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浩視點 | 山雨欲來,中概股私有化浪潮再興?

目 錄

目 錄

一、背景介紹

二、退市路徑、交易架構以及基本流程

(一) 根據13e-3規則私有化

(二) 根據12h-6規則退市

三、私有化過程中的律師角色

四、代表案例

(一) 58同城(NYSE:WUBA)

(二) 搜狗(NYSE:SOGO)

五、結語

一、背景介紹

2022年3月8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下稱「SEC」)首次發佈了被《外國公司問責法》(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下稱「HFCAA」)定義的發行人臨時清單(Provisional list of issuers),第一批進入其中的五家中概股公司分別為百濟神州(BeiGene, Ltd.)、百勝中國(Yum China Holdings, Inc.)、再鼎醫藥(Zai Lab Limited)、盛美半導體(ACM Research, Inc.)以及和黃醫藥(HUTCHMED (China) Limited)。該臨時清單依據HFCAA作出,由於前述公司不符合HFCAA規定的審計要求,因此若這五家公司連續三年被確定為「SEC識別的公司」(Commission-Identified Issuers),則SEC便可能對其發佈強制交易禁令(Initial Trading Prohibition)並要求其退市(更多內容詳見筆者文章:《華爾街對中概股關上大門?——及解讀》)[注1]。截至2022年5月25日,SEC更新了被HFCAA定義的發行人臨時清單(Provisional List)和確定清單(Conclusive List)。臨時清單中,中概股公司的數量達到了108家,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南方航空集團有限公司等8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國企全部上榜;而確定清單中,中概股公司的數量新增至40家[注2]。其中,雖然尚處於臨時清單,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NYSE:DIDI)已在2022年5月23日召開的公司臨時股東大會中,通過了儘快將公司美國存託憑證從紐約證券交易所退市的決議,開始啟動從美股退市的流程。[注3]

SEC的前述舉措直接導致了市場對中概股的消極態度。雖然為了緩解中美政府因HFCAA產生的有關審計底稿的矛盾,2022年4月2日中國證監會會同財政部、國家保密局、國家檔案局對《關於加強在境外發行證券與上市相關保密和檔案管理工作的規定》(證監會公告[2009]29號)進行了修訂,並據此正式發佈了《關於加強境內企業境外發行證券和上市相關保密和檔案管理工作的規定(徵求意見稿)》[注4],較之過去與SEC就審計底稿問題針鋒相對的口徑有所放開;但即使在該新規的影響下,國企以及部分資訊資料無法披露的民營企業仍在很大程度上不被允許向境外機構和個人提供底稿資訊,這意味著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企業並不能完全免去因HFCAA產生的被強制要求退市的風險,首當其中的便是在美股上市的國企,也就是俗稱的「中概股」[注5]

除此之外,俄烏戰爭開始後,華爾街在大肆掠奪俄羅斯上市公司財富的同時,也就做空中概股採取了一系列的活動,導致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的股價一路狂跌,其餘波甚至帶動了港股層面對於中概股的消極情緒。同時,疫情在全球的反覆也直接影響了中概股公司的經營與業績。

在前述背景下,比起在美股飄搖不定,從美股退市而在港股和/或A股重新上市似乎是更能實現企業最大利益的選擇。

二、退市路徑、交易架構以及基本流程

綜合而言,中概股企業從美股退市的路徑包含根據美國證券法(Securities Exchange Act of 1934)13e-3規則私有化(Rule 13e-3 Going Private)以及根據12h-6規則退市(Rule 12h-6 Delisting)。由於美國證券法12h-6規則對於退市的要求極為苛刻,極少有公司能夠同時滿足在美國資本市場證券禁售以及在他國交易所主要上市(Primary Listing)超過一年等要求,因此目前中概股公司主流的退市路徑選擇仍為通過13e-3規則完成私有化。

(一) 根據13e-3規則私有化

在13e-3規則的基礎之上,實現私有化所開展的交易的本質在於,買方財團通過併購股份等方式改變上市公司的內部控股情況或財產狀況,使其不滿足維持美國證券法下對上市公司維持掛牌的要求而實現退市的目的。具體可採取的方式包括:股份收購、吸收合併、股份重組、收購全部實質性資產等。基於前述方式衍生出的買方財團可採取的交易架構有:協議併購(Merger)[注6]以及要約收購(Tender Offer)。其中,協議併購是最為常用的方式,而要約收購則在理論上存在無法獲取目標公司所有股權的風險。而公司內部可採取的則是反向股份分割(Reverse Stock Split)的私有化方案。

