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上上,25歲女留學生患癌去世,一群人竟開香檳慶祝:殺死她的不止癌細胞

2020年,有太多人離開了我們,英雄,巨星…..

而不久前,一個普通女孩的離世,卻讓我在這個年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

01

女孩叫做趙上上,網名「卡夫卡鬆餅君」。

她喜愛健身,跑步打籃球;也愛吃吃喝喝,旅行遊玩。

她努力上進,在美國南佛羅里達州大學念本科時勤奮用功,被本校直錄為全額獎學金碩士。

去年,她又通過自己申請,去了更好的波士頓大學。

陽光、精緻,她像所有熱愛生活的美好姑娘一樣

陽光、精緻,她像所有熱愛生活的美好姑娘一樣。

但她也和我們,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

24歲,剛入學波士頓大學的那個秋天,上上被查出了肺癌

且是晚期

一開始,是毫無徵兆地突然流鼻血。

去醫院檢查才知道,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肝臟和骨頭。

一旁的護士聽到這個訊息後,忍不住心痛地抱著上上大哭起來。

那是她第一次明白什麼叫絕望。

明明努力了那麼多年,明明未來就在眼前。

但死神敲門的聲音,那麼急促,那麼清晰。

接著,是難捱的治療。

病症導致了無法忍受的疼痛,也讓她時常咳嗽、反胃、嘔吐,莫名大量出汗。

一點一點,消耗著人的身體和意志。

胳膊上,密密麻麻全是針眼。

頭髮大把掉落,動不動就要抽幾百毫升的積液。

最折磨的是病情的反覆

最折磨的是病情的反覆。

因為上上健身的習慣,配合治療之後,有時恢復得頗有成效。

可病魔猙獰,總是在她剛看見一點希望時,又凶狠地將一切打回原形。

11.4出院還不到9天,上上又進了ICU

11.4出院還不到9天,上上又進了ICU

身體時好時壞。

總是前兩天還能逛街、吃美食,過兩天又發高燒被送進醫院。

可這一切,沒有把這個年輕的姑娘打趴下

可這一切,沒有把這個年輕的姑娘打趴下。

或者說,她根本不打算認輸。

突如其來的病情曾把上上的生活拍碎,但她仔仔細細地,將生活一片一片拼成原有的模樣。

哪怕教授都勸她安心治療,但她不願耽誤學業,始終惦記著自己「欠的一屁股作業債」。

在主治醫生的允許下,她堅持鍛鍊,還完成了自己制定的100千米跑步目標。

狀態不錯的時候,她「抓緊時間」和朋友相聚,去看想看的風景。

還歡快地記錄下自己的25歲生日,分享這一年學會的最重要的道理:

愛自己的優點,也接受包容自己的缺點。

愛自己的優點,也接受包容自己的缺點

今年年初,她微笑著面對鏡頭,錄下一段視訊《當我知道自己是肺癌晚期的時候,我在想什麼》,發在B站上。

大大方方地,說著自己的遭遇。

並以此鼓勵所有人:生活中的很多不如意,其實都不算個事兒。

有想做的事,就去努力,千萬別猶豫。

上上笑盈盈的,說話溫柔從容。

偶爾開個俏皮的小玩笑,對著鏡頭眨眼,問大家「我是不是還挺可愛的?」

我最開始看到這個女孩的視訊時,無比感動

我最開始看到這個女孩的視訊時,無比感動。

在生命的最後一段旅程,她活得認真且精彩,想把最美好的自己留給世界。

但沒想到,正是她的積極勇敢,成了無數人咒罵、圍攻她的原罪。

02

上上發在B站的這條視訊,引起了很大反響。

100多萬的播放量,很多人被她打動,默默安慰、打氣。

但更多的,是刺耳的辱罵聲。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裡,癌症晚期病人應該都是掉光了頭髮躺在病床上。

面容憔悴,滿臉愁苦。

更甚是為治療傾家蕩產,沒有經濟能力去過「好的生活」。

顯然,上上的狀態絲毫不符合「標準」。

這成了圍觀者盡情謾罵的理由。

有人諷刺她是「醫學奇蹟」,一定是靠「賣慘」博眼球賺錢:

「厲害了,是不是明年就能給你上香了?」

上上也拿出確診書,並請來自己的主治醫生為大家解釋。

可得到的,卻是醫生也被連同質疑:

「兩個演員。」

「臺詞背好再來吧。」

人群熱鬧地叫囂,吸引著越來越多不明真相的人

人群熱鬧地叫囂,吸引著越來越多不明真相的人。

質疑,漸漸演變成討伐。

不論上上做什麼,都有人不假思索地詆譭。

她健身,他們譏諷:「癌症病人還有小肚腩?」

她發視訊,他們攻擊外貌

她發視訊,他們攻擊外貌:

「不敢直視嘴角有痣的女孩了。」

「不敢直視嘴角有痣的女孩了」

她發微博,說作業的deadline(截止日期)快到了。

他們故意大寫那幾個字母,惡狠狠地問:你的DEADline(死期)是什麼時候啊?

