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猶太學生被同學毆打至骨折,各界人士要求校長跨越法律要求,開除打人學生

自去年10月7日哈馬斯襲擊以色列以來,柏林大學圈的反猶太事件便不斷增加。特別是位於柏林-達勒姆的柏林自由大學FU,上週五發生了一起猶太學生被毆打事件。30 歲的猶太學生拉哈夫·夏皮拉 (Lahav Shapira) 因臉部骨折住院。據報道是一名 23 歲的親巴勒斯坦同學在柏林米特區對他拳打腳踢。警方報告稱,在 23 歲的男子發動襲擊之前,兩人曾發生了爭執。

去年11月10日,該大學學生會會議上反對「反猶主義」的標語被扯掉,來自SPD大學團體Juso-Hochschulgruppe發起了動議 「再也不會!!反對全世界所有的反猶主義!」 然而,他們並沒有獲得多數票。

12 月 14 日,親巴勒斯坦學生佔領了自由大學的一個報告廳,支持以色列的學生被拒絕進入。大學方面沒有對此做出任何反應,這使得德媒大驚失色。事實上,當天的活動直到開始幾個小時後警察才介入,報告廳隨後被警察清場。

大學管理層在之後宣佈禁止活動中的個別學生進入和佔領報告廳,但實際上並沒有實施。德媒質問校方為何不採取更強硬的措施,柏林自由大學大學校長君特·齊格勒 (Günter Ziegler,60歲) 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無法讓正在發表政治觀點的人立即離開場地。」

上週五,兩個陣營的矛盾徹底爆發,一名親巴勒斯坦學生毆打了他的猶太同學拉哈夫·夏皮拉(Lahav Shapira),並使之重傷。

據媒體報道, 自哈馬斯恐襲以來,夏皮拉一直致力於消除大學裡對猶太人的仇恨。但是在夏皮拉遇襲之後,自由大學的猶太學生因為害怕被打,紛紛選擇隱瞞身份。因為對猶太人的公開仇恨已經成了大學校園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一名學生向德國媒體透露:「先是在校園集會上經常可以聽到‘從達勒姆到加沙,巴勒斯坦大起義’的呼喊聲。現在是針對我們猶太學生的襲擊。所有這些都引起了恐懼和擔憂。我想知道:下一步還有什麼?」

另一位猶太學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已經認不出這是大學了:「同學們都疏遠我,因為我與以色列有聯繫,而且我是猶太人。大學校園裡每天都有發生‘巴勒斯坦大起義’的呼籲聲。」

這位學生表示:「校園已經不再安全,我現在更喜歡在家學習,因為我在大學裡找不到安寧,學校裡每天都是反猶主義。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學校裡很快就沒有猶太人了,到時候可不要驚訝。」 她表示對大學校長君特·齊格勒教授「深感失望」。

克拉拉·納修斯 (Clara Nathusius) 是「星期五為以色列」運動的發起者,他們定期在自由大學舉辦活動,她對大學管理層提出了嚴重指控。當大學「幾個月來淡化,甚至否認校園裡出現的反猶情緒」時,大學就是「同謀」。

納修斯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由於擔心成為左翼激進反猶分子的攻擊目標,大學管理層讓猶太學生獨自承擔與反猶主義的鬥爭。從自由大學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如果老師們選擇閉眼而不表明立場,仇恨就會迅速蔓延。」

猶太學生會副主席諾姆·佩特里 (Noam Petri,20 歲) 認為:「幾個月來,自由大學的猶太學生一直受到威脅。直到上週五,語言變成了行動。」

佩特里明確批評了大學校長:「齊格勒教授淡化甚至否認了這些現狀。到目前為止,反猶太學生還沒有受到任何處罰。」

佩特里在社群網路X上表示:「自由大學裡到處都是反猶主義傳單、海報和貼紙,’階級反對階級‘或’學生支持巴勒斯坦‘的口號滿天飛。甚至’巴勒斯坦大起義‘的口號無異於煽動恐怖主義」。

「巴勒斯坦大起義」是指20世紀8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在以色列發動的一系列暴力襲擊。

直到2月4日(週日),校方首次對學生被毆打事件做出了公開回應。校方在社群網路X上回復了一名記者的帖子:「我們深受影響。柏林自由大學主張開放和寬容,遠離任何形式的煽動和暴力。」

德國媒體批評校方對這次襲擊的反猶主義背景隻字不提,自由大學的教授 Stefan Liebig 也批評說校方的回應「毫無意義」。

直到週一,校長齊格勒對此正面回應說:「我對我們大學一名猶太學生遭受的殘酷的、可能是反猶主義的襲擊深感震驚」。

當媒體進一步質詢校長齊格勒,他是否認為「巴勒斯坦大起義”的呼籲是煽動反猶主義、他親自與猶太學生會面過多少次、他具體做了什麼來阻止自由大學裡的反猶主義宣傳這些問題時,齊格勒再次選擇沉默。

猶太人中央委員會要求該大學採取嚴厲措施,委員會主席約瑟夫·舒斯特(Josef Schuster,69 歲)警告說,「大學不應該成為猶太人的禁區,而應該為猶太學生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不給極端分子提供空間。」

舒斯特直接對齊格勒喊話:「當語言暴力變成身體暴力時,每個人都應看到威脅。大學管理層的姑息主義和藉口最終必須結束。」

約瑟夫·舒斯特週二在柏林進一步提出要求:「任何因為猶太學生是猶太人而將他打進醫院的人,在德國大學裡是不該有位置的。」 「除了讓這名學生被開除之外,別無選擇。」

聯邦教育部長貝蒂娜·斯塔克-瓦辛格(Bettina Stark-Watzinger,自民黨)也出面明確表示:「大學是自由最大化的地方,但不能無法無天。這種暴力行為令人震驚,表明存在對以色列和猶太人的仇恨。」

教育部長也向齊格勒喊話說:「因此,大學管理層必須利用他們合法享有的所有選擇,視而不見是不可接受的。」

根據柏林自由大學和科學參議員伊娜·齊博拉(Ina Czyborra )的說法,這種驅逐在法律上是不可能的,最多只能是給打人學生三個月的居家禁令。該校校長 齊格勒( Günter Matthias Ziegler )告訴《Abendschau》:「我的印象是,我們需要改進,至少在我們擁有的可用的法律工具方面是這樣。目前存在的為期三個月的居家禁令可能不足以應對我們目前的情況。」

你看看,一切要依據法律嘛。打人的人有法律制裁,學校也要根據現有法律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