因此,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公司私有化的商事實踐中,最為常見的私有化方案為以協議併購為核心的一步式合併(One-step Merger)與以要約收購為核心的兩步式合併(Two-steps Merger),以及公司內部自行採取的反向股份分割(Reverse Stock Split)

1. 一步式合併

在介紹一步式合併之前,有必要明確的是協議併購的基本概念。在商事實踐中,協議併購通常表現為兌現式併購(Cash-Out Merger),此種併購類型也在部分情況中被稱為凍結式併購(Freeze-Out Merger)擠出式併購(Squeeze-Out Merger),但實際上兌現式併購的概念範疇要廣於凍結式併購[注7],這種區別主要體現於在凍結式併購的過程中,被合併公司中的小股東的意見和影響通常會被聯繫緊密的大股東通過一定的手段規避,而這種手段通常存在較高的法律風險,故在海外併購實踐中因凍結式併購產生的訟爭也不在少數[注8]。在通常的兌現式併購的交易過程中,買方財團與被合併公司簽訂被合併公司的股東不願繼續參與新公司的經營管理,因而根據相應的交易安排出售其持有的股份,該部分股份的售讓為併購交易的一環。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種併購的名稱雖然為Cash-Out,但實際上其僅指該等併購實現的目的,而在股份交易的實踐中,收購方可通過提供現金或自身或子公司股份轉化的方式購買前述股東手中的股份。

一步式合併是目前多數中概股在私有化時採取的方式,但這裡說的一步式合併與傳統意義上併購活動中的一步式合併有所區別。後者的具體內容指買賣雙方達成併購協議,在該等協議通過董事會提交股東大會,在股東大會上經參會股東按簡單多數(50%)的標準通過後買方即能獲得賣方100%的股權而完成收購[注9]。但在中概股私有化問題上,此處涉及的一步式合併的路徑的交易架構本質上為在兌現式併購基礎上發展出的反向三角併購(Reverse Triangular Merger)[注10]。該等交易的基本架構如下圖所示:

*點選查看大圖

*點選查看大圖

如上圖,在私有化背景下,買方財團通常設立一個「母公司」,再以其名義新設並注資一個全資「子公司」,由「母公司」和「子公司」(或只由「子公司」出面)與預備退市的目標上市公司簽署併購協議,「子公司」將根據該協議取得目標上市公司的全部資產並與該目標上市公司合併(merge with and into),目標上市公司的原股東根據協議約定的交易標準處理其持有的目標上市公司的股份[注11],最終「子公司」在完成交易後註銷其股份,目標上市公司成為「母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從而實現私有化退市的目的。

根據我們過往交易的經驗,一步式合併在美國證券法中的程序大致總結如下:

(1) 買方財團設立的「母公司」向目標上市公司提議合併;

(2) 目標上市公司召開董事會審議,形成議案並進行公告;

(3) 議案通過後,董事會將組織特別委員會(成員為非關聯董事),由特別委員會聘請律師以及財務顧問等專業人士對主要條款以及交易條件進行評估;

(4) 特別委員會認定相關條款系屬公平且符合上市公司股東利益後,將推進併購協議的簽署,同時公告披露合併方案、前述評估內容以及股東表決須知(Proxy Statement);

(5) 目標上市公司將股東表決須知等相關公告檔案報SEC審核;

(6) 通過SEC審核後,目標上市公司將召開股東大會對合並方案進行審議和表決;

(7) 目標上市公司股東大會審議通過該等交易後,目標上市公司將與「子公司」合併,完成相應的交易以及對股份的處理等事宜。

在上述交易步驟中,一步式合併所涉的法律檔案簡列如下:

(1) 買方財團內部簽署的相關協議,比如Support Agreement、Interim Investors Agreement等;

(2) 買方財團向目標上市公司董事會提交的私有化提議;

(3) 買方財團的法律顧問就目標上市公司出具的盡調報告;

