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比癌症帶走更多的人類,人類為什麼被小小的感冒折磨了上萬年

本文授權轉載至北美留學生觀察(collegedaily)

人類從未真正戰勝過感冒

換種說法

人類對感冒沒有特效藥

1799年底,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在一次騎馬後著涼感冒嗓子疼。‍

按照現在醫學的發展,「感冒」屬於自限性疾病,對症吃點藥,躺在床上挺幾天,病也就好了。‍‍‍‍‍

但華盛頓總統深受「醫聖」希波克拉底影響,推崇「放血療法」。

希大夫認為,人的生命依賴四種體液——‍‍‍

血、體液、黑膽汁和黃膽汁。‍‍‍‍‍‍‍‍‍‍

‍‍‍‍‍‍‍‍‍‍

這四種體液分別對應空氣、水、土和火四種元素。

血這種體液在人體中占主導地位,會「過剩」,類似今天中醫說的虛火亢旺,平時放放血有助於健康。‍

於是,華盛頓總統在「感冒」後,第一時間採取了「自救措施」。‍‍‍‍‍‍‍‍‍‍

在放了兩次血之後,他感到越來越不舒服,身體虛透了。趕緊找來了自己的私人醫生前來會診。

沒想到這個私人醫生也是「放血療法」的信徒。‍‍‍‍

‍‍‍‍

眼看百姓愛戴的總統被病痛折磨,毫不猶豫地施展醫術,分三次在不同部位給總統放血,一口氣放了2000毫升。‍‍‍‍‍

血往盆裡流的時候,華盛頓就開始昏迷。當天晚上,就與世長辭了

兩百年之後,我們才知道這叫「失血性休克」。‍‍‍‍‍‍‍‍‍‍‍‍‍‍‍‍‍‍‍‍‍‍‍‍‍‍

一個普普通通的感冒為什麼會鬧出人命?

眾所周知,醫學發展至今有很多的限制,

眾所周知,醫學發展至今有很多的限制,「感冒」就是其中之一,人類無法攻克的疾病,束手無策。‍‍‍‍‍‍‍‍‍‍‍‍‍

只不過有一些「感冒病毒」對人類影響較小,免疫力完好的情況下,一週內即可痊癒,例如:美國總統華盛頓的感冒。‍‍‍‍‍‍‍‍‍‍‍‍‍

但也有一些病毒來勢洶洶,人類沒有有效的藥物抵抗,始終只能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陷入了被動的局面。‍‍‍‍‍‍‍‍‍‍‍‍‍‍‍‍

最後,眼見一條條生命因小小的病毒而逝去。‍‍‍‍

01

為什麼人類拿「感冒病毒」毫無辦法?

感冒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通感冒,另一種是流行性感冒,俗稱「流感」。‍‍‍‍‍‍

它的元兇叫作流感病毒。

通常,流感病毒通過空氣飛沫傳播,混進人的鼻咽喉,即上呼吸道中。

所以流感屬於急性呼吸道傳染病

它們在人體中拼命的繁殖和複製,殺死身體好的細胞。‍‍‍‍‍‍‍‍‍‍‍‍‍‍‍‍‍‍

但人體也不是吃素的,我們體內有種東西叫自然殺傷細胞,它們每天在體內巡邏,一旦發現有細胞不對勁,就會動手清理門戶

自然殺傷細胞是個懶漢,管拆家不管打掃,拆遷現場一片狼藉,這時就需要專門的清潔工人——

巨噬細胞。

巨噬細胞的主要工作就是負責「喊救命」

巨噬細胞的主要工作就是負責「喊救命」。‍它的背後是人體的兩個大佬,神經系統和免疫系統。

當神經系統和免疫系統聽到小弟巨噬細胞喊救命的時候,它們就會出擊迎敵。‍‍‍‍‍‍神經系統會立馬讓人發抖、發熱,因為病毒在高溫下會沒了興致,也就無法複製。

免疫系統這邊呢,會調動人體所有能量,啟動防禦機制,召喚防毒部隊

這也就是為什麼,人在得流感的時候,渾身無力,因為免疫系統這邊正需要能量來對付病毒。

免疫系統召喚的是T 淋巴細胞B 淋巴細胞

T 淋巴細胞發現病毒就是一頓胖揍,B 淋巴細胞則是記錄下病毒的樣子,培養一隊小弟,再次遇到這種病毒,身體就會識別,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抗體」。‍‍‍‍‍‍‍‍‍

‍‍‍‍‍‍‍‍‍

當抗體出動時,病也好得差不多了,這時候我們就開始咳嗽,這就是身體在清除殘餘的病毒碎片。

那為什麼人類無法發明一種藥物對付這些」病毒「呢?

