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德國人,拍下90年代的中國人,看完回憶拉滿

文章轉載至名利場藝術(ID:wh2dian)

他叫麥可·沃夫,出生於德國慕尼黑,65歲於香港長洲島離世,3次獲得荷賽獎頂尖攝影師,他的名字你或許陌生,但他的作品你一定見過。

大西裝、喇叭褲、90年代時髦的皮夾克,街頭「就地組裝」的各式凳子和民間藝人,寸土寸金的香港高密度住宅和草根老建築

以及曾經湧入無數人的「世界工廠」

…… ……

......   ......

Portraits Made in China中國肖像

Portraits Made in China中國肖像

Architecture of Densitiy建築密度

Toy-Factory-Portraits玩具工廠肖像

24年裡他跑遍了中國的城市與鄉村,不斷尋找大樓、街巷與物品背後的人情味。

「不斷變化的城市與其中人的生活」

是他永恆的主題。

有人說他黑化中國,淨挑落後的地方拍,也有保安扣留他,沒收過他的膠捲,世人「誤解」,阻擋不了他記錄的腳步。

阻擋不了他記錄的腳步

Toy-Factory-Portraits玩具工廠肖像

他說從不想嘲笑或捉弄誰,

他說從不想嘲笑或捉弄誰,只想做一個「拿著相機的都市人類學家」

飛速發展的城市、落寞的鄉村、來自民間的創造

他的鏡頭下,有你來不及細看的中國。

工作中的沃夫與其工作室
工作中的沃夫與其工作室

工作中的沃夫與其工作室

01

Portraits Made in China

1997-1998 中國肖像

1997-1998 中國肖像

Portraits Made in China

「這件帶毛領的皮衣和皮帶我也有一模一樣的!」

「好真實,我爸以前就愛這麼穿。」

「那會兒的褲子為什麼都這麼長···”

好像每隔一段時間,這組照片就能在社交媒體上被議論一番,看的人很多,但很少有人知道這些照片出自一個德國人之手。

1997年到1998年,中國正處在快速發展的階段,日新月異的變化讓沃夫對一切都充滿了新鮮感,看著無數湧向城市的鄉鎮青年,沃夫在他們身上看到了一種「被忽略的時髦感」,他希望能記錄下看到的一切。

他希望能記錄下看到的一切
他希望能記錄下看到的一切

穿著90年代流行的皮夾克、寬大西服、喇叭褲、牛仔衣···面龐浮現的青澀,和不加修飾的鄉村背景一起,呈現出上世紀末中國城鄉的真實景象,20年後看,依舊讓人感慨。

儘管有人不愛這樣的「不光鮮」,但時代的洪流下,小人物奮力追趕的姿態,又何嘗不能代表蓬勃發展的中國。

02

02

Architecture of Densitiy

建築密度

建築密度

Architecture of Densitiy

香港是世界上最密集、人口最多、垂直度最高的城市之一,110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將近700多萬人,整個香港有超過6500座高樓,遠遠超過了紐約,是名副其實的「摩天大樓」之城。

1994年沃夫就因為工作來港生活:雖然在香港已經生活了將近10年,但只是日復一日的工作,都不曾真正認識過這個城市。

從那時起他便逆流而動,記錄著這座「被摺疊」的城市。

記錄著這座「被摺疊」的城市

照片中看不到建築的邊界,沃夫消除了天空與地平線,只有不斷延伸生長的橫豎線條與規整的格子,他們記錄著香港密不透風的建築佈局,震撼之餘是不斷的重複,又重複。

畫面傳達著大城市宿命般的壓迫,可鏡頭再推進一些,夜幕下的「格子」又散發出生活的細節與煙火氣息,那裡濃縮著無數個家庭的生老病死,細微的生命跡象浮出水面:晾著的襯衫,百葉窗後的剪影、不同色調的燈光……

