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片產業鏈,要遷去越南了

越南電子產業蓬勃發展的勢頭正盛,一定程度上已對中國製造形成了出口替代,這得益於越南優越的地理位置、低廉的勞動力和友好的國際環境,更得益於中美貿易摩擦下的外資產能轉移。然而,越南勞動力有限、供應鏈脆弱、過度依賴外資,發展天花板註定不高。從本質上來說,電子產業鏈遷移的「越南焦慮」是中美貿易摩擦下的外延表現。

越南電子產業蓬勃發展,對中國製造形成出口替代

越南電子產業近年來發展迅猛,電子產品出口量由2001年的第47位躍升到2020年的第10位,手機出口量目前位列全球第二。

全球經濟增速已經處於相對疲軟的狀態,在蛋糕無法進一步做大的情況下,越南出口的高速發展來源於切分他國的蛋糕。

美國商務部資料顯示,美國從越南進口機電產品從2015年的123.6億美元升至2021年的534.1億美元,份額從1.06%升至3.86%。

其中,美國從越南進口手機的增加量基本是從我國進口的減少量,蛋糕來源分外明顯。

我國電子產業被分蛋糕更多是國際貿易摩擦導致的結果。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美國對華貿易限制愈演愈烈。

美國301關稅法案連續四批的關稅加徵在各類產品中平均覆蓋74%的出口產品,其中不乏電器設備、機械、紡織服裝等中國重點出口類別產品。

中美貿易摩擦下,中國製造面臨高額關稅,外國資本紛紛轉移產線,而越南憑藉優越的地理位置和廉價的勞動力,成為美歐日韓在產業鏈佈局上施行「中國+1」的主要受益者之一。

三星集團從2008年開始在越南建立智慧手機、電視和家電生產線。其在越南的投資從6.7億美元增長到2022年的177.4億美元,分別在胡志明市、河內等地的6個工廠僱員超過16萬人,是越南最大的外國投資者。

蘋果公司為規避貿易風險,要求供應商遷離中國。目前已有16家供應商在越南建廠,包括以英特爾為首的3家美國公司、4家中國公司(歌爾、藍思等)、2家韓國公司(三星、LG)、1家台灣公司(鴻海)。

電子產業的供應鏈遷移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全球重要的手機品牌為確保經濟效益將產能遷移,其對應的手機配套供應商,如玻璃面板、顯示面板、組裝代工等也被迫遷移。

越南在地理位置上毗鄰中國,中越之間有9條國際運輸通道,為廠商將生產線從中國遷出提供了交通上的便利。

此外,越南還具有海岸線和深水港等海運條件,從2018年開始啟用的海防LachHuyen港口使得越南運往歐美的貨物不再需要經新加坡或香港轉運。

由此可見,越南在地理位置上既可以迅速地承接中國的產能,又可以將加工組裝後的產品以較低的運輸成本出口到美國等終端市場,是各大廠商遷移產能的最佳選擇。

越南受到外資青睞的核心優勢在於廉價的勞動力。惠州是我國著名的電子資訊產業基地,這裡一名普通工人的成本大約是每月4500元,而相同的工人在越南只需要每月1300元,成本不到惠州的三分之一。

另外,越南擁有相對年輕的人口結構。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顯示,2020年越南的生育率位1.65%,65歲以上人口僅佔7.87%。

在全球主要經濟體紛紛步入老齡化社會的背景下,越南的人口情況確保了未來長期輸出廉價勞動力的比較優勢。

一定程度上來說,越南電子產業旺盛是電子產業自然轉型升級的結果,低附加值的加工組裝環節流向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國家。

越南積極開展外交,對中美左右逢源

除了客觀因素之外,越南積極廣泛的外交策略在發展外貿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到目前為止,越南已簽署16個雙邊或多邊的自由貿易協定,與美國、中國、歐盟、英國、日本、韓國、印度、澳洲等主要經濟體建立了自由貿易關係。

其中,最近幾年生效的三大外貿協議為越南的外貿經濟發展提供了優良的外部環境。

2019年1月「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生效,規定越南與成員國互相削減貨物關稅。CPTPP生效兩年後,2020年越南與美國的雙邊貿易為1115億美元,同比增長19%,越南與加拿大的雙邊貿易為9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

2020年8月「歐盟-越南自由貿易協定(EVFTA)」生效,雙方99%的貨物貿易關稅削減直至全部取消,這為越南進一步打開了歐盟市場。2021年越南與歐盟的雙邊貿易為636億美元,疫情下逆勢增長14.8%。

經歷8年長跑、31輪談判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於2020年11月簽署,並在2022年初生效。

