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不上班」?為何這些法國人不差錢卻從不休假?各國帶薪假差異大,亞洲墊底

法國8月23日疫情資料

法國新增28988例,累計確診34387612例,新增死亡88例,累計死亡153705例;

更多歐洲疫情資料,請瀏覽文末疫情圖。

前陣子,#法國人8月不上班的詞條曾吸引了大家的關注。「闢謠」的內容也大多解釋了法國人的法定帶薪年假(至少25天)、以及為何不少人選擇在 8 月休年假。不過,有這麼一批法國人,他們反其道而行之,在大多數人度假的炎炎夏日堅持戰鬥在工作崗位上,或者「一邊休假、一邊工作」,而其中的緣由不僅僅是囊中羞澀。

法國《回聲報》報道,儘管有不少法國人將夏季度假視作每年雷打不動的程序,但事實上,仍有近一半的法國人不去度假。他們中大多數是因為經濟條件不允許,而另一些則是因為工作原因無法休假。

人們在法國戛納海邊消暑(圖片來源:新華社)。

▲ 人們在法國戛納海邊消暑。(圖片來源:新華社)。

31歲的自由撰稿人寶琳(Pauline)就是無法休假大軍中的一員。「想到休假我就很焦慮,根本不敢停止工作,因為我一停止工作,就掙不到錢了。」寶琳表示,自從她開始為一家全國性週刊工作以來就從未休過假。「如果我告訴編輯部我去休假了,我怕他們會忘記我,轉而去找其他有時間的自由記者,等我休假回來,他們就不會再和我合作了。」

在Instagram上擁有15.8萬粉絲的網紅諾文(Nolwenn)也是如此。由於她的工作就是在社交網路上分享日常,假期對她而言似乎是一個遙遠的夢想。「Instagram上的時間概念與現實生活是不同的,15天就是一生,沒有人會記得兩週前發生的事情。所以我通常每天都會發帖,至少也要發條動態,」她補充說,「平臺的演算法也決定了如果很久不發帖,賬號的推送曝光率就會降低。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會因不發帖而被懲罰。」諾文上一次去度假已經是七年前了。

諾文在社交網路上發佈度假照片(Instagram截圖)
諾文在社交網路上發佈度假照片(Instagram截圖)

▲ 諾文在社交網路上發佈度假照片。(Instagram截圖)

01

40%的自由職業者今夏不度假

寶琳和諾文的情況在法國並不罕見。ITG自由職業者管理公司今年6月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近40%的自由職業者今年夏天不會給自己放假。對此,職業心理學家塞巴斯蒂安·霍夫(Sébastien Hof)提醒說:「休息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必要的,只有適當休息才能重煥創造力與工作活力。」

霍夫指出:「在工作時,人們通常會很繁忙,要去想很多事情。休假期間,可以換個環境,在一定程度上與現實切割,思想上也相對放鬆,讓人得以從工作壓力中解放出來。」

調查顯示,在不度假的法國人中,39%的人是出於經濟原因,16.8%健康原因、8.5%工作原因,7.1

▲ 調查顯示,在不度假的法國人中,39%的人是出於經濟原因,16.8%健康原因、8.5%工作原因,7.1%家庭原因,1%安全原因,27.4%其他原因。(Franceinfo報道截圖)

儘管不能完全放下工作,但寶琳也會忙裡偷閒,換個環境透透氣。「今夏我開房車去布列塔尼旅行,我可以在車上的辦公桌上工作。夏季通常新聞比較淡,所以我調整了工作時間,找機會放鬆放鬆。」寶琳同時強調:「但手機是不可能關的,活還是要乾的。」

Engin Akyurt/Pixabay

▲ Engin Akyurt/Pixabay

Instagram紅人諾文也會想辦法把工作和旅遊結合起來,在度假地發佈動態。「我發帖主要是出於(對工作的)熱愛,讓我兩天不用手機,對我來說是一種折磨。不過夏天我會減少拍攝時間,一般一天兩小時就差不多了。」

TF1電視臺報道,今夏,邊工作邊度假的「Tracances(travail+vacances)」模式從加拿大傳入法國,受到越來越多的人歡迎。比如這樣:

或者這樣

或者這樣:

02

02

度假會有「負罪感」、「空虛感」

除了自由職業者,企業家也是「度假困難戶」。根據2017年一項調查,12%的企業家都會選擇在辦公室度過假期。25歲的奧斯特是一家初創公司的老闆,他承認,自五年前開始創業以來就沒有休過假。「自己當老闆有很多事情需要操心,如果度假時公司有問題,我會有負罪感。」

此外,對於許多位高權重者而言,不放假並不是一種「犧牲」,反而讓他們「如釋重負」。霍夫將其分析為對空虛的恐懼:「如果這些人首先以工作來定義自己,工作對他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事,一旦不讓他們工作,他們會感到空虛,日子很難熬。」