(4) 買方財團與目標上市公司達成的併購協議(包含對價、合併協議條款)、擔保協議(或有),以及其他可能涉及的交易相關檔案,比如Rollover Agreement、Contribution Agreement、Share Purchase Agreement、Facilities Agreement等;

(5) 交易各方準備提交給SEC的13E-3表檔案以及股東表決須知(Proxy Statement);

(6) 其他與一步式合併相關的檔案。

2. 兩步式合併

如前所述,兩步式合併以要約收購為核心。要約收購在商事實踐中除了被稱為Tender Offer以外,有時也被稱為Exchange Offer。前者特指買方以現金作為對價,而後者特指買方以其股權作為對價進行相關交易。通常而言,要約收購系買方內向目標公司的全體股東發出在一定期間以特定對價收購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的要約,通過股份購買的方式實現其兼併目標公司目的併購方案。對於買方而言,要約收購的優勢在於可以幫助其直接繞過目標公司的管理層、董事會以及股東會(或股東大會),從而更為便捷地完成收購。但這種收購方案的缺點也十分明顯,買方收購目標公司股東手中股權的交易不總是能順利完成,因而導致買方可能無法實現其100%持有目標公司股權的目的(通常而言買方並不會希望這種情況的發生)[注12]

在私有化的背景下,兩步式合併則在要約收購的基礎之上更進一步,具體內容如下[注13]

(1) 第一步

兩步式合併的第一步是要約收購。買方財團先向目標上市公司的大股東發出收購其股份的要約,並與其進行私人談判;完成前述工作後,買方財團將收購的範疇擴大至特定的其他股東。第一步的收購完成後,買方財團將持有目標上市公司50%以上的股份。

(2) 第二步

兩步式合併的第二步則應視買方實際持有的目標上市公司的股份數額分別確定。

當買方財團持有目標上市公司50%以上、90%以下的股份時,此時第二步的方案被稱為長式合併(Long Form Merger)。在此種方案下,買方財團將發出並公告股東表決須知,在目標上市公司層面召開股東大會,通過股東大會特別決議的方式來完成最後的合併工作。由於買方財團已經依靠要約收購取得了50%以上的股權及其背後的投票權,因此其通常能夠順利通過股東大會取得合併所需的特別決議。故所謂的長式合併,與通常的要約收購相比,也就是延長了買方財團完成對目標上市公司的收購而使其私有化的時間而已。

當買方財團持有目標上市公司90%以上的股份時,此時第二步的方案被稱為簡易合併(Short Form Merger)。在此種方案下,根據最新的開曼《公司法》(The Companies Act)中的定義,買方財團已持有目標上市公司至少90%的股權,故已成為目標上市公司的母公司,因此根據開曼《公司法》第233條第(7)款[注14]之規定,其與子公司的合併無需被收購的上市公司召開股東大會形成特別決議,也無需經過SEC的審核(除了在交易的最後須將13e-3附表提交SEC審核),僅需母公司自身的決議便可實現合併,從而完成目標上市公司的私有化。此種合併方案通常在20個工作日內即可完成,相較於長式合併而言更為快速與便捷。但此種方案也存在一定的缺陷:由於要約收購本身的法律特性,僅依靠第一步中與大股東和特定股東談判、交易以取得股權,同時買方財團要取得的上市公司股權比例至少要達到90%,其中難度可想而知[注15]。而一旦無法取得90%的股權,買方財團便不得不通過長式合併的路徑來實現目標上市公司的私有化,其中耗費的時間、人力成本不可計數。

