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拒絕混血!」歐爾班「種族混合」論遭狂批!歐盟到底有多少移民?

法國7月29日疫情資料

法國新增45515例,累計確診33126021例,新增死亡89例,累計死亡151983例;

更多歐洲疫情資料,請瀏覽文末疫情圖。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近日抨擊歐洲國家「種族混合」,表示匈牙利絕不要與「非歐洲人」混在一起,這一言論引發軒然大波。28日,正在奧地利維也納訪問的歐爾班辯護稱,這只是一種「文化觀點」。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當天批評說,此言論「不可原諒」。

01

「匈牙利不想成為混血種族」

法新社報道,歐爾班上週六(23日)在鄰國羅馬尼亞發表演說時,對歐洲當下「多民族社會」的願景表示反對。

歐爾班說:

西方已被移民一分為二,其中一半是歐洲人與非歐洲人混居的國家,這些國家不再是一種民族共同體,而是不同種族人的烏合之眾。傳統西方淪為(歐洲人與非歐洲人混居的)‘後西方’世界,真正(歐洲人的)西方已經轉移到了我們中歐……匈牙利不是混血種族……也不想成為混血種族。

2015年,被卡在匈牙利和塞爾維亞邊境上的難民(法新社圖)

▲ 2015年,被卡在匈牙利和塞爾維亞邊境上的難民。(法新社圖)

歐爾班批評歐盟「強迫中東歐接收移民」,「想讓我們變得像他們那樣」。他在演講結束時呼籲立即改變人口結構政策,否則歐洲很快就會被外國人「取代」。

歐爾班在講話中批評布魯塞爾要求歐盟成員國今冬縮減15%的天然氣用量:「我不知道他們要怎樣限制成員國天

▲ 歐爾班在講話中批評布魯塞爾要求歐盟成員國今冬縮減15%的天然氣用量:「我不知道他們要怎樣限制成員國天然氣用量,不過歷史已經證明,德國在(燃氣)這方面是專家。」這一影射納粹政權毒氣室的言論引發各方憤慨。圖為歐爾班在羅馬尼亞的活動上發表講話。(CNEWS報道截圖)

02

批評者:「與納粹宣傳不相上下」

儘管歐爾班從不掩飾自己的反移民立場,但在公開講話中使用「種族混雜」一詞,引發國內外震動。連長期為歐爾班提供諮詢的社會學家埃熱迪(Zsuzsa Hegedus)也在27日提出辭職,其父母是二戰期間猶太人大屠殺的倖存者。她譴責歐爾班的言論是「一種可恥的立場」,「與戈培爾(納粹德國時期的宣傳部長)的納粹言論不相上下」。

匈牙利大屠殺倖存者和猶太社區強烈譴責總理講話的「種族主義色彩」,呼籲歐盟其他領導人與這位民族主義領導人「保持距離」。

歐盟委員會副主席蒂默曼斯27日在社交平臺不指名地譴責說,種族主義是「有毒的政治發明」,「不應在歐洲的任何地方存在」。

03

歐爾班自辯:是一種「文化觀點」

儘管遭到各界批評,歐爾班仍堅持自己的言論。28日,正在維也納訪問的歐爾班在與奧地利保守派總理內哈默一同舉行的記者會上辯解說:

有時我說話的方式會被誤解,但我希望(內哈默)總理能把這些話放在文化背景下去理解。在匈牙利,這些表達方式和句子代表的是一種文化、文明的觀點。

在記者會上,奧地利總理內哈默表示,譴責任何形式的種族主義和反猶主義,並表示與歐爾班就此進行了「坦誠的交流」。

歐爾班28日在維也納記者會上(法新社圖)

▲ 歐爾班28日在維也納記者會上。(法新社圖)

「我們意見一致。」歐爾班繼續說,對匈牙利「在涉及反猶太主義和種族主義問題上採取的零容忍政策感到自豪」。

對此,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28日回應說,歐爾班的「種族混雜說」「不可原諒」。普萊斯援引華盛頓反猶太主義問題特別代表利普斯塔特(Deborah Lipstadt)的聲明說,「在大屠殺發生75年後……這種性質的言論是不可原諒的」。

利普斯塔特還表示,對於這種有「明顯納粹種族主義意識形態的言論」感到「深深的不安」。

04

匈牙利猶太人名滿天下

實際上,匈牙利生活著中歐地區人數最為眾多的猶太人群體,他們主要居住在首都布達佩斯。在二戰接近尾聲之時,匈牙利的猶太人也未能倖免大屠殺的厄運。

布達佩斯街頭反反猶主義遊行(法新社圖)

