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動全球的復仇血案!黑幫頭目性侵貧民窟女性13年,200婦女持刀衝進法庭將他殺死

最近,一部網飛新上線的犯罪紀錄片,吸引了眾多網友的關注—《印度連環殺手檔案:法庭私刑》。

這是一則曾轟動印度的舊案,如今紀錄片深入挖掘案件細節、採訪案件當事人,向人們還原了一個更完整也更加震撼人心的過程。

一個貧民窟裡無惡不作的黑幫惡棍,與警方勾結十幾年,敲詐勒索、殺人搶劫、侵害女性…

就算站在法庭上也毫不悔改,甚至當面嘲笑他性侵過的一個受害者,說她是妓女,等他出去了就要再次性侵她。

貧民窟裡所有深受其害的女性,她們的憤怒再也無法抑制,200名女性湧進法庭,揮舞著手裡的菜刀把他捅死了…

長達13年的地獄折磨

這個黑幫惡棍名叫Akku Yadav,1971年出生於印度一個中部城市郊外的Kasturba Nagar貧民窟,並在這裡長大。

他是個天生的壞種,長大後很快在周圍的犯罪幫派中崛起,組織起了自己的幫派,還控制了其他的團伙。

Akku勢力的壯大,對於這裡的居民們來說就是一場十幾年無法醒來的噩夢。

這次的紀錄片中非常重要的一位人物,正是經歷過當年Akku黑暗統治的一個女孩,她叫Resha Raut。

她曾親眼目睹自己的姐姐被Akku殘忍殺害、割下身體器官,在大庭廣眾下被肢解、切成碎片。

那種刻在骨子的仇恨和陰影,至今仍然伴隨著她。

現在的Resha

現在的Resha

敲詐勒索、搶劫,折磨甚至是殺害,Akku和手下的暴徒會在一天內的任何時候闖進人們的家,肆意搜刮著想要的一切,摩托車、手機、錢、珠寶…基本上只要眼睛看到值點錢的東西,都會被他們洗劫一空。

敲詐就是他們「收入」的主要來源,綁架也時常發生,而迫使受害者保持沉默的是性侵。

因為在印度,即使你是受害者,承認被性侵也是一種禁忌,他就利用這一點讓人們在恐懼中閉嘴。

紀錄片畫面

紀錄片畫面

他侵害了那麼多女性,甚至有居民說,這裡的每一棟房子裡都住著至少一個Akku的性侵受害者。

他以性暴力為制服手段的犯罪,將這座貧民窟變成了可怕的地獄。

最早在1991年,他就曾犯下輪J罪,這樣的侵害一直到他2004年死的時候才停止,持續了13年。

他曾在凌晨4、5點時闖進一戶人家,一進門就用刀捅了這家丈夫的大腿,把他鎖在浴室裡,拉著妻子的頭髮,把她拖到另一個地方侵犯了她。

直到三四個小時後,才將她放回來。

紀錄片畫面

紀錄片畫面

他還曾脫光一個男人的衣服,用菸頭燙他,然後強迫他在16歲女兒面前光著跳舞。

無論是孩子還是成年女性,甚至連孕婦都是他們的施暴對象。

曾有一位叫卡爾瑪的孕婦,在她懷孕七個月時,Akku從她家裡把另一名女性拖出來,在街上剝光衣服、當眾性侵了那名女性。

而在卡爾瑪剛生下孩子十天後,她也遭到這一夥的輪J,之後卡爾瑪不堪其辱,將煤油澆在身上點燃,燒死了自己。

Akku還曾命令手下,把一個12歲的女孩拖到附近一座廢棄建築裡輪流侵犯。

警匪勾結的法外之地

十幾年來他一直這樣侵害和虐待當地婦女,並以此為手段威嚇眾人,實施種種令人髮指的罪行。

人們,尤其是女性每一分每一秒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紀錄片畫面

紀錄片畫面

在紀錄片裡,Resha僅僅是訴說這一切都已經無法停止哭泣。

「我們醒著的每一刻,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孩子們不再上學。我也像其他很多女人一樣,完全不出門了。

給這裡的女人說親,永遠會被拒絕。這裡再也沒有親戚來走動,也不會有任何的慶祝活動。

這一切都是因為Akku。他會把人打得生不如死,就因為他可以。

沒有人能阻止他。」

沒有人能阻止他」

是什麼讓這裡變成無法可依的法外之地?人們在十幾年裡受盡煎熬,難道就沒有報過警嗎?