更可怕的,有人打著正義的旗號,將她的視訊做成黑白。

言之鑿鑿地「實錘網暴」,要揭穿她的「騙局」。

言之鑿鑿地「實錘網暴」,要揭穿她的「騙局」

滿屏的「詐屍」「晦氣」「怎麼還不死」,觸目驚心。

面對癌症都能豁達勇敢的姑娘,在一場場的「圍剿」中精神瀕臨崩潰。

甚至有了提前結束生命的念頭。

這讓狂歡的人群更加興奮,瘋一樣湧進她的私信,催她快點去死。

就連曾留言支持過她的網友,都被連續攻擊了好幾天,被不依不饒地罵「母狗」「真孝」。

就因為他們,不理解為什麼一個人得了絕症還能活得樂觀精彩,不知道還有「不變光頭」的治療方案,不相信病人還能有正常的生活。

他們就硬生生把一個女孩逼至比癌症更絕望的境地。

悲哀的是,上上無法辯駁。

如何向人證明自己真的是一個將死之人?

唯有以最殘忍的方式。

12月10日,上上離開了這個世界。

她真的因為癌症而死去了。

這時人們才明白,原來她真的得了癌症,原來她沒有騙人。

世界終於承認了她的清白,可這個25歲的姑娘,永遠地留在了這個冬天。

上上的家人用她的賬號發佈的朋友圈

即便如此,有人還是不願放過她。

她去世的第二天,有人轉發她最後一條微博評論道:

「開個香檳慶祝。」

600多個人,忙不迭地點贊歡呼。

那些隔著螢幕的陌生人,僅憑自己認定的「真相」,就對一個女孩的人生下了定義。

卻從不知道,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又曾鼓起了多大的勇氣。

就像她去世前兩天,寫下的那段話:

「這困局,外人走不進,里人出不來。」

03

03

我想起兩個月前,與上上有類似遭遇的視訊博主,「虎子的後半生」。

他同樣患有肺癌晚期,同樣飽受質疑。

最後,同樣在謾罵聲中死去。

4年多以前,虎子被確診

4年多以前,虎子被確診。

之後,母親又中風住院,父親患了糖尿病、冠心病。

他還有個年幼的兒子,自己生著病還得照顧孩子上學。

鏡頭前,他也曾因為過重的壓力,崩潰大哭。

那時在人們眼裡,他是個「完美」的癌症病人

那時在人們眼裡,他是個「完美」的癌症病人:

喪失勞動能力,家境困難,身上揹著巨大的重擔。

可當他的故事漸漸被更多人知道,一切都變了味。

有人扒出,他確診肺癌晚期後,還去各種麻辣火鍋、海鮮店消費。

還有人說,他在三亞有豪宅,有豪車,自己開網咖,老婆還開店。

咒罵聲鋪天蓋地地來了,虎子從一個病人,變成了裝病圈錢的大騙子。

即便這些質疑最後都被澄清了:

所謂「豪宅」,是十幾年前貸款買的80餘平老房;

「豪車」是開了近10年的寶馬1系;

就餐打卡是因為平台中獎或刷單;

投資過的網咖,早在患癌後就處理了;

老婆的快餐店,也早已因無力支撐倒閉;

4年的治療,確實已讓家庭負債累累……

但人們還是不相信。

一遍遍追問:晚期了,為什麼還能活4年?癌症了,為什麼還能吃火鍋?

虎子再也無法回答,最終的一紙訃告,無奈地證實著他的清白。

我們都是幸運的健康人

我們都是幸運的健康人。

但也正因健康,我們無法理解癌症病人為什麼不是終日臥床、形容枯槁、家徒四壁。

也不能理解他們怎麼會對生活還充滿留戀,還會熱愛美食、美景。

於是,那些我們不能理解的東西,都被判定成了「騙局」。

人總是容易以自己固有的知識和經驗以偏概全,以點概面下結論。

這在心理學被叫做”暈輪效應”。

很多時候,我們僅僅因為一個細節,就對事物和人蓋棺定論。

卻不知道,大多數時候,我們看到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

04

薛兆豐曾在《奇葩說》中說:

「大家喜歡說,雞蛋和石頭在一起的時候,我站在雞蛋的一邊。

但最大的問題是,你知道哪一方是雞蛋,哪一方是石頭嗎?

在事實還未明瞭之前,一切輕飄飄的判定,也許就是一把尖刀紮在了被冤枉人的心上。

但這樣的錯誤,我們犯過不止一次。

還記得我追蹤過的「杭州女子被造謠偷情」事件嗎?