3. 反向股份分割

當採用反向股份分割的形式實現目標上市公司的私有化時,計劃退市的上市公司的股東將通過股東大會形成決議,修改公司章程,並貫徹此種方案。反向股份分割的具體內容為:目標上市公司通過修改公司章程以發放新股的方式對已發行的股份進行縮股,縮股後的零星股份(Fractional Shares)將被上市公司回購,最終實現公司的私有化目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假設一個在納斯達克(NASDAQ)上市的公司A發行了100,000份普通股,每股價值0.1美元。該公司有1,000個股東,而1,000個股東中只有50位股東持有超過5,000股股份。出於私有化的目的,該上市公司通過一定程序與其股東達成了一份股權整理方案,約定對公司的股份進行縮股。在對公司章程進行修改後,該公司將授權發行的股份由「1,000,000份每股價值0.1美元的普通股」改為「1,000份每股價值100美元的普通股」,用單位價值更高的新股來替換全體股東手中的老股。但此時除了最初持股超過10,000股股份的50位股東以外,其他950個股東手中的股份的價值均無法到達1股新股的水平,此時其手中持有的股份便被稱為零星股份,上市公司將通過一定的對價進行回購。在完成反向股份分割後,公司的股東人數將從1000名降至50名,使得該上市公司將不再滿足上市條件(納斯達克上市條件要求公司至少有300名以上的股東[注16])而實現私有化的目的。

此種私有化方式相比於前述兩種方案更具確定性與終局性,在實施過程中能夠更好地節約成本,同時在判例法中引發的爭議也更少[注17]。但在現實情況中,反向股票分割提案的通過以公司章程的修改為基礎,而公司章程修改需要通過股東大會的決議,在股東人數眾多的上市公司此種提案的通過存在一定的不確定因素,且當上市公司對外發行優先股時,持有優先股的股東將被作為額外的一類股東對公司章程的修正案進行投票表決。此外,反向股票分割方案在實踐中往往並不能將所有的小股東全部擠出,因而難以實現公司對其股東所持股權的全面收購的目的。故此種方案在商事實踐中也並不多見。

(二) 根據12h-6規則退市

相比於根據13e-3規則私有化,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選擇根據12h-6退市的情形則更為少見。從這條規定的歷史來看,2007年,SEC採納了一條原美國1934證券法下有關外國發行人終止證券登記義務和報告義務(「註冊義務」)的新規則,也即12h-6規則,據此,如果一個已經在美國上市的外國發行人,滿足:(i)已申報過一次年報;(ii)在過去12個月內,沒有出售過經登記的證券;且(iii)在美國以外的他國交易所以主要上市(Primary Listing)方式已經上市一年,那麼,當最近12個月內,美國的平均日交易量和全球的交易量相比不超過5%時,允許該外國發行人從美國交易所摘牌。

對於中概股公司來說,遵循12h-6規則退市相比於前述根據13e-3規則私有化的各種方式而言成本最低,且最為便捷。但實際上,由於12h-6規則的要求過高,採此種路徑退市實際上困難重重。同時,完全遵循此種路徑退市也很容易導致公司因股東人數變動而須按照相關規定重新履行註冊義務。因此,採13e-3規則私有化是更為常用和普遍的選擇。

三、私有化過程中的律師角色

在前述私有化過程中,跨國併購交易通常會涉及處於不同法域的商事主體,而在交易流程中,從商務談判到交易檔案細節的磋商則須經交易各方聘請的律師團代為出面。

在從買方財團提交私有化提議到交易交割為止過程中,各方法律顧問主要扮演的角色如下:

*點選查看大圖

*點選查看大圖

以58.com Inc.(下稱「58同城」)私有化交易為例,目標公司、買方財團分別聘請了來自中國、美國、開曼多地的法律顧問組成聯席律師。並因在私有化中涉及債務融資,中國和國際律師受聘擔任融資銀團律師。

根據58同城公開披露的交易細節,2020年6月10日,買方集團和58同城的中國法律顧問舉行電話會議討論與擬議交易有關的潛在中國監管批准問題,並在2020年6月13日就58同城有關中國業務的陳述和保證交換了意見。

58同城還披露,中國律師事務所會同境外律師就合併協議提出修改建議,並參與了58同城與買方集團代表對合並協議條款的談判,討論合併協議中出現的問題,以及談判中要採取的立場。

四、代表案例

在現有的赴美上市而最終成功私有化的中概股案例中,58同城與Sogou Inc.(下稱「搜狗」)的退市案例分別對應了前文所述的一步式合併(One-step Merger)兩步式合併(Two-steps Merger)。以下為相關案例的基本概況。

(一) 58同城(NYSE:WUBA)

1. 交易背景

(1) 買方財團成員

華平投資(Warburg Pincus Asia LLC)、General Atlantic Singapore Fund Pte. Ltd.、鷗翎投資(Ocean Link Partners Limited)和58同城董事長兼CEO姚勁波。