首先是,藥物的副作用人類無法承受。‍‍‍

以甲流病毒H1N1為例。流感病毒基因組大小是 13158長(8個片段拼接)。

人體有大概10%的基因組是病毒序列

人體有大概10%的基因組是病毒序列,人的基因組大概有30億長,百分之十就有3億長。

你用藥物去針對一個1萬左右的病毒基因組,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人體儲存的那3億病毒基因組序列。

結果可想而知。‍‍病毒沒殺死,人先死了。‍‍‍‍

‍‍‍‍

不是沒有研製藥物的可能,而是在規避極大副作用的情況下研發藥物,十分困難。‍‍‍‍‍‍‍‍‍‍‍‍‍‍‍‍

其次是,藥物無法很好的靶向病毒。‍‍‍‍‍‍‍‍‍‍‍‍‍‍‍

抗病毒藥物目前也沒有直接作用於病毒體內遺傳物質的。主要藥物的機制是阻斷病毒的感染和複製過程,比如感冒藥中常見的金剛烷胺就是抑制病毒脫殼的。

而一些洛韋,夫定類的藥物多為DNA聚合酶抑制劑或者逆轉錄酶抑制劑,干擾的是病毒的複製過程。

還有達菲,扎那米韋為神經‍氨酸酶抑制劑,阻斷成熟病毒在體內傳播

這些都是抑制病毒複製的,病毒停止複製,勢單力薄,靠人體的免疫大軍,就可以輕鬆搞定。‍‍‍‍‍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普通的感冒病毒,沒有必要吃藥,依靠自身的抵抗力完全可以痊癒,抵抗力就是最好的藥物。‍‍‍‍‍‍

藥物公司不會想要花費重金去投入到一個人體可自愈的疾病中。

但另一個問題也隨之而來,COVID-19為什麼人體的免疫力無法對抗?‍‍‍‍‍‍‍‍

原因也不復雜。‍

COVID-19和普通感冒都是由病毒引發的,不同的是,COVID-19是新冠病毒,而普通感冒則是鼻病毒。‍新冠病毒比普通的流感病毒更加難以控制,人體的免疫系統招架不住。

雖然兩者有很多相似之處,但也有極大的不同。

首先是症狀上的不同——‍‍‍

其次,還有致死率和傳播程度的不同——

其次,還有致死率和傳播程度的不同——‍‍‍‍‍‍‍‍‍‍‍‍

COVID-19比流感更具傳染性,傳播速度也更快。與流感相比,COVID-19導致重症(如肺損傷)的概率更大。COVID-19的死亡率也高於流感。‍‍‍‍‍‍‍

美國疾控中心的資料顯示,2020年和2021年間,美國有630000人死於COVID-19。‍‍‍‍‍‍

相比之下,在2019年和2020年美國流感季,約有3800萬人感染,其中22000人死於流感。

02

關於病毒,人類能做到的很有限

儘管相比於200年前,人類醫學已經昌明瞭很多。‍‍‍‍‍‍‍‍‍‍‍

但對於很多疾病來說,醫學所能做到的十分有限,僅僅停在控制體內病毒複製的層面上,完全談不上「治癒」。

2003年春,我國遭遇了一場突如其來的「非典」(非典型性肺炎)疾病災害。

當年,我國內地累計報告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SARS)臨床診斷病例5327例,死亡349例;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台灣665例,死亡180人。

截至當年8月7日,全球累計「非典」病例

截至當年8月7日,全球累計「非典」病例共8422例,涉及32個國家和地區

  • 死亡人數 :919例(截至2003年8月16日)

  • 患病人數 : 8422例(截至2003年8月16日)

加拿大251例,死亡41人;新加坡238例,死亡33人;越南63例,死亡5人。全球因非典死亡人數919人,病死率近11%。

全球首例「非典」病例於2002年11月16日出現在廣東佛山,此後「非典」迅速形成流行態勢。

2003年的北京,記得最多的,就是那兩個字,非典(SARS)。

或許對於無數個體來講,還有更多不同的私人記憶,但無論如何,你的印象中都逃不開口罩、隔離、戴紅袖章的大媽、空蕩蕩的街道、無人乘坐的地鐵

這一切,編制出那張2003年春天突如其來的大網。

沒有能料想到,

沒有能料想到,一種陌生而凶猛的病毒將這座城市佔領,而所有從這座城市離開的人,均不受歡迎。

人們最早聽到的資訊,都是從南方傳來,聽說那邊鬧一種很奇怪的病

那邊的人瘋了似的搶醋、搶鹽、搶藥。當時,十塊錢一支的普通抗生素,在藥店賣到了80元。藥品斷貨,板藍根脫銷。

還聽說很多醫護人員也被傳染了。

還聽說很多醫護人員也被傳染了

世界衛生組織在3月中旬,召集了9個國家,11個頂尖實驗室,希望通過合作,找到這個新型病毒的原因。

他們將這個,在中國俗稱為非典的病例,命名為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中文直譯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簡稱SARS