▲ 布達佩斯街頭反反猶主義遊行。(法新社圖)

匈牙利歷史上出了14個諾貝爾獎得主(包括移民其他國家者),其中就有10個是猶太人:德海韋西(George Charles de Hevesy,1943年諾貝爾化學獎)、維格納(Eugene Wigner,美籍,1963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加博爾(Dennis Gabor,英籍,1971諾貝爾物理學獎)、歐拉(George Andrew Olah,美籍,1994年諾貝爾化學獎)、伊姆雷(Kertész Imre,2002年諾貝爾文學獎)等。

在醫學方面,早一點的有在細菌被發現前就呼籲醫生多洗手阻止產褥熱的產科醫生塞梅爾魏斯(Ignaz Semmelweis),最近的有對新冠疫苗研發英雄考里科(Katalin Karikó)。

此外,匈牙利裔猶太名人還有航天工程學家馮·卡門(錢學森的老師)、「現代計算機之父」馮·諾依曼、普利策新聞獎創始人約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英特爾公司前CEO葛洛夫(Andy Grove)以及「金融大鱷」索羅斯等等。

歐盟移民資料一覽

歐盟移民資料一覽

那麼,歐爾班所說的歐洲人與非歐洲人混居的「後西方」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

根據歐盟委員會的資料,截至2020年1月1日,歐盟擁有4.472億人口,其中2300萬為非歐盟成員國公民(佔歐盟總人口5.3%),3750萬人在非歐盟國家出生(8.4%)。

歐盟境內非歐盟國家出生人口比例低於大部分高收入國家水平,前五名分別是新加坡(43.1%)、澳大利亞(

▲ 歐盟境內非歐盟國家出生人口比例低於大部分高收入國家水平,前五名分別是新加坡(43.1%)、澳大利亞(30.1%)、紐西蘭(28.7%)、瑞士(28.8%)和加拿大(21.3%)。(歐盟委員會圖,資料來自歐盟統計局和聯合國)

截至2020年底,歐盟境內的非歐盟國家公民主要持家庭居留(39%)和工作居留(17%):

受疫情影響,2020年歐盟簽發了225萬張居留證(2019年300萬張)。獲得居留證最多的10個非歐盟國家分別是:

中國排名第9位,2019年獲得歐盟國家居留證110041人,2020年59756人

▲ 中國排名第9位,2019年獲得歐盟國家居留證110041人,2020年59756人。

短期簽證

受疫情影響,2020年,歐盟共收到290萬份短期簽證申請,比2019年暴減83%,其中250萬份獲得批准,拒籤率為13.6%。

申請短期簽證最多的國家分別為:

俄羅斯(654000)

土耳其(229000)

中國(209000)

摩洛哥(180000)

印度(168000)

收到短期簽證申請最多的歐盟國家分別為:

法國(658000)

德國(412000)

西班牙(340000)

義大利(294000)

捷克(177000)

庇護申請

難民佔歐盟人口的0.6%。

2021年向歐盟國家申請庇護最多的15個國家分別是:

前五名為: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和土耳其

▲ 前五名為: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和土耳其。

2021年,收到庇護申請最多的歐盟國家為:

德國(148200)

法國(103800)

西班牙(62100)

義大利(43000)

奧地利(36700)

申請庇護人數與所在歐盟國家居民數比例最高的三個國家為:塞普勒斯、奧地利和斯洛維尼亞。

非法入境

2021年,199900人非法入境歐盟,較2020年增加60%,其中112600人從海上入境(+30%),87300人從陸地入境(+125%)。

非法入境歐盟人員國籍分佈情況:

前五名為:敘利亞、阿富汗、突尼西亞、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

▲ 前五名為:敘利亞、阿富汗、突尼西亞、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

遣返情況

2020年,396400非歐盟國公民收到離境通知(2019年491200人),主要來自下列國家:

阿爾及利亞(8.6%)

摩洛哥(8.5%)

阿爾巴尼亞(5.8%)

烏克蘭(5.4%)

巴基斯坦(4.8%)

遣返率最高的接收國分別為:阿爾巴尼亞(佔遣返總人數的13.9%)、喬治亞(8.2%)和烏克蘭(7.9%);

遣返率最低的接收國分別為:象牙海岸(2.0%)、馬裡(2.1%)、幾內亞(2.5%)、塞內加爾(3.2%)和阿爾及利亞(4.8%)。

協助遣返率最高的國家分別為:匈牙利(90%)、盧森堡(66%)和奧地利(62%)。

(歐洲時報/ 原野、秋狸 編譯報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