(2) 背景

2020年4月2日,58同城宣佈,董事會收到鷗翎投資發出不具約束力的收購要約,擬以每股A類普通股27.5美元的價格收購所有流通股(包含存托股份,其每股對應2股A類普通股)。[注18]

2020年4月30日,58同城董事會最終收到來自華平投資、General Atlantic、鷗翎投資和公司董事長兼CEO姚勁波的非約束性私有化要約,其報價與此前要約相同。[注19]

2. 私有化交易具體內容

2020年6月15日,58同城發佈公告[注20]稱,其與Quantum Bloom Group Ltd.簽訂了《合併協議》(Agreement And Plan Of Merger, 「Merger Agreement」)[注21],根據該等協議以及相關公告,58同城私有化交易的核心內容總結如下:

(1) 簽約主體

《合併協議》的簽約主體除了目標上市公司58同城,還有由買方財團設立的Quantum Bloom Group Ltd(即「母公司」)以及母公司的全資子公司Quantum Bloom Company Ltd(即「子公司」),母、子公司均依據開曼法律設立。

(2) 私有化方案

58同城的私有化方案屬於前文所述的一步式合併(One-step Merger)

依據《合併協議》,子公司與58同城完成合並後,子公司將註銷,58同城則將作為合併後公司(Surviving Company)存續,並通過本次併購成為母公司的全資子公司而實現私有化的目的,以上交易的依據為開曼《公司法(2020版本)》(Companies Law. (2020 Revision))第十六章「Merger and Consolidation」[注22]

(3) 交易對價和資金來源

根據《合併協議》的條款,買方財團將以每股普通股28美元(相當於每股存托股份56美元)現金價格購買58同城所有已發行普通股和存托股份(不包括騰訊控股間接持有的股份和支持股東持有的股份等除外股份),總交易估值約為87億美元(約合617億)。

根據58同城公告,買方財團計劃為58同城的私有化交易通過以下方式提供資金:投資者根據股權承諾書(Equity Commitment Letters)提供的現金,58同城部分股東的滾動出資(Rollover Equity Contributions),以及浦發銀行上海分行提供的總額不超過3,500,000,000美元的承諾定期貸款工具(Committed Term Loan Facility)。

(4) 其他交易細節

根據此交易披露的交易檔案(包括Rollover Agreement和Interim Investors Agreement等),騰訊控股間接持有的58同城A類普通股、B類普通股和存托股份全部予以註銷並轉換為母公司發行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7月6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以騰訊移動有限公司在本次交易中的行為違反《反壟斷法》第二十一條,構成違法實施的經營者集中為由,向其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國市監處〔2021〕58號)。

創始人姚勁波先生及他控制的公司和General Atlantic Singapore 58 Pte. Ltd.(下合稱「支持股東」)與母公司簽署了《支持協議》(Support Agreement),協議約定支持股東將行使其直接或間接持有的全部股份(包括存托股份)代表的表決權,在股東大會上通過投贊成票的方式通過和批准《合併協議》相關的提案,並積極推動本次合併的完成;同時,支持股東同意註銷其持有的轉換股份以獲得母公司股份,即使該行為將不會獲得現金對價。

綜上所述,該私有化交易的流程圖如下所示:

*點選查看大圖

3. 私有化交易的結束

3. 私有化交易的結束

2020年9月18日,58同城宣佈完成合並[注23],並表示其已經向紐約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紐交所」)要求自9月18日起停止公司存托股份的交易,同時要求紐交所向SEC遞交一份25表格(Form 25),通知SEC公司存托股份將自紐交所摘牌並終止相關證券註冊。

(二) 搜狗(NYSE:SOGO)

1. 交易背景

(1) 買方

騰訊(Tencent Holdings Limited等實體)。

(2) 背景

2013年9月,騰訊與搜狐簽訂協議,收購搜狗36.5%股權,並於當日完成交割;同時,騰訊將其中文輸入法與網際網路通用搜尋業務轉移至搜狗,交易完成後騰訊獲得搜狗36.5%的股份,與搜狐共同控制搜狗。

本次交易騰訊亦因違法實施的經營者集中而受到了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的處罰。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於2021年7月6日發佈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國市監處〔2021〕65號)[注24]