現實是,他們報過無數次警,但當地警察根本不管這些底層窮人的死活,Akku對他們行賄、請他們喝酒,他們就輕易站在了Akku一邊,警匪勾結越來越密切。

警察不僅對犯罪視若無睹,還會愉快地加入施暴者的行列,支持他的可怕統治。

當受害者去警局告發Akku時,警方非但不會處理,而且會把是誰報的案透露給Akku,方便他去報復。

一位22歲的女性去報警時,警察反過來指控她和Akku有染,把她轟走了。

很多受害者都被警察蕩婦羞辱,在報案後被嘲笑詆譭,「你是個放蕩的女人,這就是他性侵你的原因。」

一名女性告訴警察,她被Akku一夥侵害後,警察竟然再次將她輪流侵犯了一遍。

這樣暗無天日的日子,人們一過就是十幾年,他們沒錢沒關係,已經身處社會底層,想要改變現狀實在太難,有能力搬走的家庭都搬走了,留下的只能苦苦支撐。

警方也是篤定這些窮人翻不出風浪,所以才任由Akku作亂,從中推波助瀾。

但不是所有人都屈服於淫威之下,一個女人的出現成了打破邪惡統治的關鍵。

「我們已無路可退,反擊!」

她叫Usha Narayane,是個25歲的酒店管理專業學生,貧民窟裡的女性很少有機會接受教育,但她不認命,一定要努力學習、工作贏得屬於自己的未來。

這個年輕的女性,身在泥沼卻從未停止發光,而且有膽識有氣魄, 能夠在別人受傷害的時候站出來。

她認識的一位女性被Akku搶劫、性侵,但受害者懼怕惡勢力,不敢聲張,於是她幫她去報警起訴。

警察把這件事告訴了Akku,Akku很生氣,覺得自己被挑釁了,當天晚上他就帶著40個小弟包圍了Usha的房子,手裡拿著一瓶酸,隔著門大聲辱罵、威脅她。

「我要往你臉上潑酸,這樣你就清楚該不該報警了!只要讓我看見你,你就死定了!我們對你做的事你想都不敢想!輪J算什麼!」

他在門外罵,讓Usha把門開開,但Usha絲毫不懼,把門抵住,站在門裡回罵。

雙方僵持了一會兒,Akku讓手下把門砸開,Usha直接打開了家裡做飯用的煤氣罐,順手抓起一根火柴。

「如果你們闖進來,我就點燃火柴,咱們誰都別活,所有人炸死在這兒!」

門外的Akku一夥聞到煤氣,悻悻地離開了。

這根最終沒有點燃的火柴,讓貧民窟人們的心中燃起了火種,引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全面反抗。

人們看到了Usha的勝利,原來鼓起勇氣反抗真的有用!

事後幾天裡,Usha還挨家挨戶地動員,想讓貧民窟裡的大家都團結起來,一起打倒Akku。

人群中的憤怒在發酵,他們飽受十幾年侵犯,一點點零星的火種就能燃出燎原之勢。

Usha在紀錄片裡回憶起當時的場景,依然激動無比。

「每個人都放棄了生計,停止了工作,拿出他們所有的積蓄來買食物。每個人都決心要扳倒他。」

同樣參與了紀錄片的Resha也清楚地記得,「每個人心裡都只有一件事:看著他死。這一次,人們不再恐懼,只有堅定的決心。」

他們用石頭和棍棒武裝起了自己,不再被動防禦,只要有機會就去攻擊Akku一夥,把他們打到不顧自己的頭目,慌忙逃離了貧民窟。

2004年8月6日,憤怒的人群直接衝到了Akku的房子裡,把他的房子燒了。

現在輪到這個惡貫滿盈的施暴者來害怕了。

但他還有一群「忠實的朋友」——警察。

2004年8月7日,當地警方為了保護他的生命安全,暫時把他逮捕了。

6天后,Akku的保釋聽證會就在當地法院舉行了。

他即將被釋放的訊息傳遍了整個貧民窟,2004年8月13日,數百名女性手持菜刀和辣椒粉,從貧民窟衝到法院,坐在法庭前排的位置。

下午兩點半到三點左右,Akku出現了,他臉上絲毫沒有悔意,反而為自己得到警方的保護而志得意滿。

他自信自己將會毫髮無損地走出法庭,重新以殘酷手腕掌控貧民窟,他甚至在看到觀眾席裡自己侵害過的一個女性之後,開始嘲笑她,說她是妓女,出去了要再次強暴她。

一旁的警察聽了這話,笑了。

施暴者的自滿和警察對受害者的嘲笑,就像給已經燃起熊熊大火的油鍋上撒了一瓢水,直接引爆了這個法庭。

先是被嘲笑的受害者衝上來,用鞋子狂打Akku的頭,嘶吼著要麼你死,要麼我亡!

