰逢年末春運發送旅客 550 萬人次的漢口火車站出發,步行約 10 分鐘即可抵達。以華南海鮮市場為中心,周邊分佈了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等眾多醫院。其中,向西不到 100 米的武漢市優撫醫院在 2019年 12月 12 日接診一名發燒乾咳患者,或是武漢市最早一批感染患者。

2020年1月29日市民經過已經被封閉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新華社記者 熊琦

自 2005 年成立以來,華南海鮮市場歷經幾次擴容,最終成為佔地約 5 萬平方米的大型綜合市場,安置經營戶 1000 餘戶,是華中地區規模最大的水產批發市場。2020 年 1月 1 日,武漢市江漢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江漢區衛生健康局對華南海鮮市場發出「關於休市整治的公告」。

休市後,全部商戶關門停業,市場外圍拉起警戒線,相關部門多次進入市場組織病毒消殺工作。是否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一時成為輿論焦點。2020 年 1 月 26 日,中國疾控中心披露,華南市場被檢測出大量新型冠狀病毒。

衛生條件堪憂,人流量巨大的華南海鮮市場一度被視為疫情的源發地。直至 2021年 3 月 30 日,在日內瓦發佈的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報告顯示,華南海鮮市場不是新冠病毒的最初來源地。

圖1 休市後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圖1 休市後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圖1 休市後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圖2 消殺中的華南海鮮市場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李強

在全國疫情反覆的 3 年間,從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到北京的新發地菜市場,大型綜合批發市場多次成為各地疫情的初始爆發點。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表示,在批發市場很多海產品都是冷凍儲存,而低溫環境能使病毒存活很長時間。同時,批發市場的人流聚集量大、分散速度快,都加速了病毒在人群中的快速傳播。

圖1 北京新發地菜市場  ©人民視覺
圖1 北京新發地菜市場  ©人民視覺

圖1 北京新發地菜市場 ©人民視覺

圖2 北京新發地菜市場的商家們 ©北京日報

2020 年 1 月 11 日,據武漢市衛生健康委通報,一名 61 歲男性患者因呼吸衰竭、重症肺炎於 1 月 9 日 經搶救無效死亡。作為疫情初始爆發的重災區,毫無先例可效仿的武漢,面臨著從社會輿論、基層管理到公共衛生層面的諸多難題和壓力。

短時間大量患者的擠兌,造成了早期醫療資源的嚴重不足,許多醫院門口不得不張貼出「床位已滿」的公示,大量住不進的醫院的患者只能在各大醫院門口徘徊,有些患者甚至在家中病亡。

疫情前期,大量住不進院的患者在各大醫院門口徘徊,望著「床位已滿」的通知 ©三聯生活週刊 蔡小川

而醫院內眾多醫院人員面臨著,「呼吸機不夠、氧氣不夠、防護服不夠、口罩不夠、ECOMO 不夠」等嚴峻現實,幾近崩潰。截止 2020 年 4 月 16 日,武漢市累計確診病例死亡數為 3869 例。

輸液室內擠滿患者 ©三聯生活週刊 蔡小川

為了儘快有效遏制疫情擴散,2020年 1 月 23 日,武漢市城建局緊急召集中建三局等單位舉行專題會議,以 2003 年抗擊非典期間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在武漢職工療養院建設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專門醫院——武漢火神山醫院。3天后,武漢市防疫指揮部排程會上決定再一座「小湯山醫院」——武漢雷神山醫院。

在工程總承包模式下,項目團隊採用了分階段「逆向」設計,模組化設計、細化潔汙分區、創新衛生通過室等設計,集成了一套高效可靠的應急醫院擴散設計技術。從方案設計到建成交付僅用時 10 天。

圖1 「火神山」施工現場航拍 ©湖北日報 梅濤、魏錸

圖2 修建現場 ©新華社 肖藝九

圖3 內部設施 ©湖北日報

2020年 2 月 4 日,武漢火神山醫院正式接診收治首批患者,運送醫護人員及相關物資的專車也分別抵達。

院內的多維管控防擴散集成技術,以及智慧化運維管理平臺,實現了應急醫院「零擴散」、「零感染」的需求。截止休艙,兩家醫院累計收診患者 5070 人,治癒出院 5020 人。

