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庶小國經濟崩潰!三年變人間地獄:政府破產,全國停電缺糧,1/3人吃不飽飯

9月14日,黎巴嫩發生了一起銀行搶劫案,搶劫過程被全程直播到網路。

劫匪是一名女性。她在和銀行員工交談的時候,卻突然抽出了一把槍。

在人群的尖叫聲中,她大聲說道:

「我是薩麗,我今天來是要取走我賬戶裡的存款。我妹妹住院了,在生死線邊緣掙扎。我不是來殺人放火的,我要來主張我的權利!」

她用槍指著銀行工作人員,

她用槍指著銀行工作人員,要求取走自己賬戶上的錢。

賬戶裡有2萬美元,她最終成功取回了1.3萬美元的現金,小心翼翼地用塑膠袋包裹好。

在警察到達之前,她和她的同伴從銀行逃走,目前仍然未被逮捕。

被全程直播的銀行搶劫案,一瞬間成為了黎巴嫩最爆的新聞。

人們很快知道了這位名為薩麗·哈菲茲的女劫匪背後的故事……

薩麗是一名28歲的室內設計師,而她的妹妹罹患癌症命懸一線。她已經賣掉了很多個人物品來籌錢,甚至準備賣掉自己的腎來幫妹妹治病。

——因為,銀行拒絕讓她取走賬戶上的錢。

「我曾經向銀行經理哀求過取錢,我告訴她我的妹妹快要死去,時間已經不多了。」

無論她怎麼哀求,銀行經理都只同意她每個月取出200美元,而這遠遠不夠妹妹的醫藥費。

「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最終,她被逼上了絕路,拿走自己侄子的玩具槍,走進了銀行。

事情發生後,薩麗拿著槍站在銀行辦公桌上的照片和鏡頭在社交媒體上瘋傳,不僅沒有人譴責她,反而有無數人將她奉為民族英雄。

因為,對於身處同樣絕境的黎巴嫩人來說,她並沒有錯。

如果她不這樣做,那麼銀行存款就永遠不能取出來,即使病死、餓死,那也只是一串數字而已……

這,就是黎巴嫩的現狀。

現在的黎巴嫩,是所有人都爭先恐後想要逃出去的地獄。

政府破產、中央銀行破產、貨幣貶值了95%,大範圍停電,甚至連糧食、藥品、燃油等基礎民生用品都嚴重短缺。

政治局勢動盪,經濟完全崩潰,能源問題嚴重……

誰都想不到,黎巴嫩竟然會在短短三年內,變成這樣。

在2019年之前,黎巴嫩還是一個富裕的國家。

黎巴嫩約有600萬人,大約1萬平方公里的面積,這裡曾是繁華的夜之都,是中東的「小瑞士」、「小巴黎」,是整個中東地區的經濟商貿、旅遊交通的重要樞紐,是被所有鄰國豔羨的、繁榮與富裕的代名詞。

然而一場嚴重的經濟危機,卻讓這一切不復存在。

這是全球自19世紀中期以來最嚴重的三大經濟危機之一。

沒有親身經歷這場恐怖的經濟危機的人,很難想象一個國家竟然能在幾年內潦倒至此。

黎巴嫩的GDP從2019年的520億美元暴跌至2021年的218億美元,跌幅在193個國家裡排第一,甚至比發生戰爭的國家更加嚴重。

黎巴嫩人曾經習以為常的生活,現在已經成為了遙不可及的夢。

從2021年夏季開始,黎巴嫩國有電力公司就開始將居民的電力供應減少至每天2-4小時。

但世界能源價格的大幅度上漲,讓這寶貴的限時供電也無以為繼。

半個月前,黎巴嫩最後一座發電廠宣佈停止發電,全國公共電力供應暫停,無法預期何時能恢復公共電力供應。

但比能源匱乏更讓人絕望的,是食物。

現在,有80%的黎巴嫩人處於貧困之中,有36%的黎巴嫩人處於無法維持溫飽的極度貧困。

每週光是買食物的錢,就相當於一個普通家庭幾個月的收入。

「大多數黎巴嫩家庭都有親戚在國外,要不然大多數人都要活不下去了。」

而那些沒有辦法得到足夠「外援」的家庭,則不得不去典當掉自己的家產。

「這是我的最後一件首飾,是我丈夫留給我的結婚戒指。但我還有四個孩子,我需要讓家庭活下去。」

人們不得不一點一點出售掉自己重要的東西,曾經那段富裕平靜、無憂無慮的時光,也隨著一點一點徹底消失。

在黎巴嫩生活了十年的記者本·哈伯德說:

「感覺這個國家真的崩潰了。」

這話並不是危言聳聽——在過去三年中,黎巴嫩的貨幣貶值了95%。

曾經,黎巴嫩中央銀行承諾,黎巴嫩和美元的匯率將永遠保持在1507:1,而現在,它的匯率一度高達20000:1。

這也導致了最開始搶銀行的那一幕——薩麗的銀行賬戶有美元,但她取不出來,因為所有黎巴嫩人銀行卡里的美元都被凍結了。

在外國媒體前往黎巴嫩拍攝時,一位名叫蕾貝卡的女孩介紹說:

「現在,我有三張銀行卡,一張儲存黎巴嫩鎊,另外兩張分別是「舊美元」和「新美元」。」

蕾貝卡的「美元賬戶」中有超過1萬美元的存款,但現在這些「舊美元」存款只是一個數字:和所有黎巴嫩人一樣,她不能提取、不能使用、不能匯出。

只有「新美元」才能夠正常使用。

新美元,指的是2019年之後存入或者轉入銀行的美元。

存入或者轉入銀行的美元

那麼,2019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想要弄明白這件事,還要從黎巴嫩這個國家本身開始說起。

黎巴嫩這個國家,地理位置極其優越,扼守亞歐非三大洲戰略要道,土地肥沃,世俗化程度高,和西方關係很好,擁有發達的金融業和旅遊業。

但是黎巴嫩政府,卻是個極其擰巴的政體:政府建立的基礎是「教派」。

政府建立的基礎是「教派」

應該說,黎巴嫩不像一個現代國家,而是由各個宗教勢力推舉出來的鬆散聯盟。

正常的政府,是為國家的整體利益而運作。

黎巴嫩的政府,卻是由四個教派分支分別出人,分權共治。

(黎巴嫩的總統必須是馬龍派基督徒,總理必須是遜尼派穆斯林,議長必須是什葉派穆斯林,而副總理和副議長則必須是希臘東正教徒。)

這個雜糅的配置,導致黎巴嫩的政客很少會自稱「黎巴嫩人」:他們並非為了黎巴嫩這個國家而奮鬥,僅僅只是為了自己一派的利益而戰。

不同派別互相扯後腿,整個政府極端低效,腐敗橫行,不同利益集團各懷鬼胎,任何改革努力都會陷入無盡的爭吵之中。

再好的開局,抵不過一盤散沙的政府無盡內鬥……

正常來講,一個國家的外匯應該收支平衡。

黎巴嫩的國家城市化程度極高,需要從國外大量進口貨物來維持需求,卻幾乎沒有能夠對外出口的貨物。

不過沒關係,黎巴嫩的旅遊業和金融業非常發達,國外的旅遊者和投資者都願意過來;再加上黎巴嫩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人在海外,有大量外匯輸入,所以收支平衡,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2011年,黎巴嫩的格局,開始有點不穩。