28歲的小吳,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去快遞點取了個快遞。

就被猥瑣之人偷拍下來發到群裡,又編了一段「少婦出軌快遞員」的香豔對話。

這麼一個憑空捏造的故事,無數人卻選擇堅信

這麼一個憑空捏造的故事,無數人卻選擇堅信。

從一個群傳到另一個群,從杭州傳到全國。

還有人特地跑來罵小吳:「你和快遞員偷情的視訊我們全看了。」

小吳徹底崩潰,她體重暴跌,終日噩夢,被公司辭退,又被診斷為抑鬱狀態。

還有前不久,被群起而攻的成都確診女孩

還有前不久,被群起而攻的成都確診女孩。

同時被網暴的,還有另一個19歲的姑娘。

在四處流傳的照片裡,她穿著白裙子坐在車裡,被「指認」為成都確診女孩。

一時間,人人都像親手抓住了罪證,打著正義的旗號,極盡辱罵。

私信發髒話,諷刺成「轉場皇后」,就連之前的照片也扒出來,人身攻擊。

可實際上呢?她根本不是成都疫情的當事人,甚至都不是成都人。

那張照片,是拍攝於三亞。

但她的生活就這樣被毀了。

只能千里迢迢飛往成都,一遍遍通過媒體澄清解釋。

被不明真相的誤解傷害的,也不只是普通人

被不明真相的誤解傷害的,也不只是普通人。

有人曾在網上爆料,朋友在李子柒旗艦店購買的螺螄粉中,吃出了刀片。

訊息一出,輿論炸了鍋

訊息一出,輿論炸了鍋。

有人想當然地揭開「黑幕」。

有人咄咄逼人地指責李子柒,要求她負全責。

無數「正義」的人湧來,要討伐網紅。

可沒過多久,李子柒品牌官微就做了迴應。

不僅提供了食品配料、生產設備、金屬檢測儀器的排查過程,還給出了一系列證據。

這時人們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營銷號自編自導的戲。

李子柒螺螄粉,只是被同行惡意抹黑。

這一樁樁,都細思恐極

這一樁樁,都細思恐極:

多少人明明不了解真相,卻偏聽、偏信。

以自己淺薄的認知,篤定地判斷著一切事情。

眾口鑠金,積毀銷骨。

那些盲目片面的結論,正是我們摧毀一個人的利器。

05

說一個小故事。

宋代大文豪蘇軾喜歡談佛論道,和佛印禪師關係很好。

有一天他登門拜訪,問佛印:

你看我是什麼?

佛印說:我看你是一尊佛。

蘇軾聞之飄飄然,佛印又問蘇軾 :

你看我是什麼?

蘇軾想難為一下佛印,就說道:

我看你是一坨屎。

佛印聽後默然不語。

晚上歸家,蘇軾得意地跟蘇小妹吹噓了自己當天的經歷。蘇小妹聽了直搖頭說:

哥哥你的境界太低,佛印心中有佛,看萬物都是佛。

你心中有屎,所以看別人也就都是一坨屎。

這世界有一條真相:

你心裡裝著什麼,眼裡就會看到什麼。

想起癌症女孩上上的微博裡,有一句話讓我感慨良久。

「社交媒體展示的永遠是冰山一角都不到的碎片。」

這是個一根網線就能通達天下的時代

這是個一根網線就能通達天下的時代。

我們的交流,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方便。

但我們獲得的資訊,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紛雜。

你看到的「真相」,在未知全貌之前,或許只是假象。

不假思索的指責,真的能毀掉一個人。

事實上,這個時代欠缺一條被忽略已久的規則:

永遠不要想當然地對一個不了解的人、不清楚的事,妄加揣測,輕易嘲諷。

更不要不予辨別地相信別人遞過來的「事實」,跟風站隊、詆譭。

在真相大白之前,不如讓子彈多飛一會兒。

最後,和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大文豪托爾斯泰有次經過莫斯科的廣場,遇到一個乞丐向他乞討。

托爾斯泰立馬給了他一點錢。

有人跑來提醒他,萬一這是個騙子怎麼辦?

托爾斯泰說:「我不是施捨給他這個人,我是施捨給人道。」

真假未辯之時,他寧願相信人心的真誠。

即便是假的,他也維護了這世間人道的底線。

所以你看,我們永遠可以選擇善良。

不惡意揣測,不盲從鬨鬧。

只有我們心裡裝著美好,眼前的這個世界,才會真正的美好。

相關文章

放開後,這幾大產業能復甦麼?

放開後,這幾大產業能復甦麼?

自2020年6月逐步放開管控以來,美國不少行業如航空、酒店、旅遊、可選消費、工業與製造業開始好轉,幾近恢復至或超過2019年底水平,未來其雲...

「東亞怪物房」:冷戰,從未結束

「東亞怪物房」:冷戰,從未結束

自己有強大的實力,才會有底氣。 正解局(ID:zhengjieclub)出品 最近,俄羅斯的日子不好過。 在烏克蘭苦戰幾個月,還不能一錘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