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AfD民調飆升,綠黨跌慘,「民眾選擇AfD不是因為支持納粹,而是過於恐慌在尋求幫助」,綠黨認為「右就是極右,就是邪惡」

本週德國民調機構Insa的最新民調出爐,德國綠黨的支持率降到歷史新低(2018年以來),僅有13%,作為對比,德國選項黨的支持率則上升到了18%。

此外根據這些調查,總理朔爾茨所在的社民黨SPD支持率下降1%,目前為20%;聯盟黨28%,保持不變;自民黨FDP支持率上升1%,目前為到9%;左翼黨支持率下降1%,目前為4%。

至於綠黨失分的原因,德國媒體預計是因為備受爭議的「熱改法案」,新版能源法要求從2024年開始每個新安裝的暖氣系統至少使用65%的可再生能源。

該法案原定於2014年1月1日生效,但由於執政夥伴自民黨的反對,這項法案目前無法在聯邦議院提出。

這項法案最終能否生效,目前看來仍然充滿變數。

而選民大批倒向AfD的原因,《世界報》專欄也發佈了文章進行分析。

文章寫道:「上週有民調顯示,只剩下54%的德國選民表示無論如何都不會投票給AfD。

AfD,德國另類選項黨,一個幾乎沒出現在公共媒體和報紙上的政黨;一個除非黨員被捲入醜聞,否則其方針鮮為人知的政黨;一個其黨代表幾乎未被採訪過的政黨;一個在議會授予席位時被忽視的政黨。總爾言之,一個最不像政黨的政黨。

然而,對AfD的歧視並沒有起到作用。它在民調中超過綠黨。這種趨勢如果持續下去,AfD很快會成為前東德地區最強的政黨,在地方一級,甚至能夠達到絕對多數。

我認識一些投票或即將投票給AfD的人,令人驚訝的是,他們都不覺得這個黨派特別有吸引力。但他們認為德國正在發生一場文化革命。伴隨著非理性的、自我毀滅性的氣候恐慌,革的就是他們這樣的人的命。這種革命對他們來說如此可怕,以至於他們要奮力抓住最後一個救命稻草,這根救命稻草就是AfD。

對他們來說,AfD的崛起與懷念納粹沒有任何關係,也不是說就愛上了普京。反而是出於反對極權,他們才轉向AfD。

他們的印象中,他們的國家正在發展成一種新型的獨裁政治,一個自由和公民權利微不足道、一個私人空間和反對意見不再理所當然、一個告密受到追捧、西方文明和生活方式被妖魔化、社會經濟被自殺性的氣候和移民政策搞得沒有其他選項的國家。

此前,這部分選民狐疑地尋求保護。但今天,他們不再相信聯盟黨還有勇氣能夠捍衛多數人的利益,轉而去反對聲音很大的少數人。

在左翼當道的柏林,基民盟通過一場讓人幾乎能聯想到傳奇的科爾時代(右轉)的勝利取得了政權。

在同樣左翼當道的不來梅,基民盟把自己定位為綠黨青春版(左轉),於是獲得了失敗。

鑑於目前的形勢,這並不奇怪。新任的基民盟籍柏林市長凱·韋格納(Kai Wegner)表示在公園裡被毒販打擾是「不可接受的」。他要在公園裡安裝更多的垃圾桶;而同時克羅伊茨貝格區的綠黨寄希望於拆除所有垃圾桶來鼓勵人們把垃圾帶回家。

通過這樣的放大比較,我們看到了兩種根本不同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其中之一是不切實際的。

有人總結了柏林新任市長韋格納的觀點:「一場文化戰爭打響,垃圾桶在右,毒品販子在左。」

誠然,一場文化戰爭早就開打,左派多年來都在這場戰爭中通向勝利。比如說許多出版社都有他們所謂的「敏感讀者」,他們會阻止出版物裡出現錯誤的詞彙或是錯誤的思想。

問題是,這種情況能否一直發展下去,這種情況是不是該有人出來喊停了。

在這場鬥爭中,左派最重要的武器是將右派的每一個動作,哪怕是完全不存在意識形態價值的「在公園多設垃圾桶」,都汙衊為「極右」,「右」就是「極右」,即邪惡。而當人們談到「極左」時,則沒有人會想到史達林和波爾波特。

現如今,越來越少的人會掉入這種被用爛的話術。對於聯盟黨來講,如果能把「右」這個詞洗白。就像同性戀群體把曾經的髒話「Schwul「成功洗白一樣。那將是再聰明不過的了。

然而,他們現在敢嘛?有一點可以肯定,不還手,就肯定是輸了。「

相關文章

德國接收難民,如何成了一門生意?

德國接收難民,如何成了一門生意?

如果要徹底擺脫「眼鏡蛇困局」,就必須下定決心,不再給任何獎勵。 正解局(ID:zhengjieclub)出品 最近,德國內政部長費瑟聲稱,難...

日本那個29歲的八胎媽媽懷上第九胎了

日本那個29歲的八胎媽媽懷上第九胎了

大家好,我是在東京的上海人老蔡,日本暫時封國一個月沒啥大新聞,本週我們來聊點輕鬆愉快的。 在油管上,有幾個日本媽媽的頻道挺火,因為她們都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