這一年,敘利亞開始打仗。

黎巴嫩也無法避免地受到了戰爭的影響:大量難民湧入富裕的黎巴嫩尋求庇護,而旅遊業和金融業也開始出現頹勢。

因此,政府各派人士也開始吵架,吵得越來越凶。

嚴重宗派紛爭下,外國旅遊者和投資者一看,更不敢過來了……

花出去的美元沒少,拿回來的美元卻少了,於是黎巴嫩政府為了吸引美元流入,制定了一項「絕妙」的計劃。

為了讓大家願意來黎巴嫩存美元,黎巴嫩中央銀行開出了一個難以拒絕的條件:年利率15%-20%。

這項政策,也立刻吸引了全世界的美元流入,看上去效果立竿見影,解決了他們面對的危機。

顯然大家也都意識到了,這基本等於一場龐氏騙局。

這麼高的利率,黎巴嫩銀行只能用新儲戶的錢,來補舊儲戶的利息。

窟窿不會減少,只會越來越大,等待著徹底崩塌的一天……

在國家需要控制支出的時候,政府卻反其道而行之。

政治危機逐漸加劇,各個方面吵架越來越凶,互相指責是廢物,甚至總統之位空缺兩年,選舉了39次未果。

各個政客為了大選,都開始增加支出,不斷利用權力給公共機構塞人,許下各種看上去有誘惑力的承諾,更是掏空了國庫。

國庫虧空,自然只能多加稅,從富裕的百姓身上撈點民脂民膏來補足缺口。

不停加稅、不停加稅、從各個方面加稅。

2019年10月,黎巴嫩政府宣佈,要對用來打電話的社交應用程序WhatsApp徵稅。

這成為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黎巴嫩打電話的通話費很高

黎巴嫩打電話的通話費很高,而大多數黎巴嫩人都有在海外的親人,所以大多數人都依賴WhatsApp等免費通訊應用。

而這樣的政策,立刻引起了不滿。

很多民眾走上街頭,舉行了大規模抗議活動。

這樣激烈的反抗迫使政府幾小時內就取消了這項政策,但它引爆了社會多年來積蓄醞釀的不滿情緒。

第二天,史無前例的

第二天,史無前例的抗議運動迅速從首都蔓延到其他地區,一百萬人開始示威遊行,要求政府下臺。

人們對政府太憤怒了:失業率居高不下,公共基礎設施極其糟糕,網際網路信號微弱,公共醫療保健無法保障,公共債務是GDP的1.5倍……

而政府做了什麼?

腐敗、浪費、不可持續的金融政策……

在人們的憤怒中,黎巴嫩史上最嚴重的經濟危機開始了……

黎巴嫩的外匯結構非常不健康——它不依靠出口,而依靠旅遊、金融、「外援」。

而這三項,都會因為人們對黎巴嫩政府的徹底失望、國內局勢的不穩定而崩塌。

當人們開始站出來表達對政府的不滿,黎巴嫩的外匯平衡就徹底被打破,銀行不再有足夠的美元來支付儲戶。

一旦儲戶發現自己不再能隨時兌換美元,那麼所有人都會立刻衝到銀行,希望能把自己賬戶裡的黎巴嫩鎊換成美元、把美元餘額取出來變成現金……

美元短缺危機徹底被引爆,一場死亡螺旋由此開始。

黎巴嫩的經濟開始自由落體式崩塌。

雪上加霜的是,之後每一件發生的事情,都讓黎巴嫩的處境更加糟糕。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黎巴嫩旅遊業再受重創。

2020年8月,黎巴嫩首都發生大爆炸,6000多人受傷,30萬人無家可歸,三分之一城區受到影響,損失高達150億美元。

爆炸破壞了黎巴嫩的主要入境點,和主要糧倉,也讓黎巴嫩的狀況越發糟糕。

黎巴嫩政府,只是當機立斷……宣佈全體辭職,把爛攤子一扔就走人。

現在,兩年過去了,災區仍然是一片廢墟,國際社會的重建資金不知去向,無人被追責。

此外,黎巴嫩政府長久以來,

此外,黎巴嫩政府長久以來,對農業放置不管,耕地面積大幅度縮水,農業在GDP中的佔比不到5%。

這裡本來是中東最富裕的土地,甚至是糧食出口國,但現在,黎巴嫩80%的小麥都要依靠進口,依靠俄羅斯和烏克蘭進口。

……於是,今年糧價飛漲,也讓黎巴嫩再次受到了打擊。

對於黎巴嫩來說,現在的情況糟透了。

在死亡螺旋中,黎巴嫩幾乎沒有可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再重新站起來。

有63%的人希望永久離開黎巴嫩,再也不回來。

曾經富庶的國家,變成如今的地獄,實在讓人唏噓。

今年1月,

今年1月,世界銀行發佈了一份關於黎巴嫩的報告,並且在新聞聲明中指出:

黎巴嫩的經濟衰退來自該國政治精英領導層的精心策劃。

長期以來,他們一直控制著這個國家並壟斷其經濟利益,也應當對黎巴嫩現在的狀況負全責。

——但是,他們誰會為此負責呢?

——但是,他們誰會為此負責呢?

他們只會帶著從整個國家吸血得來的錢,美滋滋地離開黎巴嫩,繼續過自己優哉遊哉的生活。

受苦的,只有在黎巴嫩生活著的普通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