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老鼠比人多,但市府還在為該不該滅鼠吵架!議員:髒的是人,巴黎需要褐鼠

法國7月23日疫情資料

法國新增68532例,累計確診32871517例,累計死亡151237例;

更多歐洲疫情資料,請瀏覽文末疫情圖。

法新社報道,亂扔垃圾、大巴黎快線 (Grand Paris Express) 工程挖地、塞納河水位上漲等因素讓「浪漫之都」巴黎鼠患日益嚴峻。有研究稱,巴黎市的老鼠比人還多——217萬人與350萬老鼠共處,人鼠比例達到1:1.75。然而,巴黎市府內部卻在如何解決鼠患問題上有著嚴重分歧。一些議員認為,傳統滅鼠方法效果不佳且成本極高,應通過加大城市清潔的方式,將老鼠從地面趕回地下,讓它們充分發揮「下水道清潔工」的作用。

01

一年150萬歐元治理鼠患

面對日益嚴峻的鼠患,巴黎市不惜下血本治理。市長辦公室表示,市府已經發起了每年150萬歐元的治理計劃。自2015年以來,市府設計了壓縮型垃圾桶、並把公共花園裡的堆肥箱換成密封式、加蓋遮擋蓬,以遏制老鼠繁殖。但在亂扔垃圾現象較嚴重的街區,這些手段「效果被大打折扣」。此外,市府還在下水道出口安裝網格板,以阻止老鼠爬上地面覓食。

(法新社圖)

▲ (法新社圖)

巴黎市議員、共和黨人Paul Hatte更是在2018年與巴黎市17區區長Geoffroy Boulard聯手打造網站signaleunrat.paris,動員全體市民參與滅鼠大業,根據市民在網站上提供的資訊,他們便能追蹤到鼠穴,因為老鼠活動範圍一般不超出15米。然後,由居民組成的滅鼠志願大隊出動,將乾冰(冷凍二氧化碳)噴入巢穴內使老鼠窒息。

▲ 法國巴黎17區放置的「滅鼠箱」被動物保護人士認為「殘忍」。在一位居民的帶領下,歐洲記者走訪現場。(歐洲時報記者梁家銘)

02

議員:巴黎下水道需要老鼠清潔

近日,巴黎市議會「動物主義黨 (Parti animaliste) 」馬爾科維奇 (Douchka Markovic) 在談到巴黎鼠患問題時表示,自己拒絕使用「老鼠」 (rat) 一詞,「我更願意稱它們為‘褐鼠’ (surmulot),因為這個詞沒有那麼貶義」,並表示,「應該重新思考老鼠在城市裡的位置」。馬爾科維奇的言論引發熱議。

在反對派議員Paul Hatte提出巴黎公共場所鼠患日益嚴重問題時,巴黎18區區政府負責動物保護事務專員馬爾科維奇表示,既然「已採取的滅鼠行動效果不佳且成本極高」,不如換個思路——給老鼠留出一席之地。

馬爾科維奇(BFM報道截圖)

▲ 馬爾科維奇。(BFM報道截圖)

馬爾科維奇說:「研究顯示,褐鼠可以清理下水道中的數百噸垃圾,對疏通管道起到了重要作用。」這名動物主義黨議員繼而表示,老鼠是「幫助我們處理垃圾的好助手」。

馬爾科維奇更大膽設想了「人鼠和平共處」的一幕:「我們必須改變固有看法,去探究更有效、非致死性的新辦法。我們應重新去了解褐鼠和它們的生活習性,只有更好地認識它們,才能找到更有效、更符合(動物)倫理的方法。」

她建議,應從單純滅鼠轉為清潔城市,並將「住宅樓中褐鼠可以通過的洞都填補上」,以及在「部分區域安裝鐵柵欄」防止老鼠進入。

事實上,早在2018年,巴黎市時任分管城市清潔事務副市長Mao Peninou就曾明確表示,巴黎「需要老鼠」,因為「巴黎下水道系統非常特別,要依靠老鼠才能保持通暢」。安全衛生學專家Pierre Falgayrac在接受《世界報》採訪時確認說,「一隻老鼠一生可以解決9公斤的垃圾」。

02

法國國立醫學科學院:瞎掰!