法國前司法部長託比拉(Christiane Taubira)曾在Franceinfo節目上表示,有一

▲ 法國前司法部長託比拉(Christiane Taubira)曾在Franceinfo節目上表示,有一次她打算去度假,卻反而因太過休閒生了病。

奧斯特也有類似的感受:「不度假對我來說沒什麼。我是閒不住的人,很容易感到無聊。在日常工作中,我感到很充實,所以要我放假一週什麼都不做,真是很難想象……」

儘管如此,健康專家仍建議在夏天至少休息兩週,因為無論對工作有多少熱情,休假都可以幫助人恢復狀態,工作得更持久。

03

休假期間與工作「隔絕」?沒那麼容易

此外,即便是在已經將帶薪休假傳統印刻在DNA裡的法國,也還是有一些人不得不在假期工作。

一家諮詢公司經理Meriem(化名)抱怨說,休假期間也得兼顧工作:「我們被要求在假期也照樣接電話,哪怕是一些非緊急的事務,因為在諮詢事務所中,人們傾向於把一切問題都看成緊急情況。」

對於項目經理芭芭拉來說,休假時工作的原因在於沒有「後援」,即代替她的同事。因此,芭芭拉不得不接受休假時「不斷網」的要求。

2017年,員工在休假期間不回覆工作資訊的權利被寫入法國勞動法(www.cadrescfdt.fr

▲ 2017年,員工在休假期間不回覆工作資訊的權利被寫入法國勞動法。(www.cadrescfdt.fr 網站截圖)

根據Apec和Datagora7月8日發佈的「私營企業管理人員畫像」研究,36%的企業管理人員休假也會查看電子郵件或接聽商務電話,48%的受訪者會在週末工作。

04

歐洲哪國帶薪假最多?

哪個國家的假期最多?法國並不是歐盟的冠軍。

最幸運的當屬西班牙人:30天(自然日)的帶薪假和14個公共假期。也就是說,在不算週末的情況下,員工每年總共可以休44天。

緊隨西班牙後面的,是愛沙尼亞(39天)和奧地利(38天)。

相比之下,法國人「只有」36天(最少25天法定帶薪假期和11天公共假期)。需要指出的是,一些公司還有工齡假(congé d’ancienneté);在每週工作時間超過35小時的公司,員工可享有RTT(réduction du temps de travail);一些工作合同還規定,若法定假日是週六或週日,可以補償。

▲ 大參君常常因為一年只有25天帶薪假而與有7周甚至9周帶薪假的小夥伴格格不入。

另一方面,法媒建議「最好不要在拉脫維亞工作」,畢竟「那裡的員工只有 27天的假期」,而在馬耳他,假期「只有23天」。

根據歐洲服務機構EURES的資料,歐洲帶薪假和公共假期最多的前5個國家分別是:西班牙、愛沙尼亞、奧地

▲ 根據歐洲服務機構EURES的資料,歐洲帶薪假和公共假期最多的前5個國家分別是:西班牙、愛沙尼亞、奧地利、芬蘭和盧森堡;假期最少的5個國家分別是:馬耳他、拉脫維亞、愛爾蘭、荷蘭和比利時。

總的來說,歐盟員工平均每年可享受33.4天的假期:12天的公共假期和 21.4天的帶薪假期。(歐盟條令規定,各成員國必須保障員工每年有至少20天帶薪假。)

05

美國無法定帶薪假,亞洲國家墊底

帶薪休假模式誕生於歐洲,而南美洲和亞洲也逐漸採取該模式。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是少數沒有立法規定帶薪假期做法的工業化國家之一。不過,美國僱員經常得到僱主提供的帶薪休假,或者休無薪假。在加拿大,員工每年有至少10天的帶薪假,外加9天公共假日。

日本情況比較特殊。原則上,到職滿6個月後,可獲得10天的年假;滿1年6個月,則可獲得11天、滿2年6個月為12天。假期根據年資遞增,最多可獲得20天(滿6年6個月)。另外,日本每年有16個公共假期,員工最多可休36天。

但實際上,真正休假的日本人就沒那麼多了。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就業條件綜合調查》2019年的報告,2017年日本私企僱員的年度帶薪休假使用率,平均每人比前一年上升1.7個百分點,終於達到了51.1%,這是自1999年以來首度超過50%。

在中國,國務院面向全社會頒佈的《職工帶薪年休假條例》規定,各用人單位均應按照該條例保證職工享受年休假。

其明確規定,勞動者連續工作一年以上的,享受帶薪年休假。

更詳細地說,職工累計已滿1年、不滿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滿10年、不滿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滿20年的,年休假15天。算上法定節假日是11天,加起來一共不超過26天。

法媒coindusalarie網站資料顯示,在全球30個帶薪假最多的國家中,歐洲國家佔了24個,亞洲國家中只有日本(按照最多36天算)榜上有名,而泰國、菲律賓和中國等國帶薪假最少。

(歐洲時報/ 靖樹、秋狸 編譯報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