如今,我們也可以相對理性平和地回望這種稱為SARS的病毒,單是從醫學資料上來看,它並不算是特別強大的病毒殺手,它的正常死亡率其實只有5%左右,甚至大大低於禽流感的致死率,甲流比它的傳染性更強,死亡人數也更多。

然而對於當時來說,它是一種完全陌生的病毒,人們對它的陌生,就產生了巨大的恐懼,甚至做出了一些荒唐的舉措。

SARS最初的武器就是兩個,

SARS最初的武器就是兩個,一個是陌生,一個是速度。

我們對它無從了解,導致了我們在針對它的防禦上漏洞百出。

然而自從2003年4月20號之後,當SARS病情改為每天一報,全面公開的時候,媒體的介入,醫療系統快速行動,使得我們在和這個陌生敵人對抗當中,一步一步佔得了先機。

2003,「非典」成為了那一代人的可怕的回憶。

而這些回憶在人類歷史上並不少見。

2009 年,一個名叫埃德加的小男孩有一天突然病倒了,不僅發燒,而且眼睛疼,他的媽媽帶他去醫院,因為正值流感高發的季節,而埃德加從未注射過流感疫苗,他的症狀完全符合流感的表徵。

醫生只是開了一些退燒藥和感冒藥,就讓他離開了,一週後,埃德加恢復了。

奇怪的是,他身邊的親人和鄰居,陸續開始感冒發熱,由於病人數量激增,政府派出醫療隊取樣研究,發現這是一種前所未見的獨特病毒,而感染的「零號病人」,就是 4 歲的埃德加。

然後,全球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這裡。

隨後,數以百計的墨西哥人出現了類似的感冒症狀,墨西哥發出了警報。

這就是難以控制的「豬流感」。‍‍‍‍‍‍‍

‍‍‍‍‍‍‍

地球上每年都會有幾十種流感病毒突變成新型病毒,病毒在不斷變異

沒有一種廣譜抗病毒藥物可以殺滅這些病毒。‍‍‍‍‍‍‍‍‍‍‍‍‍‍

病毒每一次繁殖都會發生變異,這個變異是隨機的,如果病毒獲得了有利於自己生存的變異,如傳播更快、更耐高溫等,它就可以繁殖更多優勢病毒,朝著人類不可控的方向發展。

人類在600萬年前與黑猩猩有共同的祖先,此後分道揚鑣,走上不同進化道路。

絕大部分時間人類沒有任何醫學,經驗醫學的歷史也才幾千年

也就是說,即便沒有任何醫學,人類照樣能生存繁衍

現代醫學告訴我們,

現代醫學告訴我們,生物自身有免疫機能,平時就幫我們抵禦了很多疾病;一些常見病是自限性疾病,患上之後不用任何醫治自然會好,而且沒有什麼特效藥,例如普通感冒。

但現代醫學並非萬能,藥物的研發也要經過不斷試驗。‍‍‍‍‍

現代醫學要採用「雙盲檢測」的辦法,大規模排除「安慰劑」概率,才能確認某種藥物是否能真的治療某種疾病。

什麼是「安慰劑」

比如說,張三生病了聽說有一個大師有偏方,吃了就好,張三信以為真,吃了偏方果然就好了。‍‍‍

但在現在醫學這,偏方很可能是「安慰劑」。

但是,

但是,沒有現代醫學,人類的生活和生命質量將慘不忍睹,不比野生動物好到哪去。

戰爭常導致人口大規模傷亡,但跟饑荒相比就微不足道,而普通饑荒對人口的殺傷力跟傳染病比較又相形見絀。

現代醫學發展起來之前,天花、霍亂、鼠疫、傷寒、結核、梅毒、麻風、小兒麻痺等疾病肆虐之時,完全是末日映象,人類束手無策。

一個小小的流感病毒,人類尚且掙扎了百年,更何況如今的病毒。

人類頭上永遠有一個無法改變的「自然」。

今日互動

當你得了感冒的時候

一般是選擇吃藥還是等著自愈呢?

一般是選擇吃藥還是等著自愈呢?

相關文章

2023年,我建議專家別亂建議……

2023年,我建議專家別亂建議……

本文授權轉載至北美留學生觀察(collegedaily) 有些專家教授是專家教授,有些專家教授是磚家叫獸。 在過去的2022年,「專家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