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歲默多克宣佈退休,繼承之戰長子勝出,鄧文迪女兒徹底出局?

最近,92歲的魯伯特·默多克宣佈退休。

在70年的職業生涯之後,他終於從自己親手打造的媒體帝國中退下來,成為「名譽董事長」。

換句話說,退位當太上皇。

而繼承大業登基上位的,是52歲的「皇長子」拉克蘭·默多克。

拉克蘭成為福克斯新聞頻道母公司福克斯公司,以及《華爾街日報》和《紐約郵報》等報紙所屬的新聞集團的唯一主席。

有人感慨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有人感慨沒想到老默多克這樣的工作狂也有退位之日,也有人感慨——這場漫長而公開的豪門繼承之戰,暫時有了「勝利者」。

有人得意,有人失意,有人默默潛伏,等待下一場權力爭奪。

這場大戲,故事遠未結束。

默多克家的繼承之戰,是這些年的豪門恩怨中最具戲劇性的之一,甚至比美劇情節還要精彩。

畢竟,默多克一生風流,結過四次婚,有六個孩子……

25歲那年,默多克與第一任妻子,空姐帕特結婚,生下長女普魯登斯。

36歲那年,默多克與第一任妻子離婚,與第二任妻子,19歲的實習記者安娜·托爾福結婚。

和安娜的32年的婚姻中,他們一共有三個孩子,伊莉莎白、拉克蘭和詹姆斯。

默多克68歲那年,與安娜離婚17天后,迎娶了30歲的鄧文迪。

默多克與安娜離婚時,安娜以放棄分掉默多克一半財產的權利為條件,讓默多克取消了鄧文迪的遺產繼承權。

——對於剛入豪門的鄧文迪來說,她迎來了一個地獄開局。

因為那個時候,默多克因前列腺癌失去了生育能力,而她剛要入門又失去了遺產繼承權,在這段婚姻裡左右看都沒「撈著什麼」。

然而,令所有人都沒料到的,鄧文迪利用默多克治療癌症前冷凍的精子,通過人工受孕,成功在2001年和2003年生下了兩個女兒,格蕾絲和克洛伊。

這兩個女兒的誕生,讓家族氣氛再一次凝重起來。

彼時默多克的大女兒,以及安娜的三個孩子都已經長大成人,與默多克共同擁有家族信託的八票:其中四票由默多克控制,其餘四票由他四個成年的孩子控制。

而這兩個小女兒,在信託中沒有投票權,成年了也無法參與到遺產分割的規則制定當中,只能任由哥哥姐姐們擺佈。

鄧文迪不是沒想過為兩個女兒爭奪權利,然而這種實打實的利益衝突,誰都不會讓步。

2004年,默多克第一次在家庭聚會中提出讓小女兒們也享有對信託資產的權利時,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所有人吵得不可開交。

最終,默多克讓步,在2006年公開表示,只有4個成年子女會繼承集團控股權。

鄧文迪能為女兒們多爭取到的,只有新聞集團的A級無投票權股份。

也就是說,對於鄧文迪的兩個女兒來說……錢,她們是不缺的;權力,是一點沒有的。

不過,這已經能保她們榮華富貴一生。據報道,2019年迪士尼收購21世紀福克斯時,默多克的6個孩子每人能通過家族信託獲利20億美元。兩姐妹加起來40億美元(約290億)在手,成了當年最年輕的億萬富翁。