RCEP目前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覆蓋地區佔全球GDP的30%,覆蓋的市場規模約為CPTPP的4.5倍,而且成員國的地理距離更加接近,區域經濟往來更密切,累計原產地規則也有助於越南供應鏈進一步完善。

CPTPP、EVFTA、RCEP三大外貿協議為越南徹底打開了國際市場,構建了越南面向全球的自由貿易區網路,為越南吸引外資打下了堅固的基礎。

根據越南計劃投資部發布的《2021年越南外商直接投資報告》,截至2021年底,外資佔越南社會總投資的25%左右,佔工業總產值的55%,外資企業出口額佔總出口的73%以上。

彈丸之地的越南在大國博弈中一直保持著左右逢源的姿態,誰也不得罪。

越南既是中國「一帶一路」的夥伴國,也是美國打造「印太戰略」的輔助支點,因此越南與中美雙方都保持著密切的貿易往來和友好的外交關係,這也是越南能迅速發展電子產業的重要原因。

反觀中國受到美國在貿易上的種種鉗制,美國對中國的出口產品加徵了不少關稅,甚至阻礙中國企業的發展,實體清單歷歷在目。

我國的部分企業為了避開美國對華徵收的高關稅,以及規避美國對中國製造的敵視,將生產環節遷至越南,為終端產品披上「越南」這身迷彩服,再出口至美國、歐盟等消費市場。

某種程度上來說,越南如今成為了我國「世界工廠」上的一節,替代了我國原有的低端加工環節,貿易格局由原來的「中國對歐美順差」轉變為「中國對越南順差、越南對歐美順差」的神奇局面。

用通俗易懂的話總結一下就是,老大打壓老二,老實巴交的小老弟和眾多大哥都打好關係,剛好充當老大老二做生意的緩衝帶。然而這種局面可以長久持續嗎?

越南短板明顯多於長板,發展天花板註定不高

越南的第一塊短板是勞動力和地理空間有限,只能承接部分產能。相對中國巨大的體量,越南本身的規模相當有限。

由於人口基數小,面對迅猛的產能遷移趨勢,越南很容易出現用工荒、招工難的問題。根據越南官方資料顯示,2022年一季度部分地區用工缺口約12萬人。

又因為火熱的經濟增長,越南吸引了許多資本進入當地房地產。2022年1~6月期間,胡志明市房價漲幅超過20%,首都河內房價平均上漲20%~25%。

人力資源供不應求,疊加房價上漲,很容易推動勞動力成本的上漲。最近三年越南的人力成本上漲了20%左右,預計在三到五年內將達到中國的水平。

越南的電子產業發展可以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因勞動力成本優勢得以大力發展國內製造業,但經濟發展越快,其成本優勢也會削弱得越快。

越南的第二塊短板在於脆弱的供應鏈。越南不像中國地大物博,自身資源短缺,缺乏完善的工業體系,很多原材料和設備在當地很難買到,需要從中國進口。

在高度分工的世界經濟中,越南這樣的發展模式很容易受到鉗制,很難向價值鏈上游發展。

一方面,電子產業的核心技術被美國、韓國、日本等上游經濟體壟斷,很難在短時間內通過自主研發實現自我供給。

另一方面,越南經濟對出口依賴非常高,故而對下游客戶如美國、中國、歐盟等缺少議價能力,僅賺取很少的附加值。

與中國相比,越南缺乏廣闊的本土市場來培養本土品牌和打破技術壟斷。2020年越南的社會零售總額為2200億美元,僅是中國的3.8%;人口總數9758.3萬人,僅是中國的7%。

越南既缺少本土市場,又被外資主導國際市場,因此難以培育本土企業,與技術研發無法形成正向循環。越南的現實情況決定了它只能是「工廠」,而非「市場」。

越南的又一大短板在於過度依賴外貿經濟而喪失政治決策的自主性。

2021年越南GDP為3661億美元,同年出口金額達到3363億美元,佔GDP總值92%。外資企業(主要是日韓)佔越南電子產品出口總額的95%。

可以說,越南的錢袋子就緊緊攥在外資企業的手中,在政策方面很難不受其影響。

2021年下半年越南疫情大爆發,越南堅持「動態清零」,蘋果、三星、耐吉(Nike)等跨國企業因嚴厲的封鎖措施而無法正常開展生產活動,威脅越南當局如果情況難以得到緩解,它們將從越南撤資。

越南政府難以承擔外資撤離對本國經濟的打擊,不得不放棄「動態清零」政策,在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前放鬆管控。