但這種人鼠「和諧相處」的說法激怒了法國國立醫學科學院(Académie Nationale de Médecine)的專家們。科學院特意撰寫了一份措辭嚴厲的公告,「回懟」在他們看來「不負責任」的言論。

公告反駁稱,這些「天真的」言論——儘管有時更容易讓人聽信,但科學院必須提醒的事實是,老鼠依然是人類健康的一大威脅。因為老鼠通過其身上的寄生蟲、排洩物,或者抓、咬的行為,可以散播許多種傳染病。

科學院更是毫不留情地指出,巴黎市以1:1.5至1:1.75的人鼠比例,與馬賽市「同列世界十大鼠患城市」。

2016年,巴黎市府為控制老鼠數量而關閉多家公園進行滅鼠活動圖為巴黎4區聖雅克塔公園裡的老鼠。(巴黎

▲ 2016年,巴黎市府為控制老鼠數量而關閉多家公園進行滅鼠活動。圖為巴黎4區聖雅克塔公園裡的老鼠。(《巴黎人報》報道截圖)

在老鼠傳播的疾病中,鼠型斑疹傷寒(typhus,通過鼠蚤為媒介引起的急性傳染病)如今已極少發現,但沙門氏菌病(salmonellose)和鉤端螺旋體病(leptospirose)卻不罕見。科學院成員、巴黎Maison-Alfort國立獸醫學院(EnvA)教授Jean Brugère解釋,人即使僅接觸到老鼠的糞便,就有可能染上鉤端螺旋體病。這是可以致命的,因此下水道清潔工都要接種抗鉤端螺旋體病的疫苗。

Jean Brugère指責馬爾科維奇在「不著邊際」地「瞎掰」。他覺得「無法理解」,「這太過分了,身為市議員,居然不呼籲滅鼠,反而想把老鼠放在與人平等的地位——這可是對人類健康的危害!」

03

「髒的是巴黎人」

面對批評和嘲諷,巴黎市動物主義黨議員馬爾科維奇向法新社表示,人類一直想消滅老鼠,但事實證明這是做不到的事,所以現在應該思考其他解決辦法。

她為自己辯護稱,「褐鼠清道」一說不是她發明的,是「下水道清潔工們自己說的」。她說,「褐鼠」只有「與人有接觸時」才構成問題,但「別忘了它們更願意待在下水道里」。在她看來,是各種工程迫使老鼠跑到地面上來,然後它們才會發現公園和花園裡滿地都有吃的。

專家指出,老鼠60%-75%的時間都在洞穴中渡過,只有覓食的時候才會外出。因此,滅鼠最關鍵的是保持城市清潔。馬爾科維奇贊成這一說法:「人們常說巴黎市很髒,其實髒的是巴黎人」,如果沒有隨地拋擲的垃圾,也就沒啥吸引老鼠了,「每一個人都要出一分力才行」。

巴黎城市衛生常遭詬病,圖為巴黎街頭的垃圾(法新社圖)
巴黎城市衛生常遭詬病,圖為巴黎街頭的垃圾(法新社圖)

▲ 巴黎城市衛生常遭詬病,圖為巴黎街頭的垃圾。(法新社圖)

法新社報道,巴黎11區和12區即將按照這一思路展開試行活動,將部分區域的清掃工作從早上改到晚上進行,以減少老鼠在夜間外出覓食。巴黎市府分管公共綠化、生物多樣性和動物保護事務的副市長Christophe Najdovski強調,要解決鼠患問題最重要的是要讓老鼠在地面上「無食可覓」,因此民眾必須減少亂扔垃圾等不文明行為。

(歐洲時報/ 夏洛特、原野 編譯報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