2017年11月9日,搜狗正式登陸美股市場。騰訊在當時已經是搜狗最大股東。根據IPO時的股權披露,騰訊佔股38.7%,有52.3%的表決權[注25]

2020年7月27日,搜狗公告稱已收到騰訊提出的初步不具約束力的收購要約,騰訊提出以每股9美元或每存托股份9美元的價格現金收購搜狗已發行的全部普通股以及存托股份[注26]

2. 私有化交易具體內容

2020年9月29日,搜狗、THL A21 Limited(下稱「THL」,騰訊的全資子公司)、TitanSupernova Limited(下稱「母公司」,THL的全資子公司)和Tencent Mobility Limited(代表騰訊)簽訂了《合併協議》(Agreement And Plan Of Merger)[注27]。根據《合併協議》和公告[注28],該私有化交易的核心內容總結如下:

(1) 股份購買和劃轉

2020年9月29日,搜狐與母公司簽訂了《股份購買協議》(Share Purchase Agreement)[注29],約定母公司以總計約11.8億美元(每股9美元)現金收購搜狐所持有的全部股份,並在交割時將搜狐持有的全部B類普通股轉換為A類普通股。

同日,THL與母公司簽署了《劃轉協議》(Contribution Agreement)[注30],根據該協議,THL將其持有搜狗的全部B類普通股劃轉給母公司,以換取母公司的股份。

(2) 私有化方案

搜狗的私有化方案屬於前文所述的兩步式合併(Two-steps Merger)

母公司將通過法定的簡易合併(Short Form Merger)方式,按照《開曼公司法(2020版本)》第233條第(7)款[注31]的規定與搜狗合併。根據該法規,如果合併計劃的副本已發給搜狗的每個註冊股東,除非股東另有約定,不需要該上市公司股東的特別決議。合併的結果是,母公司將註銷,而合併後公司成為THL的全資子公司而存續。

(3) 交易對價

《合併協議》約定,合併生效後,搜狗已發行的A類普通股,包括由存托股份代表的A類普通股將被以每股9美元的價格收購[注32]

(4) 其他交易細節

《合併協議》約定,被取消的未行權的股權激勵(Unvested Equity Award)的持有人應在合併生效時間後可行權的最早時間交換取得限制性現金激勵(Restricted Cash Award),其金額相當於:(i)每股對價(即9美元/股)超過該未行權的股權激勵的行權價格的部分(如有)和(ii)該未行權的股權激勵的A類普通股數量之積。如果任何此類未行權的股權激勵的行權價格等於或高於每股對價,該未行權的股權激勵應被取消,且合併後公司無需作任何支付。合併後公司就未行權的股權激勵發行的任何限制性現金激勵應適用該股權激勵(假設私有化交易沒有發生的情況下)相同的行權條件和行權時間的限制,並且(假設私有化交易沒有發生的情況下)任何未行權的股權激勵的行權範圍內,這部分限制性現金激勵應在行權日期儘快被交付給該限制性現金激勵的持有人。

綜上所述,該私有化交易的流程圖如下所示:

*點選查看大圖

3. 私有化交易的結束

3. 私有化交易的結束

2021年7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無條件批准「騰訊控股有限公司收購搜狗公司股權案」[注33]

美國東部時間2021年9月23日,搜狗發佈公告[注34]宣佈與騰訊完成合並,並請求從紐交所退市。合併完成後,搜狗成為騰訊控股(OTC: TCEHY)的間接全資子公司。

五、結 語

2022年,美國資本市場山雨欲來,SEC將攜新規在其中捲起一場對中概股公司來說避無可避的審查颶風。中國政府雖然作出了一定的應對,但部分中概股公司的命運仍然飄搖不定。隨著SEC清單的不斷更新,越來越多的中概股公司都開始重新審視未來在美股市場遇到的挑戰。在當今大勢之下,私有化的潮流似乎正在悄然形成,特別是對於某些在美上市的國企或央企,赴港上市或迴歸A股在未來可能是更為安穩且理想的選擇,也是相關企業為自己留好「後路」的上佳選擇。

上下滑動查看全部

註釋及參考文獻:

[1] 參見:https://mp.weixin.qq.com/s/mnNBdzo1yYOQNi6EORMPGA。

[2] 參見:https://www.sec.gov/hfcaa。

[3] https://d18rn0p25nwr6d.cloudfront.net/CIK-0001764757/2185cd73-bb7f-4250-bffc-598671d55949.pdf

[4] 參見:http://www.csrc.gov.cn/csrc/c101981/c2274589/content.shtml。

[5] 根據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nited State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於2022年3月31日發佈的《在美國主要股票市場上市的中國公司的清單》(Chinese Companies Listed on Major U.S. Stock Exchanges)顯示,現在有中國石化、中國人壽、東方航空等8個國企或央企在美國的主要股票交易市場上市。全文參見:https://www.uscc.gov/research/chinese-companies-listed-major-us-stock-exchanges。

[6] 通常為兌現式併購(Cash-Out Merger,也在部分情況中被稱為Freeze Out Merger或Squeeze Out Merger,但Freeze Out Merger與Cash-Out Merger又在實際操作中都有所區分),在此種類型的併購過程中,被合併公司的股東不願繼續參與新公司的經營管理,因而被迫出售他們股份,該部分股份的售讓為併購交易的一環。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種併購的名稱雖然為Cash-Out,但實際上其僅指該等併購實現的目的,而在股份交易的實踐中,收購方可通過提供現金或自身或子公司股份的方式購買前述股東手中的股份。

[7] 凍結式併購通常出現於被併購的目標公司的大股東之間關係緊密的情況。在併購的過程中,大股東希望無視小股東對股權轉讓的意願,通過抱團投票、一致行動協議等方式使併購相關的決議能在股東大會上順利通過。參見:https://thebusinessprofessor.com/en_US/business-transactions/cash-out-merger-definition以及https://www.upcounsel.com/cash-out-merger。

[8] 參見https://thebusinessprofessor.com/en_US/business-transactions/cash-out-merger-definition。

[9] 參見https://vlp.teju-finance.com/courses/mod/book/view.php?id=222&chapterid=840。

[10] 參見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r/rtm.asp。

[11] 具體的處理方式包括:(1)買方財團的子公司通過相關協議以約定的價格購買;(2)根據其所持股份上翻至買方財團的子公司層面,即成為併購完成後合併子公司的股東(這通常是收購方自己或關聯方的做法);(3)在被併購的上市公司的股東大會中投反對票的股東,其將作為異議股東(dissenting shareholders)而根據當地公司法的相關規定由公司根據市場公允價或與公司談判確定的價格購買並註銷其股份。

[12] 參見https://www.wallstreetprep.com/knowledge/tender-offer-vs-merger/。

[13] 由於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選擇在開曼群島註冊其上市的公司實體,故以下兩步式合併涉及的方案均以2021年版的開曼《公司法》(The Companies Act(2021 Revision))為背景展開。

[14] 參見Cayman Islands. Companies Act. (2021 Revision), Section 233, Page 143,下載連結:https://www.cima.ky/upimages/lawsregulations/CompaniesAct2021Revision_1611083022.PDF。

[15] 參見https://vlp.teju-finance.com/courses/mod/book/view.php?id=222&chapterid=840。

[16] 參見https://www.nasdaq.com/solutions/list-your-company。

[17] 參見Paul H. Dykstra, The Reverse Stock Split – That Other Means of Going Private, 53 Chi.-Kent L. Rev. 1 (1976)。

[18] 參見https://www.nasdaq.com/press-release/58.com-announces-receipt-of-a-preliminary-non-binding-proposal-to-acquire-the-company。

[19] 參見https://www.nasdaq.com/press-release/58.com-announces-receipt-of-updated-preliminary-non-binding-proposal-2020-04-30。

[20] 參見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525494/000110465920073597/tm2022644d1_ex99-1.htm。

[21] 全文參見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525494/000110465920073597/tm2022644d1_ex99-2.htm。

[22] 參見Cayman Islands. Companies Law. (2020 Revision), Part 16, Page 140-152,連結:https://www.cima.ky/upimages/lawsregulations/CompaniesLaw2020Revision_1579811065_1599479694.pdf。

[23] 參見https://www.nasdaq.com/press-release/58.com-announces-completion-of-merger-2020-09-18。

