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2007年,中國教育部發布《中國語言生活狀況報告》,第一次收錄了「剩女」這個詞,指那些超過社會普遍認為的適婚年齡、卻仍未結婚的女性。某婚戀網站的近期數據統計顯示,中國「剩女」人數為3800萬。

一條曾圍繞「剩女」做過多期報道。山東女孩JING就是一個實打實的「剩女」,但她卻過得無比滋潤,沒有男友、不去上班,每個月的生活費不超過1000元人民幣,在深圳梧桐山裡租下了一間120平米的農民房,只花了3500元,就把房子改造一新,從不為錢感到焦慮。

「剩女」郭盈光是一個藝術家,她曾潛伏進上海人民公園相親角,以34歲的「高齡」為自己徵婚,沒想到受到了百般羞辱。這場行為藝術,被她全程用相機拍下了,以此探討中國式「被相親」、「被結婚」現象,引起巨大的反響。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玫瑰在北京天壇公園相親角

而當美國記者玫瑰第一次來中國時,

「剩女」這個詞讓她震驚,

為什麼要用這樣醜陋的詞語來形容優秀的女性?

於是她花了5年時間,採訪了上百位「剩女」,

寫了一本書《單身時代》。

「在中國,剩女正在擺脫負面的刻板印象,

她們是一股使中國走向嶄新未來的強大力量。」

編輯 

倪楚嬌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玫瑰(Roseann Lake)

美國記者玫瑰的自述:

我第一次聽到「剩女」這個詞,是在來中國的第一個春節之後。

我2009年來到北京,在一個電視臺做主持人。春節之後,我發現平時精力充沛的女同事們都顯得很沉默,一位女同事告訴我,因為過年吃喝的時候,談婚論嫁成了最重要的話題,她們是被催婚的重點對象,處於「剩女」的邊緣。

我非常驚訝。在我看來,我身邊的這些製作人、導演、編輯們都是很棒的女性,有才華、受過好的教育,能夠雙語交流。不僅是我同事,在我工作的地方——北京國貿,有很多這樣的女性,她們在工作中獨當一面,為什麼僅僅因為年齡大了、沒有結婚,就要用「剩女」這個醜陋的詞形容她們?我決定更進一步去了解她們的處境。

於是我從身邊同事開始,慢慢認識了數百名「中國剩女」,也去了中國的相親公園、家庭相親飯局,訪問各種各樣的人,包括人口學家、經濟學家、調查婚姻問題的私家偵探……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世界各國「剩女」的說法或代名詞

我漸漸發現,「剩女」在其他國家和文化中也能找到對應的詞,比如法國有「Catherinette」,日本把這樣的女性叫做「聖誕蛋糕」,意思是過了25號,就不會有人購買;韓國的「金小姐」,指的是30歲以上從未結過婚,受過大學教育,年薪高於平均水平的女性。

有一次,我坐飛機從紐約飛往倫敦,和鄰座的肯尼亞女人聊起了「剩女」。她告訴我,她的部落把「剩女」稱呼為「Omusasusi」。肯尼亞有52個部落,每個部落雖然叫法不同,但都有表達類似含義的詞。讓部落首領感到不滿的是,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肯尼亞女人推遲了結婚和生育的年齡,自願跨入「剩女」行列。

我原本只是想短暫停留北京,學些中文。卻因為研究「剩女」現象,在中國一待5年。研究過程中,我很為我接觸到的這些優秀的「剩女」們感佩,所以這本書的英文書名直譯過來就是:《中國剩女:影響世界的下一個強大力量》。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剩女」是中國經濟奇蹟的奧祕 

清華大學心理學系系主任彭凱平博士告訴我說,「中國的經濟奇蹟有兩個奧祕,第一個奧祕是農民工,第二個奧祕是受過教育的年輕女性。你可以去上海浦東開發區看一看,去北京的中央商務區看一看,那裡的國際公司70%的當地僱員都是年輕的中國女性。」

用彭凱平的話說,自我實現像是一杯混合個人成長、事業、愛與尊重的美酒,全世界大約只有30%的人才能如願以償品味到它。在中國什麼人最接近這個目標?是年輕的未婚女性。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攝影sun.sj

2010年,中國女性的勞動參與率高達68%,印度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只有28%,日本和韓國的這一數據接近,大約48%。

在中國,職業女性貢獻了GDP的41%,這一比例全世界最高。

2016年,北京超過紐約成為世界億萬富豪之都,原因就在於白手起家的中國億萬女富豪越來越多。如今全世界124名白手起家的女億萬富豪中,有93位是中國人,佔了2/3。

說女性處境是一個社會發展狀況的標杆,也許並不為過。事實證明,每當女性較大程度地掌控了自己的事業、經濟狀況和生育時機時,貧困、嬰兒死亡率、家庭暴力等問題都會得到緩解。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玫瑰組織的「剩女」主題舞臺劇《剩下的獨白》

 正在覺醒的中國女性 

據說中國有3000萬光棍,一開始我在想:他們都藏到哪裡去了?我是不是可以把他們介紹給我的「剩女」朋友?後來我才知道他們處在中國的偏遠地區。

單身女性和單身男性的產生原因不同,單身女性往往是有體面的工資,有自己的生活,不用依賴婚姻就能生活下去,但「光棍兒」產生的原因則是工資不高,沒有受到好的教育等等,很可憐,是完全不同的問題。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藍點代表男性比女性更多有大學學位的國家,紅點代表女性擁有更多大學學位的國家,從1970到2050年,可以看出紅點的增多,圖表由Albert Esteve, García-Román, Iñaki Permanyer製作,原始數據來自Wolfgang Lutz

一個女性之所以成為「剩女」,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她的學歷。統計數據表明,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結婚年齡就越晚,生育數量也越少。根據中國社科院的調查,女性的文化程度每提高一檔,平均初婚年齡就增加一歲。

在中國,受教育程度對女性婚姻狀況的影響,可能要大於美國。如今,美國女性和教育程度不如自己的男人結婚,並不少見。而美國男人對於約會學歷比他們高的女性,反而感到驕傲,他們會想:她漂亮、聰明,而且她選擇了我!