然而,由於擔憂疫情的進一步擴散,外來工人在胡志明市解除封鎖後大批逃離,供應鏈仍然難以得到有效恢復,部分外資企業因此繼續威脅將撤離越南在別國設廠。這大概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除了以上問題之外,越南還存在基礎設施建設較差、中高端人才極為短缺、研發投入不足等諸多現實問題。多種因素共同存在又相互作用,越南的發展天花板註定不高。

中越關係合大於競,就業和出口替代仍需警惕

中國和越南同為RCEP框架下的重要成員國,相互之間的貿易以及投資互惠互利。中國是越南在亞洲的最大貿易伙伴,也是越南最大的進口來源地。

疫情前的2019年,中越雙邊貿易總額1620億美元,同比增長9.6%,越南連續4年成為中國在東盟國家中的最大貿易伙伴。

疫情後的2021年,中越雙邊貿易總額首次突破2000億美元,達2302億美元,貿易增速高達18.7%,中國連續17年成為越南的第一大貿易合作伙伴和第二大出口市場。

越南主要從中國內地進口機電類產品及零部件、紡織原料及紡織製品、賤金屬及其製品等,向中國內地出口機電類產品及零部件、紡織品、塑膠、橡膠及其製品等。

此外,越南正逐漸成為中國商品出口的中轉站,緩解中國因貿易摩擦帶來的出口問題。

自2018年貿易戰以來,越南自中國進口的中間品金額和佔比不斷上升。2021年,中國對越直接投資29.2億美元,同比增長18.7%,排名第四,在越南外資新增項目中排名第三。

在產業鏈分工上,中國與越南的關係合大於競。電子產業耦合度較高,部分產業訂單由中國轉移到越南後,仍是中資企業在承接,在國際產業鏈分工上緊密合作。

目前越南處於電子產業低端、低附加值的組裝階段,主要是以出口為導向的加工貿易。依靠成本優勢,對中國進口的原材料和中間品進行加工,再將製成品出口,賺取加工費。

然而,中國仍然需要對越南的發展保持警惕。如果中國的電子產業持續轉移到越南,越南將對中國電子產業鏈的完整性和安全性構成威脅。

一方面,中資企業更多是迫於形勢將產能遷移至越南,而耗費大量勞動力的低端組裝環節遷移,將會在中國本土造成相同數量的失業問題,加劇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另一方面,越南近幾年也在積極推動電子產業向價值鏈上游提升,致力於提高包括晶片在內的中高端產品的競爭力。而美國的《晶片法案》或可能促使晶片產能轉向越南。

2020年,美國晶片製造商高通宣佈在越南河內建立生產設施和研發中心,進行包括驍龍晶片等產品在內的生產和研發。

三星在越南河內投資設立的研發中心將於2022年底或2023年初建成,將成為三星在東南亞研發的主要據點,專注於人工智慧、物聯網、5G等領域。

三星2022年加大對越投資,促進與越南大學和其他研究機構的合作,並希望2023年7月起由越南泰阮工廠大規模量產晶片零部件。

美企和韓企在越南大舉研發生產晶片的行為,說明其將從另一個更重要的方向鉗制中國。

從本質上來說,越南是美國用來制衡中國發展的,電子產業鏈遷移的「越南焦慮」是中美貿易摩擦下的外延表現。

歸根到底還是中美之間的競爭問題,而關於中美之間的競爭,歡迎掃下面的二維碼進入知識星球了解更多。

上下滑動查看參考資料

上下滑動查看參考資料:

越南進軍全球電子產品行業 – 東盟傳媒網

http://www.china-asean-media.com/show-42-26122-1.html

袁薈薈,李夏玲,白雪娜,宋雨辰.產業鏈最佳化背景下製造業外遷對東道國的影響[J].中國商論,2023(01):160-162.

範保群,鄭世林,黃晴.中國製造業外遷:現狀和啟示[J].浙江工商大學學報,2022(06):85-99.

李涵睿.越南對外經貿關係及產業鏈競爭力分析[J].經濟資料譯叢,2022(03):19-30.

李永華,伍素文.透視越南製造能否成為世界工廠[J].中國經濟週刊,2022(10):14-23.

林梅,葉好.中越電子及通訊設備製造業參與全球價值鏈比較研究[J].東南亞研究,2022(03):114-131+157.

RCEP對我國電子資訊產業貿易投資影響[J].進出口經理人,2022(04):18-23.

王雪瑩,朱煜,嵇先白.產業轉移、融入國際與脆弱性隱憂——越南製造業發展的國際政治經濟學研究[J].南洋問題研究,2022(01):106-125.

張琳.RCEP生效對越南的影響[J].中國遠洋海運,2022(03):76-77+12.

Dezan Shira,Associates.問答:越南電子和半導體產業[J].進出口經理人,2021(11):28-29.

文章用圖:圖蟲創意,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