[24] 參見https://www.samr.gov.cn/fldj/tzgg/xzcf/202107/t20210706_332354.html。

[25] 參見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713947/000104746917006615/a2233539zf-1a.htm#ei49301_principal_shareholders。

[26] 參見https://www.nasdaq.com/press-release/sogou-announces-receipt-of-a-preliminary-non-binding-proposal-to-acquire-the-company。

[27] 參見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13947/000110465920109499/a20-31889_1ex99d2.htm。

[28] 參見https://www.nasdaq.com/press-release/sogou-enters-into-definitive-agreement-for-going-private-transaction-2020-09-29。

[29] 參見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34107/000119312520257207/d93721dex993.htm。

[30] 參見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713947/000104746920005319/a2242573zex-99_d2.htm。相關交易檔案因審批和建議所做的後續修訂請參見: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713947/000104746920005319/a2242573zsc13e3.htm的「ITEM 16. EXHIBITS」部分。

[31] 參見Cayman Islands. Companies Law. (2020 Revision), Section 233, Page 142。

[32] 但《合併協議》在「Treatment of Shares and ADSs」一章中僅約定了對目標上市公司A類普通股的處理方式,而並未約定B類普通股的處理方式,我們理解B類普通股可能並未發行。

[33] 參見https://www.samr.gov.cn/fldj/ajgs/wtjjzajgs/202107/t20210713_332601.html。

[34] 參見https://www.nasdaq.com/press-release/sogou-announces-completion-of-going-private-transaction-2021-09-23。

【 特別聲明:本篇文章所闡述和說明的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意見,僅供參考和交流,不代表本所或其律師出具的任何形式之法律意見或建議。】

作者簡介

董 亮

董 亮

國浩上海合夥人(備案中)

董亮律師是Asian Legal Business雜誌上榜律師,並且榮獲ALB客戶首選律師。董律師是中國和美國加州執業律師,擁有美國多個州聯邦法院的出庭資格,並擔任多家美國律所的國際法律顧問。董律師曾就職於國內知名律所以及全球領先的美國國際律師事務所,主要執業領域為跨境併購、美元基金私募股權、境內外資本市場,在代表中國企業跨境投融資和境內外融資方面具有十餘年的經驗。董律師的客戶主要是國有企業,上市公司,私募投資基金,以及具有高成長性的清潔能源,人工智慧,半導體以及生物醫藥等行業的初創公司。

郵箱:lyon.dong@grandall.com.cn

曹心怡

曹心怡

國浩上海實習律師

業務領域:跨境併購、美元基金私募股權、境內外資本市場

郵箱:cyrus.cao@grandall.com.cn

胡靜怡

胡靜怡

國浩上海實習律師

業務領域:跨境併購、美元基金私募股權、境內外資本市場

郵箱:jennie.hu@grandall.com.cn

*實習生潘雲哲(華東政法大學2022屆法學碩士研究生),王宇博(美國西北大學2023屆法學碩士研究生)對本文編寫亦有貢獻。

相關文章

入局影視行業,網際網路平臺有三大變化

入局影視行業,網際網路平臺有三大變化

主編溫靜導讀:無論是投資戰線收縮,還是成立新的影視公司,或是在影視領域找到新的切入口,網際網路平臺在影視行業佈局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來源...

美國輝瑞CEO新冠陽性!他怎麼治療?

美國輝瑞CEO新冠陽性!他怎麼治療?

目前感覺良好但出現了輕微症狀,正在隔離並遵循公共衛生預防措施。 當地時間8月15日,輝瑞(NYSE:PFE)官網發佈一則聲明稱,執行長艾伯樂...

國浩視點 | 企業法律風險防範主體

國浩視點 | 企業法律風險防範主體

編者按 明確企業利益相關主體,並將其納入法律風險防範體系,可以使企業構建的法律風險防範體系在施行於企業時做到無懈可擊。國浩西安合夥人馮宇主編...

國浩視點 | 醫療器械經營合規要點總結

國浩視點 | 醫療器械經營合規要點總結

往期回顧 《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要點解讀 《醫療器械註冊與備案管理辦法》要點解讀 目 錄 一、醫療器械經營的監管框架 二、經營企業的准入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