對於血已湧上頭的人群來說,這就是一個集結的信號。

很快,200-400名女性一擁而上,將手中的菜刀對準了Akku,一刀又一刀,捅進他的身體。

還有石頭和辣椒粉,也不斷地往他臉上扔
還有石頭和辣椒粉,也不斷地往他臉上扔

還有石頭和辣椒粉,也不斷地往他臉上扔。

鮮血噴濺而出,但人們沒有停下,而是陷入更加狂熱的處刑中。

她們將手裡的刀互相傳給周圍的姐妹,讓每個女人都至少能捅他一刀,其中一個受害者直接把Akku的生殖器剁了下來!

他被捅了至少70刀,血濺滿了法庭的大理石地板和牆壁。

一開始,他還哀求著喊「原諒我!我不會再這麼做了!」但並沒有人聽他的,就像他施暴時,從來沒有聽過人們痛苦的哀嚎,只因為他可以,就將貧民窟變成了地獄。

私刑開始的15分鐘後,他就已經血肉模糊地躺在地板上沒了氣息。

當時法庭現場的血跡

當時法庭現場的血跡

但憤怒的女人們沒有停手,在他死後仍然繼續捅著他的屍體。

至於本來要保護Akku的警察,早就在人群撲上來後不久就驚恐地逃走了。

在這場宣洩無限怨憤的血腥復仇之後,女人們回到貧民窟,告訴她們的丈夫和父親,是她們殺了Akku!

整個貧民窟都陷入過節般的狂喜,家家戶戶鑼鼓喧天。

大家吃著互相送的食物水果,在街上伴著音樂,載歌載舞,盡情釋放喜悅。

人們對這場血的復仇渴望了太久太久,長久以來被壓抑的痛苦,一朝終於得以宣洩!

但警方這時又突然出現,要抓走對Akku執行私刑的人。

貧民窟裡的每位女性都站出來,說是自己乾的。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單獨扛起這個罪,要逮捕就把我們都抓了!」

一開始警方帶走了4個女人,其中還有一名孕婦。隨後一大幫女性直接包圍了警局,抗議逮捕,警方最終屈服了。

紀錄片裡顯示,警察向貧民窟的女人們提了一個條件,「只要隨便給我們五個老太太就行了。」

這5個「投降」的老太太裡,有一位就是參與最新紀錄片的Resha的母親。

「我母親是謀殺Akku Yadav的五名被告之一。她剛被釋放,就得到了糖果和花環的歡迎。」

她們被釋放是巨大民意施壓的結果,因為這場法庭私刑在當時的印度引發了軒然大波,印度全國的報紙上都在流傳Akku的屍體倒在法庭地板上的血腥模樣。

支持她們的聲浪一波高過一波,有知名律師發表聲明稱,這些女性不應該被視為被告,而應該被視為受害者。

一位退休了的高等法院法官甚至對這些女士表示祝賀。

「在她們所經歷的情況下,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殺了Akku。她們一再懇求警方保護她們的安全,但警方卻沒能做到。

如果她們執行了私刑,那是因為法律和執法機構沒有給予她們幫助。」

警局外抗議的人群

警局外抗議的人群

警局外抗議的人群

所有人都將她們視為英雄,在她們被釋放時,「人們聚集在一起,像看電影明星一樣看著這些女人。」

幾年後,整個案件因證據不確鑿而被駁回,涉案女性都被釋放。

被釋放後的Usha

被釋放後的Usha

看到這裡,很多人都會覺得這是個堪比「爽文」的故事,飽受屈辱的女性得以手刃仇人,在法庭上還自己公義,實在是大快人心。

可一時的情緒釋放過後,留給她們的卻是無比複雜、難以言表的情緒。

就像在紀錄片裡Resha所說的那樣

就像在紀錄片裡Resha所說的那樣:

「真相是什麼?

難道只有憤怒、暴力、謀殺、性侵嗎?就這些?

那十幾年的遭遇呢?我們是怎麼過來的?那種年復一年苦熬的折磨,每一天都那麼痛苦…

這些都說不出來了,無法用語言形容。」