但鄧文迪顯然一直希望讓女兒分到更大的蛋糕。大女兒格蕾絲目前雖然還在耶魯大學讀書,卻已經進入了默多克家族的傳媒帝國實習工作,這絕不是巧合。

可是,兩姐妹入局的時間實在是太倉促了……

她倆出生時間太晚,與默多克有70歲的年齡差。

現在,她們還沒來得及真正觸碰到傳媒帝國的核心,默多克就退休了。

也許可以這麼說,鄧文迪的兩個女兒,沒有控股權,還沒進入繼承之戰,就已經出局。

在默多克剩下的四個子女中,另外兩位女兒,「事實上」也提前出局了。

默多克與第一任妻子的大女兒普魯斯登,對傳媒事業毫無興趣——她現在居住在澳洲,與默多克的媒體帝國相聚甚遠,一直過著平靜又富裕的超級富二代生活。

另一個女兒,默多克與第二任妻子安娜的第一個孩子,伊莉莎白,卻一直在為自己爭取權力……

默多克是個「養蠱」能手:他對安娜的三個子女的態度一直曖昧不清,從不表明自己要誰繼承大業的真正意向。

無論是女兒伊莉莎白,還是大兒子拉克蘭,或者小兒子詹姆斯,他都「一視同仁」,讓他們從小就掌握在媒體業生存的技巧,接觸到他的事業。

他一直在玩著權衡之術,讓他們三個互相比拼,暗自較勁,於是這三姐弟之間的關係,也一直暗潮湧動……

事實上,有很多人認為,在這三個最有可能繼承大業的孩子之中,伊莉莎白是最像默多克的一個,既有魅力又有頭腦。

她一畢業,就進入了默多克的新聞集團工作,逐漸接觸媒體帝國的核心。

伊莉莎白第一次「自己做事情」,便用3500萬美元在加州買下了兩個電視台,18個月後出售,賺得了1200萬美元的利潤。

有記者形容她:這是一個有趣、謙遜、聰明的高管。

然而,她有一個致命的缺點:性別

然而,她有一個致命的缺點:性別。

縱然她表現優秀,但父親默多克始終認為,女性永遠不會全神貫注地投入到事業之中。

1996年,伊莉莎白在事業扶搖直上時懷上了自己的孩子。

默多克拒絕給她更高的職務,並在次年分配蛋糕的時候,讓大兒子成為了集團副營運長、小兒子負責亞洲市場,什麼都沒有給伊莉莎白。

後來很多年,她一直都在努力爭取父親的關注,試圖向父親證明自己是比兩個弟弟都更適合的繼承人,但默多克也沒有考慮過她。

甚至有高管回憶說:「在伊莉莎白說話的時候,事實上沒有人在聽她說話。她被排除在了重大決策之外。」

至此,六個子女中的四個女兒,全部出局。

剩下的,只有拉克蘭與詹姆斯兄弟——兩人纏鬥數十年,你追我趕,一直難分勝負……

最開始處於優勢地位的,是太子拉克蘭

最開始處於優勢地位的,是太子拉克蘭。

初期,拉克蘭被默多克看做明顯的繼任者,從十幾歲時開始,就經常被默多克帶在身邊培養,看似接班之路一片光明。

他進入報社當記者和編輯,從底層崗位開始歷練,並在24歲那年,成為了新聞集團的三把手,坐上了副執行長的位置。

隨後,他成為了執行董事、副營運長、高級副總裁和《星報》總裁。

然而,離權力中心近,也自然會與默多克手下悍將更近——這群和默多克一起打天下的高管,根本不服一個沒什麼經驗的空降太子的管理。

2005年,拉克蘭突然從新聞集團辭職。

2005年,拉克蘭突然從新聞集團辭職

當年他沒有做出任何公開解釋,一直到去年才揭秘:原來,那時拉克蘭在一些關鍵問題上與時任福克斯新聞掌門的羅傑•艾爾意見相左,兩邊起了很大的衝突。

拉克蘭氣瘋了,找默多克二選一:要我還是要你的高管。

默多克:要高管。

默多克:要高管

他的傳記寫道:「所以拉克蘭覺得,‘如果我得不到支持,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於是,他自我放逐回了澳洲,成立了一家投資集團,暫時出局。

而接替他成為接班人的弟弟詹姆斯,則借哥哥的前車之鑑,遠離紐約總部和彪悍高管們,從英國發展。

2007年,他幫助默多克成功收購《華爾街日報》後,默多克向全世界宣佈:詹姆斯將接替他成為英國天空廣播公司的主席,並負責新聞集團的歐洲和亞洲業務。

外界都明白,詹姆斯將成為傳媒帝國最熱門的接班人——可2011年,震驚世界的竊聽醜聞爆發了。

那時,詹姆斯負責的《世界新聞報》的記者被指控非法竊聽了多名公眾人物、受害者、戰爭英雄家屬和其他無辜民眾的電話,甚至因此妨礙了警方調查,引發了廣泛憤怒。

醜聞曝光後,轟動全球,詹姆斯不停地被傳喚到議會作證,成了英國「最不受歡迎的人」。

雖然默多克雖然沒有棄卒保帥、獻祭掉詹姆斯,但小兒子還是因此名譽掃地,被迫辭職。

竊聽醜聞事件對默多克家族的媒體帝國造成了很大的打擊,迫使他們進行了一系列戰略調整。之後,默多克將新聞集團一分為二。

他將影視資產歸入21世紀福克斯,交由詹姆斯負責;而報紙媒體業務被隔離在新聞集團之中,交由拉克蘭負責。

也就是說,詹姆斯跌倒,曾經的太子拉克蘭再次入局。

那個時候,人們以為利潤豐厚的影視資產是「好資產」,而備受醜聞影響的報紙業務則是「爛資產」,因此大哥拉克蘭對小弟詹姆斯威脅不大,詹姆斯甚至可以說是因禍得福,地位不降反升。

然而,2019年,默多克決定,將詹姆斯負責的21世紀福克斯,以713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迪士尼……

——換句話說,這意味著詹姆斯徹底成為了一個光桿司令,從默多克的媒體帝國出局。

從那時起,詹姆斯就和父親幾乎翻了臉——他開始了自己的創業道路,也因此遠離了媒體帝國的權力核心。

2021年,在默多克慶祝90歲生日時,130位賓客到場,詹姆斯甚至都沒去,看來氣得不輕……

而現在,默多克宣佈退休,媒體帝國已經交到了拉克蘭手中,但這並不意味著家族的繼承之戰已經結束。

默多克雖然退休,但他的影響力仍在,並且公開表示——

「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每天都會參與到思想的較量中來。

我將以批判的眼光觀看我們的廣播,饒有興趣地閱讀我們的報紙、網站和書籍,並向你們提出想法、觀點和建議。」

他仍然在看著子女們,隨時可能會更改自己的決定……

而有野心的,遠遠不止拉克蘭一人……

而有野心的,遠遠不止拉克蘭一人……

與他一母同胞的姐弟,伊莉莎白與詹姆斯,仍然對這個位置虎視眈眈,等待著洗牌的一天。

而鄧文迪的兩個女兒,在耶魯讀書的大女兒格蕾絲,日前公佈了與新聞界大佬之子Hugo Carney的戀情,二女兒克洛伊則進入了史丹佛,經常出席名流聚會。

隨著她們羽翼豐滿,也可能會在母親的規劃下,參與到權力的爭奪之中。

所以說,真正的繼承之戰,可能只是結束了第一季。

記得最開始說的嗎?信託投票權共8票,默多克獨佔4票。

當他過世,這半壁江山的投票權分發給自己的子女時,權力還會再次洗牌,很有可能會出現勢均力敵、鬥不清楚的場面。

或許現在,這場繼承之戰只是中場休息。

下半場的爭奪,會更加激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