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卵,讓女明星翻車的敏感詞,又炸了

生育話題,討論度居高不下。最近,網上又因為一則新聞吵起來了——

中國首例單身女性凍卵案敗訴。

什麼是凍卵?

即,把女性健康的卵子取出、冷凍。

等到需要生育時,再拿出來使用。

為的是延長生育時限。

目前,凍卵在國內只對符合條件的夫婦開放。

單身未婚女性不在此列。

這讓案件當事人徐棗棗深感不公,將醫院告上法庭。

耗時三年,最終以敗訴收場。

評論區兩極撕裂。

有人認為凍卵隱患多,的確不該合法。

也有人不服,覺得這是在剝奪女性的生育自由。

其實,這不是凍卵第一次引發爭議了。

兩年前,有人大代表建議禁止單身女性凍卵

吵上了熱搜第一。

我們到底該怎麼看待凍卵?

我們到底該怎麼看待凍卵?

背後又藏著怎樣的深層問題?

今天香玉就來聊一聊。

正像反對聲音所說。

提到凍卵,很多人自然會聯想到代孕

畢竟,國內一些女明星就透露了這樣的傾向。

徐靜蕾多次去美國凍卵。

稱以後會「找個肚子」代孕生子。

身邊的朋友也多有效仿。

某爽醜聞曝出後,這段言論也被翻出來全網聲討。

林志玲

林志玲39歲時選擇凍卵。

47歲時官宣得子。

因為從未流出孕照,代孕質疑鬧得沸沸揚揚。

好友小S為她說話,反倒越描越黑。

代孕是雷區,這毋庸置疑

代孕是雷區,這毋庸置疑。

但,從凍卵推到代孕,再用代孕的惡果去駁斥凍卵。

這就是典型的滑坡論證,詭辯邏輯了。

因為凍卵和代孕之間,本來就不存在必然的聯繫。

許許多多選擇凍卵的女性,只不過是抱著一個簡單的想法:

「我想過幾年再生孩子。」

「我想過幾年再生孩子」

B站在美凍卵的UP主:Chloe帶你跑遍全世界

一個健康女性一生中成熟的卵子數只有四五百個。

卵子的流失,是不可逆的。

就像全國首例單身女性凍卵案當事人徐棗棗,之所以選擇去凍卵,就是因為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29歲危機」。

還未生育,但身體機能已經大不如從前。

來源B站:尤志東

來源B站:尤志東

韓劇《oh my baby》中,女主角就是39歲的大齡職場女性。

因為忙於工作,生理上的病痛已成常態。

在趨於弱化的身體內在環境下,卵子數量也會遞減。

凍卵,相當於留住「青春時的生育力」。

除了女性天然的生理構造外

除了女性天然的生理構造外。

選擇凍卵還有更直接的社會原因。

她們想趁著年輕氣盛,打拼事業。

徐棗棗就提到,自己剛好得到了一次晉升,因而更加確定當下並不想要生育。

懷胎十月,再加上備孕、產後恢復以及撫養幼兒的時間,是一筆巨大的成本。

代價可能是在職場中被邊緣化甚至脫節。

來源B站:尤志東

來源B站:尤志東

與此同時,婚姻並不能一蹴而就。

到了生育年齡還未遇到合適的伴侶是常有的事。

但若是單純為了生育而組建家庭,更是時候是悲劇的開始。

即便是曾經十分確定的感情。

也有可能經歷意料之外的變數。

紀錄片《生育紀事》的主人公郭蕾就經歷了這樣的事。

對於結婚,男友持逃避態度。

而郭蕾深思熟慮決定去凍卵的舉動也不被男友認可。

幾年感情在紀錄片拍攝間隙就突然結束。

幾年感情在紀錄片拍攝間隙就突然結束

因為遇到了不合適的人,就徹底失去做母親的機會。

這對於女性而言未免太殘忍

在電影愛情凍住了中

在電影《愛情凍住了》中。

女主角梅寶(林依晨 飾)剛剛經歷了一段失敗的感情。

但她仍對愛情抱有希望,希望與對的人結婚生子。

她選擇凍卵,是出於想要延長尋找真愛的時間。

還有一些女性選擇凍卵,是

還有一些女性選擇凍卵,是怕自己後悔。

隨著女性議題不斷在公共場域內被討論。

生育對於女性身體造成的損傷也逐漸透明化。

生育對於女性身體造成的損傷也逐漸透明化

很多人出於恐懼或是迷茫,短期內無法確定生育意願。

又或是乾脆完全不想結婚生子。

但日久天長,又怕想法會變,到時為時已晚。

這時,凍卵似乎就成了「幸福保險」一樣的選項。

但,這世上真有後悔藥嗎?

凍卵,其實並不能讓女性高枕無憂。

凍卵並非即取即凍。

而是需要長達數月的過程,本身也有一定的失敗幾率。

在《生育紀事》中,郭蕾為準備凍卵計劃,需定時注射藥物促進排卵。

肚子都快打成篩子了。

而與郭蕾同行凍卵的阿布

而與郭蕾同行凍卵的阿布。

被告知大部分卵子基因質量並不過關。

為保證卵子使用率,需要重複凍卵流程。

這對身心以及經濟都是雙重考驗。

不僅如此,

不僅如此,即便凍卵成功,也不是萬無一失

卵子解凍後的存活率、受精率、著床率都會有所折損。

用冷凍卵子得到的胚胎進行移植,出生率只有19%。(資料來自果殼網,作者Kylie Baldwin)