但是在中國,男人不太想「上娶」,女人也不大可能「下嫁」,再加上父母從中作梗,進一步降低了結婚比率。

有一些中國男人對婚姻仍然持有一種非常保守的想法,其中不乏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精英。一個35歲的中國投資銀行家告訴我說,中國男人希望妻子像原味酸奶,可以隨意調味。他自己的妻子就是「原味酸奶」,「並不精緻,也沒有主見」,但是他喜歡她,「因為她容易控制」。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其實,美國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時候,主流意識形態也是男主外、女主內。後來經濟的發展促進了改變。尤其是2008年經濟危機,很多美國男人失業了,但做著教師、護士工作的美國女性,卻仍然有工作,這大大緩解了男人的壓力,男人們開始欣然接受女人比他們學歷高、賺錢多的狀況。

據我的觀察,中國也開始發生類似的改變了。在我的採訪中,男生越來越認可女性的社會價值。女生也開始越來越注重對方的有趣,而不是對方的收入,她們希望戀愛和婚姻能讓自己的生命更豐富。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1985年-2010年亞洲地區接近30歲女性未婚情況

 亞洲國家中,中國「剩女」過得最好 

中國不是唯一一個單身女性越來越多的國家。不過在亞洲國家中,我認為相比日本、韓國,中國「剩女」的處境其實最好。

在日本,目前35歲還沒有結婚的女性,三個人裡面就有一個。很多日本女性都接受了高等教育,也有正式工作,但是一旦結婚生子,就必須迴歸家庭,在家裡相夫教子。

如果有誰想要繼續出來上班,把孩子放在託班或者幼兒園,周圍的人會覺得她不負責任,不是一個好母親。這種社會輿論壓力,造成了越來越多想在事業上有所追求的日本女性不得不選擇「被剩下」。

在韓國,25到29歲之間的韓國女性未婚率高達70%,到了39歲時,仍有近15%過著單身生活。

她們單身的原因和日本女性類似。也是因為結了婚,就必須辭職,當10年左右的家庭主婦,等到孩子差不多小學讀完了,再重返職場。

那個時候,她們已經40多歲了,中間十幾年的職場空白,只能幹一些工資比較低的工作。所以一旦韓國女性事業發展得比較好,工資不斷上調的時候,很多人寧願不結婚「被剩下」,也不願意進入傳統婚姻。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一位日本主婦

目前,日本和韓國都出現了生育率低、經濟發展緩慢的情況,高盛公司的研究結果表明,如果日本女性的就業率和日本男性相同,日本GDP就能增長13%。也許中國是看到了這些國家的問題,所以社會並不要求女性必須在家庭和事業中只選擇一個。

我聽說在8個月前,中國要取消未婚女性生孩子的罰款。今年3月,人大代表提議無條件為非婚生育的孩子上戶口。有些公司還為女性高管提供海外凍卵的福利。這些變化都說明了中國社會正在適應單身女性越來越多的情況。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最近我還看到一家媒體發文,《專家:沒結婚沒孩子的女性更快樂》。媒體會發出這樣的言論,我並不感到吃驚,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說明「剩女」(leftover)不再是一個貶義詞。

如今,我覺得「剩女」不是一個完全負面的標籤,而是一種心態,相信自己有權利快樂,並且願意捍衛自己的快樂。哪怕有人認為她是在過一種不循規蹈矩、值得懷疑、悲慘的生活。

就這種意義來說,我們每個人的內心裡都有一個小小的「剩女」,如果你認真聽一聽這個聲音,好事也許就會發生。

美國記者5年採訪上百中國剩女:她們太酷了,不該單身歧視

公眾號:一條

相關文章

13年了!終於……

13年了!終於……

今天一早,多家外媒曝出一條重磅訊息: 在幾個月來強大的公眾壓力之下,布蘭妮的父親終於表示有意放棄對她的監護權↓ 據報道,本週四布蘭妮的父親J...

一上網,就不想好好說話

一上網,就不想好好說話

文|西坡 早上看一博主說,自己在網際網路上是不計劃好好說話的,因為「網際網路只是一個骨架子,沒有肉兒,更沒眼睛。 」這話很妙,經得起琢磨。現...

總有人喜歡把腦子交給別人使

總有人喜歡把腦子交給別人使

文|西坡 忍不住又寫了幾句時事,有好心的讀者提醒,先別寫了啊,我怕再也見不到你。我心想,我都這麼慫了,不至於吧。但是提醒的人多了,我也忍不住...

彭州山洪事件,野營究竟有多亂

彭州山洪事件,野營究竟有多亂

「小眾」變「頂流」 說起時下最流行的短途休閒旅行方式,火出圈的露營必須佔有一席之地。 露營的英文為camping,語根來自拉丁文,源於古羅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