一切都不只是建築物,更是對大城市的隱喻。

03

03

Real Fake Art

真實的山寨藝術

Real Fake Art

Real Fake Art

在深圳一個毫不起眼的客家村落——大芬村,竟然隱藏著數千名「農民畫工」們,為了養活家人,他們拿起畫筆化身中國的梵高、莫內、安迪沃霍爾……短短几個小時,名揚海外的名畫便被複刻。

根據資料顯示,歐洲市場70%的油畫來自中國,而80%的油畫產自大芬村。2006年麥可·沃夫來到這裡,花費幾天時間便完成了這組《真實的山寨藝術》(Real Fake Art)。

在這個「中國油畫第一村」,沃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當他問起其中一名畫師如何完成梵高的名作《向日葵》時,他回答:「這張很簡單,只要畫四百筆左右就完成了!」

在這個系列裡,沃夫希望能探討在現代藝術世界中,如何看待這樣大規模生產的現象,去思考畫作背後暗藏的創作動機與藝術價值,也喚起中西方之間關於文化與商業的溝通交流。

如今的大芬村,正慢慢向著原創之路轉型,獨特的藝術創作氛圍也吸引著世界各地的年輕畫師們,大芬村不再是沃夫記錄下的那個大芬村,但他的影像卻記錄了那時中國油畫產業發展的一個縮影。

那時中國油畫產業發展的一個縮影
04

04

Toy-Factory-Portraits

玩具工廠肖像

玩具工廠肖像

Toy-Factory-Portraits

曾經,世界上約75%的玩具都是「中國製造」,無數的玩具需要無數個工人來製造,但只有當你親眼目睹,你才能完全理解這個資料背後的概念。

因為從小對塑膠玩具著迷,2004 年,還在為德國《 Stern》雜誌工作的沃夫拍攝了一組《中國:世界工廠》的專題作品,展示了一群工作在國內某玩具製造廠內的中國工人的真實狀態。

照片展示的一張張無名者的面孔,足夠讓人意識到,無數小玩偶背後是實實在在的人,而不是機器。沃夫也希望用鏡頭告訴世界:在大多數為世界兒童帶去快樂的玩具背後,是一個個中國人努力的身影。

後來的展覽上,沃夫還專門找來海量的玩具,與這一系列的「玩具創造者」們放在一起進行展出。

當然,這些工人的凝視使玩具海洋變得人性化同時,也促使我們反思在消費者驅動的全球化貿易中,人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又該如何應對源源不斷的產品渴求。

05

05

Sitting in China

中國凳子

Sitting in China

Sitting in China

1996年沃夫來到北京,在衚衕裡溜達時注意到一類特殊的椅子:有些用殘破的椅子改造而成,有些就地取材,用木頭、石頭、磚頭、電線和破布搭成,他覺得很有意思,還撿了兩把帶回香港。

到了2002年,麥可·沃夫出版了他的第一部攝影集《坐在中國》,與其他肖像攝影集不同的是,他的主角就是這些在中國的大街小巷的「自制」凳子。

《舊金山紀事報》曾經將這些凳子描述為「中國的民間智慧」。

「中國的民間智慧」

這個系列的椅子,大多被修補過、重新配置過,有的甚至「改頭換面」過十幾次,但這些二手物品都在不經意間釋放著「內在美」。

當時有警察質問他為何不去旅館給新椅子拍照,並說:「不,你覺得中國很落後,你想讓外國人取笑我們。」

但沃夫始終覺得:「這些椅子是‘沒有設計師的設計’,它們每一個都反映出主人的個性,我很為它們的審美所折服。」

除了將視角放在中國,沃夫還曾創作出
除了將視角放在中國,沃夫還曾創作出

除了將視角放在中國,沃夫還曾創作出「Google街景裡的不幸事件」系列 ,利用Google街景去擷取被電子機器捕捉到的私人瞬間;以及震撼人心的「東京壓縮 」系列,鏡頭下是日本地鐵早高峰的擁擠……

可以看到,沃夫的作品主題幾乎都與人有關,那是長期思考、四處行走後產生的創作衝動,歸根結底是對人以及周遭環境的關注。

本文圖片來源:麥可·沃夫官方網站

本文圖片來源:麥可·沃夫官方網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