哪怕已經成功受孕,也有流產風險。

同時凍卵技術在我國尚處於臨床階段。

對女性和胎兒後續影響尚不明確。

所謂的「幸福保險」其實更像個美好的童話。

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開放凍卵也暗藏危機。

雖然凍卵者不一定會選擇代孕。

但不可否認,很多提供凍卵服務的醫療機構,也都同時提供代孕和試管嬰兒服務。

在美國,這已經形成了一條產業鏈。

同時,還可能催生非法卵子交易。

目前我國只對符合條件的夫婦開放的凍卵服務。

主要針對先天缺陷、中年失獨等特殊情況。

但國內的捐贈卵源十分稀缺。

在紀錄片《奇妙的蛋生》中,就有一對被卵子難倒的夫妻。

即便找到卵源,等待時長也十分煎熬。

巨大的市場空缺,讓

巨大的市場空缺,讓卵子買賣商業化成為備受垂涎的利益蛋糕。

有利可圖,便有了犯罪可能性。

女廁所中遍佈的捐卵廣告,實質就是非法卵子買賣。

至今已經坑騙了許多女性。

現階段來看,我國禁止單身凍卵是一種必然

現階段來看,我國禁止單身凍卵是一種必然。

與其討論凍卵該不該合法,更值得深究的是女性為何需要這個權利。

她們並非不知凍卵所攜帶的風險,但仍願意一搏。

這背後的原因通常飽含辛酸。

首先,對於職場女性來說。

凍卵不只是延長了生育時限。

也是在延長自己的職場生命。

提出禁止單身凍卵的人大代表孫偉,後來在回應視訊中說道:

鼓勵女性早結婚生子,然後再去奮鬥事業,這樣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但這忽略了一個事實——

但這忽略了一個事實——

最佳生育期和職場上升期往往是重合的。

先生孩子再闖蕩職場的美好情景,對多數女性來說並不現實。

美劇《傲骨賢妻》中,女主艾莉西亞婚後做了十幾年的主婦。

因為檢察官丈夫落馬,她重回職場。

雖然憑藉人脈入職了老同學所在的律所。

但各種異樣眼光都在質疑她的能力。

更諷刺的是,此時老同學已經升任高層,而她只能從最不討好的無償案件做起。

縱使是天之驕女的艾莉西亞,迴歸家庭的這些年,也無可避免與同齡人落下了巨大的差距。

如今,入職時「單身與否」的詢問,已經演化為變相的生育警告。

入職後,想要在職場中打破性別偏見本就更為艱難。

事業上升期生子,意味著自己的努力中斷,甚至付之東流。

即便決心生育且成功返還職場。

「一孕傻三年」的歧視性言論也隨處可見。

連湯唯都曾因產後復出拍戲身體不適導致尿頻。

被雷佳音以「打斷演戲情緒」指責到落淚。

被雷佳音以「打斷演戲情緒」指責到落淚

同時,努力打拼事業,本意是讓女性從繁重的家庭勞作中解放。

但如若職場女性礙於年紀選擇投入傳統婚姻。

又會陷入兼顧事業與家庭的艱難之中。

而不受影響的人,畢竟鳳毛麟角。

馬伊琍就曾多次被問及這個問題。

並坦言:事業和家庭本身是不可以平衡的,一定有一方做出讓步。

但男性卻很少被問及此類問題

但男性卻很少被問及此類問題。

而與此同時,凍精技術已經合法多年且相對成熟。

我國的精子庫數量也十分可觀。

顯然,這樣的差異化,並非一句簡單的「女性凍卵比男性凍精更危險」可以解釋的。

在此基礎上談論的凍卵,早已超越行為本身單純的含義。

而是女性在意圖抵抗,在職場中遭遇的不公與困境。

社會生活中有各種針對女性的規訓。

比如,到了一定年紀,女性周圍就會出現「再不嫁人就過期了」的聲音。

為女性設置的「保質期」,不僅是在說青春年華,也是在說指生育時限。

就像凍卵案件當事人徐棗棗,在醫院詢問凍卵時就被醫生好心勸誡。

趕緊找人結婚,問題就可以解決。

來源B站:尤志東工作室

來源B站:尤志東工作室

在這種言論環境下,生育徹底與婚姻綁定在了一起。

女性想要成為母親,必須要進入婚姻。

女性想要凍卵,必須出示結婚證。

幸福的婚姻難免讓人心生嚮往。

但很多時候,不是所有人都足夠幸運。

與此同時,傳統婚姻也決定著,女性在婚內的生育權並不自主。

就像在《奇妙的蛋生》中,生育難題甚至成了文霞的負債。

她因「生不出孩子」,心生愧疚,處處討好丈夫。

但婚姻本身的幸福感,早已蕩然無存

但婚姻本身的幸福感,早已蕩然無存。

反而成了一種催債式的枷鎖。

也有成功生育的家庭

也有成功生育的家庭。

但女性又可能遇到「喪偶式育兒」的困境。

就像《親愛的小孩》中生產過後的方一諾。

被漲奶痛醒想喝口溫水卻叫不醒身邊人。

被漲奶痛醒想喝口溫水卻叫不醒身邊人

一系列現象,讓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的思潮盛行。

而比起擁有一段互相幫扶的完美婚姻家庭。

凍卵確實成為了一種看似更自由的生育方式。

同時暗藏著女性想要擺脫婚戀枷鎖與社會規訓的渴望。

也許,爭取單身凍卵權益,是國內女性的又一次飛蛾撲火。

首例單身凍卵權益案件,只是一塊小小的浮冰。

女性對掌控自己命運的渴望,才是那水面下的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