武漢火神山醫院正式接診收治首批患者,運送醫護人員及相關物資的專車也分別抵達。

圖1 ©陳卓

圖2 ©網易訂閱

圖3 ©新華社 肖藝九

在「應收盡收,不漏一人」的要求下,武漢市除了搭建火神山和雷神山之外,更將多個公共建築設施被改造成方艙醫院,用於接收新冠肺炎輕症患者。共 16 家方艙醫院收治了超過 1.2 萬名患者,有效的減少社區內交叉感染。病患在方艙醫院內做呼吸操,看書、辦公、學習,正在閱讀《政治秩序的起源》的付先生,被拍下後一度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熱議。

圖1 方艙內備戰高考的學生 ©陳卓
圖1 方艙內備戰高考的學生 ©陳卓

圖1 方艙內備戰高考的學生 ©陳卓

圖2-3 百態方艙 ©湖北日報 柯皓

早在 20 世紀 50 年代,美軍率先提出方艙醫院的概念,而後在英、德、法等國相繼研製下,實現了「平戰結合」運用,我國則在上世紀 70 年代開始同步展開研製。快速的部署能力、對應急資源的短期有效整合、以及大量檢測能力的集中,讓方艙醫院成為疫情 3 年以來全國各地幾次疫情局部爆發的應急裝備,也成為人們心中具有非凡意義的防疫符號。

2020年2月18日,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宛如承載生命的諾亞方舟 ©新華社 肖藝九

從醫院到方艙,再到城市中的每家每戶,重大公共衛生突發事件的爆發足以讓一座現代化的城市停止。2020 年 1 月 23 日 10:00,武漢在春節前夕史無前例地宣佈封城,市內公共交通停止運營,同時關閉火車站、高速公路等對外通道,各接壤省、市、區均自行設置各種關卡。

從標誌性的江漢關大樓到繁華的江漢路步行街等,一座擁有超千萬人口的繁華都市進入76個日與夜的「非常時期」。

圖1 武漢地鐵工作人員在張貼封閉公告 ©米拍 王效

圖2-3 按下暫停鍵的城市 ©如果有聲音 文吉 ©浪攝流 × 8KRAW × 麥殼視訊

城市公共設置的封控,以及疫情強傳染力,讓不少市民們形成「不出門」的共同認識。但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城區內各大超市、便利店、藥店出現搶購生活和防護物資的現象。

這種短時間內民眾慌亂和焦慮的現象,3年間伴隨著一輪又一輪的局部管控措施在全國各地不斷上演。

嚴格的疫情管控
嚴格的疫情管控

嚴格的疫情管控

圖1 ©晏君

圖2 ©新京報 浦峰

2022 年年初,新型冠狀病毒幾經變種所帶來的強傳播力,讓全國範內的諸多人口大都市紛紛淪陷。從新疆的百日封控,上海、北京、鄭州等城市的長期封控再到後期的「動態清零」,一線大都市和二三線乃至於地、縣級市均不同程度停了下來。

大街小巷張貼、懸掛的防疫標語,走幾步路就被堵回來的硬隔離帶,構成了現代城市「非常時期」之下的一幕幕特殊景觀。

封控中的城市街景
封控中的城市街景

封控中的城市街景

圖1 ©南方都市報

圖2 ©新京報 陳婉婷

圖3-4 ©騰訊網

生活被重新定義,網課、居家辦公等長期的居家生活讓人們在不同情緒的反覆中,思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生活的意義。

圖1 北京朝陽區一住戶內,一位父親在看孩子上英語網課 ©新京報 王薈

圖2 枯燥的居家生活也要找點樂趣 ©文靜林林

2022 年 3 月,始於上海華亭賓館的隔離酒店疫情擴散事件,在短時間內波及上海整座城市。從酒店服務人員被感染,到部分學校發現病例,最終各區小區開始實施封閉管理措施,緊張情緒開始蔓延。3 月 12 日晚,上海再次發佈防控管理措施「市民非必要不離滬」,在日增超過100的速度下,城市漸漸的停了下來。

