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Coin之母騙了150億後消失,為何被美國FBI通緝?

OneCoin 的詐騙之所以能得逞,利用的是人性的貪婪。

最近,美國FBI發佈了最新的十大通緝要犯名單。

這份通緝名單,與中國有點關係。

因為,其中一個名叫魯亞·伊格納託娃的女人,曾在中國詐騙150億元。

現在,她消失不見了。

1980年5月30日,魯亞·伊格納託娃出生在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10歲那年,魯亞跟隨家人移居德國。

公開資料顯示,魯亞是保加利亞康斯坦茨大學經濟學碩士,後拿到了英國牛津大學和德國康斯坦茨大學法律系雙博士學位,妥妥的學霸一枚。

畢業後,魯亞曾擔任保加利亞規模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CSIF的CEO,管理著20億元的資產。

2014年,魯亞創辦了Onecoin(維卡幣)有限責任公司,並推出了加密幣Onecoin(維卡幣)。

Onecoin總部雖然位於魯亞的祖國保加利亞,卻是一家在迪拜註冊的離岸公司,其子公司onelife network又註冊在貝里斯(原英屬宏都拉斯,中美洲東海岸的一個獨立國家)。

OneCoin在索非亞的總部辦公室

OneCoin在索非亞的總部辦公室

Onecoin在公司註冊上「狡兔三窟」,就是為了躲避監管。

早在2005年,魯亞撰寫過一篇名為「Chancen und Perspektiven der Reform des Gerichtsstands am Erfüllungsort」的論文,核心就是討論在各國法律衝突之下的公司監管問題。

2013年,魯亞還參與了一起名叫BigCoin的多層次營銷騙局。不僅發了財,還學到了不少詐騙經驗。

有錢、有經驗、有法律知識,「萬事俱備」的魯亞,開啟了自己的詐騙事業。

為了讓詐騙足夠可信,魯亞從包裝入手:

一是包裝自己。

創始人就是品牌的最好代言人,包裝創始人比包裝品牌容易得多,也有效得多。

魯亞深諳這一商業法則。

魯亞給自己打造了一個高知、精英的女性人物形象。

實事求是地說,魯亞的博士學歷和基金管理公司CEO的履歷,確實能唬人。

頂著這些頭銜,魯亞出席各類論壇,並在全球各地遊走宣講。

每次出場,都是盛裝隆重,以至於其狂熱的追隨者們給她起了一個響亮的名號:加密貨幣女王。

魯亞

魯亞

二是包裝產品。

魯亞宣稱,Onecoin是一種加密貨幣,數量有限,具有唯一性,不會通貨膨脹,也無法偽造,將成為世界第一貨幣。

更吸引人的是,魯亞公開承諾高回報,並採取傳銷拉人頭的方式擴張。

魯婭在溫布利體育場

魯婭在溫布利體育場

魯亞的宣傳,極具煽動性,狂熱的追隨者前仆後繼地給她送錢。

僅2016年1月到6月,Onecoin在中國大陸地區騙了4億多歐元,在德國騙了3100多萬歐元,在英國騙了3000多萬歐元,在美國騙了2500多萬歐元……

OneCoin公司的投資記錄

OneCoin公司的投資記錄

根據統計,2014年8月到2017年3月期間,OneCoin詐騙金額超過了40億歐元。

事實上,這個騙局可能比預計大得多,新的估計數字可能是現有這個數字的三到四倍。

毫無疑問,這已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加密貨幣騙局。

是騙局,總有被戳穿的那一天。

2017年,全球加密貨幣如烈火烹油之勢發展,OneCoin也在葡萄牙舉辦了一場盛大的狂歡。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原計劃出席的魯亞,卻沒有到場。

電話、郵件聯繫不到,OneCoin總部找不到,熱衷於出現在聚光燈下的魯亞,忽然人間蒸發了一般。

出席活動的魯亞

出席活動的魯亞

直到此時此刻,OneCoin的追隨者才幡然醒悟:

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司法機關在隨即展開的調查中,戳破了OneCoin令人觸目驚心的真相:

其一,OneCoin不是加密貨幣。

Onecoin宣稱自己是一種加密貨幣,然而,它根本沒有使用區塊鏈技術實現廣播記賬,程式碼、發行量以及交易記錄均不對外公開。

說得直接點,Onecoin連加密貨幣都算不上,完全是憑空捏造出來的。

其二,OneCoin是龐氏騙局。

OneCoin承諾投資者可以快速致富,其回報給前期投資者的收益,來源於後期投資者的資金。

這種「拆東牆補西牆」的手法,是典型的龐氏騙局。

魯亞

魯亞

這場龐氏騙局,以傳銷的形式,在中國境內大肆推廣。

2017年9月8日,湖南株洲縣人民法院宣判了特大「維卡幣」網路傳銷案。35名被告人被判刑。

這起特大「維卡幣」網路傳銷案,正是OneCoin在中國的本土化變種。

在中國,「維卡幣」組織宣揚「維卡幣」具有巨大的升值空間,誘惑他人投入鉅額資金到其設立的網站。

要想投資,必須繳納不同級別的「門檻費」,成為不同級別的會員。

「門檻費」以歐元為計價單位,最低130歐元起步,最高達18830歐元。

特別之處在於,「維卡幣」組織要求新會員必須在老會員的推薦下才能入會,並按照投資的金額及先後發展的順序組成層級,以直接或間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

發展的人員越多,返利越大。

這是典型的傳銷了。

新聞報道

新聞報道

公安機關依法查明,截至2018年5月,「維卡幣」組織已在我國境內發展7條下線、27個資金池賬戶、會員層級140餘層、註冊會員賬號200餘萬個,涉案金額達150餘億元人民幣。

危害之大,可見一斑。

2018年9月5日,魯亞的合夥人馬克·斯科特在美國馬薩諸塞州被逮捕。

2019年3月6日,魯亞的弟弟康斯坦丁∙伊格納托夫在美國洛杉磯國際機場被逮捕。

魯亞與合作伙伴

魯亞與合作伙伴

一眾從犯相繼落網,主犯魯亞卻失蹤了。

可以查明的資訊是,2017年10月25日,魯亞出現在了瑞安航空公司從索非亞飛往瑞典的飛機上,此後不見了蹤影。

也正是在這個月,美國紐約南區地區法院發出了逮捕令。

2018年,美國司法部門對魯亞提出了包括電信欺詐、共謀洗錢和證券欺詐在內的五項指控,任何一項罪名都可以判她最高20年有期徒刑。

美國FBI一直在尋找魯亞的蹤跡,並推測魯亞可能已經通過整容或其他方式改變了樣貌。

除了FBI外,歐盟執法機構歐洲刑警組織也將魯亞列入「歐洲通緝要犯名單」。

FBI通緝令

FBI通緝令

能不能找到魯亞,尚未可知。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找到了魯亞,受騙者的錢財,估計也是無法追回了。

覆盤OneCoin騙局,魯亞的詐騙手段,並不高明。

事實上,早在OneCoin開門詐騙的第二年,其總部所在地保加利亞的金融監管委員會就發出警告:OneCoin這類加密貨幣存在很大的投資風險。

2016年2月,英國的一家報紙也向世人呼籲,OneCoin是一個快速致富騙局。

同年3月,挪威的直銷協會也發出警告,稱OneCoin是典型的龐氏騙局。

同年12月,義大利的政府部門頒佈了一個臨時禁令,禁止魯亞的促銷傳播活動。

2017年3月,克羅埃西亞國家銀行發出警告,OneCoin不受國家銀行的監管,投資者如有損失自行承擔。

也正是從2016年開始,包括中國、印度在內的國家,開始抓捕OneCoin詐騙分子。

面對各國政府的警告乃至執法,很多OneCoin的狂熱追隨者,拒絕相信OneCoin是個騙局,直到魯亞消失不見,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在中國,同樣如此。

雖然中國警方明確打擊維卡幣傳銷犯罪活動,並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但是,依然有很多人選擇相信維卡幣,還有人在網上公開收集維卡幣賬號。

原因何在?

很多人選擇相信OneCoin,並非相信其真的能成為「世界第一貨幣」,而是相信其能讓自己「一夜暴富」。

很多人可能也意識到OneCoin是一場騙局,卻仍然繼續自陷其中,是想在這場「擊鼓傳花」的遊戲中找到「下家」,來為自己「接盤」。

魯亞及其OneCoin的詐騙之所以能得逞,利用的不是加密貨幣的新潮概念,亦或是傳銷的精心設局,而是人性的貪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