按下暫停鍵的上海  ©朱潤資
按下暫停鍵的上海  ©朱潤資

按下暫停鍵的上海 ©朱潤資

客運暫停,商場關門歇業,學校老師網課,無數企業居家辦公,原先繁華的城市街道變得空曠、安靜,空蕩的街道上大多只能看到快遞小哥等無數打工人的身影,一道道硬隔離帶和鬱郁的自然景色交織成這座城市的新景觀。

全民居家時期

全民居家時期

時至 2022 年末,大多數人回顧覆盤這一年離不開「居家」、「封控」和「核酸」,長時間的城市管控對人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不同程度上的影響。城市居民們出行困難,每一天不是在排隊做核酸,就是在找核酸檢測點的路上。

全國多地眾多城市先後開展過數輪「全民核酸」,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核酸長隊,成為每座城市今年的常態化景觀。

圖1 北京市西城區廣安體育館內 ©中國日報 鄒紅

圖2 中國石油大學校內 ©中國石油大學新聞網 吳堯

圖3 上海市永康路街邊 ©澎湃 許海峰

為方便旅客出行,火車站、飛機場等各公共客運場所,將場地進行專門規劃,改造成大型旅客核酸檢測點。山東省濟南市西站的大規模旅客核酸檢測取樣點,共設有 48 座獨立全封閉核酸取樣工作站,配有采樣人員 100 餘名,志願者 200 餘名。

圖1-2 濟南西站核酸檢測點 ©濟南報業全媒體 崔健

圖3 經深圳灣口岸或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前往內地或澳門的旅客出境前須接受額外的快速核酸檢測,獲得陰性結果者方可繼續行程 ©人民視覺

從基層社區到每一個街頭巷尾的公共場所,伴隨著全民常態化核酸,2022年,全國各地眾多城市拔地而起多個便民核酸檢測點。同時,每個地方根據各自不同的防疫需求,在形式上呈現出科技化、便捷性、流動性等多樣的特點。

隨處可見的標配核酸亭  ©中安線上

隨處可見的標配核酸亭 ©中安線上

2022 年 12月 7 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在新聞發佈會上出臺「新十條」,對全國各地出現的長期封控、常態化核酸等現象提出 10 個方面的最佳化要求,在全社會層面上一改自 2020 年初以來嚴防嚴控的疫情措施,為國內出行正式解綁。山東、陝西、浙江等多地核酸亭在防控措施調整後均被改造成發熱診療站,最大限度滿足群眾問診買藥的需求。

圖1 核酸亭被改為發熱診療站 ©齊魯網

圖2 拆除核酸亭

自「新十條」落地後,新冠以極其快的速度橫掃全國各地。伴隨著各省相繼迎來的第一波感染高峰,人們也從一開始的「談陽色變」到現在「陽了髮圈」。12 月 25 日前後,第一波「陽康」人士相繼走出家門參與年底的各種新年慶祝活動。

12月24日湖南長沙市民們在五一廣場參與聖誕活動 ©f annie._FF

12 月 27 日,國家衛健委正式將新冠肺炎更名為新冠感染,解除其甲類傳染病的相關防控措施,並將在明年 1 月 8 日 落地實施。屆時,將取消入境核酸檢測的要求,入境者不用進行集中隔離,亦不再判定新冠病毒感染的密切接觸者。

方艙休艙,硬隔離拆除,行程碼落幕,常態化核酸成為過去,在「層層減碼」中我們這非常的 3 年防疫終於畫下了句號。

防疫時代劇終

防疫時代劇終

©

撰文 | 張羽

平面設計 | 王津 排版 | 詩婷

圖片來源 | 網路

監製 | JAY

新媒體運營 | JEAN

品牌運營 | 子溪、侯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